比赛日。

    和薛明的预料相差无几,大佬南巡讲话之后,国内媒体在亲民,自由,开放的态度上还是一致的。对昨天下午的事件,普遍看法是双方做法并无不妥,属于正常交流方式。

    而且,相互交流内容一曝光,更是引为美谈,媒体们不约而同的回忆起了名躁一时的“乒乓外交”,把此次事件称之为“体育外交开出的一朵小花”。

    年轻人是最受此次事件刺激的群体,这种半挑战的致敬偶像方式,非常贴合了青春期少年男女既叛逆又追求个性的心理需求。一时间,各种少年杂志,漫画等媒体纷纷大篇幅大照片大事件,铺天盖地一阵猛刮,把原本已经非常高的少年足球热度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不过,和岛国媒体的一致推崇不同,国内媒体还是在小范围内起了点波澜。

    痴心不改的黑子们,虽然不会傻到指鹿为马胡说八道的程度,但借此机会,把爱出风头的大帽子往他头上扣一扣还是没问题。

    了解国内媒体的态度后,王丹都忍不住在赛前又一次打电话来骚扰他了。

    早上第一次骚扰,当然是汇报下昨晚的战果。这一次,是想确认一下:这家伙是真爱出风头,还是设好圈套让苏瑞敏往里钻。

    按知性姐姐本来的想法,第一个答案还算能接受,年少气盛爱显摆嘛!

    第二个就让人有些不是滋味了,才多大的家伙,就有这么深的心机,以后相处起来心里太没底了!

    尤墨的答案却完全出乎意料,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第二个!

    “那是什么?”王丹马上追问。

    “这家伙吧。会成为一个传奇般的存在。现在看着他,就忍不住想找他交流一下,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第二个答案吧,卢伟的话能干出来,我的话就太抬举了,只是将计就计罢了!”尤墨此时心情不错。笑着回答。

    “那你怎么知道他会那么干的!就凭他和你吵了一架,被你气的够呛?”王丹显然不太满意这个答案,继续刨根问底。

    尤墨深深地觉得:做为一个懒人,有个记者女朋友真是够麻烦!

    “你想想看嘛,之前和他同一战线的薛明,现在已经算是倒戈到我方阵营了。他手下负责跑腿的李奇,也被我提醒过,肯定知道自己身份已经暴露了。一来二去,他就成了孤家寡人一个。这种状况下铤而走险还是蛮符合他的性格选择。”尤墨略显无奈地缓缓道来。

    “又是心理战?”王丹满脸的不可思议,“怎么每件事情都能被你用上心理分析,这是个什么样的天赋?你和我说说,苏瑞敏为什么会选择铤而走险!”

    “小人皆贪,权力欲越强,胆子就越大。古往今来,君王多小人,名臣良将多君子英雄。时也。命也!说白了都是性格惹的祸啊!”尤墨忍不住感慨起来,一声长叹后没了声音。

    王丹一脸的惊讶藏不住。好一会才继续好奇地问道:“那你呢?”

    “君王虽不是英雄,却识英雄。名臣良将却往往自恃君子英雄,瞧不起小人。你希望我是哪一类?”尤墨反问。

    “呃,这样的英雄当不得!你这坏蛋家伙还是当小人好了,嗯,我是女子。你是小人,我们一起为祸一方!”王丹心情大好,声音调皮起来。

    “还一方呢,你娘那关看你回去怎么过!”尤墨果断泼冷水。

    “我不管,你还没见过我妈呢!回去你去会会她。反正我是没办法说服她!”

    “呃打我的话,我是躲呢还是不躲,打厉害了能还手不?”

    “试试看!”

    ————

    赛前新闻发布会上,朱广护春风满面地回答着问题,声音朗朗气十足。

    不过很快,笑容就凝固了。

    “据《广岛晨报》报道,您的首发名单99%的可能是这样的:李建,张永海,张然,杨晓平,孙治,张笑瑞,李贴,商一,黄勇,李京羽,尤墨。请问,这份和您的首发名单一模一样的报道是巧合吗?”

    “嗯,应该是吧,不过,他们这份自信还是让人惊讶!”朱广护很快回过神来,面带微笑地回答,只是闪光灯一片晃动下,眼皮有些乱跳。

    对方依然穷追不舍,等朱广护话音一落马上就开口继续问道:“那之前我们岛国队主教练田村修信心满满地表示‘已经找到对付国少队的钥匙’,是不是因为他们也认可这个名单呢?”

    人满为患的新闻发布会上突然起了骚动,嗡嗡的议论声迅速响起,经久不歇。

    报道确有其事,不过在场的很多人都把它当成吸引关注的噱头而已。田村修的赛前表态,也更像是自信满满的一种表现方式罢了。

    但在此时,有人刻意地在对方主教练面前,把两者合二为一,其的意味就值得考究了!

    难道?名单泄密?

    难道?有内鬼?

    难道?未赛已分胜负?!

    想到这些,本就人声嘈杂的新闻发布会现场骤然升温,前排记者们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一个个恨不得把手举到天上去。后排看着点名无望的家伙们纷纷掏出手机,开始确认消息汇报情况。

    朱广护脸色忽明忽暗,声音冷冷的,语气不容置疑:“您可能多虑了!我还想告诉岛国媒体‘我们也已经找到破解对手的密码’了呢!你们还准备问我在赛前知不知道岛国队出场名单吗?”

    记者们明显不会被这种态度吓到,一个胖记者突然冲到前排,用声嘶力竭地问道:“请问,在这种情况下,您会对首发阵容做出调整吗?比如,以身体不适或者其它理由换几个人下来?”

    记者们都很兴奋。没有人多注意他。可朱广护却眯着眼睛仔细打量了他一眼,从那张兴奋到难以自持的脸上收获了些许提示,随口问道:“这么说,你就是这家报社的记者?请问您知道这份报道的来历吗?”

    这话马上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了个儿,所有人开始打量起这个不起眼的矮胖子了。

    胖记者丝毫不以为意,夸张的笑容堆满脸上。眼睛都找不见了。

    “是的,我是《广岛晨报》的体育记者,报道来源因为涉及到个人**,所以不太方便透露。希望这篇报道不会对您的心理造成太大的冲击!”

    朱广护脸色瞬间转白,闭目定了定神才能缓缓睁开眼睛,继续回答:“当然不会,不过,只能靠猜测对手首发阵容来提高自己胜算的队伍,大概也不算君子之道吧!”

    被众人用近乎膜拜地眼神看着的胖记者。可能也觉得自己正处于人生巅峰状态之,此刻竟然风度翩翩地鞠了一躬,从容不迫地说道:“竞技体育,足球比赛,虽然是场上11人对11人的战争,但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打赢一场战争,只靠士兵们的勇敢表现,是不行的!希望您不要把现在的坏情绪带给您的队员们。当然。这样做会很难,可没有办法。主教练嘛,地球人都知道,这是个心理压力最大的职业了,呵呵呵呵”

    朱广护脸色由白转青,盯着大笑后离去的胖记者,久久不肯动一下脖子。更不愿意理会伸长脑袋想继续提问的记者了。

    发布会算是草草结束,岛国记者们却不觉得遗憾,像是在欣赏战败投降的敌方主帅一般,微笑着评头论足,上下打量。直到他步履艰难地离开。

    不多的几个国内记者已经全傻了,脑子不够用一般看来看去,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唯一面色平静的刘楠,此时也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嘴抿的紧紧的,目光搜寻了很久,还是没找见那个倩丽的身影。

    ————

    王丹来现场了,不过仍在漩涡边缘晃悠的家伙,当然不敢大大咧咧地出现在记者面前。她没有参加赛前新闻发布会,一身白色运动服,戴着个墨镜,独自一人待在看台一角。

    比赛的重要性已经不能再高,甚至,连去年在此捧起亚洲杯的岛国男子成年足球队,都没有被如此重视过。

    政,商,体育,娱乐界几乎倾巢出动,即使不能来现场观战,也要在电视里,报纸上发出声音,表达支持和关注。

    新科亚洲冠军,向世界冠军宝座发起冲刺!

    多么诱人的口号!

    比赛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开始,能内容九万人的广岛县心体育馆已经被嘹亮的歌声笼罩多时了。各种大到夸张的字符,标语,海报,画像,铺天盖地,琳琅满目,一直看的话会让人头晕目眩。

    可此时吸引眼球的却不是它们,所有的观众,甚至包括场上热身的少年们,都在仰头望天,欣赏着难得一见的表演。

    天上,几架飞机让人眼花缭乱地飞过之后,一串串白云组成的岛语留了下来。

    不用说也知道,是“加油,必胜”之类的字眼了。

    国少队一帮土鳖们简直惊呆了!一个个称奇不断,啧啧有声。

    大羽脖子都酸了还不肯低头,喃喃自语着:“奶奶个熊的,花样真多啊!”

    张笑瑞今天也兴奋的很,闻言马上接着感慨:“是啊,咱们这些天可算长见识了!小鬼子很多方面都领先我们很多呢!”

    隋东谅一脸不屑:“切!他们的喷汽式飞机还不是买的美国货,自主研发的还赶不上我们,有什么好显摆的!”

    尤墨也对这帮土鳖的战斗机很是不屑,念叨:“这要输了,得丢多大一张脸”

    李贴哭笑不得地提醒:“行了行了,见识了就别大惊小怪的了。赶紧热身,一会就进更衣室了!”

    大羽还有些意犹未尽,扫了几眼看台后,把手放在耳边仔细听,好一会之后,才悻悻然收手,一脸的不爽:“这些家伙,也不来捧场了,难道都在上晚自习?”

    “切!才六点过,上毛的晚自习!”一群人纷纷表示不屑。

    “咱这比赛的收视率不知道国内能有多高?”张笑瑞今天难得的话多。

    “多高也比不上春晚!”卢伟难得的参与讨论,却果断地泼起了冷水。

    “要出名了,准备好没有?”尤墨懒懒的问。

    “有!”

    一群人,怒吼起来,此起彼伏,不眠不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