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测的东西,可仔细观察之下,还是会有痕迹显露出来。心理分析其实人人都会,只是用心多寡而已。罗嗦完了言归正传:祝各位看书好心情!

    更衣室里,朱广护按惯例发表着赛前讲话,时不时停下来,观察着少年们的反应。

    少年们不觉有恙,一个个精神都不错,脸上挂着微笑,不时地看着窗外。

    只有细心到一定程度的家伙,才能从他那张略显苍白的面孔,微微颤抖的双手,察觉到一丝不一样的状况。

    可能,是太紧张了吧!

    自己,好像已经兴奋到忘记紧张了呢!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对手的准备会非常充分,对我们的了解,也会超乎想象的全面细致。比赛的困难程度,可能是你们从来未曾经历过的!所以,不要大意,也不要惊慌,寻找你们平时比赛的感觉”

    讲话内容并不出人意料,除了这段刻意加重语气说出的话,其它内容都只是重复。

    平时非常细心谨慎的小胖子张笑瑞,此时就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毕竟,全国上下如此关注的大赛半决赛,谨慎是第一位的。

    卢伟和尤墨交换了个眼神,略有些担心地看了眼朱广护。刚好,老朱的眼神也在此时落在他们身上。

    本来流利的讲话顿时磕巴起来,朱广护重重地咳嗽了几声,把抽动的嘴角和眼角努力平息下来,坚持着把话讲完了。

    高军在外面领着替补们继续热身,孙老头和阎事铎在球员通道里聊着天,只有一人的朱广护忽然觉得有些冷。转头找起外套来。

    尤墨看的仔细,随手扔了件外套过去,手一挥:“走了,这儿央空调温度调这么低,能把人冻感冒!”

    这个时间就出更衣室可不是球队的习惯,少年们听了这话就是集体一楞。回头看了眼拿着外套楞神的主教练。

    朱广护脸上有了些笑容,粗着嗓子喊:“走,外面热闹热闹去!”

    不觉有异的少年们纷纷起身,吆喝着往球员通道走。

    落在最后的尤墨,伸手搭在前面朱广护的肩膀上,笑道:“小鬼子有种二杆子劲,什么事情都爱往战争的高度拔高,一天到晚嚷嚷着‘求仁’‘必胜’什么的,恨不得把每个群众都变成士兵派上战场。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洗脑!跟他们较真,就没个尽头了。”

    朱广护一脸的难以置信,站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

    球员通道里暗淡的光线把他的惊讶给掩盖了不少,走在前面的少年们也没注意他们,两两讨论着往前走。

    “认真,是个非常优秀的品质。可凡事都有个度,太过了就容易犯错。到时候回头看看,还不如不做。”尤墨没去观察他的表情。自顾自地说道。

    朱广护本来有些疑惑的心里,听了这话已经确认了。

    这家伙,肯定知道些什么!

    不过,这种状况下明显不是讨论的时候。

    “是啊,过犹不及嘛,你平常书看的不少啊!”朱广护哈哈一笑。随口回答。

    看着队伍转了个弯已经快到出口处,却依然不见对手出来,尤墨开始出主意。

    “咱们出来的有点早啊,谅子没在,李建你起个头。来一段!”

    部队出身的家伙,这种时候可不会怯场,李建清清嗓子,开口:“那我起个头哈,来一段大家都会的!”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嘹亮”

    整齐的歌声马上响起,在空旷的过道走廊里来回激荡。

    心神未定的朱广护,看着手下弟子们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模样,听着熟悉的歌词,陌生的歌声,心里渐渐平静下来。

    大家都在,都好着呢,那还担心个什么劲?

    刀山火海,一起闯就是了!

    ————

    周末晚上黄金时段的比赛转播,让几个脆弱的家伙不得不打开电视,半遮面的态度看了起来。

    郑睫有点担心上次照片事件余波未消,于是果断抛弃了娘亲大人,跑到江晓兰家一起看比赛。

    李娟也在流言的漩涡挣扎,此时和张梅两人房间紧闭着看比赛。

    姚厦和汪嵩嵩这些家伙,最后还是没忍住,半推半就着来到小伙伴间,咬牙切齿地看着电视画面上一个个熟悉的面孔。

    其实看转播的熟人远不止他们,尤墨的干爹干娘,王丹的父母大人,卫大侠和他的小弟们

    央视直播间里,孙振平和年维四也迎来了另一位嘉宾:高丰纹。

    这个带领国足唯一一次冲入奥运会的老家伙,从国家队下来之后。谢绝了所有的执教邀请,醉心于青少年培养,去法国转了一圈回来后,就准备在辽省成立一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足球学校。此时应邀出任嘉宾点评,也算贴合他一直以来的理念——足球还是得从娃娃抓起!

    人在比赛开始前十分钟就开始聊起了这个话题,你一言我一语聊的不亦乐乎,把正经事情都耽误了。

    职业出身的孙振平最先反应过来,赶紧把话题往回扯:“双方出场名单都已经出炉,让我们来看看有什么变化国少队这个出场阵容相当大胆啊,年指导你怎么看?”

    年维四不以为意的摇摇头,点评:“双后腰单前锋,这阵容冲劲儿足但并不冒险,岛国队这几年进步很快,风格也日趋明朗,但双方实力差距并没有大到像法国队和国少队那种程度。不过,大赛的半决赛,选择两个不是一贯的主力出任首发,这种用人策略还是能反应出来朱指导的想法。”

    高丰纹显然也是做足了功课来的,点点头接上:“我们的少年们最近在岛国很受欢迎,球队成绩也不错。几场下来。队员们的发挥虽然有起伏,但整体是处在一个比较兴奋的状态。这种状况下的少年们,引导是最好的办法,一味强调比赛重要性,一味的压抑这种兴奋感,并不是很明智的选择。两个进攻方面才华横溢的队员首发出场。这说明朱指导还是想把这种兴奋感用到进攻上,用创造力来调动整支球队的活力。拿下两个前主力,一方面算是鼓励内部竞争,另一方面也是留了后手。毕竟,这是人家的主场,局面被动也是可以预料的状况”

    “高指导带青少年队伍很有心得哈!都从他们的心理状态来分析出场阵容了,我们来看看岛国队出场名单嗯,变化不大,不过。好像增加了一个之前没怎么上场的队员,16号队员加地亮,这应该是个以防守见长的场队员吧。看来,岛国队还是很重视国少队的机会创造能力”

    “正常的,大赛无名局,增加场防守硬度是个比较保险的举措。岛国少年队,青年队,国奥队。成绩都很不错,这和他们高水平的人才培养机制关系很大。选择面广,战术变化就能做到有的放矢”

    “高指导真是句话不离本行”

    “双方球员握手致敬完毕,比赛马上开始”

    ————

    赛前知道对手的首发名单,会带来什么样的利好?

    外行可能看着热闹,觉得你来我往的没啥变化,内行。对双方都很了解的内行,很快就能找到不一样的地方。

    一方流畅如前,一方别别扭扭!

    而放到场上,队员们的感受就更直接了。

    不舒服!

    比赛还是比赛,皮球还是皮球。对手,甚至还不如之前的对手强大,可就是觉得哪儿不对劲!

    明明心理很放松,心情很兴奋,状态也不错,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比赛的感觉老是出不来!

    朱广护算是内行最了解他们家伙了,此时心明镜似的。

    被算计了!

    国少队这个出场阵容,摆明了是要发挥进攻方面特点的。按他之前的想法,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如此重要的半决赛派两个替补上,肯定会让对手猝不及防应对不利一段时间,等对方调整过来,手下这帮兴奋的弟子们肯定已经把比赛状态打出来了,以双方的整体实力来看,大部分时候局面占优是可以预料的。比分虽然难以估计,但出其不意的战术价值肯定能发挥出来。

    结果却没想到!

    一开场,张笑瑞就明显被人盯上了!

    岛国队难得首发出场的16号加地亮,身材不算高,但结实异常,脚下频率更是不慢。除了他之外,还有个8号远藤保人也明显是盯着张笑瑞在踢,只要他敢拿球,各种小动作不断,身体一贴近就开始不停地冲撞。

    东道主的重要比赛,裁判虽然不会太过偏袒,但尺度明显不会一模一样,加再上岛国队一直以技术见长,犯规方面并不以粗野闻名,一来二去,就让小胖子受尽了虐待!

    国少队这个首发阵容,如果想通过地面进攻创造机会,就必须把球交到张笑瑞脚下,由他来指明方向,控制节奏,制造威胁。不过,小胖子特点突出的同时,缺点也很明显。

    身体对抗!

    按老朱之前的估计,岛国队崇尚技术流,不太瞧的起他们眼里靠身体吃饭的国少队。张笑瑞较弱的对抗能力应该不会被对方大肆利用,成为战术的突破口。

    结果,眼前血淋淋的事实提醒他:醒醒吧!

    名单,肯定是有人在赛前泄露出去了!

    不过,眼下思考是谁干的已经没什么意义,尽快找出应对办法才是第一位的。

    朱广护又开始双手对搓了,可搓了好一会,依然没个头绪。

    比赛仅仅开始十分钟,战术调整换人纯属痴人说梦。可不换人的话,被人冲撞的头脑发闷的张笑瑞已经开始迷失方向了,再持续下去,好不容易建立的信心估计要被冲的零八落了。

    难道不让他拿球,只参与后场防守?

    那也太浪费了!这支队伍实力真不比对手强,如此明显的浪费会加大实力差距,搞不好最后就成为比赛的最终胜负手!

    那放弃场直接高球飞起来?

    对手能充分掌握首发阵容的缺陷所在,肯定不会忽略这种看似唯一的战术选择!

    而且,已经打了五场球了,仔细研究过自己的对手,肯定会想办法切断尤墨和李京羽联系!

    看来,又是无解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