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天生适合生活在闪光灯下,气场十足,游刃有余。有些人,天生适合生活在背影之下,默默无闻,冷暖自知。只可惜,现实往往乱点鸳鸯谱,台前一脸尴尬,台后一脸不甘。嗯,扯完了回来继续说故事!

    变化,从开始,到四为止。虽不复杂,却让对手忙乱起来。国少队先变阵改变战术思路,再通过被解救的张笑瑞增加进攻套路,两下一转折,队伍的气势就起来了!

    这种明显的起势方式地球人都能看出来,但仔细思量之后,所有人都发现:虽然明显,但真没有好的应对办法!

    或者说,还想回到开场时那种单方面压制的状态,已经不可能了!

    国少队的战术,像个翘翘板一样,压住一头起了另一头,两头都压住的话,防守兵力就投入太过,进攻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田村修一脸不甘,在场边骂骂咧咧地吼了几嗓子,指挥着岛国队把阵形继续后移,严加防范起来。

    大赛的谨慎,在此时变得保守了!

    转播间的年维四先发现了问题,有些激动,“这种状况不错,张笑瑞开始回归比赛了!岛国队权衡之后还是决定对他继续加强防范,但此一时彼一时,信心这种东西一旦找到,短时间想再次扑灭就难多了!看,这个过人多漂亮!”

    电视里,圈弧附近拿球一个轻巧的转身变向后,张笑瑞右脚迅速地一拉一扣,让猛冲过来的岛国队16号加地亮从自己身前轻松错过,继续带球向前!

    “不止这些,田村修可能漏算了一个人!”高丰纹的声音比他还激动,半吼叫状态喊道:“黄勇!这是一个真正的变数!他几乎在防守度过了20分钟。现在应该找到进攻感觉了!”

    大屏幕上,张笑瑞带球向前趟了两步后,在对方毫不犹豫的倒地铲抢前,传给了右路高速插上的黄勇!

    黄勇此时的激动心情,真的不输给张笑瑞。

    如此重要的一场比赛担任首发出场,这份沉甸甸的信任压在他不算结实的肩膀上。让他腰膝酸软,浑身乏力。比赛前20分钟,对方虽然没有重点照顾他,但这种战术忽略并没有让他觉得有多幸运。依然像往常一样,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是的,他不是一个能在危难时刻扛着队伍前进的家伙!

    以后可能会偶尔做到,可现在阶段的他,真的是力不从心。和张笑瑞一样。忙活了接近20分钟后,他也开始计算自己在场上还能有多少时间了。

    只能在防守贡献一点绵薄之力的右前卫,还是早点换了吧!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上一场最后时刻的感觉,瞬间就回到了身体。脚下的皮球,无比妥贴地黏在了脚尖,仿佛随便一动就能遥控一般,轻松自如!

    那就像以前一样,把自己的绝活拿出来。让一对一的家伙们颤抖吧!

    ————

    五对六的阵地战,复杂无比却又秩序井然。

    能走到半决赛的队伍。只靠进攻是明显不行的。岛国队少年们虽然被高速前进的张笑瑞和黄勇吓了一跳,但本能反应很快充斥身体,不用大声呼喊,每个人都各就各位了。

    不过,正常状态的他们,碰见的。是一群不正常的家伙们!

    黄勇右路带球向前,用明显超出对手的脚下频率迅速完成了突破,接近大禁区的时候和跑过来接应的李京羽完成了个二过一配合,继续下到底线后,一脚大弧线传。直接找到了左侧大禁区边缘插上的张笑瑞。小胖子胸部一停,不等皮球落地就是一脚凌空抽射!

    皮球被岛国队门将奋力扑出后,尤墨出现在了极度危险的位置,一脚捅射,将皮球送入网窝!

    迅速起身一个前空翻落地后,尤墨还没跑到场地边,就听见了刺耳的两声短哨!

    什么情况?

    ————

    什么情况,慢镜头完全没有解释出来。

    转播室里的个老家伙刚兴奋完,就深深地皱起了眉。

    孙振平觉得自己像是个嫁错郎的小姑娘,满腹委屈还要强颜欢笑,“慢镜头没有交待出这个球哪儿有问题,裁判大概,是觉得李京羽在尤墨补射的那一瞬间,挡了守门员视线了吧。可这个球,压根不是守门员能控制的范围了,而且,他和守门员的距离,还有两米多,又不越位,说是犯规也未免太牵强了”

    年维四和高丰纹已经私下交流完毕,摇头叹息道:“说误判的话可能下结论太早,但这么好的一个球被吹掉,少年们的心理,难免会受影响了。但愿他们不要太激动,也不要太放在心里,继续保持平常心”

    “难呐,这种状况”高丰纹一声长叹,没说完就止了话头。

    “嗯,我们的少年们确实很激动,正在围住裁判要一个说法。这么做,怕是不太理智吧,这种比赛,主裁判的判罚一旦做出,就不可能被你施加点压力就更改了,搞不好,还会因此拿牌”孙振平话音未落,就狠狠的敲了下桌子。

    大屏幕上,激动地抓住裁判胳膊摇晃的黄勇,拳头握起不停地摇晃的李京羽,一人一张黄牌,结束了此次上访之旅!

    “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才十四五岁,能忍住不把拳头挥过去,已经算是克制了”高丰纹眉头紧锁,心却稍稍松了口气。

    “是啊,比赛还有65分钟呢,再难控制,也要把情绪控制住了!”年维四表情严肃,一字一坑般缓慢有力。

    “比赛走向,又开始往未知的方向发展了”

    ————

    尤墨在那一瞬间,也扬起了拳头,可冲了两步之后。反应过来了。

    这儿不是坝坝球场,裁判不是路人甲,自己,也不是以前那个好斗的小子了!

    那就算了吧,就当是重头开始好了。

    可是,万一这家伙执迷不悟一黑到底的话

    而且。自己能重头开始,其它的家伙能吗?

    这场比赛的场外因素,还真是能添乱呐!

    大羽和黄勇两个东北伙计冲的最快,自己有心想喊一下的,想了想放弃了。这种状况下,喊也喊不住,还不如让他们发泄一下,省得搞错对象改踢人了。

    一人一张黄牌是不假,但裁判也会有心理压力。赛后一样要对自己行为做出合理解释,找平衡并不只存在于推理之,每一场比赛都能找出蛛丝马迹来。

    “行了,大羽,黄勇,小鬼子今天身体虚,让他们一个好了!”尤墨很想用以前的语气说话,可到了嘴边。还是有些变了味。

    一股子不耐烦的语气!

    反而是另外一个东北哥们——李贴,或许是之前的红牌经历让他成熟不少。现在成了最平静的一个。

    “老尤都不在乎,你们就别嚷嚷了。大家加把劲,小鬼子实力不咋地!”

    闹腾了快两分钟,少年们此时也冷静了不少,一个个闷闷的,默默地回了自己的位置。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最不冷静的竟然在场下!

    朱广护!

    这个一贯给人以精明冷静印象的家伙,此时抓狂一般又蹦又跳,本来准备冲向场地央找主裁判理论一下的,被孙老头拉住之后,略一迟疑。一使劲挣脱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第四官员面前,激动地叫喊起来。

    对此状况有些心理准备的第四官员还算有耐心,不停地“caldo”念叨着,没有对自己胳膊上颤抖的双手表示太过反感。

    主裁判也看见了场下的一幕,稍一犹豫后,没有任何表示,继续把注意力转向正在进行的比赛。

    只是表情冷竣的脸上,嘴角微微有些颤抖。

    ————

    重新开始的比赛刚过去十分钟,尤墨就发现,自己错了。

    这些家伙们,重头开始依然遥遥无期,搞错对象已经在进行之!

    比赛这东西就是这样,态度一旦变化,注意力一旦转移,气势就已经回不来了。随之而来的,是负气般的举动,将比赛变成了肉搏战!

    其实肉搏战国少队并不吃亏,他们的身体条件明显比对手好不少,按理说这种局面是对自己有利的。

    包括孙振平,年维四在内,都对眼下的局面表示认可,一致认为少年们虽然不够冷静,但依然还在可控范围内,没有对比赛的进程造成太大的影响。

    唯有高老爷子,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不住地轻声叹息。

    如此大的反差让孙振平好奇心顿起,随口问道:“高指导好像对眼下局面很不满意,是觉得少年们还不够冷静吗?可他们只有十四五岁,面对如此不利的判罚,很难还保持一颗平常心比赛吧!”

    高丰纹又是一声长叹,指着大屏幕,“看吧,比赛变成了肉搏战,少年们虽然不落下风,但面对每一次判罚的时候,双方的心态,是完全不一样的”

    大屏幕上,双方争抢头球后同时摔倒在草坪上的队员还没爬起来,国少队已经群情激愤,准备向裁判施压了!

    “裁判为了找回平衡,肯定会有意无意地做出对我们有利的一些判罚,但这无形,会对少年们造成一种错觉,或者说,提高了他们的胃口。只要判罚稍微偏出了之前预期,压制不住的火气就蹭蹭往上涨,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急躁”

    高丰纹一脸无奈地点评着,看着主裁判亮出的两张黄牌,一张给了有抬肘嫌疑的加地亮,另一张给了曾经的老好人张笑瑞。

    “张笑瑞以前给我们的感觉,一直是谦逊有余,霸气不足。现在这起身顶牛的状况,可一直没在我的印象里出现过。现在出现了,只能说明,他的心态,有些失衡了!”

    孙振平有些半开玩笑的口气说道:“嗯,乖小子成了坏小子,说不定也是件好事情。那些取得很高成就的运动员,或多或少都有些霸气外露”

    “如果现在场上只有他一个人这样,真有可能是件好事情”高丰纹丝毫没有乐观的态度出来,语气更加沉重。

    一旁沉默许久的年维四忽然眼前一亮,指着大屏幕上一晃而过的身影。

    “还有那个家伙在呢,别急,他不会让队友们的情绪继续失控下去的!”

    “有那么神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