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0:2落后,罗西基的受伤下场更让人难以接受。

    比赛时间毕竟还早,阿森纳既然能在两球落后的情况下追平切尔西,上一回合的手下败将显然不会让人心生绝望。可当球队失去近三个赛季以来唯一上演助攻帽子戏法的中场灵魂之后,所有阿森纳的支持者同时陷入了绝望。

    拿什么来与对手抗衡?

    已经32岁的博格坎普吗?

    虽然在对阵桑德兰的比赛中他们全体起立为荷兰人鼓掌,但所有人都很清楚,那只不过是对老兵的鼓励与怀念而已,在这支群星闪耀的阿森纳阵中,他的存在感早已淡化,上一粒进球要追溯到三个月前,而且本赛季只有两粒!

    助攻方面同样下滑的厉害,迄今为止只有3次,同比去年下降了一半还多!

    除此之外,频繁的伤病与年龄增长所带来的体力下降,让他已经不能成为球队的核心人物了,一周双赛更是勉为其难。从目前状况来看,罗西基的受伤不是一两周能恢复的,而打破AC米兰58场不败纪录的最关键一战,客场对阵曼联队的比赛,将在十天后举行!

    还有恐飞症......

    如此多的不利因素一股脑涌来,所有人都在摇头,有些心理素质不佳的已经不忍再看。

    场边的温格同样满脸焦灼。

    小组赛两胜一平之后输一场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可比赛才踢了十五分钟不到就两球落后,二十五分钟不到又折了中场核心,饶是神经再坚强的主教练,都难以接受如此残酷的现实!

    这也太......

    温格自认已经尽可能地通过轮换来避免伤病与疲劳了,可眼前这一幕幕像是在嘲笑他一般,让他愤怒之余感受到彻骨的寒意,于是只好把拉链拉紧一些。

    与此同时,摄像机镜头也在时不时地观察他,想从他脸上找到球队即将崩盘的预兆。

    结果发现了一条怎么也拉不上的拉链.......

    其实只是心思不在而已,但在被罗马球迷通过大屏幕看的一清二楚之后,嘲笑声中夹杂着亲切的问候,一股脑袭来,把正在激烈进行中的比赛都给惊动了。

    阿森纳球员还好,他们听不懂意大利语,也没心情理会球迷在干嘛。罗马将士们志得意满,很有闲情逸志,于是在皮球飞出界外之后不少人转过头去,一脸戏谑地瞧着场边。

    温格最终还是失败了,拉链可能卡住了衣服,只拉到腹部就再也拉不上去。

    阿森纳球员最终也发现了异样,却没办法有任何表示,只能选择沉默。

    耳边响起的声音像是能听懂一般,让他们在愤怒中咬紧了下唇,眯起了眼睛。

    可恶!!!

    “BOSS又和拉链较上劲了?”

    尤墨原本一直在后场救火,瞧见比赛第27分钟发生的一幕之后,位置开始向前移动,嘴里也不闲着。

    他的聊天对象依然是博格坎普。

    荷兰人刚上场没多久,球队的表现没多大起色,进攻依然处于半瘫痪状态。听到来自不远处的问题,笑着摇了摇头道:“是啊,意大利的冬天并不寒冷,但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却擅长制造冷空气。”

    听了这话,尤墨一脸惊讶道:“你是个诗人,丹尼斯!”

    博格坎普顿时笑的合不拢嘴,若不是比赛已经恢复正常,可能要费很大劲才能忍住。

    过了一会。

    “有空的话不妨来荷兰,让你见识一下郁金香国度的人们有多热情!”

    如此美妙的提议,尤墨当然要表示一番了。

    比赛第33分钟,同样感受到彻骨的寒意与愤怒之后,奋起直追的阿森纳球员们在骤然加快的节奏中找到了感觉,这一次的进攻如同行云流水般畅快淋漓!

    虽然最终结果并不理想,但在接连遭遇打击之后仍然能有这种高水准的发挥,希望之光在所有关注者心中重燃。与此同时,罗马球迷们顿时紧张起来,一扫之前那种轻佻傲慢的态度,加油助威声一浪高过一浪。

    出乎很多人意料,罗马球员们并不满足于2:0的比分,他们想要血洗以报一箭之仇,顺便还能攒够净胜球有备无患。按理说这种态度会送给对手机会,扩大比赛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对手已然找到状态,开始频频制造杀机的时候,过于开放的态度很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可世事就是这么无常,他们在险象环生中凭借门将的出色发挥顶住了连续几波攻势之后,一次快速反击中,托蒂中路挑传过顶,巴蒂用速度碾压马丁*基翁,中路超车成功后,大禁区线外五米处,一脚技惊四座的吊射攻破了莱曼的十指关!

    3:0!

    上半场还没结束,战神已经上演了帽子戏法!

    罗马奥林匹克球场陷入了疯狂,阿森纳球员们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个个都在发楞。

    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

    水平差距不大的较量中,两球落后可能会有运气因素,算是比较常见的局面,大多数人都不会动摇。可当一支联赛已经55轮不败,本赛季欧冠同样未尝败绩的球队,被人在上半场三球血洗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沉默了。

    虽然下半场还没有开打,球队可以通过中场休息调整战术,补充新鲜血液,但巨大的心理落差会让很多人产生不适,在沉默中逐渐失去勇气,在痛苦中变得麻木不仁,在迷茫中虚度时光。

    算了吧,这不过是一场欧冠小组赛,输了也不至于出不了线.......这种想法会在他们心中若隐若现,让他们时不时地抬头四顾,寻找力量来源。

    他们瞧见温格已经返身回座,茫然的眼神与拉到半截的拉链一样,在摄像机的聚焦中无所遁形。

    这在某程程度上加剧了他们的动摇程度,瞧着上半场时间已经所剩无已,注意力更是转移的厉害,终场哨声响起前,差点又被巴蒂改写比分!

    依然是一脚势大力沉的远射,好在莱曼的注意力保持的不错,飞身一跃将球挡出底线。这种精彩发挥原本可以成为鼓舞士气的本钱,奈何德国人在上半场就被人用远射两度洞穿大门之后,已经没办法若无其事地大喊大叫了。

    仿佛背上了沉重的枷锁一般,所有的一切都是惩罚!

    当中场哨声终于吹响的时候,0:3的比分高悬天上,让他们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个个低着脑袋往更衣室走。

    尤墨走在最后,身前是同样沉默的博格坎普,身旁是欲言又止的莱曼。

    和队友们一样,他也没有试图通过语言改变氛围,上半场的最后时段发挥平平,丝毫没有精神领袖那种振臂高呼应者云集,然后一马当先杀入敌阵的领袖风范。

    他的队友们都没有忽略他的存在,不过随着彼此之间身份差距拉大,他们和他已经很难再像从前那般随意说笑了。尤其是眼前这种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出言不慎很可能雪上加霜,把自己给搭进去。

    天知道他在想什么?

    万一.......呢?

    博格坎普倒是没有这种顾虑,奈何球队的表现实在差劲,荷兰人本就是个急性子,能忍住不发火就不错了,实在没心情再找他聊些什么。

    只有莱曼了。

    “呃,你难道,难道不打算.......”

    话没说完就被巨大的嘘声打断了。

    阿森纳球员们走到了球员通道入口处,是距离看台最近的地方,一抬头就能瞧见那一张张兴奋到忘乎所以的脸。虽然他们无脸见人,可对手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罗马球迷已经把3分收入囊中,在那尽情享受胜利带来的喜悦了,现在瞧见败军之将从眼前走过,自然要痛打一番落水狗。

    由于语言不通,只能用嘘声这种全球通用的方式表达问候。

    效果还不错,嘘声不但打断了莱曼的问题,还让阿森纳球员们在难堪中加快了步伐,逃难一般离开了球场。

    随后走到场边的罗马球员们则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嘘声迅速变成了激动不已的尖叫呐喊,像是要把屋顶掀翻一样,震的所有人耳膜嗡嗡作响。

    “你刚才问我什么?”

    快走到更衣室的时候,尤墨一脸奇怪地转过头,询问身边的家伙。

    莱曼原本有心问个究竟的,被嘘声打断后顿时没了心情,若不是对方主动问起,可能也就随它而去了。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说说你的看法吧,我有点不甘心。”

    幽静晦暗的球员通道深处,不大的声音被两边的墙壁来回反射,像一首快结束的歌曲,让人昏昏欲睡。

    由于很多人已经进了更衣室,尤墨索性站住了,面无表情地问道:“你呢,觉得问题出在哪?”

    “我觉得.......”莱曼也站住了,瞧着除他们之外的所有人都进了更衣室,伸手把门关上,让两人的谈话与世隔绝之后,沉声说道:“我们好像把困难想象的太过简单了?”

    “是啊。”尤墨点了点头,身体转过,面朝来路,像是在等人,“我始终觉得,太顺了不是好事情,即使一个赛季都很顺利,也不意味着所有的困难都已经被克服。”

    “嗯,明白了。”莱曼长呼了一口气,顺着他的目光瞧了过去。

    温格应该还在路上,于是推门进去,再轻轻地关上了门。

    一分钟后。

    听到脚步声传来,尤墨收回目光,静静等待。

    脚步声有点乱,节奏忽快忽慢,声音也忽高忽低。

    “咦,在等我吗?”

    很快,温格那张布满皱纹的瘦削脸颊出现在灯光下,看起来有些惨白,声音里中气不足,眼神也有些暗淡。

    尤墨没说话,点了点头,走上前。

    两人之间的距离原本就不远,两步之后已然不足半米,温格稍稍有些发楞,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张开双臂。

    结果没想到,对方并不打算来个拥抱,而是把目光对准卡在半截的拉链。

    双手很灵活,没有使蛮力,向下解开卡在里面的布料之后,再向上轻提,很快就让大衣的主人感受到一股温暖的气息。

    “谢谢。”

    瞧着比自己矮半头的家伙在那忙碌,温格又楞了一下,才能发出声音来。

    没敢再说话,可能是担心自己的声音会颤抖。

    “不客气。”

    尤墨也没有其它动作,忙碌完之后朝大衣的主人笑了笑,推门进去。

    温格站着没动,深呼吸了好一会,才把手放在门把上。

    .......

    中场休息很快走完,两队都没有调整。

    罗马这边不需要调整,阿森纳这边已经用了一个换人名额,再换人的话会给后面的比赛埋下很大隐患。

    当然,这在很多人看来是已经放弃的信号。

    瞧着球员通道出口处陆续出现的身影,罗马球迷们有些意犹未尽,又巴不得比赛马上开始,好让他们在结束之后寻个地方好好庆祝一下。

    仿佛听见他们的心声一般,比赛开始仅仅两分钟,比分又被改写!

    这次终于轮到阿森纳了!

    博格坎普中路接队友传球连停带过摆脱防守,继续向前时被补防的萨穆埃尔撞倒,获得了大禁区中路30米左右的一粒任意球机会。

    荷兰人亲自操刀主罚,皮球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落在远门柱高高跃起的尤墨脑袋上!

    没有强行攻门,轻轻一点,皮球给到中路!

    马丁*基翁原本没抱多大希望,此时却被幸福砸晕了脑袋!

    下意识地伸头一撞,皮球应声入网!

    1:3!

    阿森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扳回一城!

    任意球配合并不花哨,只是尤墨不在中路找机会破门,却跑到边线处为队友做嫁衣裳的举动出乎了罗马将士们的意料,猝不及防之下球门失守。

    瞧着被迅速改写的比分,球迷们还好,场边的卡佩罗很生气,衣冠楚楚也挡不住咆哮声如雷般响起。

    罗马球员们脸色顿时有些难看,接下来的比赛中明显加快了跑动节奏,不像一上来那样放松了。

    和所有人想象中不太一样,阿森纳球员们脸上看不出着急的样子,进攻节奏也没有一味地快快快,而是忽快忽慢,时不时地还要加入些并不常用的长传反击。

    罗马球员们的注意力提高之后,这种距离颇远的传球制造出的威胁不大,很快就被所有人遗忘在脑后,继续投入火花四溅的中场争夺之中。

    于是当比赛走完60分钟,场面看起来依然焦灼的时候,尤墨在中圈弧附近接博格坎普中路直塞,倚住对手强行转身,横趟一步拉开空间,一脚大弧线划向左路大禁区的时候,所有人都楞住了。

    他怎么能这样?

    这不是他该干的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