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真有没什么好办法的。

    按他以前的思路,这种状况和对方真刀实枪地干一仗就ok了。可眼下干一仗的话,盈利捞不回来不说,本钱都有可能输光!

    听听,耳边已经嘘声四起了!

    岛国观众可没有那么博爱公正,这可是他们的主场,能坚持到现在才响起嘘声,已经算是给了莫大面子。

    嘘声继续和对方肉搏战的话,比赛肯定会成为红黄大战!

    得刹刹车了。

    “喂,大羽,你是想赢还是想输?”尤墨粗声粗气地问鼻孔往外冒热气的李京羽。

    “”大羽难得的沉默了,对这个缺乏智商的问题很是无语。

    “笑瑞,你今天的表现让人眼前一亮哈。不过,再拿张黄牌就得下去休息了!”尤墨迅速放弃了大羽,转攻张笑瑞。

    “”小胖子和大羽的反应一样,保持沉默。只是呼吸还有些粗重,眉头没有解开。

    “黄勇,你不能给隋东谅机会,那家伙连着几场比赛发挥不好,快要憋出内伤了!”尤墨继续高声骚扰,这次逮着闷着头跑的黄勇了。

    “”黄勇不出意外,假装忙于防守,头也不抬。

    “贴子,你不能丢下商一哈,他现在老喜欢你了!”尤墨转头,调侃起火气渐涌的李贴。

    “”李贴先是沉默,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你大爷的老尤,能不能正经点说话?”

    有人开了头,几个被点名的家伙也纷纷嚷嚷起来。

    “就是,一天到晚就拿我开涮,尤哥我真后悔认识了你!”

    “他奶奶的老尤。你在前面闲的蛋疼是不是,要不要大羽哥教你怎么对付小鬼子?”

    “老尤你不厚道哈,兄弟们可是为你出头惹了一肚子火!”

    就连一向不参与这种讨论的商一,都饶有兴致的说道:“就是,听说你打架厉害的很,啥时候让咱见识见识?”

    成功转移他们注意力的家伙现在很得意。继续粗着嗓子吼:“想不想让嘘声变成叹息声!”

    “想!”

    一片整齐的怒吼声果然有些杂音。

    “nonono!”大羽摇头晃脑,一脸得意。

    “让他们的嘘声,变成哭声吧!”

    ————

    想把嘘声变成哭声,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对手不答应不说,上半场的时间也不答应了。

    场休息如期而至,所有关注的目光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经过高老爷子这么一分析,所有担着的心更没个着落了,慢慢下沉地感觉到是越来越明显。宝贵的喘息机会。让他们对更衣室发生的一切无比期待起来。

    会发生什么?

    朱广护看到了上半场最后时刻少年们的互动,心里的火苗却依然控制不住般蹭蹭上涨。脑子里翻来覆去的,还是那句话。

    “只靠士兵们的勇敢表现,是远远不够的!”

    努力压抑的情绪,带到了更衣室。朱广护一反常态地先抱怨起了更衣室的温度,几句废话之后,话题突然转到比赛上。

    “大家的表现都不错,下半场继续努力!对手的盘外招层出不穷。今天算是让我们开了眼界。这种依靠球场外助力的方式,不只是形象不光彩。对自身的实力提高也是有害无益。太容易的方式会让人尝到甜头之后变得不思正道,最后尝到苦果的,只能是他们自己好了,下半场暂时没有人员调整,都加把劲!”

    少年们并没有随着他的讲话激动起来,一个个的反而有些沉默。胆子大点的还会抬起头。仔细地打量主教练几眼。

    有点,不像以前的作风!

    果然,不光是话语,连习惯都改了。场休息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朱广护就推门出去。留下冷清的房间里面面相觑的少年们。

    背后议论主教练可不是件明智的事情,特别是如此敏*感的气氛下。少年们眼神交流了一番,纷纷把目光转向这种时候扮演主角的家伙。

    “看我搞毛,老朱还没下课呢!”尤墨一阵蛋疼,对他们和他。

    少年们纷纷扶额,好容易把头晕的感觉去掉,又听那货继续抱怨。

    “老朱也不说说比赛咋踢,你们一个个的也不靠谱,老子好容易进了一个还不算!要不,咱们从后门溜回酒店吧,给祖国人民一个惊喜”

    少年们一个个捧腹欲吐,个别笑点忒低的家伙居然笑了起来。

    心里,却是一片清爽!

    ————

    下半场比赛刚开始,注定成为主题的旋律又一次奏响了!

    岛国队一次成功的边路进攻组织,渗透到了底线附近,紧跟对手的孙治一个漂亮的倒地铲球,让皮球碰到进攻队员后出了底线。

    然后,潇洒起身的孙治却看见了直指角球点不停晃动的旗子!

    瞬间火起的家伙直接冲到了边裁面前,怒目而视的同时,国骂招呼了上去。不明就理或者心知肚明的主裁判跑了过来,赏给孙治一张黄牌的同时,手指角球区。

    少年们也是腾的火起,不过,有了之前足够的心里放松之后,这次并没有群情激愤起来,两两的往回跑的同时,摇头叹息着。

    场地边,本场比赛屁股没挨过教练席的朱广护又一次原地跳了起来,这次是直奔边裁。早有防备的高军迅速起动,拦下了百米速度很一般的老朱,还没等说话,就听见怒不可遏的声音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拉我干嘛!出场名单的事情还没问你呢!”

    高军完全楞住了,手松开了都不知道,呆呆地看着头也不回的主教练奔向了边裁。

    抗议没有改变什么,悻悻然往回走的朱广护,抬头瞥了眼失魂落魄的高军,鼻子里轻哼一声。接着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说罢,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

    可惜,还没等走到地方,就听见背后长长的一声哨响,在他心里如同丧钟长鸣般的声音!

    场上比分0:1!

    ————

    进球无可争议。9号稻本润一在禁区外两米的位置,迎着解围出来的皮球直接抬脚怒射,标准的外脚背抽射让皮球在高速旋转飞行的时候有了巨大的平行位移,最后是擦着李建的指尖,挂入了死角!

    如此漂亮的世界波确实值得载入本届杯赛的史册,但之前的判罚,又一次的挑战着,所有人的极限!

    最先咆哮起来的,是已经爆发过多次的朱广护。

    老朱完美的演绎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精髓所在,他老人家以千军不挡之势,直接冲进了场地央,对着主裁判一阵咆哮。

    结果自不必说。

    红牌罚下!

    “这这这,怎么说好呢!心情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但是,这种状况下离开自己的队员。真的有些意气用事啊!”年维四在孙振平感慨完之后语气严厉地开始点评。

    “朱广护在我的印象,不是这样鲁莽冲动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他有些过于激动了。你们注意看,只是个角球的错误判罚,就让他激动地冲向了边裁,这要放到其它的比赛,估计没人会理解吧!”

    “可能,还是准备不足吧。或者说。对各种困难估计的不够,才会在出现意想不到的事情的时候,有些乱了方寸!”高丰纹也是一脸失望,语气难掩失落。

    “如此困难的局面交给队员自己解决,有点强人所难呐。但愿。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所在,会想办法把战术调整的想法传达给其它教练”

    ————

    少年们又一次平静了下来。

    唯一怒火烧的孙治,享受了一次集体慰问。

    “大治,裁判和鬼子一伙的,别理他们了!”

    “孙治,别上当,你都拿了张黄牌了!”

    “这脚天外飞仙有点神,大治,全是你的功劳啊!”

    “老尤你可以去死了,会不会安慰人!”

    “”

    比赛第50分钟,带着0:1的比分,4张黄牌,一张赏给主教练的红牌,两次明显的误判,少年们,依然冷静了下来!

    可比赛,需要的不止是冷静!

    怎么踢?

    领先后的岛国队,娴熟地打起了防守反击。不再过于追求控球率的他们,有模有样地学起了链式防守,在后场层层布防。将进攻压力,变成每推进一段距离就以几何级增长的程度。

    他们的整体实力,在世界水平属二流偏下,能以如此完美的成绩走到现在,防守意识和战术素养功不可没。抛开一切场外因素,这种状况下的国少队,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大举压上明显过早,对方既然有意回收,那就说明是早有准备,反击自有套路。

    高举高打或可一试,但早就对此仔细研究过的岛国队,此时明显准备更充分,信心更足。

    只凭个人能力搅动乾坤,这个也可一试,但此时状态明显不在路数上,不够放松的心态下,成功的可能性远不及以往。

    更让人难堪的是:主教练被罚下后,暂时还没有任何指令发布到场上,或者,还有没有任何指令能发布到场上,都难说了!

    从50分钟到60分钟,少年们在尝试碌碌无为地度过了。

    眼下,是所谓的“黄金换人时间”了。

    朱广护负气离开,真的有撂挑子不干的打算了,一个人不知道钻到哪个角落里寻思着什么。

    高军虽然被阎事铎一番拍胸口的保证给定下神来,但在此刻已经起了疑心,低着头,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

    孙本亮坐在看似熟悉,实则陌生的位置上,瞥了眼一脸茫然的高军,看了看手的战术板,忍不住叹了口气,目光转向跑道上热身的家伙们。

    “孙指导,你还欠我一个愿望吧?忘了没?”

    孙本亮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打量着不远处朝自己呐喊的尤墨。略一迟疑后,点了点头。

    “嗯,那我用了吧。你那个位置,我哥们羡慕很久了,让他享受一盘吧!”

    明明是用尽力气喊出的话,听在孙老头的耳朵里,却轻飘飘的,浮在空。

    像是打在身上的雨点一般,明明感受到了,却了无痕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