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怒火蒙蔽的双眼,很难看清楚雾气重重的前路。横加身上的不公正待遇,往往让人忘了彼此的真正目的。出气——这个理想的结局其实是个附加品,奖励给那些能看清楚自身情绪的人。

    嗯,少生气,生气易上当!

    江晓兰和郑睫已经郁闷很久了。

    这场已经进行了60分钟的比赛,即使是很小白的外行都能嗅出异常的气息来。

    好像,外界干扰也太多了!

    犯规不断,红黄牌乱飞,争议不休,断断续续的比赛已经让两人索然无味了,0:1的比分更是让她们难受无比。

    听着电视解说充满无奈地述说着少年们的困境,两人随意地聊着天,越来越没兴趣盯着屏幕了。

    不是不想,只是失望太多,再难有盼头。

    真没办法啊,别人的地盘,明目张胆的误判,越来越不利的局面还能有什么办法?

    “咦,郑睫你看!”

    无意瞥了眼电视的江晓兰突然激动起来,比刚才高八度的声音吓了郑睫一跳。

    “哦,我们家卢伟要上场了吗?”郑睫轻拍胸口,站起身来,凑近了看。

    屏幕上,卢伟依然安静地坐着,只是位置,让人想不通!

    那个在足球比赛永远留给主教练的位置,像征着队伍至高无上的权力,既使被人罚下也往往虚席以待以示尊敬。

    可现在,却坐着一个身着比赛服,外面套着运动背心的奇怪家伙!

    球员兼教练?

    这个念头是看到这一幕后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可稍有常识的家伙们都没有忘记:这可是少年队,别开玩笑了!

    “这是什么情况!本应该比赛指挥所坐的位置,竟然让给了队员?这是故意的吗?代理主教练应该是孙本亮才对,他竟然把位置让给了卢伟。这是在开玩笑吗?”孙振平实在是忍不住,开始诉说心疑惑。

    “这这这,也太儿戏了吧!卢伟真的在行使指挥权,他在战术板上写写划划之后,随手递给了一旁的孙本亮,依然没有起身上场的意思!”年维四也实在是没想通。心只有一股荒谬感。

    “换人了,孙本亮拿着战术板,叫来了隋东谅,两人一起来到场边,这是要换谁,黄勇吗?”孙振平看了眼沉默不语的高丰纹,继续对着屏幕惊呼。

    “不是!竟然换下了商一!”

    “隋东谅替换黄勇是正常的对位换人,可此时撤下一个伪前锋,换上曾经的主力右前卫。是个什么想法?这应该不是朱指导一贯的换人思路,难道,比赛的指挥权真的落在一个14岁不到的少年手里?”

    “我只想说,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甚至,远远地超过了那两次有争议的判罚”

    ————

    开玩笑吧!

    或者,拱手认输之前。用这种方式表示抗议?

    岛国观众看清楚之后,开始一阵阵的哄笑。岛国队主教练田村修。转头找人确认状况之后,脸上的得意简直掩藏不住,嘴都笑的合不拢。叽哩哇啦一阵鸟语,也唤来一名队员,附在他耳边好一阵说道之后,和隋东谅一起走到了换人区。

    “你们。是想用这种方法表示抗议吧?真是幼稚到可笑,呵呵呵”

    准备替换上场的家伙,用生硬到听不太清楚内容的汉语,把意思很勉强地表达了出来。

    不过很可惜,隋东谅朝孙本亮点点头。和小跑下场的商一空击了个掌,一直没有转头拿正眼看他一下,甚至,连一点愤怒的表情都没有留给他!

    田村修略略失望了一下,不过很快又得意了起来,卖力地吹了两声口哨后,眉开眼笑地继续朝场地的岛国少年们吩咐着什么。

    卢伟看着这个没拿正眼瞧过自己的家伙,轻轻笑了笑,把战术板收起,起身站到了场边。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奔跑的队友们。

    “卢指导,啥时候把自己换上来?”尤墨的大嗓门开始破坏气氛。

    少年们还是忍不住,集体朝场地边看了一眼,却听见一句蛋疼无比的回答。

    “过把瘾先!”

    幸亏这年代的比赛转播没有细致到把这句话给录到直播去,不然的话,含恨下场的朱指导都要吐血而亡了。

    隋东谅上场两分钟后,卢伟没有食言,把自己也换上了场。不过,依然让人想不通的是,换下的是张笑瑞,而不是黄勇。

    电视解说人组已经彻底无语了,说的最多的,就是“让我们看看,会有什么变化!”

    不过,语气充满了无奈。

    他们也意识到了:这种方式,可能真的只是表达一下愤怒而已,并不是事先早有安排!

    还好,场上的少年们没有这么认为!

    本来他们有心吐槽几句的,可卢伟一上来,尤墨就开始喊:“小鬼子想看看我们怎么表达抗议的,还有没有心气了!”

    还算整齐地应和了一句“有!”之后,少年们纷纷抬头,看了眼高悬天上的0:1,以及不断跳动的,已经过了66分钟的比赛时间。

    “大羽回撤,回左路干老本行,谅子拉边,尽可能的利用宽度,整体主攻右路!贴子招呼下后防,打起精神来!”卢伟难得地笑容满面,粗着嗓子吼了一通。

    期待已久的少年们终于长出了一口气,眯着眼睛,打量起对手来。

    ————

    破密集防守,是个永恒的难题。

    而此时状况,远远不止难题这么简单!

    时间只有25分钟不到,体力虽然足够,但已经被犯规打散的节奏很难找回。注意力都在,可高悬头顶的主场哨依然扰人心神。

    想通过战术变化来一举解决这些问题,难度可想而知!

    可场上的少年们。神情没有一丝动摇!

    骨子里的信任,让他们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没有失去信念。即使没有人会因为这样一场失利而责怪他们,但发自心底的自豪,让他们只有一个念头。

    让你们看看,我们表达愤怒的方式!

    比赛,从66分钟卢伟上场开始。迅速进入了疾风骤雨般的节奏!

    进攻机会并不缺乏,比赛第68分钟,少年们开始了第一次尝试!

    回撤到后场接球的卢伟,没有遇到太大的阻力就带球过了线。岛国队的第一道防线马上迎了上去。这是个身材不高,身体却异常结实的家伙。

    一对一的状况下,卢伟那相对充沛的体能和略胜一筹的脚下频率发挥了作用,迅速的左右两次变向后,成功地摆脱了防守!

    此时,距离大禁区还十多米远。距离球门还有接近四十多米远,面前的防守队员,最少还有六个!

    这么个让进攻队员心生无力的状况,却没有对卢伟的情绪产生任何影响,前进的步伐没有任何迟疑,平静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

    岛国队对他的研究明显很充分,一人迅速过来补防的同时,另外一人保持了两米的距离。随时准备补防。

    阵地防守的人数优势不是一两次过人能抹杀的,少年们面对的。依然是被对手层层布防的阵地战。岛国队面对单兵突进的卢伟,加强逼抢的同时,并没有放弃对其它危险人物的盯防。李京羽和黄勇,一左一右折返了两次依然没有拉开足够的接球空间。

    如此不利的局面仿佛都在卢伟预料之下,脚下频率仍然保持在一个极高的水平上,急停变向后。再一次摆脱了防守!

    负责补防的对手,迅速地扑了上来。不过,看似水泄不通的防守,却被这两次突破的暗流给搅动起来!右路边线上早有准备的隋东谅,向前冲刺一段距离后。急停转身向后冲刺,依靠他那百米11秒2的速度,成功地拉出了接球空间!

    人到球到!

    一切,仿佛都在计算之!

    隋东谅积攒在心的怒火早就等待这一刻了!接球转身之后,瞬间就把速度提到了最高!在比赛进行到接近0分钟的时候,一个漂亮的人球分过,沿着边路高速向前挺进!

    前进的空间虽小,但整体重心在路高球上的岛国后防线,还是在边路留出了一道峡长的通道!眼前的局面明显地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一阵夹杂着惊慌的叫喊之后,一名防守队员果断地从侧后方倒地滑铲,用一个标准的技术犯规,看似终结了此次危险!

    明显的犯规动作让主裁判毫不犹豫地吹响了口的哨子,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

    过来接应的黄勇,刚把蹦跳的皮球拿稳,就听见了如此刺耳的哨声。

    无奈停下的东北小伙,转头对着跑过来的主裁判一阵怒吼!

    “这是个明显的有利进攻,裁判在吹停比赛之前,肯定没有仔细观察局面!这个判罚,也太业余了!”一向极少评判裁判水准的年老爷子,终于忍不住破例了。

    “是啊,这么一而再,再而的主场哨,赛后起诉是在所难免的了!”孙振平马上接腔,立场坚定地站在了年老爷子一边。

    “不过,你们发现没有,我们的少年们好像很有想法。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他们并没有急火攻心,暴怒上头,依然很有耐心地组织着进攻”沉思许久的高丰纹,终于开口了,语气里有股掩饰不住的惊喜。

    场上。

    准备发任意球的卢伟,一脸淡淡的笑容,对着指挥人墙退够后跑回来的主裁判说了一句:“sodiffcultreport,hatifoyou?(如此艰难的一份赛后报告,我能帮你什么吗?)”

    主裁判明显地楞了一下,放在嘴里的哨子没有马上吹响,转头,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仿佛游离于比赛之外的冷静家伙。

    接着,没头没脑地冒了一句:“doyourbest!eon!(尽你最大努力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