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比赛这种东西,裁判最不愿看到的赛后评价,莫过于此:争议判罚直接改变了比赛原有进程,裁判,成为了场上最大明星!”

    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无论是收钱还是友情,身为国际重要比赛的执法者,心都有条底线不能逾越——事不过!

    一次两次还可以解释成受干扰或者没看清楚,次就已经触碰到了危险的边缘。单方面的不利判罚一旦超过次,就注定要背上不利言论了!

    本场的主裁判,是一名法国籍的国际级裁判员,和他的同伴们一起犯了次错误。面对被改变的比赛进程,他们已经心知肚明赛后所需要面对的巨大压力了。如果在剩下的不多时间里,继续执迷不悟下去的话,那所有的猜测都将被坐实,述职后接受调查,也将无法避免!

    眼下,是他们摆脱耻辱,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

    如此关键的时刻,找平衡是明显不可能了,但尽可能的放宽尺度,让比赛回归比赛本身,是件并不难办的事情。

    而卢伟想要的,就是这个局面!

    任意球效果并不好,扎堆的防守队员接力般把皮球顶了出去,岛国队运气依然不错,蹦跳的皮球落在了大禁区外9号稻本润一脚下。

    这家伙进了如此价值连城的一个球,此时的状态正处巅峰,连续几次触球之后,不但摆脱了一名防守队员,还迅速地和右路插上的队友形成了配合。

    迅速回防的李贴丝毫不敢大意,靠近之后刚好发现对方皮球趟的稍微有点大,一个跨步过去,把对方人球分离了!

    少年们普遍还没有跳水表演的意识,刹不住车的岛国队进攻队员。和堪堪半个身体横在皮球面前的李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起。

    哨声,终于没有响起!

    主裁判在满场嘘声做了个摇头示意没有犯规的动作,让比赛得以继续进行下去。

    虽然只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判罚,但在真正的内行眼睛里,隐隐约约地意识到:卡顿了接近0分钟的比赛。可能终于要流畅起来了!

    ————

    岛国队的少年们,对目前比分并不满意。

    或多或少被赛前评论影响的他们,是怀着无比轻松的心情开始比赛的。可比赛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了,对手的顽强远远超出预料不说,想象的暴怒急躁也并没有出现在对手身上。

    他们到不至于像法国队一样,过高估计自己的实力,领先了80分钟还要围住对手猛攻,但心知肚明自己优势在哪的岛国少年们,心的不爽还是渐渐积攒了下来。

    本来能轻松赢下来的对手。都是你们帮倒忙,才变成这副赢了也不爽的被动局面!

    仿佛为了加重这种不爽一般,比赛第2分钟,岛国队主教练田村修大手一挥,一名进攻型场被换下,替补左后卫登场,阵形从四后卫变成了五后卫。

    放在外人看来,这种时候的这种调整简直无可指责!

    可在岛国少年们看来。这是耻辱!

    被军国主义化浸润的他们,骨子里是瞧不起这个对手的。可主教练的这种换人调整。明显就是告诉对手:放心来攻吧,我们并不准备和你们对着干了!如此示弱的表现,虽然不会激起他们直接的反抗,但委婉地表达一下抗议,还是有必要的。

    于是,刚上场负责盯防隋东谅的家伙。就很苦逼的发现:自己,真的上来一对一了!

    一个,是刚上场还没有完全适应比赛节奏和对手特点的家伙。另一个,是心怒火深埋,状态已经不能再好的顶尖快马。

    差距。很快就体现在了场面上。

    比赛第6分钟,看到隋东谅连续两次用速度甩开对手之后,场边的田村修显然意识到他的弟子们的真正想法了。异常愤怒的他,在场边又跳又叫,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已经被媒体和观众捧到天上的岛国少年们,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把不屑藏在了心底,却露在了嘴角!

    岛国少年们不会拿比赛结果开玩笑,他们只是通过一对一的表现,让主教练意识到:你的选择,是愚蠢的!

    隋东谅的突破并没有起到奇效。正牌左后卫已经大致摸到了对手的思路,精神高度集,在同伴的全力相助下,几次破坏了对手的进攻。不过,一个速度奇快的家伙,一个频率超高的家伙,两人在此轮番冲击,还是让他的体能很快亮起了红灯!

    “国少队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田村修的换人,不但没能完全弥补防守上的漏洞,反而让他们本来就不多的进攻机会,变得更加渺茫了!反观国少队的两个换人,目的十分明确,就是通过不断地冲击对方的左路防线,在局部建立优势!不过,只有优势明显不够,比赛时间已经不多,我们的少年们,还要拿出更有说服力的表现才行啊!”孙振平的声音里有股掩饰不去的焦灼感。

    “老实说,我没有太看懂国少队的两次换人,比赛在这种时间段占据场面优势,很多时候只是对方的战略选择而已。换下之前被侵犯不断的张笑瑞还能让人理解,但前锋位置上表现相当不错的商一被换下的同时,在右路堆了这么一堆人,就让我有点想不通了。而且,比赛的最后十几分钟,为了节约时间,发挥空优势,他们肯定会不断地起高球吊往禁区。缺了商一这么个高点,不是很理想的局面呐!”年维四却不同意他的观点,嘴里啧啧叹息。

    “再看看吧,我觉得他们的想法还不错。单纯起高球的话场上节奏并不快,这种高速向前的地面进攻,才能真正地把自己的体能优势利用起来。嗯,我们的少年们状态真不错,已经到了80分钟。传接球仍然保持了很高的节奏!”高丰纹显然对少年们的表现感到满意,语气里没什么遗憾。

    “嗯,是的,比赛常规时间还有十分钟!接下来的时间,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少年们会有怎样精彩的表现!”

    ————

    刚上场就被人连续突破。会给当事人带来怎样的心理影响?

    完全不懂球的人也能看出来——紧张!

    不可遏制的紧张感,在这位倒霉的黑锅背负者身上迅速漫延。几个回合之后,他已经完全不敢下脚了,只能不停地来回奔跑,希望用勤奋,来弥补自己拙劣的表现。

    可这种层次的比赛,这种水平的对手,只有勤奋,是远远不够的!

    另一位镇守左路的家伙。和他的问题虽然不同,但情况却更严峻!

    体能不够了!

    看出来他们的问题在哪儿之后,来自队友的帮助,也越来越大,算是勉强稳住了被直接打穿,渗透到路的危险。

    国少队的右路走廊,越来越通畅,机会。也渐渐浮出水面。

    不过,还是在对手的严加防范下。变成了叹息。

    这支岛国队,个人技术出色,团队意识强大,战术素养远超以往任何一支本土队伍。左路被对手屡次突破,依然没有让他们乱了阵脚,路阵形不乱。右路对李京羽严加防范。

    “孙治多插上,套边下底再坚决一点。黄勇也过来,和他多配合。老牛,喊大羽稍安勿躁,机会马上就会出现!”

    卢伟的声音。在有心人的耳朵里,永远都有股冷静味儿。

    ————

    大羽已经失业很久了,要不是信的过那家伙的话,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队伍的防守压力很小,基本不用回防的他,在左路上上下下的瞎折腾,就是不见皮球飞过来。偶尔进几次禁区,也都是无功而返,这种状况让他心里的不爽也快到了临界点。

    自觉体力没问题,状态永远一级棒的大羽,是忍了又忍,一直到了比赛第82分钟,听到卢伟点名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大爷的!羽哥蛋疼很久了啊!搞毛啊不给个表现机会!老尤,你说实话,是不是怕我超过你!”

    尤墨其实比他好不到哪儿去,突破后的传很少有高球,水泄不通的禁区里实在是难能抢到点,可恶的卢总又严令他镇守路,不让过去右路帮忙。

    “小点声,大羽!你可是隐形刺客,秘密武器!太过招摇了容易被人乱掌拍死!”尤墨可没有大羽那么沉不住气,声音朗朗地安慰过来。

    大羽果然喜形于色,眉眼都笑的扎堆了,嘴巴张的老大,一阵狂笑后,回应:“那好吧,需要的时候,吱一声!”

    尤墨比了个“ok”的手势,转头催促,“卢总,安抚工作已经完成,预计药效可达五分钟!”

    “够了!”卢伟面不改色,头也没回一下,只是盯着眼前的猎物!

    ————

    比赛最后时刻的强攻,有时是无奈之举,有时,是“弗格森时间”!

    国少队眼下的作为,无疑是后者!

    岛国队没有迟钝到对方四人猛攻右路还不来大力增援,可过来的队友没几分钟就发现:遍地都是漏洞,处处都是白影!

    没办法,正牌左后卫已经濒临抽筋的边缘,防守的作用越来越小。另外一名体力充沛的家伙,已经紧张的腿都在抖了,在防守很多时候同样扮演背景布。

    只是傲娇了一下的岛国少年们,完全没有时间去考虑问题出在哪儿了,所有人,看了眼高悬天上的1:0比分,和那不断跳动的,已经过了84分钟的比赛时间。然后低头,紧盯着对手,和那忽然飘忽起来的皮球!

    顺势,把整体的防守重心,往自己的左路,以加速的姿态,迅速倾斜!

    路紧盯尤墨的两个家伙依然形影不离,可边路盯着大羽的家伙,注意力明显不在了!

    随之不在的,是两人一直保持的,米左右的距离!

    比赛第86分钟,铺垫了整整20分钟的卢伟,再一次的微笑了。

    是的,五分钟。

    够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