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进的道路没有止境,向上的阶梯不会有尽头,人生的高度远远超乎想象。止步不前的话,心就老了。于是,每一颗传奇之星璀璨闪耀的时候,身边不知会有多少颗流星划过。

    嗯,扯淡完了让故事继续。

    这场比赛当之无愧的主角,却不太适应眼前的状况。

    或者说,并不喜欢。

    “请问您对这场比赛发生的一切有心理准备吗?”记者一满脸激动地问道。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卢伟淡淡地回答完,一脸安静地看着他。

    “嗯?”记者一以为他还会解释一下,结果等了五秒钟之后,被他的表情给秒杀了。

    这就,算是回答了?!

    咱们可是专程来捧您的,您的这副神情算哪门子态度?

    “您在之前之前有准备吗?比如说换人,打法这些战术思考?”记者二看出端倪来了,稍稍斜眼鄙视了下记者一,语气平静了一些。

    “有,场上场下,比赛训练都有。”卢伟表情没有变化,回答也是不假思索。

    记者二有些皱眉,不甘心地继续问道:“意思是您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并不惊讶?”

    这个问题一出,嘈杂的环境立马安静下来。所有的记者们迅速地相互打量了一眼,心照不宣地把目光对准圈焦点人物。

    卢伟也有些皱眉,微一点头算是回答。

    旁边一直没有发话的刘楠,冷眼扫了眼窃喜的同行们,大声问道:“如果赛后有媒体说您临时插手比赛指挥,有越俎代庖的嫌疑,您会怎么看?”

    卢伟的脸上终于有了点笑容。“那要感谢他们实话实说,我可不习惯生活在放大镜下面。”

    刘楠眼精光闪过,穷追不舍地问道:“踢球的目的,不外乎为国争光,出名,挣大钱。这些东西难道都对您缺乏吸引力吗?”

    “还好吧,我只是个普通人,不会对名利完全免疫。只是有些时候想法比较单纯一些,懒得把心思放在其它地方。”卢伟微笑着说完,朝刘楠点点头,推开人群,向更衣室走去。

    记者们神情复杂,相互认识的难免此时要交换一下眼神。不过,依然有很多不善的目光投到刘楠身上。

    刘楠毫不在意。直直地看着卢伟那瘦弱的背影。

    风很大,把他那一头略有些长的头发吹起,散乱地在空飞舞着,像一团黑色的火焰,燃烧在辽阔的绿茵场上。

    ————

    记者们很快又兴奋起来了。

    另一位重要的当事人——朱广护,居然大大咧咧地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可是个不能放过的主儿!

    “这场比赛的争议判罚不少,请问这是您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直接原因吗?”

    朱广护满脸的笑容并没有被如此不客气的问题打断。嘴角依然含笑:“是的,我的心理准备不够。对比赛的艰苦程度预计的相差太远。”

    “对孙本亮把比赛的指挥权交给一个14岁不到的孩子,您是什么看法?”

    “老实说,我很惊讶,不过,竞技体育,强者为尊。年龄大并不代表多些什么,年龄小更不代表少些什么!”朱广护对这个问题明显早有准备,此刻声音流利,眼神犀利。

    仍不气馁的记者继续问道:“您的意思是,他在战术能力和临场指挥这一块。已经远远地超过同龄人,甚至达到成年人的级别了吗?”

    “您这样说我可不赞同,他现在的水平,已经超过了很多教练的水平!当然,我这么说肯定会引起争议,质疑我是不是为自己开脱责任,或者可能会捧杀他。随你们怎么发挥好了,我的态度只有一个:在这支队伍里,我虽然是主教练,但和他们一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朱广护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回答。

    这个答案远远超乎了记者们的猜测!

    按他们的理解,如此重要的一场比赛遭遇这么多不利判罚,是个人都会先抱怨一番,再把矛头指向当值裁判。即使没有会遭到追加处罚的言论,那议论一下争议判罚,为自己开脱一些责任也是人之常情。

    眼前这个一贯以精明著称的魔都男人,竟然在如此高调地红牌离场后,这么低调地承认自己的失误,并且坦承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种巨大的转折实在是出人意料了!

    “您的这份从容心态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那我们把目光放长远一些,下一场比赛的临场指挥,还是会放心地交给他吗?”

    “我到真想那么做!”朱广护一脸苦笑,摇了摇头。在记者们略带惊讶的神情继续说道:“回去肯定要挨领导批评了,还好比赛结果不错,让我有点底气。不过,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怎么没一个人问我:对弟子们的表现满不满意呢?”

    “呃现在问也不迟吧!”

    “你们觉得呢?”

    “当然满意了!”

    “那好吧,我可以心情愉快地回去写检讨了!”

    ————

    尤墨难得在比赛后落得一份清闲,迅速收拾完东西就往更衣室赶。混合区还是要耽误一会的,不过那些老外记者们也很识货,很快就放过了他,静待正主儿降临。

    几分钟后,他就小跑着进了球员通道,然后,后背上就多了个姑娘。

    被吓一跳的家伙还是转头确认了一下。

    嗯,媳妇有点多,别搞混了惹祸上身!

    知性姐姐真有点一朝回到少女时代的感觉了,也不管旁边的异样眼神,趴在他的后背上一阵哼哼唧唧。

    于是,两个人就腻歪着,慢慢地往更衣室挪步子。

    眼前这份答卷已经足够给所有人一个交待了,甚至包括王丹的父母。虽然两人的感情想获得他们的认可还很遥远,但至少让他们看出了两人的不懈努力。如此大的危机都能安然度过。既使还有千般不合心想象,可心起码的信任感已经建立起来了,不至于一提起名字就排斥的不行。

    这种状况实是在远远超乎之前想象,王丹的兴奋之情简直就像烧开锅的水壶一样,突突突地往外冒热气。不过,由已及人的想了一下。她那发热的脑袋就清醒了不少。

    “对了,除了我父母,其它两个姑娘的父母是个什么态度?有没有因为这次事件受影响,给她们施加压力什么的?”王丹左右看看无人,附在他耳边悄悄问道。

    “老实说,我不太能看懂江伯伯的想法。可能也是长期酗酒的缘故吧,好像一点都不管他女儿。这次的事情还不知道他的态度,回去之后老实交待吧。李娟的父母还不清楚我和她的关系,估计目前没啥影响。而且。我和她也商量过了,等我从巴西回来再和她家里人说。”尤墨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不少,加快步子往更衣室走。

    “辛苦你了”王丹从他的后背上跳下来,幽幽的声音在空旷的过道里回响,忽远忽近。

    “干嘛说这些?”尤墨没有推门进去,转头看着她,幽暗的灯光下她的眉目泛着隐隐的光泽,距离稍远一些。就有种不真实的美感。

    “其实,要不是我非要跟过来的话。可能你会轻松的多吧”王丹忽然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目光游离着,却无处可逃。

    “是啊,要怎么补偿我?”尤墨眯着眼睛笑起来,眼前的知性姐姐今天真的像极了小女生。

    王丹一楞,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只一眼。就把心的火都点燃了。

    那是种什么样的眼神呢?

    明明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却能明显地从目光感受到一种温暖。像那六月的雨一般,即使打在身上凉嗖嗖的,却能让心的火气寻找到出口,沿着四肢伸展到神经末梢。让整个身体都暖洋洋的。

    “真好”王丹扑上来,搂住他的脖子,身体紧紧地贴住,细细地闻着他身上的汗味儿。

    “嗯,没有你们,真的少很多动力呢”尤墨没有像往常一般迅速地身体起反应,仔细地感受着胜利后温馨的果实。

    狂喜已经过去,淡淡的喜悦感在身体的每一处角落里弥漫,让人四肢百骸都觉得轻松无比。

    这就是胜利的滋味吧。

    难怪,会有那么多家伙,视如生命般重要!

    ————

    胜利的滋味是如此迷人。

    那冠军呢?

    虽然只是少年队,但能在世界顶尖对手的围追堵截下,史无前例地进入含金量如此之高的决赛,那媒体们除了歌功颂德之外,把冠军提上日程,把各种纪录逐一翻出来打破,把双方的实力转化成数据一一对比开来,都是件合情合理的事情。

    只可惜,很快就无言以对了!

    原因不用多说,自然是实力差距过大造成的。

    以骄人战绩进入半决赛的巴西队,最难得可贵的并不是强大到让人发指的攻击力,他们的防守,也让对手无可奈何!

    4场比赛全胜,进16球失1球,这份恐怖的战绩完全碾压了任何一支参赛队伍。于是,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会在半决赛马失前蹄,输给曾经被国少队逼平的法国队。

    甚至连冠军,也早已被很多媒体提前带在了他们头上。

    如此高调的评论其实也不算太过夸张,持此观点的人们,信心来源像满满的江春水一般,绵绵不绝。

    原因嘛,和老朱说的一样。

    竞技体育,实力为尊!

    和以往的巴西球队完全不同,这支队伍继承了极具创造力的特点同时,战术素养和身体条件远远地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支同年龄段队伍。

    这种让人有些意外状况在内行们看来并不奇怪,0年夺冠之后,直到9年,整整2年巴西队始终无法染指大力神杯。痛定思痛的他们,终于开始正视自己的问题,放弃了一味追求个人技术的人才培养和选拔标准,把战术意识和团队精神强势灌输给孩子们,渐渐地,让品种单一的果园里,长出了不一样的果实。

    现在,正是收获的时候!

    ————

    其实,国内媒体以前不是这么个节奏。

    按他们以前的做法,比赛结束后的两天内,肯定还是以比赛的各种回顾为主。当然,话题不断的这支国少队也不缺新闻。

    直到比赛前两天,各种对手分析,场面估计,结果预测才会浮出水面,占据体育版的各种角落。

    如此性急的原因其实也不用多说。

    不敢相信而已。

    成年队从未进入过世界杯决赛圈的足球贫瘠之地,竟然能和世界最顶尖的队伍一起争夺冠军,这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有些心跳加速,手足无措。

    于是,明知是找抽,却也心甘情愿地把脸送上,让自己,或者别人狠狠地打几下。

    这么集体犯贱的表现,或许,也是为了让别人告诉自己:行了,能进决赛,就已经是做梦都要笑醒的事情了!

    其它的,醒醒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