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少队内部却没有把关注点放在赛后评论上。不是不想,而是没来及。

    又出事了!

    一大早,就连消息不太灵通的人士都得到了消息:体能教练高军,失踪了!

    如此禁忌的话题让很多人在庆祝的时候都有些小心翼翼的,唯恐一不小心就惹祸上身了。

    于是,一片安宁祥和之下,暗流开始涌动。

    朱广护被高军拽住的时候,说出的那两句信息量十足的话,其实没有被其它人听见,他也不会傻到把这种事情宣扬出去。

    没有领导的指示,这种牵一发而动全局,搞不好就丢尽队伍脸面,继而影响国家形象的事情,还是得好好捂住了!

    心理上,他对高军的做法鄙夷到了骨子里!

    竟然为了一已之利,就让自己的职业道德失守,做人底线跌破,实在是难以让人原谅!

    不过,老朱虽然生气,却还是没有夸大其词,一五一十地对阎事铎汇报了赛前新闻发布会的具体情况。

    阎大佬的脸色比他还难看!

    老朱的话只是导火索,自己那火爆的脾气才是真正的火药桶!

    从尤墨那儿得知消息后,阎事铎实在是有些按捺不住火气,和高军的谈话只是达成了共识,并没有让对方的心思真正稳定下来。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他,实在是这支队伍的状况复杂到超乎想象!

    教练,队员,领队,政工干部,甚至连队医都能参与进来,这种大范围深层次的破坏力。已经屡次挑战他的忍受极限了,能不直接爆发还是多亏了正邪交锋带给他的不断惊喜。

    可换一支队伍呢?

    或者,不考虑那么远,就眼前这支国少队,如果换掉一些人呢?

    这支队伍还能安稳的前进下去,直至最终成为顶梁柱一般的存在?

    逐渐了解国内足坛现状的他。越来越不对即将开始的职业联赛抱有信心了,反而对可能面临的问题,投入了极大的关注。

    可研究来研究去,问题的核心还是指向了他最不情愿面对的局面:如此高的名与利和如此低的学历与素质。

    少年娃们还有高度的可塑性,成年队呢?教练员和工作人员呢?

    好人都能在大环境的影响下变坏,更别说本来就摇摆不定或者目的不纯的家伙们了!

    可职业联赛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提高整体素质却明显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此大的错位再加上和成熟职业体系相距甚远的管理体制,简直让人无法乐观起来!

    绕了一圈再回到眼前的问题上来。

    表面上看。这支队伍似乎赢得了一切,拥有同行们想都不敢想的名利和未来,但这一路磕磕磕绊绊的状况又有几人能了解?队伍的主心骨,心志已经成熟到自己都无法想象的程度,总算才保证了少年娃们的心态平稳。

    可就这样一支人人羡慕的队伍,里面仍然为名为利勾心斗角不断,各种矛盾持续升级。而现在,竟然发生教练员在大赛前。私自向媒体泄露首发名单这种事情,

    自己要是直属主管的话。真想直接开除一票人算了!

    可惜只能想想罢了,真要是的话,估计也没那么容易解决问题!

    “嗯,情况我知道了,和队员们打下招呼,这种事情越低调越好。”阎事铎挥手拒绝了朱广护的起身相送。转身开门出去。

    “下一场比赛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快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出来。

    “呃”一响反应灵敏的脑袋卡住了,朱广护张开了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阎事铎也没有回头看他表情,自顾自地推门出去。

    ————

    和阎大佬同样生气的。是薛明。

    昨天的比赛结束之后,他也通过各种渠道逐渐明白了问题关键所在。从欣喜若狂的情绪走出来,心的问号越画越大。

    直觉告诉他,可能要出事!

    球队集合的时候没见高军,所有人也没当回事情,毕竟是教练员,没有要求的情况下,偶尔不和队伍一起行动也属人之常情。可等到今天一大早陈涛来汇报情况的时候,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难道,这小子真的背着自己干了这种事情?

    或者说,有人给了让他拒绝不了的好处?!

    真是岂有此理!

    眼见进了决赛一大堆俱乐部愿意花钱找上门来,这种时候却跑了重要联络人,自己这运气可真够背的!

    而且,这狗日的敢不受自己控制跑路了,就难保不把所有的事情都抖落出来!

    那样的话自己就太被动了,这种事情不能等!

    薛明把手茶杯放下,想起身找苏瑞敏交换下意见的时候,心忽然一动,想起了比赛前自己的所做所为。

    苏瑞敏当时的那副嘴脸,顿时完整地回到了他的脑海里!

    难道,是那个权欲熏心的老小子栽赃嫁祸?

    很有可能!

    不过,真要是他干的话,没有证据落在自己手上,想对付他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行,得打个电话找老领导请示一下!

    ————

    同样在请示的,是苏瑞敏。

    不过,他可不会傻到把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地告诉别人。

    自认为事情做的天衣无缝的家伙,此刻正努力压抑着洋洋得意的语气,在向自己的老领导汇报着状况。

    结果自然也在预料之。老领导的指示很明确地指出了事情的机遇所在,让他见机行事静待佳音。

    稍微迟疑了一下,苏瑞敏把薛明的计划也和盘托出,请老领导评价指示。

    对方果然沉吟了一会,显然是在考量事情利弊。不过,还没等对方说出个所以然来。房间门就被人敲响了。

    苏瑞敏对薛明的背景有所了解,知道老领导的顾忌所在,于是婉转地表达了下静候指示的心情后,挂了电话去开门。

    来人有些让他意外,竟然是李奇!

    不过,稍稍惊讶了一下。他就官架子端起,官腔打起,很快打发走了来人。

    李奇心有不甘地起身走了,迟疑了几下还是没能拉下脸来说什么,一脸郁闷地推门出去。

    “当狗,你都没有当面咬人的胆!”苏瑞敏在心里念叨着,嘴里却哼起了小曲。

    ————

    和领队以及政工干部打过交道之后,阎事铎就实在懒的应付他们了。刚想去找守门员教练了解一下状况,就被刚好推门往外走的尤墨叫住了。

    一见这家伙。阎大佬的黑脸终于挂上了笑容。

    “又有啥事情找我?”

    “我找你的时候,当然好事了!”尤墨嘿嘿一笑,招手示意他进屋说事。

    “得了吧,前两次是啥好事情?”阎事铎一张黑脸马上绷起,一本正经地站住了。

    “坏事嘛,处理得当的话,没准还成了好事”尤墨说了一半欲言又止。

    “你这小子,居然敢吊我胃口!”阎事铎心一动。快步上前,一巴掌拍在这货的后背上。

    “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嘛!您老人家表面上人人都怕,私下里却不见得”尤墨不为所动,反手关了门,继续话说半截就收声。

    “你这臭小子懂的挺多嘛,说说看,哪些人不怕我?”阎事铎随口问罢。四下打量没见卢伟,不由得有些奇怪,继续问道:“那个小子呢?功成名就之后,藏起来不见人了?”

    “我就不怕您,其它人嘛。您心理也有数,不用我一一点名了吧。上午打发了两家俱乐部的球探,那货嫌麻烦,出去避风头了。”尤墨同样随口应付,伸手拽了把椅子出来,伺候他老人家坐好。

    “哪两家,什么条件?”阎事铎刚一坐罢,就忍不住手扶椅把想站起来。

    “德国勒沃库森,西班牙马德里竞技,条件好到爆!您老有点紧张哈,心脏能受的了不?”尤墨转身给他倒水,脸上笑容很是夸张。

    “想把我们队伍挖走四五个,您老的意思呢?”转身回来的时候依然没听见回答,尤墨继续若无其事地问道。

    “哦,挺好。我听说你们两个拒绝了俱乐部的合同,也没有进体工队,到底是个什么想法?”阎事铎很快稳住了激动情绪,一脸平静地问道。

    “你懂的,还用问吗?”尤墨把水递给他,同样面不改色。

    “如果还有人不同意呢?”阎事铎伸手接过,端在手里的水却没喝,杯轻轻地荡起了波纹。

    “你觉得,留在国内会有多大发展?”尤墨看着杯水,没抬头,问。

    “经历的事情有点多,是不是心里快接受不了了?”阎事铎仰头一饮而尽,仿佛是苦酒一般,刚喝完就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还好吧,目前发生的事情还在承受范围之内,可是将来谁知道呢?”尤墨微微一笑,看着他的眼睛,从那张苦笑的脸上收获了认可。

    “嗯,那至少,等两年以后吧。不然的话这些兄弟你也舍不得吧!”阎事铎深吸气,目光转向窗外。

    天阴着,像是个雨天。

    ————

    胜利后的第二天,是例行假期。

    简称“例假”。

    尤墨把事情逐一汇报完毕,就自觉懒人病有发作迹象,准备找机会开溜。阎事铎得知事情曲折后,缓了好大一会才回过神来,想伸手拽他留下来陪自己聊聊,却落了个空,让他闪身溜了出去。

    “你们房间挺安静,我在这待会!”阎事铎粗着嗓门吼了一句,声音的穿透力十足。

    “随便,饿了有零食方便面!”尤墨同样回了一嗓子,声音在走廊里回荡,惊起了几扇门来。

    探头探脑伸出来的家伙们,见着他回头对自己摆手微笑,也情不自禁地挥了挥手。

    无论熟悉的,或者不太熟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