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是圆的,所以比赛是充满未知性的。但若没有足够的推力作用于它身上,我们可能也不会搞清楚它是圆是方。毕竟,眼睛看到的,经常和事实出入很大!

    扯完了回归主题,祝各位书友勤锻炼好身体!

    想在异国他乡不事声张地寻找一个安心跑路的家伙,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薛明挂了电话之后,心里略略有了底,不过一想到这一点,心情就很难好转起来。

    老领导的指示很明确:能在媒体曝光之前找出这家伙来最好不过,实在不行的话就让他把黑锅背牢!

    这种指示是个人都会下,可执行起来没有具体办法有个球用!

    薛明端起茶杯,边喝边琢磨,不一会,就听到过道里两人高声的应答了。

    这种远超上下级之间的亲密对话,除了说明两人的关系之外,还和队伍现在的整体氛围格格不入!

    这种状况要是放在以前,估计他还会心里不爽一下,这会听见了,就不由得心一动。

    难道,这小子是知情者,那天是故意激怒苏瑞敏?

    把之前印象稍一回顾,薛明立刻恍然大悟:平时低调的家伙偏偏在这件事情上高调的不行,心里若没很大把握的话,肯定不会这么干!

    如此看来,激将法应该是成功了,阵容泄密十有**是苏瑞敏所为。得知风声后跑路的高军,很有可能只是替罪羊一个,那自己现在所承受的风险,也是这小子喜闻乐见的事情!

    这招借刀杀人果然够狠,如此状况,自己太被动!

    不过。苏瑞敏这种时候到成了渔翁获利的家伙,这种状况太让人不爽了!

    看来之前的照片事件还是得告知一二,让这小子把矛头对准他才行!

    ————

    尤墨才不管自己是不是香饽饽呢。

    既然是假期,那就把事情交给爱操心的家伙们想去,自己先落个清闲!

    轻车熟路地到了王丹下榻的酒店,敲门的时候尤墨却隐约听见了里面的人声。

    不过还好。刘楠,王丹和他人面对面的时候,并无尴尬气氛,很快就热烈的讨论了起来。

    当然,存心偷懒的货明显是一心两用,表面上看起来听的很认真,实际上眼睛时不时地瞟着电视,手里还悄悄地的拿着遥控器在不停地换台。

    刘楠和王丹需要讨论的各种事情,确实不是电话里能说清楚的。这也是人见面后,没有因为彼此间的微妙关系而影响氛围的主要原因。

    目前两人讨论的焦点还是当下最重要的事件——高军失踪会带来的影响。可议论来议论去,都没从看出半点利好来。这种状况让知性姐姐忍不住开始敲这货的脑袋。

    “喂,认真点!自己队伍的事情自己一点都不操心么?”

    “有你们操心就行了呗,我安心当听众!”尤墨脑袋都不肯转一下,紧盯着电视里搞怪的小新同鞋。

    “讨论不出来事情有何转机,看来只有先联系上高军或者凉子才行了!”刘楠微一转头,看了眼懒散的家伙。

    “岛国媒体是什么态度?”尤墨仿佛感受到他的目光了。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抬手打自己的脸还是需要勇气,找理由的话也实在难寻。没办法,只能有事说事,没事散会了。”目光在两人之间转来转去的王丹马上接口回答。

    刘楠不等尤墨反应,先举手点了个赞:“‘没事散会’,这话说的形象!岛国报纸最近几天肯定难熬,找找其它新闻转移视线应该是情理之的事情。”

    “那就祝他俩好运吧。别被记者们逮住了!”尤墨伸了个懒腰,丢了遥控器,起身往窗台走。

    刘楠的目光略有些不满,微微皱着眉,上下打量了他几眼。

    “那你的态度就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喽!”王丹看的清楚明白,出声打圆场。

    不过看起来效果很一般,就和话的内容一样,透着一股冷漠味儿。

    “要是信的过,自然会和我们联系,不然的话,帮忙也没用。”尤墨没回头,声音还是懒懒的。

    “不一定吧,他们还不知道我们掌握了证据,如果可以想办法告知他们的话,事情应该会有转机!”刘楠虽然嘴里说着“不一定”,语气却不像。

    “嗯,转机肯定会有。不过,能帮他们一辈子吗?”尤墨打开窗户,把脑袋伸了出去,继续闻空气里的海水味儿。

    “人都有遇到困难的时候!”刘楠脸现愤怒,手按桌子站起身来。

    “是啊,一心想着往后退的家伙,永远也只能指望贵人相助。您可有得忙了!”尤墨把淋湿的脑袋转回来,笑着看他。

    一边的王丹却站不住了,伸手拽了张纸巾递过去,略带埋怨的语气说道:“干嘛还要淋雨,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少人挂念着?”

    刘楠看在眼里,神情却出奇的冷静,点点头,声音也冷静下来:“你说的对,每个人都一样,没有直面困难的勇气,永远也没有办法挺直腰杆,谢谢了。你们聊吧,我走了!”

    说罢,转身推门出去。

    “刘哥这个人吧,其实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王丹呆呆地看着一阵风般消失的刘楠,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开口说道。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句句都呛着他?”王丹马上打断。

    “哪有,只是想提醒你们,好人不是处处都有用。”

    “竟然无法反驳你,大坏蛋今天来干嘛?”

    “有人说要好好补偿我,不知道有什么实际行动!”

    “你又不敢,还好意思主动送上门来?”

    ————

    暗流涌动的第一天顺利结束,没有任何浪花飞溅出来。

    消息目前封锁的很好,岛国媒体毫无查觉。国内媒体无人知晓。

    其实要想查觉的话也不用费太大劲,仔细留心一下就能找出端倪来。能让他们同时没注意,那肯定是有更能吸引眼球的事情发生了!

    巴西队在昨晚的半决赛2:0轻取法国队,挺进决赛的同时,也把叹息留给了关注的人们。

    毫无悬念的决赛!

    这是第二天很多报纸的体育版头条。

    国内媒体当然不会胳膊肘拐到巴西去,已经在赛后第一时间领教他们厉害的家伙们。拾起了之前略有些遗忘的话题,开始追捧起自家人来。

    对其它人的评论表无可表,值得在此一书的当然是卢伟和朱广护。

    卢伟的表现实在是完全刷新了之前的所有评论,如此大的反差让某些不太习惯打自己脸的媒体还是选择了鸡蛋里挑骨头,为了黑而黑。

    其实真没多大仇恨值,关键还是卢伟的态度!

    赛后接受采访的那副神情,当时就被有些人标记为“故作清高”了,再结合一下以往的一直印象,就把大帽子扣实了。为了让注意力转移的更彻底。还要顺便质疑一下视比赛指挥权如儿戏的家伙们。

    持这种论调的媒体不在少数,尤其是自觉道德上高人一等的家伙们,更是乐于批判此类离经叛道之行。

    这种事情上反而是专业的报纸更客观一些,评论也比较肯,没有刻意引导读者视线。

    毕竟,没一点深度的专业性报纸,哪不纯扯淡么?

    朱广护的态度也算获得了一致的认可,媒体们普遍认为:那种情况下冲冠一怒实属人之常情。是真男人的本色表现!事后承认错误反思自身问题的表现,更是引发了很大范围的讨论。从教练员素质修养到敬业精神等等,不一而足。

    老朱又一次要笑醒了!

    回去得好好拜拜青城山,那老道士简直神了,自己真是命贵人相助呐!

    犯错都能被夸奖,主动领红牌都能刷刷魔都男人逼格,承认错误也能被人当典型。这一桩桩好事情都落在自己头上,真的要把高军跑路的消息都给忘了!

    ————

    和国内媒体的角度恰恰相反,终于捞到救命稻草的岛国报纸一下子就活过来了!

    国少队的决赛对手现在成了他们的救世主。

    一直视他们为心偶像及追赶目标的岛国足球人们,纷纷跑出来摇旗呐喊,声嘶力竭的为他们叫好不断。并列举一二四

    五1245理由出来。努力证明自己人的选择是多么的英明神武,紧随巴西风格走下去是多么的前途无量

    总之,淘汰自己的讨厌家伙们早已是案板上的鱼肉了,自己不用动手,就

    等等,自己好像是动手未遂被反咬一口了!

    算了,还是就写写巴西队好了,那个讨厌的对手集体消失就最好不过了!

    心有余悸的岛国记者们其实心十分懊恼。

    多有料的赛后新闻呐,却因为比赛输了发不出去,这种状况比前列腺增生还让人蛋疼!

    不过,此时不发,日后寻得机会再发发也应该行的吧!

    默默揉蛋的记者们在心里默默的想。

    当然,还有个重要的人物此时可不能忘了。

    胖记者!

    和朱广护交锋时完胜对手的表现让他算是一战成名,很多有心的记者们还特意记下了他的名字和所属媒体。

    可眼下这状况,还是等等再联系一下找找料吧!

    但愿他也能等的起。

    等得起吗?

    胖记者也在煎熬之!

    职业要求和道德底线相冲突,到底选择哪个?

    记者的神圣使命是揭露真相,可如果用谎言的方法去获得真相,还值得拿出来显摆吗?

    自己明明答应了要为对方保密,保证对方不会因此事受到牵连。现在又要把事情揭露出来,让他面临被调查的危险?

    接受过高等教育的胖记者彻底迷茫了,只一天功夫,头发就白了一片。

    还好,晚上的时候,救命的电话来了。

    这次却不是上次事件的当事人。

    不过胖记者的记性很好,飞快地从声音记起了这家伙的原形——上上次提供照片的家伙!

    带来的消息更是让自己振奋无比:问题不断的队伍,有人叛逃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