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的会议进度很快,十点过没一会就结束了。

    少年们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把目光转向高军习惯坐的位置,一无所获后才把目光转回。

    朱广护已经从阎事铎那里得知了事情真相,心震惊的同时,也有些懊恼自己的鲁莽所为。此时见着少年们欲言又止的眼神,心更是五味杂陈。

    这种事情肯定上不得台面,又不好严令禁止在内部传播,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前,连公开宣布一下事情经过都做不到。

    只能希望他们尽快把注意力全部转移到比赛当去了!

    领队和政工干部两个家伙现在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见面都是风风火火的,一个个恨不得把“我忙着”写在脸上。

    朱广护本来就懒得和他们打交道,现在得知事情真相,就更不想和他们虚与委蛇了。

    眼不见心不烦!

    尤墨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会议刚一结束,还没走回房间,他就被薛明给截道了。

    必要的招呼打过,薛明放下了一惯的架子,开口称赞:“你虽然不是队长,可比队长的作用还大,一直想跟你多了解了解,总结一下你的心得体会,让其它运动员们也能从受益”

    尤墨也不太清楚今天的太阳出行方向,谦虚一番后跟着他进了领队房间。

    薛明功夫还是做足了全套的,客气话不断的同时,各种上宾待遇都招呼上了。茶是自己珍藏的普洱,零食是地道的东北大榛子和开口松子,房间里还提前点了柱不知道什么香,袅袅烟气在湿度很大的天气里四处乱窜。把房间弄成了太上老君的炼丹房。

    尤墨也不着急,一脸认真地应付着,直到对方忍不住自己暴露真实目的。

    “照片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可在国内的影响还是很大。我派人专门去查了一下来源,结果是谁可能你想都想不到!”薛明有些按捺不住,把话题往正道上领。

    “哦?难道是有人刻意所为?”尤墨一脸的天真无邪。开口反问。

    “李奇!不过,照片虽然是他拍下来送给记者的,但主使人却是苏瑞敏!”薛明特意加重了语气,仔细打量他的神情变化。

    尤墨有点无奈,只能把压厢底的演技拾起,作一脸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还有这次的高军失踪事件,一多半也是他主动泄密后栽赃嫁祸!”薛明对自己的讲话效果很满意,继续埋头添柴火。

    尤墨继续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不说话。

    “可惜啊,即使知道是他干的,也没什么证据,你说气人不?”薛明一脸无奈的表情,眼珠却在乱转。

    尤墨使劲捶捶自己的脑袋,闷声闷气地说道:“您的话信息量有点大,我得回去好好想想!”

    这副反应合乎薛明的推理结果,此刻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起身送他。快出房间门的时候还不忘叮嘱:“事情还没有水落石出,我这边还在抓紧时间找有关方面沟通。事情还是应该能还你一个公道的!”

    尤墨点头称是,一脸愤懑地推门出去。

    心,却有些惊讶。

    这家伙,能在风口浪尖的位置一干就是十多年,除了脸皮厚比城墙外,这份反应速度和思维能力也实在是出人意料!

    不过。想把自己当枪使,还差了点诚意。

    ————

    王丹的电话打到尤墨房间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过了。

    高军和凉子,终于有消息了!

    不过,消息也算有好有坏。好的是他们还没有被记者找上门来。坏的是他们可能暂时回不来!

    能在胖记者之前找到他们,自然是凉子主动联系王丹的结果。

    被高军一番危言耸听吓坏了的凉子,也怀疑起了王丹他们的诚意,认为他们只是说的好听,一出事情就全推到别人身上!

    一向缺乏主见的凉子抛下了一切,只随身带了个包包就和高军跑路了。

    高军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事发突然,比赛一结束,东西来不及收拾,就慌不择路的带上凉子往自己预先设想过的地方赶路。

    广岛生活过两年的高军还是有熟人可依靠的。按他本来的想法,是准备带着凉子先出去避一段时间的风头,等状况安全了再回来图长远打算。

    结果时间一仓促问题就来了。

    钱!

    高军此次东渡可不是为了寻找旧情人来的,随队比赛本来也没什么花销,身上就只带了很少的现金。凉子不是正式教师,平时收入也不高,再加上前两年父母相继去世花掉一大笔钱后,积蓄也就所剩无几了。而且,凉子自己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家里的祖屋租给了别人,过不多久还得回来商谈续租的事情。

    一来二去,两人就在广岛南边的一处小旅馆里落了脚。

    第二天,心急如焚的高军就待不住了,于是在熟人的介绍下到了一所道场打工。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道场是个私人空手道馆,馆长是个狂热的球迷。稍一打听,就从高军熟人那里得知了事情经过。他可不管高军是不是被冤枉的,既然送上门来了,那就不用从打扫卫生的活干起,直接当陪练吧!

    两天之后,看着遍体瘀青还依然执着的高军,冷静下来的凉子又心疼又难过,背着他悄悄地联系上了王丹。

    结果欣喜若狂的两人没高兴多久,就被兜头一盆冷水给浇醒了。

    馆长可不想刚来两天的玩具就这么轻易走掉,眼睛一转,提了两条路供他们选择,一是赔偿单方面毁约造成的损失50岛元,二是单挑胜过道场任意位选手。

    全部家当都不够10岛元的两人,面对如此无赖的家伙彻底傻眼了。高军仗着自己练过几天武术。断然拒绝了凉子继续求救的提议,勇敢地站了上去!

    不过很明显,该站起来的时候逃跑的家伙,此时再也站不直腰了。

    两分钟不到,趴在地上的高军就断了根肋骨!

    伤无大碍,可全身而退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凉子再不犹豫。找个机会发出了求救信号。

    ————

    50岛元不是小数目,一时半会想凑出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如此无赖的行径也让王丹和刘楠恼怒不已,决定给馆长一点教训。不过,两人稍一合计,都觉得事情不能拖不敢等,好歹先跑一趟探探虚实才是正经。

    出发前王丹出于好心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尤墨,结果就这么个电话让这货逮住了尾巴。

    “就你们俩去人家道场,和他们摆事实讲道理吗?”尤墨一脑袋黑线。

    “你有办法就快说!”王丹看着时间不早了。心急的很。

    “带上我,就告诉你们!”尤墨委婉地提出要求。

    “不行!”王丹果断拒绝。

    “为什么?”尤墨明知故问。

    然后不等她回话,就继续问道:“是不是你们俩还要顺路兜兜风什么的?”

    “你吃醋了!”王丹心情大悦。

    “有一点,不带上我的话可能会加重。”尤墨自我诊断完毕。

    “那好吧,不过可得说好了,你不许逞能!”王丹得意之余不忘叮嘱一番。

    尤墨自然是满口答应,和卢伟打声招呼就走人了。

    刘楠也听出了事情经过,此刻一脸苦笑。自言自语般感慨:“这家伙口口声声的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可一到关键时候永远都是冲在最前面!”

    “是啊。不像我们。永远都是说的多做的少。”王丹的好心情掩饰不住,调皮的眨眨眼睛,说道。

    刚发动汽车的刘楠就看的一楞神,差点在倒车的时候撞在护栏上。

    “小心!”不明就理的王丹惊呼。

    “呃”回过神来的刘楠,把苦笑从脸上抹去,深深地藏在了心底。

    想超过他这样的男人。真的很难呢!

    ————

    要不是已经过来周有余的话,刘楠可能真找不见地方。

    个人还是费了不少功夫,直到九点半,才算摸到地方。

    不过,刚见到当事人。他们就发现了一个绝对不想见到的家伙。

    胖记者!

    这家伙没想到,跑路的两个人,在选择路线的时候竟然没有按凉子社会关系进行,结果足足耽误了两天才找到些蛛丝马迹,总算赶在王丹他们前面赶到了当事人面前。

    疲惫不堪的高军缠着绷带睡着了。凉子对胖记者的印象并不坏,一五一时地说出了事情真相。

    重点当然是她和高军的恋情所遇到的重重阻碍!

    胖记者正听的津津有味呢,却被身后一片嘈杂给破坏了好心情。

    个不懂岛语的家伙除了日常问候就两眼一抹黑了,此时又着急,连冲带撞的想上里面找人,难免就喧哗了起来。

    胖记者汉语水平不错,已然听出了来者是谁。职业敏*感瞬间充斥身体的他,好言好语安慰凉子一番后,起身去当翻译。

    胖记者的目的也明显着,事情真相已然大白,高军虽然不是泄密者,但做个污点证人还是没问题,他和凉子的遭遇刚好可以成为攻击对手的有利武器。此时来人并不能阻止自己什么,而且矛盾一旦升级,新闻的爆炸性会更强。

    《两名华国记者带着一名彼国主力前锋夜闯空手道馆》!

    听听就带感!

    人只有刘楠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认识了这家伙,略一解释后,也只能无奈点头,答应了胖记者的自荐要求。

    馆长依然嘴硬,甚至还拿出了一份件给他们看,上面5字后面5个0很是触目惊心。

    刘楠和王丹据理力争,效果也只是了了。凉子仍然在照顾高军,没有出来打探情况。胖记者则越听心越亮堂,此刻安心看好戏。

    眼见事情陷入僵局,刘楠和王丹都有些泄气,筹钱吧,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想把事情捂住吧,胖记者的嘴脸已然说明一切。

    难道,就这样无功而返,等他们明天在报纸上大肆宣扬?!

    “要不,让我试试?”一旁寂寞很久的尤墨忍不住提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