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付无赖的最好办法,就是比他更横更无赖。所以,混混们最喜欢好人,最痛恨不要命的家伙。没有人真的不怕死,那些不怕死的英雄,只是并不害怕死亡前的感觉而已。我们的主角已经远不如从前般好斗,但深知以上道理的他,还是跳了出来,继续干些踢球之外的勾当。

    嗯,祝大家看的愉快!

    胖记者大喜过望,还没等刘楠和王丹回过神来,就把期待以久的绣球抛了过去。

    馆长自然是接牢了,满口答应。

    虽然是个地头蛇,但他骨子里的球迷成分比重不小,乐得看到自己手下弟子们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木已成舟的情况下,刘楠索性劝慰了王丹一番,四人一起移步道场。还没走拢地方,高军在凉子的搀扶下也出现在身后,默默无语的跟着他们走。

    刘楠和王丹对望了一眼,都是苦笑满满,没说什么。

    尤墨的注意力就更没在落难鸳鸯身上了,这货还是第一次来正经的道场玩耍,此刻正四处研究着。胖记者见他心情不错,乐呵呵的当起导游来。

    此地的岛国小建筑还是很有特色,传统的木式结构为了防潮普遍高出地面一截。接榫的地方做工很细致,不注意看的话还以为是一体的。靠近地面的部分刷上了厚厚的桐油,不用离近了就能闻见厚重的熟桐油味儿。

    已经快十点了,道场四周已经黑下来的房间纷纷亮起了灯,却没有声音传出来。

    “极真流!数见道场分馆!”殷勤介绍的胖记者脸现讶色,指着道场门口的一行字惊呼。

    极真流尤墨听说过,算是岛国空手道最大的流派,下面传承无数。类似于国内的少林寺。

    空手道这种东西本身就比跆拳道更注重实战效果,而极真流这种流派,从名字到骨子都透着一股嗜血精神!

    “如果你用手来挡,那你胳膊里的骨头就会断掉。如果你不用胳膊来挡,那你身上的骨头就断掉!”

    尤墨已经记不太清楚多久之前看到过的这句话了,好像是用来形容一个可以用拇指和食指弯曲十元硬币的家伙。

    数见道场这种东西估计是墙内红杏。没出墙头的话估计也就是墙内秀。

    “极真流的含义就全方位的身体接触,他们在格斗不带任何护具,除了头面和裆部,其它所有部位都可以攻击,主要特点是表演效果平平却非常注重实战。空见道场是近两年大岛国空手道比赛成绩最好的组织。”胖记者收了惊讶,语气平静地说道。

    “你们那些繁琐的礼仪我可不懂,等会麻烦你和他们说一声!”尤墨也收了心思,仔细打量道场内部。

    和一般的跆拳道馆并无多大区别,8乘8米的垫子铺在场地央。算是比赛场地。旁边剩余空间并不大,稀稀拉拉地站了一些人,离的有点远,看不太清楚眉目,只是看见身高体形仿佛差别很大。

    安慰了凉子一会,王丹转过头,用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不行,护具必须要带。比试就是点到为止,不然的话我不同意!”

    胖记者并无表情波动。一脸微笑地看着尤墨。

    “嗯,和他们商量一下,尽量折吧,我也没练过空手道,不用都按你们的规矩来。”尤墨没有按他想象的牌理出牌,随口说道。

    胖记者一楞。很快回过神来,快步向前进了道场。只是在进门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行五人一眼,嘴角有冷笑,止不住的划过。

    ————

    商量的结果是带上头盔和护胫,击倒定胜负。

    尤墨被领去换服装。剩下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各种情绪都有。

    说老实话,刘楠现在的情绪很古怪。一方面考虑到后果,觉得应该劝劝他,知难而退是最好不过的。另一方面听说了他和南韩队私下比试的事情后,又忍不住想见识一下。而且,身为新闻记者,对个人英雄的向往是流淌在血液的情怀!

    和他同样矛盾的,是高军和凉子。

    两个成年人遇到的困难,最终要把希望押在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身上,这无论如何不是件光彩的事情。更何况,人高马大的高军只坚持了几个回合,就伤了根肋骨败下阵来,他若上场的话,面临的危险也只会更大!

    可事已至此,还能再说什么呢?!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竟然是王丹的神情最平静!

    和他一起经历过这种事情后,他的身手并没有给她留下多深刻的印象。

    反而是态度,让她一直难忘!

    那种随性自然的,从骨子头透出来的从容不迫,让她坚定不疑地相信:即使会输,他也不会不知轻重,妄自逞能!

    而且既然已经来了,作为一个习武多年的家伙,不让他和对手较量一番就回去,也实在太不合情理。

    当然,知性姐姐的血管里,也流动着崇拜个人英雄的血液!

    ————

    必要的客套还是要进行一下的,馆长一反之前的混混嘴脸,正气浩然的介绍着第一个对手。

    “他只有15岁,却修习空手道9年了,如果你不是来玩耍参观的话,请务必认真对待!”

    一个和尤墨身材岁数都差不多,叫“池田”的家伙,正在场地央静候。

    “不错啊,还给热身机会!”尤墨活动身体的同时,不住地打量着对手。

    离的很远,都能从眼神看出冷意的家伙!

    “小心,这些家伙里面没有一个弱的”高军在一旁犹豫了好一会,才开口提醒。

    “哪个家伙把你打伤的?”尤墨嘴角含笑,转头问道。

    “嗯你还是不要想的太多了,眼前的对手并不差!”高军忧心忡忡的看着他。

    “哦,那你说说的特点呗!”尤墨笑容不变。并不勉强,随口换了个问题。

    “快!没有哪个动作能让人彻底看清楚的,而且真真假假,虚实难辨!”高军有了些底气,声音不再那么虚弱。

    “看来你吃过他的亏嘛!”尤墨上下打量了一眼,从他那更加佝偻的腰背上获得了些许提示。

    “嗯下手是挺狠的他好像。和所有人都有仇!”高军迟疑了一下,缓缓道来。

    凉子在一边听的真切,嘤嘤的哭了起来。王丹看的一阵心酸,忙搂住她小声安慰着什么。

    “有把握吗?”刘楠有些按捺不住,开口问道。

    “不专业啊这问题,楠哥你一直都跟足球队?”尤墨换了个聊天对象,继续神侃。

    “呃是的!”刘楠果断卡住,咳嗽了好几下才把后面的话顺出来。

    高军欲言又止地看着尤墨,把到嘴边的提醒给憋回了肚子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应该问‘有没有信心?’,这样在问的同时,还能加把劲儿!”尤墨此时有点怀念大羽,觉得和他们说话挺没劲的。

    “好吧你这份心态先让我服了!”刘楠苦笑着摇头,学着他的习惯,竖了个大拇指过来。

    “对的嘛,对手底细你我都不知道,那就只能发挥自身特点。走一步看一步喽!”尤墨点头微笑,同样的动作回敬了一个。

    “好啦好啦。认真点做热身!你们都不许打岔了!”王丹出声维持秩序,转头拍拍蹲在地上哭泣的凉子。

    “别哭了,站起来,看他们打架吧!”

    ————

    如果说空手道是表演项目的话,那跆拳道只能算花拳绣腿。

    一个字来形容它们之间的区别,无非就是“狠”!

    其实也正常。跆拳道因其漂亮的动作,完美的技巧而受宠于观众,发展的方向也越来越倾向于竞技比赛,不可避免的,格斗成分越来越低。

    空手道的表演效果要差的多。眼前这些极真流的家伙更是对“表演”二字嗤之以鼻,他们所追求的,是“ko”,是“让对手丧失行动能力”,是“不见血的杀戮!”

    和跆拳道追求腿上功夫不太一样,空手道要全面的多,腕,拳,肘,膝等等都是击打对手的有力武器。著名的“黄金指”(握拳时拇指顶住食指第二关节)更是点穴利器。

    尤墨眼前这个家伙,速度毫无疑问在他之上,交手没一分钟,一拳一肘就砸在了他的肩膀和后腰上。

    这个从小修习空手道的家伙,骨子里往外透着一个“贼”字,只是觉得自己的拳肘都没有落实了劲,就没有继续保持攻势,稍稍退开些距离,再凌厉地攻了上来!

    尤墨听着耳边忽忽风声,心有些怀念八一队的两个哥们。

    打架没有兄弟兵,没上场来输一半呐!

    受那一拳一肘的确是故意的,受力部位早已经绷紧了皮肉,就是为了测量一下击打的力道,顺便的话,也能看看其战术思路。

    结果对方的谨慎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这个眼神冷酷的家伙,骨子里竟然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这种状况让尤墨有些挠头。

    只能,比耐心了!

    两分钟后。

    一直没有放松心警惕的池田发现:眼前的家伙好像真的不足为虑!

    速度跟不上自己不说,技巧上也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身体看着是挺结实,不过,只当沙袋的话又能坚持多久?

    自己只要把速度优势发挥到极限,肯定能让他处处受制,连身都转不过来!

    于是,伴随着场边观众的一阵阵惊呼,池田那看似已经到了极限的速度竟然又提升了些许,带起一片残影的同时,已经让观众无法分清楚他的具体动作了!

    尤墨呢?

    终于在心松了口气。

    这家伙,还是年轻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