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后悔了!

    池田那奇快无比的拳脚肘膝砸在尤墨身上,和砸在她心里一样疼!

    心上人不断传来的闷哼声,像是夺命曲一般,扰的她心神一片混乱。观众的惊呼声响起的时候,她已经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了。

    不料,惊呼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夸张,越来越离奇!

    睁开眼睛的王丹,马上就目瞪口呆了!

    那个速度快到无法想象的池田,双手垂在身前,再也抬不起来一般,低着头,主动认输!

    怎么回事?!

    自认为心理素质不错的王丹错过了比赛最关键的环节,忍不住朝旁边的家伙们打听。

    “没看懂”

    回答让她很郁闷。

    “太快的话,好像无法使上全力了吧。”尤墨不停地深呼吸,抽空回答了她的问题。

    场地央抬不起头的池田一下就楞住了,好一会,才在嗡嗡的议论声向他鞠躬点头,大声地说了一句岛语。

    “承蒙指教!”一旁的胖记者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楞了一下才翻译过来。

    对面正的馆长嘴角抽动了几下,最后依然笑了出来,不过,目光却没有转向失败后走下场的家伙。

    “不错,能看出对手的弱点,并且敢于当面指出。这份心胸值得诸君学习!”

    胖记者的翻译是配着一阵掌声出来的,让他不得不大声吼出来。

    这边的四个人都处在失神状态,直到这句话和这片掌声响起,才把他们唤回来,热烈地讨论起来。

    不过,再没有人开口问一下场缓慢走动放松的家伙了。

    尤墨也没心思交待细节的。不是没时间,而是没必要!

    他们又不是能一起奋斗的好兄弟,自然不需要了解的这么详细。

    不过,他不说,有人说!

    “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池田求胜心切的呢,眼神吗?哈哈哈”胖记者努力模仿着馆长的笑声。心更加骇然。

    原来胜负的关键还是心理吗?

    自己眼前这个家伙,难道真的是传说的心理战天才?!

    “狠,只是一种态度,没必要刻意用身体把它表达出来。”尤墨淡淡地回应,情绪丝毫不起波澜。

    对面一排肃立的对手都楞住了,本来就僵硬的表情变得更加冷硬,心里,比胖记者还要骇然!

    其它人是外行,他们可清楚的很!

    眼前这个家伙。在一开始的试探结束后,依然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一直等到对手用尽全力全速的时候,才开始骤然发力!速度虽然还是落后,但力量上的差距实在太大,几次硬碰硬后,池田已然吃了暗亏!

    按理说这种状况下池田应该迅速拉开距离,找准对方弱点再图攻击。可了解他性格的家伙们都清楚明白:这个性格孤僻的小子,在自己的最大优势被对手破坏以后。已经没有足够的信心了!

    眼神这种东西,经常被人拿来形容一个人外放的气场。对池田来说,最大的追求,就是把“狠”字传达给所有人!

    这个明显经历过苦难童年的家伙,年仅十五岁就开始越级挑战,依靠的。就是天赋无与伦比的速度优势!

    为了发挥这个特长,他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这上面。效果,对外很好,对内,却是平平。

    原因其实很简单。却没有人刻意告诉过他。

    只用一招打天下,必须得把这招的威力发挥到最大才行!

    池田性格孤僻多疑,平时说话极少且处事不周,所处环境也随之变得恶劣。自身天赋是速度不假,但空有速度没有力量的话,很容易被身体力量强悍的家伙抓住弱点轻松击败。

    茫然不知问题所在的他,依然只会埋头苦练速度,并且随着败绩的不断增加而信心越来越不足。

    不过,眼前这个家伙竟然在两分钟的交手就看穿了他,实在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看来,要好好评价一下实力了!

    ————

    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就到,一直满脸笑容的馆长突然把脸绷紧,开始介绍下一个对手。

    “你的实力,通过第一场较量已经让我们有了足够的认识,下面,是对你真正的考验了他的所有身体条件都在你之上,包括作战经验,希望你不要气馁。毕竟,好客是我们大和民族的一惯美德!哈哈哈”

    被介绍的家伙叫“达也”,21岁1公斤体重,一身的肌肉不加掩饰的外露着,像是抹了油一般,在灯光下晃人眼睛。

    眼神却和年龄不太相称,和那张娃娃脸一起,透着和善的笑容。

    “这么大块头,算不算犯规啊!”王丹心理素质不佳,此刻抱怨出声。

    “是啊,年龄体重都超过太多,这比赛也太没个规矩了!”刘楠马上声援,声音恨恨的。

    “规矩?他们哪儿给你讲这个,而且,分钟的休息时间哪儿够嘛”神情略正常一些的高军又开始皱眉了,不大的年龄却老气横秋的。

    “加油!加油!”凉子没理他,转头,用尽全身力气叫喊起来。

    “你们也一样!”尤墨仔细打量着对手,听见她的声音后转过头来,微笑地回应了一句。

    简简单单五个字,却让高军楞在原地,凉子泪流满面!

    ————

    什么都不缺的家伙,缺什么?

    这个看似蛋疼的问题,其实真的很蛋疼!

    速度,力量,技巧,经验,心理素质。还包括肌肉块头,身高臂

    长

    尤墨默默地在心数了一遍,蛋疼感加重了!

    和跆拳道大开大合的节奏不同,空手道的节奏也是跟着人和状况走,并不拘泥于一招一式一回合的较量方式。想通过节奏变幻来控制对手,看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那还有什么办法?!

    读秒倒数却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十秒后,两人开始在垫子上兔起鹘落!

    速度上尤墨还是有点优势的,毕竟他们的力量差距远远不如体重差距。而且,空手道的本身特点也是出招缓,后劲足,变化多,这些状况再加上对手那极富耐心的移动方式,给了他继续思考的时间。

    不过,速度上的优势。至少在暂时无法给他带来胜势,甚至连积累下来也很困难!

    因为对手,在飞快地适应了解着他!

    要想保持高速,击打对手时的力量就不能用足,不然对手硬挨你一下,就能轻松地展开反击。

    换句话说,尤墨的处境,和上局的池田一模一样!

    五分钟时间很快过去。场的两人,都是大汗淋漓。

    胜负。看起来还早的很!

    达也明显地看出来尤墨的计划了,有意放慢节奏,和对手比起了耐心!

    尤墨却心知肚明。

    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对手的应对,才是最让人头疼的!

    体力的下降速度,明显是处处快人一线的自己来的更快些。即使耐心更足,体力更优,但在加速下滑的情况下,最后很有可能完败给对手!

    怎么办?

    ————

    五分钟过去的时候,观众们还保持着足够的耐心。十分钟过去的时候。嗡嗡的议论声开始由小变大。

    实在是,这两个家伙太无聊了吧!

    比赛开始到目前为止,不要说击倒了,连击实都没有做到!双方像是太极推手一般,只是不断的移动,试探,躲闪,就是不见大开大合的交锋!

    双方的体力消耗都很大,汗水已经像小河淌水一般从衣服上滴落,连带着他们的动作,也一并缓慢起来。

    不过,变慢的程度却明显有差异!

    已经对对手有了充分了解的达也,不再迟疑,暴喝声拧身摆腿,一记势大力沉的横踢扫了过来。

    高度,平齐于自己的大腿上分之一处,对手的腰部。

    动作已然变慢很多的尤墨,在对方小腿堪堪踢自己腰眼前,勉强后退避过!

    达也的攻击思路,明显地考虑到了这种应对,未的右腿马上踩实地面,腰部发力,生生顿住身形,紧跟着右肘抬起,挥向尤墨胸口!

    尤墨也像早有所料般,脚步未动,身体后仰避过。

    双方的动作都接近慢动作的水平,观众到是看的一清二楚了。

    达也挥出的右肘停留在空气,肘关节却像安了弹簧般迅速弹开,以超过对手很多的速度继续击打对手前胸!

    可尤墨的后仰也没有停止!

    一直把腰弯到接近90度,才算完全避开这一击!

    达也心大定,迅速收手,趁对手身形未稳,左腿全力向前踢出!

    尤墨的姿势就狼狈了,还击无力的他,腰部发力将身体弹起,就势往右一个滚翻,让对手迅猛无比的前踢差之毫厘!

    达也心豪气迸发,一步一个脚印般踏实地面,开始步步紧逼。

    尤墨也像打滚上瘾一般,并不起身,手脚并用着不停地小范围移动身形,让对手连续踢出的脚处处落空!

    观众已经彻底无语了,这种状况,说白了只有一个形容:一人一狗!

    不过,人还有足够的力气踢狗,狗却一直狼狈地躲闪着,无法再咬人!

    本来一直很安静的道场弟子们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嘲笑起来!

    开打后一脸严肃的馆长,此刻也按捺不住,摇头大笑着。

    胖记者本来还有些放不下的心终于踏实起来,笑声大而放肆。

    “坚持那么久,还不是拖延时间,你们这些死要面子的汉人,永远也学不会尊重别人!”

    笑骂声如同潮水一般,落在他们的耳朵里,把一颗颗原本火热滚烫的心,浇了个透凉。

    场地的垫子上,尤墨再一次堪堪躲过达也的夺命飞踹,向前一个鱼跃,用一个标准的扑救动作,抱住了门柱般的,达也的支撑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