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有人不屑一顾,有人视为生命。要面子,是自己的事情,给面子,是别人的事情,没面子,是尴尬的事情。

    嗯,人生难免不尴尬。心态平和就好!

    抬脚踹人的时候,支撑腿被人抱住,这种状况不用想也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于是,在一片哄笑声,达也的下盘被撼动,整个人后仰着重重摔落,在垫子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一击得手的尤墨并不贪功,或者说,体能并不足以支撑他贪功。双手撑腿,身体站不直一般,弓背弯腰,大喘气地看着,面前一米多远,迅速翻滚以躲避假想攻击的达也。

    安静的道场,凉子声嘶力竭的叫好声显得那么的突兀,以至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干扰了一下,才继续转向场的两个人。

    事情,好像没有想象那么简单!

    达也的情绪变化没有观众们想象那么大,起身后仔细地打量了对手一眼,马上开始冲上猛攻!

    本就大开大和的极真空手道,在他完全放开的动作下变得气势十足,拳脚速度虽然不快,但每次都能险险擦着对手的身体划过!

    喝彩声立即响起,间夹杂着女人的惊呼声。

    尤墨很快陷入了被动,完全没有进攻的情况下,移动线路也被对手控制,没一会,就被达也逼到了垫子的角落!

    志在必得的达也,一记封住所有角度的横踢扫了过去!

    如此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几乎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想象了一下,尤墨身上的某一根或者几根骨头,被狠狠地踢后断裂的声音!

    王丹捂住嘴,闭上了眼睛。心,肠子都要悔青了!

    实在是没想到,空手道竟然会有这么强的攻击性!

    但愿他,还记的两天后的决赛!

    反倒是一直紧紧抓住她的手的凉子,目光一直没有移开,眼睁睁地看着角落里的那个家伙。又一次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达也的横踢,充分地考虑了他之前的躲闪方式,用一记斜向下的侧面横踢扫了过来,高度是不高,但若想跳起避过的话,早已准备好的肘关节将狠狠地砸在他身上!

    尤墨是从半蹲位开始行动的,本来迟缓的身体,在那一瞬间像是突然充完电一般,弹性十足!

    他的选择。依然是跳起避开!

    不过,跳起之前是先趴下!

    这样起跳之后,身体就横在了空,让达也迅速补上的肘击落了个空!

    如此避无可避的两连击都能被他闪开,达也心顿时一凛!

    可惜,迟了!

    尤墨擅长用腿攻击,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手上功夫,此刻身体还没落地。他的双手已经搭在了对手的后腰上。用力很巧,就是顺势简简单单地一推。就让重心还没落稳的达也,毫无办法地踉跄着向前冲去!

    这一次,尤墨没有再给对手反击的机会,落地后马上腾空跃起,一记重重的肘击,带着全身的力量。撞在了达也的后腰上!

    这一击,让对手五分钟之后,才在同伴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就用“复杂”好了!

    达也的实力,是明显在尤墨之上的,场面也说明了一切。

    可比赛是要追求结果的!不能赢,局面占优到最后一秒又有何用?

    为什么赢的是他?

    所有的观众都能给出答案来——他放弃了很多人视为生命般重要的东西!

    面子!

    这种放弃,是完全不顾形象,完全不管别人议论,完全不想会有怎样后果的放弃!仅仅为了胜利,就完全抛下了所有报道给他冠上的“英雄”名号,用一种被全场观众嘲笑的方式,肆无忌惮地刷新着自己的底线!

    还能说什么呢?

    佩服吧!

    “不错,你能用这种方式,实在出乎我们的意料,达也,有什么话想对对手说吗?”胖记者心五味杂陈,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什么,却没有捕捉清楚。

    “多谢指教。我可能,还是小看你了吧!”

    达也说罢,微一低头,同样深深地鞠了个躬。不过,腰部受创的他,弯到一定角度的时候,疼痛感迅速加重,让他皱眉吸气,紧咬牙关。最终,却固执地挥手拒绝了同伴的帮助,完成了向对手的致敬。

    “你的身体条件实在太好,平时获胜,大概用不到这种方式吧。或者说,很少会有对手在你面前使用这种方式。当然也有可能,你们民族都不太认可这种方式!”尤墨此时也缓过不少劲来,回了个鞠躬后,缓缓说道。

    “不,你错了!你的方式,在我们民族享受着崇高的声望。他们的名字,叫‘忍者’!”

    ————

    馆长的一席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楞,接着,仔细打量了他一眼。

    然后在心吐槽:一脸坏笑的家伙,像个p的忍者!

    “忍者,是一种精神,和长相并无关系!”胖记者像是看出来这帮观众的想法了,脱口而出后,又用翻译了一遍。

    心,却恍然了。

    上一场让人耿耿于怀的比赛,或许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帮了倒忙!

    甚至包括裁判的判罚,都很难说是真正帮助了主队!

    “忍”并不是一味的忍受,只是一种战术选择而已,忍的住,爆发的时候才能足够的可怕!他们在如此重要的一场比赛,能忍的住内部叛徒出卖,外部不利判罚,还要加上满场观众的嘘声刺激。这样的家伙们实在可怕!

    反过来,本来实力就在对手之上的东道主,之前就被一路不停地追捧,所面临的困难也被一帮不相干的人给努力削弱了很多。这种状况下的他们,想尽全力都有些力不从心,或者心生懈怠!

    此消彼长之下,难怪比赛会完全出乎赛前预料,以至最终覆水难收!

    “我明白了!”胖记者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也学着达也的样子。向场地来回走动的背影低头鞠躬。

    ————

    “还差一场胜利就能救出你的同伴了,怎么样,心情激动起来没有?”馆长刻意放低了声音,眼神示意胖记者照做。

    胖记者一楞,有些无奈地低声翻译了一遍。

    “还行吧,怎么样,你打算自己来吗?”尤墨已经休息了足有十分钟,此刻精神饱满,体力也恢复了十之八。

    “你若执意如此的话。我倒蛮有兴趣”

    “那就来吧,不早了。别打扰邻居睡觉!”尤墨满脸笑容,对这个结果丝毫不感意外。

    观众们听罢忍不住集体咳嗽起来,好一会才让嘈杂的道场安静下来。

    “我是老头子家家了,年轻人下手可别太狠了!”馆长挥手拒绝了弟子送上的护具,脸上笑容可掬。

    “那你下手也轻点哈,我后天还要打比赛!”尤墨把头盔摘下扔到一边,脸上笑容更加灿烂。

    “呃这不是你的风格吧!刚才的家伙哪儿去了?”

    “是你先让我手下留情的!”

    “年轻人。不带这样逞口舌之能的!”

    “那你说清楚哈,要打头的话我再把头盔带回来!”

    “”

    ————

    极真会空见道场分馆馆长。这串长长的名头下面隐藏着怎样的实力,两分钟后,所有人都见识了。

    除了惊讶,没有别的情绪,包括尤墨!

    馆长今年49岁,身材不高。肌肉不张扬,长相更是大众,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是个丢到人堆里就不太能找出来的主儿。

    可往垫子上一站,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东西,从他身上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

    不是传说的王八之气,也不是狗血般泛滥的杀气,更不是杀人于无形的戾气!

    只有一种叫做“从容”的东西,从他的一站,一动,一说话散发出来,举手投足间,撼动着所有人的心神!

    这已经不是气质能形容的了,严格点说,是“气场”!而且是大到难以想象,且收放自如的那种!

    如果不是站在垫子上已经向对手展开猛攻的话,所有人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演技已经到了影帝级别?!

    他的攻势不快,力量不猛,甚至连技巧都隐藏了起来,看上去平淡无奇。可就是这么不事张扬的攻势,让尤墨想尽办法,使尽全力都避不开,躲不过,还击无力!

    外行看的阵阵惊呼,内行却清楚明白原因在哪儿。

    了解!

    只看了对手两场比赛,加起来大概就15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已经把对手的各种状况,甚至连思路,都摸的一清二楚!

    可怕的经验!

    尤墨从来没和这种层次的对手交过手,他在15岁那年爷爷去世后,就再也没和真正的成年高手比试过了!

    换句话说,对手把他的底细摸的透亮,他却对对手一无所知!

    这种状况,怎么破?

    ————

    馆长没有食言,这一场完全就是切磋,他的攻击最多只用了六成力道。

    可就这半大老头的六成力道,却让尤墨的行动越来越迟缓起来!

    没有办法,处处被人看破的结果就是这样,在你动作的关键点上发力破坏一下,或者在你收招不及的情况下顺势出招命,都会让你身体受累,心里受创!

    看傻了眼的观众们忘了发出声音,就这么呆呆地看着:两个人表演一般一擒一纵,一来一回,却永远无法拉开距离,找回比赛的平衡!

    尤墨已经做了很多尝试,却都没有用,已经被对手完全看穿想法的情况下,任何尝试似乎都变得没有意义了。

    怎么跳,都出不了如来佛祖的手掌心!

    分钟刚过,馆长收了招,安稳地立在场,笑着问。

    “还要继续吗?或者,还要救人吗?”

    “你想看到的还没看到,甘心吗?”尤墨的声音很急促,喘息不止。

    “哦?这么说,你还有力气?”

    “嗯,还有点想法。”

    两个人,聊天一般,分立左右。

    在这寂静的夜里,只有蛐蛐的鸣叫,从不远处传来。

    仿佛,它们能懂,高手的寂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