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句话一过,静立的两人迅速开始行动!

    只是场面让人大跌眼镜!

    竟然又回到上一场那种追逐游戏了!

    所有观众都在心里叹了口气,继续看场地不停移动的两个人。馆长无论年龄还是风格都不是刚猛迅捷的类型,此刻更是不慌不忙,从容地调整着步伐,看着眼前猴子一样一触即走的家伙。

    8乘8米的垫子看着是挺大,但移动起来就知道,从正间向四个角移动,最多也只有八步的距离。以馆长那丰富的经验来看,尤墨此时的举动只是垂死挣扎而已。

    那么耗费体力的移动方式,能坚持多久?

    “认输吧,你赢不了他的!”高军冷不丁地喊了一声,却因为用力的缘故,牵扯到受伤的部位,疼的弯下了腰。

    刘楠默默无语,转头看了他一眼,心也有些茫然。

    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一味的坚持,有意义吗?

    “是的,你还有比赛!”凉子的汉语很生硬,声音沙哑着喊出来,脸上的泪水已经干涸,把略厚的粉底划出了一道道沟痕。

    她没有转头去看高军,只是用力地握着他的手,用自己不够温暖的手,把体温传达过去。

    高军伸手紧紧握住,不停地深呼吸,平静着身体和心情。

    王丹听罢,反而放下心来,跟着喊了一句:“别勉强自己,还有那么多人等你回去呢!”

    “知道!”尤墨没有时间解释什么,可不说什么的话,难免让人为他担心。

    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加油!”

    平平常常的一句呐喊,却从意想不到的人嘴里跑了出来,让所有观众都楞了下神。把目光转向胖记者。

    胖记者浑然不觉,眼睛紧盯场上。

    仿佛那里会有爆炸新闻一般,让他再也不管其它!

    ————

    这一次追逐没有持续多久,一分钟后,馆长就成功的把尤墨逼到了角落里。

    前进的角度都被封住,后退就是认输!

    仿佛要给达也示范一般。馆长越走越近,到了可以出腿攻击的范围了仍不停步,继续逼近!直到两人的之间的距离只有50公分不到的时候,才双脚站稳了一记手刀挥了过去!

    达也看的眼睛一亮,心顿时恍然!

    出腿攻击对手,自身重心自然不稳,不成功的话可以做的选择就会小很多。对手现在可以利用的空间很小,不能躲闪的话就只能硬扛了!

    而硬扛,是空手道高手最喜欢的应对方式!

    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尤墨果然抬起左臂硬扛。就这么平平常常的一记手刀,让他已经用力绷紧的肌肉上有彻骨的疼痛感传来!

    馆长的攻击明显不可能只这一招,一击命后,双手穿花蝴蝶一般,指,拳,手刀。从各个角度攻了上去!

    突然一声暴喝,从尤墨胸腔发出。透过疲惫的身体,向四周传递,震得所有人耳膜嗡嗡作响!

    包括馆长,在那一瞬间动作都停顿了一下!

    可就这一秒不到的停顿,局面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翻转!

    原地起跳的尤墨,在空双手搭住了馆长的双肩。用一个标准的前空翻,把身体完整的越了过去!

    从12的馆长头顶上,飞跃!

    可惜借力那一下不敢落的太实,否则的话尤墨真想借机把他推出垫子。

    馆长迅速转过身来,继续逼进。双眼放光般,看着眼前的猎物!

    那一声暴喝明显是练过的,不然的话不可能让他这种层次的对手都被干扰。

    来吧,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底牌没有翻开!

    ————

    还有什么底牌?

    尤墨自己都不知道。

    就像比赛前,不知道结果一般!

    那就比比看吧!

    馆长的状态明显比之前兴奋不少,脚下步伐加快,前后握拳姿态的上半身也微微摇晃着,甚至连看着对手的眼神,都透着一股嗜血的战斗欲*望!

    这股情绪很容易就感染到观众了,大声的喝彩顿时响起。

    为他,也为他的对手!

    不过,场上状况还是让人有些扫兴。他们两个,依然是一个攻击不断,一个只是后退躲闪,局面仿佛又回到了之前。

    “没必要”高军说了一半,就被凉子捂住了嘴。

    “他没有放弃,我们为什么要!”凉子大声用岛语对他说道。

    “嗯?”高军楞住,看着这个熟悉无比的女子,仿佛有种陌生感从她身上不断地散发出来。

    “从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躲躲藏藏的!即使是寻求帮助,也比躲起来好的多!承认自己无能为力并不说明什么,不敢面对,怕丢脸才是我们走到今天这种地步的最大原因!”凉子越说越激动,声音高亢语速奇快,连一边专心看较量的胖记者都被惊动了,转头看了过来。

    刘楠和王丹有些摸不着头脑,以为是他们起争执了,也把目光转了过来,可惜还是听不懂。

    “第一次也是这样,就因为我父母反对,你就连面对他们,反驳他们的勇气都没有了!要知道,身为父母,哪个不是为了孩子能有个美好的未来而担心!他们是不是考验你,我不知道,当时的我,也没有想的清楚明白就匆匆地做了决定。现在想想,我们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一遇到困难,就没有直面的勇气了!你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用默认的姿态背负起罪责!”凉子一口气说完,实在是喘的厉害,眼睛却执拗地看着高军。

    “”高军张开了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目光还是有些呆滞,可心里有团火渐渐地升起。

    “我知道你爱我。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可爱情是要面对生活的考验,才能最终开花结果的,单纯的埋怨命运,埋怨不合理的制度,埋怨彼此的父母,最终的结果会是怎样。你也看见了”凉子语气放缓了一些,心情却忍不住低落起来,泪水开始不受控制地往下淌。

    高军长吸一口气,忍住疼痛把她搂紧,目光转向场上,喃喃自语:“是的,你是对的。这些黑暗遭遇,并不是命运,只是命运留给我们的背影而已。是我们先转过身。躲避了起来,才让命运,也叹息着,转过身去”

    ————

    场上。

    胜利依然遥遥无期,可留给尤墨的时间却不多了。他的体力和注意力都下降的厉害,此时动作已经变慢很多。

    差距实在太大,无论哪一方面!

    这种状况下,坚持的意义何在呢?

    救人吗?

    尤墨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个打算。如果不能自救。被人救起又如何?

    那又是什么?

    或许,在每一颗大心脏。都有种隐隐的渴望,跟随着心跳一起,不断地跳动着吧。

    想看看,自己的极限,究竟在哪儿!

    而眼前,是时候了!

    馆长的攻势依然凌厉。拳脚动作不大,却忽忽带风,攻击角度并不刁钻,却让对手难以躲避。

    因为体力下降无法灵活移动的尤墨,一直在招架对手的上肢攻击。躲闪下肢攻击。

    又是一脚侧踢扫了过来,尤墨立即抬脚后退,馆长毫不犹豫地挥拳跟上。

    就在一切都看似平常的时候,变化,产生了!

    脚抬到空的尤墨,并没有向后落下,反而是就势向前蹬出!用一个极小却快速无比的小腿前踢动作,蹬在了对手的膝盖上,并且依靠这一击产生的作用力成功地向后位移了两步,险险避开了硕大的拳头!

    借力吗?

    期待已久的馆长眼睛又是一亮,继续快步上前,先是一记前踢。

    这次尤墨的应对更出乎他的意料!

    竟然后退一步,用几乎相同的速度和角度来了同样一脚前踢!

    不过,出脚有先后的话,先出脚的肯定要倒霉了!馆长一直挥洒自如的动作终于尴尬起来,单手撑地才算把身形稳住,起身后没有急着抢攻,站住了,定定地看着对手。

    尤墨没有贸然抢攻,依然在抓紧时间深呼吸。不是不想反击,只是力量没恢复的情况下攻击就变得没有意义,甚至搞不好会弄成送货上门!

    声音震耳的加油叫好声在此时传了出来,间,夹杂着女人的哭腔。

    “加油,你是,最棒的!”凉子哽咽着,继续用她那生硬的喊道:“军,看见没有,只要坚持,只要不服输,只要站直了去面对,即使会输,我们也不会那么后悔”

    尤墨听的真切,终于回过头来,给了她一个微笑。

    明明是眯着的眼睛,却有温暖的光,从里面出来,钻入心窝,留在脑海。

    把这一刻,永远铭记在她心里!

    ————

    比试的结果并无悬念,又坚持了两分钟之后,尤墨在招架住连续的几次拳肘攻击后,却来不及应对对方迅猛无比的一记膝撞!

    被狠狠击腹部的尤墨倒在地上,缓了两分钟才站起来,微笑着点头认输!

    会输的结局,所有人都有心理准备,不算意外。没想到的是,认输的他,依然受到了全场的热烈掌声!

    像欢迎英雄归来一样,他们用掌声,表达着心灵的震撼!

    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不是战术能弥补的了。换句话说,这是个必输的死局!

    可就在这样一种让人绝望的局面下,他依然坚持着,用尽全身力气,花掉所有注意力,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人们对他的看法。

    甚至到后来有人已经暗暗怀疑:这家伙难道真的能胜?!

    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态,让他在必输的状况下还能保持如此兴奋的状态和丰富的创造力?

    “请允许我临时采访你一下吧,完成上次比赛应该对你完成的采访!”胖记者代表所有人,走到他面前提出要求。

    “不客气!”尤墨微一点头,吸了口冷气。真够狠的,这老家伙!

    “这一局,你从开打后不久,就知道结果了吧?”胖记者神情严肃,声音里股虔诚。

    “是啊,他那种级别的家伙,我最少还得练个两年,块头长大一截,才有可能胜出。”满头冷汗不断冒出来,尤墨努力忍住疼痛,回答。

    “那是什么样的一种信念,支撑着你,让我们所有人都感觉不到失望呢?”胖记者直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希望能从获取精神力量般的答案。

    “知其不可而为之,并不是逞强,我只是想看看,自己究竟能达到什么样高度吧!”

    “比赛的时候想着结果会怎样,那可不太明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