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其不可而为之,在现实越来越没市场,在竞技体育却很常见。或许这种心态只是勇气,或者是自我激励的一种表达方式吧。

    毕竟,不可为的事情都做的那么棒,可为的事情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呢?

    嗯,祝各位书友有勇气,敢梦想!

    事情的结局出乎意料的简单。

    馆长心满意足地挥手放人,胖记者若有所思地独自走人,高军和凉子按照刘楠的提议,暂时在此地找了个旅馆住下,安心等候召唤。刘楠驾车带着王丹尤墨回到驻地的时候,已经夜里一点过了,运气还算不错,没赶上查房。

    不让高军跟着一起归队还是有必要的,他可是扳倒薛明的重要人证,此时出现难免被动。而且,决赛前足协大佬们相继要过来督战,他的事情一旦坐实,难免会在队上掀起波澜。

    和决赛前影响队伍状态相比,薛明捞钱的事情在大佬们心目简直算小事一桩!

    考虑到以上种种原因,高军也就不再坚持,接受了他们的建议,带着凉子安心等待决赛到来。

    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就是胖记者了。

    这家伙其实是心里最矛盾的一个!

    无论是职业,还是立场,或者利益,他都没有必要捂住此事,可想来想去,在键盘上敲来敲去,最终还是没有把稿子写出来。

    他既不是软弱没主见的家伙,更不是对待华人善良友好之辈。虽然被尤墨的行为打动,但并没有放弃曝光真相的打算。

    可为什么回来之后反而犹豫不决了呢?

    胖记者放弃了继续写下去的想法,站起身,看着夜晚依然繁忙的广岛港。

    夜已经很夜了,港口却灯火通明。各种重型机械忙碌无比。把一条条长长的集装厢分发到各个地方。它们,和这个国家一样,在忙碌不分昼夜的负重前行。

    或许,这才是属于这个民族的方式吧。

    就像那些本来可以取得更好成绩的少年们一样,被人为地帮他们去除了太多障碍之后,他们反而不会踢了。他们才只有十四五岁。面对一味的追捧,不分青红皂白的帮助,无条件的支持,怎么可能不飘飘然不知身在何方,比赛的时候怎么可能还保持着原来的心态?

    反观对手,面对种种压力不公都能忍下来,知其不可都能从容面对!这样的对手,除了尊敬,真的没有其它方式能表达心所想了。他们的制度确实不合理。个别人的做法更是超乎想象的丑闻,如果报道出来,必然会影起一片跟风,在各种媒体上尽情嘲笑谩骂诋毁。可这些东西,对我们的少年有何用处?

    难道说,是为了让他们继续看轻对手,继续茫然不知问题何在?!

    如果失败都不能让他们反省自身的话,那整个国家足球。还有什么光明的未来?

    如此来看,不旦不能报道这些。反而得提醒提醒同行们:你们可能好心办坏事了!

    ————

    王丹和刘楠还是很挂念此事,第二天一大早,就一人买了份《广岛晨报》研究起来。

    和他们一起做这件事情的,是苏瑞敏。

    电话是他让李奇打给胖记者的,目的就是为了尽快把这件事情曝光出去,炒的越热闹越好。国内媒体动作越快越好。

    他甚至想过,能不能通过一些渠道,主动把此事曝光给国内媒体!

    可想来想去后,放弃了。那样做目的太明显,而且容易惹祸上身。更何况。还有个薛明在一边虎视耽耽呢,他的一举一动说不定已经在监视之下了!

    这眼见决赛将至,胖记者那儿还没有任何动静,不免让他有些着急起来。

    这种事情,现在闹出来影响要大的多,赛后如果失利的话可以拿来归咎,赢了可以拿来邀功。

    如果等到比赛结束,注意力都转移的时候才曝光出此事,那影响程度就太小了,他这一番大小动作也就算白忙活了!

    两个家伙,到底跑哪儿去了呢?

    苏瑞敏把目光从报纸上拿开,定定地看着房门,心念头不断划过,却没有一个完整的主意留下来。

    明天晚上就是决赛了,时间不等人呐!

    “苏主任,在不在?”薛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同伴随的,是轻轻的敲门声。

    苏瑞敏眼珠转了几圈后,眉头皱起,真想直接说声“不在”算了。

    这家伙此时来找自己,明显是为了一探虚实,这要真的成功在握的话,到是可以在他面前好好得意一番。现在这种状况见到他,真没劲呐!

    “苏主任有点心神不定啊,这几天也不去我那儿走走了?”薛明坐下客套两句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老薛买卖大,精神好,我这老古板身体最近有点不舒服,房间里待着哪都不想去。”苏瑞敏脸上笑容也不遑多让。

    “有没有高军的消息?我那儿又来一堆球探了!”薛明不跟他继续客套,开始单刀直入。

    “这买卖我可有心无力,老薛你发财的时候别忘着咱,就够啦!”苏瑞敏面不改色,眼角皱纹都笑开了。

    “那是,那是,有苏主任这句话,咱就,放心了。”薛明有点摸不清楚他的底细,声音有些迟疑。

    “高军看来跑的挺彻底,老薛你怎么打算呢?”苏瑞敏听的清楚明白,继续故布疑阵。

    “苏主任你别蒙我,高军跑路一走了之,我这风险可担的不小。这事情一旦闹大可不好收场!”薛明脸上笑容收起,语气转冷。

    “老薛你根深叶茂的,这点事情算个啥嘛。放心,我一有消息就转告你!”苏瑞敏也收了耐心,端起茶杯,站直了身子。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薛明脸上表情转回笑容。却在心暗骂。

    这老狐狸,尾巴可真不好揪住!

    “足协那边这次过来不少,总局也有人要过来,还是稳着点吧,苏主任!鞋子大了一样不合脚!”快出门的时候,薛明却没伸手开门。来了这么一句。

    “以后捞钱机会多的是,你非要赶在风口浪尖上闹腾,可别怪我没劝过你!”苏瑞敏声音冷冷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薛明同样冷冷地说罢,推门出去。

    ————

    薛明一出门,苏瑞敏就坐不住了,迅速打电话叫来了李奇。两人一商量,就觉得事情可能有变化!

    事不宜迟,李奇没坐一会就得了指示。跑出去打电话。

    结果却出乎意料!

    胖记者感谢了他的报料之后,话锋一转,竟然表示他不打算继续深挖此事了!

    摸不着头脑的李奇迅速回了苏瑞敏房间,再次商量之后,决定还是冒险把此事捅给国内媒体!

    李奇为了表忠心也算豁出去了,自己打电话联系了个以前认识的记者,把高军失踪天,可能已经叛逃的事情告诉了他。

    苏瑞敏的如意算盘如下:薛明既然已经怀疑上自己了。那就不得不下狠手捅出此事。大家既然都不干净,那谁出事谁倒霉。谁看笑话谁高明。

    于是,决赛前一天,一家晚报上,言之凿凿地报道称:万众瞩目的决赛前,队伍已经有人叛逃了!

    报道引起的反响却并不大。

    一来是报纸影响范围小,二来如此肯定的语气却又不说明消息来源。很多人也只是将信将疑。

    可看在有心人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情了!

    叛没叛逃,仔细观察一下不就得了!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天,此事就传疯了!

    为何叛逃,版本也是林林总总极尽想象。不过大致上还是比较正统一些的想法。认为是受了资本主义社会纸醉金迷生活的诱*惑。

    可当天的晚报上,那家最先曝光消息报纸继续声称:高军是受了岛国女人色*诱,比赛前泄露球队首发阵容被人发现,才选择跑路的。

    这个版本比较有爆炸性,很快就以飞一般的速度传播开来。一时间,街谈巷议,很有些给即将到来的决赛预热的味道。

    ————

    一直静观其变的刘楠王丹,实在是没想到,敌方按兵不动,自己人却先打起来了!

    两人略一商量,也算闹明白了事情的原委。略感无奈的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早有准备。

    于是,决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朱广护和目瞪口呆的国内记者一起,迎来了高军和凉子。

    本来打算就此事采访朱广护的国内记者,见着真人后终于分清主次了,没有在世界媒体面前丢自家人的脸。

    真正心有余悸的,是主教练朱广护。

    国内媒体消息一出来,东渡的足协大佬们就坐不住了,一个挨一个的往他房间跑。什么样的语气什么样的态度都有,反正最后都是一句话:解释可以不着急,别影响队伍状态就行!

    可能不影响吗?

    一支球队就是一个整体,出国比赛代表的就是国家形象。少年们可一直被灌输这样的思想呢,这赛前泄密,赛后叛逃的事情已经让人接受不了了,最近几天队内气氛就一直紧张着。结果最后还被媒体曝光拿来做饭后谈资,十几岁的他们也能明显地感受到:丢脸呐!

    高军虽然不是主教练,但也和少年们努力奋斗过一段时间,很多人心理上还是很认可他那一套洋人的体能理论。传出他和岛国女人有染后,不少人还为他担心过。说有感情可能有些夸张,但自己人的感觉还是明朗的。

    愤怒,担心,疑惑种种情绪都有,并且随着比赛临近,人还一直没消息的状况逐渐加重,反正心思是没办法完全放在比赛上。

    结果却完全没想到!

    最关键的时刻,他回来了!

    而且,不是垂头丧气地回来接受处罚的!而是抬头挺胸一脸严肃地面对采访的!

    这种虽让人有些不解,但心里完全踏实下来的状况,终于让少年们把注意力转回,投入到即将来临的比赛,即将面对的对手身上了!

    大家都在,真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