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军的出现,让少年们长长地出了口气。其它人嘛,就神情各异了。

    李奇和苏瑞敏是一模一样的惊诧莫名,他们到不是怕高军出现,而是这份坦然面对的心态让他们有些想不通。可眼下比赛马上开始,有任何疑问也只能放到比赛结束后了。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努力地放松脸部肌肉,甚至还朝高军微笑示意了一下。

    薛明在新闻发布会现场见到高军和凉子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冷汗当时就冒出来了,生怕这家伙对着一堆记者说些什么。

    结果却万万没想到,高军竟然没抢朱广护的风头,一脸淡定地对国内记者表示:自己又不是主角,赛后接受采访也不迟。

    薛明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他好一会,从他有些行动不便的身体上看出了些异样。他可没有苏瑞敏那么心虚,看着这家伙及时出现,心里也算有了底,过来拍拍高军的肩膀,随意问候了几句。

    高军也不会傻到此时和他实话实说,客气着应付了过去。

    足协大佬们悬着的心算是落了地,看着人也出现了,队伍也没受啥影响,一个个把心思转向了即将进行的比赛。

    朱广护这几天惮精竭力地思考战术研究录像,并没把心思放在高军身上。直到国内媒体越炒越热,队内气氛越来越古怪,他才回过神来开始想对策。

    可这种事情他能有什么主意!

    找人是不可能了,人生地不熟的,把自己人找丢了都有可能。

    压住媒体评论就更不可能了,他老朱才几斤几两?现在人当红话有分量不假,可这种事情最多表示下不会受干扰,连同情理解都不能流露。

    找领导的话事情搞复杂不说。外人一旦掺和进来就必然会有利益冲突,很可能旧矛盾没解决,新问题又来了。

    想来想去没个主意,朱广护索性不管了。反正任务目标早已完成,队伍能走到现在已经远远超乎自己预期了,眼前这场决赛虽说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但因此给少年们施加过大压力也并不妥当。

    不过,虽说对冠军没有多大念想了,可他做为搞了大半辈子足球的球痴一个,心底里始终有种痒痒的感觉在那盘绕生长,挥之不去,砍之不绝。渐渐地,长成了一颗撑满心思的小树苗。

    就一场比赛而已,为什么不可以?!!!

    ————

    赛前媒体对比赛结果都表示了大度的接受能力。不是对冠军没有念想,也不是不渴望爆个冷门。更不是长它人士气!实在是竞技比赛实力为尊,差距过大的情况下,事先放开了说大话,想好事,做美梦,难免事后找不回面子。

    反而是民间团体,普通球迷,甚至一些半懂不懂的家伙们。到是对即将来临的决赛表示了极大的关注和希望,他们的想法和老朱差不多。

    一场定胜负。有什么不可能?

    持这种看法的人,数量极其庞大,分量也是远远超乎想象。甚至连少年们都隐约听说了:央最大的大佬,起落后已经年届90的老人家,本来打算东渡过来看比赛的,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行。

    少年们对这种消息都是将信将疑。而且,目前阶段还没有什么仕途理想的他们,对这种大人物的接见也并不是多了解其意义所在。

    他们的心理状态很微妙,一方面因为之前比赛打的好,心情既兴奋又放松;另一方面因为有了期待和野心。心里难免会有些紧张和激动。

    赛前热身的时候,这种情绪就表露无疑了。

    兴奋型的家伙们一个个话多的要死,面部表情夸张不说,肢体语言都比平常多了许多。训练型的就表现的紧张多了,一个个动作僵硬表情凝固,问个话都要反应一下才能回答上。

    对面的草皮上,巴西队上上下下跟玩儿似的,动作如行云流水,笑声如海边沙滩嬉戏。

    少年们羡慕之余,心里也清楚明白着。

    对手,有足够的资本!

    技术能力,战术水平,身体条件,团队意识

    被媒体誉为“梦之队”的家伙们,实力已经强大到让所有人都厌倦了这个话题,更多被讨论的,是他们的人气,以及将来。

    如果说国少队征服了部分球迷和追星族的话,巴西队已经把所有关注这届比赛的人都碾压了一遍!

    能容纳八万多人的体育馆,是一片黄绿色的海洋,偶尔有白色的点和红色的旗帜,也很快被淹没,难以掀起波澜来。

    如此高的人气不用多说,自然是视他们为偶像的岛国人大力追捧宣传的结果。

    巴西队这届比赛表现如此优异,队员们自然成了抢手货,媒体在这方面都比较无良,管它消息真假,只要有动静就一个劲的疯传。

    最可怜的小罗已经被他们大卸八块,分给了十多家俱乐部!

    ————

    看台并未被巴西队的球迷们完全占领。

    西看台的一大块地盘是国人的天下。已经有数次观战经验的他们早早做了准备,可惜到进场的时候,那面一米多宽的大鼓没能过安检。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重操旧业,人人一手持长短不一的喇叭,一手拿大小各异的国旗,扎成团,抱成堆,为他们心目的英雄少年们加油鼓劲。

    王丹很自觉地头戴棒球帽,脸挂大墨镜,身穿运动服,手拿照相机混入其,比赛还没开始,就用掉了一卷胶卷。

    阎事铎现在成了“小阎”,正在给总局的“老袁”介绍情况。曾经带领国家女排完成世界连冠霸业的袁伟名是足协主席不假,却不直接管事,办公地点都不在足协。他身上还兼着国家体育总局副主任,国家奥委会副主席等职务。现在只在足球领域的重要场合才出来露下脸,让人知道他老人家原来才是足协老大。

    这些头衔其实并不吓人,他的另一重身份。才有足够的震撼力。

    他是国家体育史上第一位由运动员,教练员出身的最高级官员。是**十二届的央候补委员!

    “主席您看,场地热身的那几个家伙,李京羽您认得吧,他和李贴都是辽省队打出名堂的,来队上才两个月不到。球长的是嗖嗖快,现在进了4个,一天嚷嚷着要和另一个家伙分个高低”阎事铎一张黑脸都在往外放光,面色红润声音激动。

    “认得认得,另一个家伙我也认得,叫‘尤墨’对吧!”袁伟名满脸笑容,左顾右盼了一下,问:“岛国观众还是认巴西队哈,这气氛热闹的!”

    “是啊。这些观众胃口挑剔的很,我们进了决赛也没听着他们表扬几句!那个叫尤墨的家伙,和另一个叫卢伟的家伙,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除了之前的选拔赛,其它资料一点也没有。不过这不是重点,他俩在队上的作用才非同小可,说是核心都有些小瞧他们了”阎事铎继续把话题拉回来。兴奋地白话着。

    “嗯,他们的比赛我都看过。确实当的起你这个夸奖。”袁伟名收起笑容,话音一转:“不过,才这么大年龄,能承受住么?”

    “呵呵,主席要是有兴趣,下来我领他过来见见您。包您过目难忘!”阎事铎并不奇怪。依然热情洋溢地充当介绍人。

    “为什么是‘他’不是‘他们’?”袁伟名转头认真地看了他一眼,问。

    “另一个家伙性子偏冷,不太喜欢和外界打交道。”

    “有点意思哈,听你说的,这么大点年龄这么有性格?”

    “也没少给我惹麻烦”

    ————

    红袍加身的朱广护可不想和大佬们坐一起。到不是害怕批评。是怕球队表现太出乎意料,自己一惊一乍的影响领导情绪。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有些想不通:自己明明不是好激动爱兴奋的人,现在怎么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不过这种事情明显是旁观者清,孙老头没等他问,就主动告诉他:“别不承认,你是被队员们的表现吓着了!”

    老朱第一反应当然是驳斥了他的歪理邪说,可没说两句,自己先笑了。

    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从带队的第一场比赛开始,手下的弟子们就不断地带给他惊喜,那两个家伙就不用多说了,其它人从张笑瑞开始,到李贴,隋东谅,黄勇,张然,李京羽,商一,李建这一路走来,几乎所有人都在成长,个别人的变化简直可以用刮目相看来形容!

    和他们的观点差不多,电视转播的个老家伙也在如数家珍。

    “这不比较不知道,一比较真吓一跳!我们这些队员们还真是见天长球,这几场比赛几乎每一场都能带给我们惊喜,无论是战术上还个人发挥上,当然,也包括结果年指导和高指导对少年们的心性习惯比较了解,能介绍下这种情况的原因吗?”孙振平侃侃而谈好一会了,才总算把单口相声转成群口。

    “我的观点还是队伍氛围好,队员们在里面待的习惯,觉得舒服,身体里的潜力才会被引发出来,给我们的感觉是一天一个样,场场有惊喜!”年维四一脸感慨,边说边指着大屏幕:“看,镜头里的家伙们,一个个笑的多灿烂!要知道,这可是全国人关注的决赛呐!”

    “嗯,我的观点和年指导一样。就是觉得队员们在这支队伍找到了归属感,场上场下都拧成了一股绳,才能爆发出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战斗力。而且,我发现,比赛越到最后,少年们的表现越让我们吃惊!我稍微统计了一下,五场比赛所进的11个球,一半以上都是下半场进的,其有4个都是在80分钟以后完成的。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支球队,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韧劲儿!”高丰纹声音很激动,手不停地在空挥舞着,仿佛这样能带给别人力量。

    “高指导和年指导都很看好这支队伍的未来哈,可眼前的对手也太过强大了一些。这场比赛会是个什么样的走势呢,我们来预测一下?”孙振平俨然成了节目主持人,开始引领话题。

    “结果不要去想!”年维四和高丰纹一开口就是同一句话,两人对视一番,哈哈大笑起来。

    “冠军没人不渴望,已经到了眼前,就没有人会缺动力。比赛,还是要寻找方法,发挥水平,做好应该做好的事情。其它的,问心无愧了!”

    “尽人事听天命,越想得到就越要放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