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已然拉开大幕,少年卷即将划上尾声。感谢诸位一直以来的陪伴,祝各位书友开春有冲劲,事业无止境!

    比赛的首发名单已经出炉,结果既在意料,又在意料之外。

    “这个首发阵容,和上一场一模一样。怎么说呢,意外的成分更大一些吧,毕竟上一场开局打的并不好,虽然调整很及时,但弱点暴露的还是很明显,巴西队应该会有防备了。”孙振平读完最后一个首发名单的名字,开始感慨。

    “高指导觉得什么样的首发阵容最合适?”年维四微微一笑,转头问高丰纹。

    “目前的最合适不过!”高丰纹语气肯定。

    孙振平直挠头,看着两位老爷子一脸调侃的神情。

    “那我就不为难小孙了哈,给观众们介绍一下这个首发名单的用意。其实无论是哪一种首发,纸面实力都远远赶不上对手。比赛的基调依然是防守”年维四说到这里,留了个尾巴,朝高丰纹点头示意了一下。

    “上一场换了两个人之后,场面和结果都远超想象,这说明那种情况下队伍的进攻实力会远超之前状况。能攻但不着急进攻,这种态度意味

    着”高丰纹解答完毕,继续把绣球抛还。

    “就是要让巴西队有所防备!试着想想看,在下半场体能都下降的时候,对手突然派上两个生力军,战术打法一变,进攻实力大涨。这种担心放到开场的时候会有何反应?”年维四把问题抛给孙振平。

    “哦!!!”孙振平拉长声音,恍然了。“肯定会着急,想多进几个。把比赛的胜局奠定!”

    “是的,这是决赛,双方实力差距虽大,但也不是你想进几个就能进几个的!如果巴西队真的如此着急的话,心态自然就不稳定了,实力发挥也肯定会受影响。打开局面越晚,心里就越不踏实!”

    “能为而不为,就是让对手有所忌惮。排兵布阵犹如两军对垒,上来把牌面让对手看光,没开打就输了一半了!”

    “明白了!再往深了分析。这份首发名单带给对手的是重视和防备,带给我们的少年们则是放松和信赖!”

    “是的,首发阵容让自己队员不紧张,让对手可能会急躁。这已经是目前牌面下能达到的最好效果了!”

    “真的想知道,谁排的首发”

    “不好说这阵容上一场是朱指导排的。这一场嘛”

    ————

    “那还用说,肯定是那个叫卢伟的娃儿排的嘛!”

    晚上八点不到,周晓峰家里一片叽叽喳喳。女足姑娘们基本上全部到齐,比赛还没开打,就已经围着电视开始议论了。王瑶和张梅在厨房好一阵忙活,开始把一盘盘水果零食往外端。

    周晓峰和李娟被人众星捧月般围在间,此时一个坦然自若,一个面带羞涩。

    “周指导觉得这个出场阵容咋个样嘛?”

    “嗯。解说水平还是不错,分析的很到位。巴西队这种典型的南美风格。最喜欢和对手拉开了打对攻,最不喜欢意大利德国这种战术纪律强,防守凶悍的队伍。这场比赛,我们实力完全处于下风的情况下,丢球是很正常的。不过,后防线不能送给对方机会。前场不能毫无机会。原因是啥子,娟妹儿解释一下!”周晓峰侃侃而谈罢,问题抛给李娟。

    “肯定嘛,后面老是送给对手机会,前面进攻队员泄气的很!前面啥子机会都没的。后面防守也看不到希望噻!”李娟不假思索地回答,神情自然了一些。

    “娟妹儿好厉害,最近他状态好不好嘛?”姑娘们捧场完毕,开始八卦。

    “好啥子嘛,一天到黑就晓得耍朋友!”李娟皱眉撅嘴。

    端着盘子的张梅手一抖,好容易稳住了却撒了好几块苹果出来。让姑娘们一片惊呼着伸手过来帮忙。

    “嗯,这趟回来我找他好生谈谈,现在这个年龄段,精力还是要在事情上多投入一些。”周晓峰没去看张梅,转头看了眼大大咧咧的李娟。

    “不用担心,我好的很。他们还要去巴西待两年,回来以后会咋个样,还很难说,以后的事情现在想那么多干啥子嘛!”李娟仿佛把心郁结都吐出来了般,说完了心头就是一松。

    姑娘们有些楞神。闹哄哄的房间安静了好一会,才在王瑶的招呼下热闹起来。

    心里,都松了口气。

    ————

    决赛经验,这种东西说老实话没几个人有,包括教练。

    孙本亮资历虽老,却一直在各级国家队混着,常年在各种国际外围赛友谊赛上打酱油。严格说起来,那些比赛还不如国内全运会的名次争夺来的更惊心动魄些。

    朱广护的地方队资历稍好,不过也没有决赛经历,何况此时人也不在教练席上。

    少年们还是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正在拿这事开涮。

    “孙指导,您坐教练席还是替补席?”

    “孙指导你把卢伟派到首发里吧,省得他抢你位置!”

    “你们这些小浑蛋,瞧不起你们孙爷爷是吧?!”孙本亮一开口就没绷住,自己先笑场了。

    少年们嘻嘻哈哈笑成一片,相互招呼着进了更衣室。

    朱广护已经在里面等候好一会了,看着人齐了也不再客套,开始做决战动员。

    “我和你们一样,既兴奋又忐忑,既激动又紧张。遗憾的是不能和你们站在一块去面对,不过不要紧,还有以后。对手的强大远远超过你们以前经历过的任何一个,比赛肯定会无比艰苦。不过,可能的困难局面战术会议上我们也强调过,现在不多说了。相信你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每一场比赛你们都带给我许多惊喜,这一场我相信你们依然会这么做!”

    稍一停顿,朱广护看着少年们快要燃烧起来的眼神,一脸严肃地继续说道:“看台上有八万巴西队的球迷,电视机前,有五千万你们的球迷。可那些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你们踢球,并不是为了他们而踢。所以,不要去想那些踢好了会如何如何,踢的不好又会怎样怎样。站上去,打出自己的东西,其它的,都不重要!”

    再次停顿后,朱广护放大了嗓门:“没有人不想拿冠军,可为什么有的人拿到手软却依然一个不放!有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让冠军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

    少年们以为他会自问自答,结果等了五秒钟还是没动静,不由地互相张望起来。朱广护朝尤墨微一点头,示意他来回答。

    尤墨也不着急,左右扫了一圈,看着少年们目光全部聚拢之后,施施然开口说道:“区别其实不大,拿亚军的家伙有一多半都有拿冠军的实力。非要说出个区别的话”

    故意的停顿果然吊起了少年们的胃口。少数人已经呼吸粗重,急不可奈地眼神催促了。

    尤墨用力拍拍自己的胸口。后退一步,用吼声,把情绪传达出来。

    “就在这里了!心有多大,路,就有多远!”

    “冠军,很大很大。超出你们想象的大,心里装不下去,自然归别人所有!”

    “明白没有?!!!”

    长长的怒吼声在更衣室回荡,还未消失,就有回过神来的咆哮紧随而至。越走越高,直到屋顶都承受不住一般,在所有人眼睛里摇晃了起来。

    ————

    熟悉的哨声响起,梦一般的决赛,再一次拉开了帷幕。

    尤墨站在圈弧里,先是抬头看了一眼替补席,确认了那里有自己最好的兄弟后,才抬起头,用一脚和第一场比赛一模一样的射门,同样惊出了巴西队守门员一身冷汗!

    皮球最终高出横梁一截,直直地飞上了一片叹息的看台。

    这场比赛,他依然没有把腿上的沙袋取下来。或许,直到脚下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以后,他才会考虑把这份沉甸甸的负担抛下,用不一样的方式让所有人惊艳。

    现在,还不到时候!

    “老尤,还记得我们打的赌么?”大羽的声音幽幽地飘了过来。

    “嗯,你害怕了?”尤墨没回头,看着自己那一脚在看台上惊起的波澜。

    “是啊,有点。不过,是怕你不进球。”大羽也没看他,直直地盯着遥远的巴西队球门。

    “你是不是怕自己以后没了目标,再也不想走下去。”尤墨的声音也有点飘忽,像是说梦话一般。

    “我现在明白了。那场对墨西哥的比赛,你说你看到黄勇的眼睛才知道他在犹豫的,其实不是!”

    “那是什么?”

    “你并不是用眼睛在看人!”“是用心,在感受!”

    “行了,回去防守吧,他们不懂你,我能不懂吗?”尤墨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你上次把我到手的冠军给拿走了,这次有啥表示?”大羽不给面子,也不回防,站住了,一脸严肃地问。

    “你怕我没动力吗?”尤墨也不再催促,微笑着反问。

    “你脸上一直都在笑,心里有些想法却不让人知道。他们感受不到,我能!”大羽直直的站住了,定定地看着他。

    “什么想法?

    “不知道,反正不是我们这个年龄的家伙想的东西!”

    “那你问了有什么意义?”

    “以后,会告诉我吗?”

    “好。”

    两个人,开完球之后,就这样站在圈弧里,你一言我一语。完全置身事外一般,聊了起来。

    如果觉得累的话,两个人还有可能坐下来,继续神侃。

    奇怪的是,忙碌的队友们都没有像以前一样嘲笑他们,甚至连提醒他们的声音都没有。

    有的只是,竖起了耳朵,偶尔听进的一言半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