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节奏不出意料,快的让人喘不过气来。即使少年们做足了热身,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依然有种接近窒息的感觉。

    实力差距这种东西,带到场上的反应,就像蹬着两轮人力车去追电瓶车,小汽车,赛车

    或许一开始还能跟上,可只要对方不犯二和自己较劲,运气还不错没赶上堵车,方法还对路没有影响动力系统,就只能看着对方绝尘而去了。

    还好,现实有时候也没那么残酷。

    这支巴西队,该有的东西都有了,唯一缺的东西,可能就是荣誉加身了!

    各种表扬,各种追捧,各种感觉良好,都不如一个沉甸甸的冠军带给人的东西更多。没有冠军的历练,心态难免在这种时候有些浮躁,放到场上,就是快,快,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传说的王八拳,更是将“快”字发挥到了极致,才能无往不胜!

    可惜,足球场上,快到了不合理的程度,就成了捆住自己双脚的绳索。

    越想快,就越快不起来!

    放到场面上,就是经常人跑到球前面,接应队员跑到拿球队员面前,球没停好下一个动作已经做了一半

    反观他们的对手,一个个想法出齐的一致,就是破坏!二分之一球都不考虑拿下来会如何如何,更别说冒险上抢了。防守犹如附骨之蛆一般,在眼前晃来晃去,让他们心烦不已。

    于是,看似激烈实则平淡的比赛就这么过去了15分钟。0:0的比分仿佛永远也不会变化一般,让不停地抬头看时间的巴西队替补队员们焦急无比。

    看台上的观众们欢呼了十多分钟后,也渐渐停了下来。察觉了那么一丝不对劲的感觉。

    反倒是西看台国人聚集的地方,又是蹦又是叫又是国旗飞舞又是喇叭齐鸣的,在逐渐安静的球场上空成为唯一的热闹所在。

    “这十几分钟过的很快,感觉双方都没有制造出什么有效的威胁来!”孙振平从开场的亢奋走出,有点感慨地说道。

    “确切说,是巴西队没有制造出什么有效的威胁。我们还没有一次成功地攻到前场0米当然。开场那一脚吊门如果不算上的话。”年老爷子毫不留情地指正。

    “太急了,巴西队。或者说,兴奋过头了。个人表演**太强的话,整支球队的节奏就乱了!”高老爷子补充。

    “是的,每支球队,都需要特点不同的球员,每支球队,也都存在着水平不一的状况。忽略以上事实,单纯地从自我出发。用自己的最大能力水平去要求队友,这支巴西队,就回到了以前那支。”年维四点头,继续点评。

    “可能还是被国少队的出场阵容刺激了一下,有点着急。再加上我们的队员们表现确实比较沉稳,没有给他们太好的机会,一来二去,有点找不到节奏了!”高丰纹也有些感慨。声音并不兴奋。

    “高指导觉得他们多久能调整过来?”年老爷子听出了其味道,转头笑着问。

    “不会太久”高丰纹语气越发沉重。

    “比赛看来不会一直这么维持下去。会从哪里开始变化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孙振平已经寂寞很久了,此刻心情复杂地看了两位老爷子一眼,接口说道。

    胜利,看来遥远的很呐!

    ————

    国少队的少年们只是心态摆的正而已,他们既没有冠军加身的历练,也没有此类大赛的经验。更没有敢于创造历史的巨大心脏。

    他们就是一群懵懂少年,被人一路推搡着,却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只差山顶的一步。

    现在,初步适应了对手的节奏之后,一个个喘着粗气。抬起了头,看了眼遥远的巴西队球门。

    然后,埋下头,继续忙碌。

    还好,他们里面有两个异类。

    “大羽,他们让了我们十几分钟,咱们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尤墨吼了一嗓子,粗声粗气的声音在寂寞的球场上有点违和。

    “老尤你开什么玩笑!这样还叫让我们?!!!”大羽这次很不买帐,蛋疼无比地抬头问道。

    “信不信由你!反正,再不抓紧时间的话,他们要回过神来了。”尤墨转头看着场下,声音并不急躁。

    大羽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刚好看到场下巴西队教练席上那个老头站直了身子,走到换人区,对着旁边准备发界外球的家伙比划了几个动作,说了些什么。

    “别蒙我哈老尤,姑且信你一盘!”

    大羽喊罢,目光和人一起转回,还没跑两步,又转头问:“叫上笑瑞不?”

    “看情况吧,笑瑞体力有限,这会尽量让他先缓缓!”尤墨看着双手撑腿的张笑瑞,给了那张缓缓抬起的脸一个微笑。

    “后场,可以试着拿拿球了,喊他们胆子大些!”

    小胖子听的清楚明白,看的心知肚明,此刻并无不满,更没有跃跃欲试的想表现点什么。

    只是点了点头。

    ————

    巴西队的老头叫佩雷拉,是明年美国世界杯巴西国家队的主教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位置,无人知晓原因。和叫过来的队员交流了些什么,更无人知道细节。

    其实了解那些也并无多大意义!

    所有人其实都明白着,这15分钟的巴西队表现,仅仅比犯错送给对手机会强了那么一点点,还远远不是他们的真实水平发挥。甚至包括一脸怀疑的大羽,都清楚明白:对手,确实太着急了!

    大家都有十年左右球龄,也都有过类似经历,这种求胜心切下的急躁表现,持续了15分钟再看不出来。那只能说是在秀球商下线了。

    佩雷拉为何拖了十多分钟才开始布置,真正的原因正在电视解说解答着。

    “有些东西,在下面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有用!只有真正上场,踢上一会。感受到了,才会让身体和心理真正明白过来:这个对手不好对付,这场比赛不好打!”年维四解答完毕,长呼了一口气,心里却放不下来。

    “那佩雷拉和队员们说了些什么,能让他们真正找回比赛节奏吗?”孙振平一脸恍然,心情却在慢慢下沉。

    “肯定不会说‘别着急慢慢来’这些废话,估计是要让他们的队员把阵形后移,先找到足够的空间。再慢慢找回节奏!”高丰纹缓缓答道,心情和他们一样,除了叹息再没别有的想法。

    对手只用了六成功力,就能把我们压死在半场。这要用了八成九成或者十成,持续了20分钟0分钟50分钟,那比赛场面还能保持平衡?比分还能原封不动?

    虽然下半场的两个换人会让局面产生变化,但仅仅只是变化而已,单纯论牌面实力。双方仍然差了整整一个档次还要多一截出来!

    如果到时候面对的是比分领先,状态正盛的对手。又拿什么来扳回局面?

    对攻吗?

    想想就觉得可笑吧!

    ————

    卢伟坐在场下,一脸微笑地看着佩雷拉的举动。对这个老头,他还是有些了解的。

    脾气性格谈不上,执教风格还是有些记忆,从推理的话也不难得出结论。

    这是个有违于传统南美风格,更倾向于严谨。纪律,身体,这些欧洲流派所注重的东西。

    放到性格,那就是谨慎小心,保守顽固。

    他的执教风格和选材标准放在这届巴西国少队员们身上。表面上看起来十分贴合需要,实际上是有些矫枉过正!没遇到考验的时候,并不会暴露出问题来。遇到真正有针对性的布置,更多的时候还是要靠队员的个人能力来解决问题。

    之前如此美妙的旅程,一是因为风格完全有违传统,让对手很不适应或者战术落空,二来确实是队员表现太霸道,很多蛮不讲理的个人能力秀很容易就摧毁了对手的信心和认知。

    现在,是时候让他头疼一下了!

    “老牛,抓紧机会打个时间差!”卢伟的声音永远不会有懒洋洋的味道,也不会有焦灼不安的情绪流露,冷静味儿是他一贯的特征。

    “收到!”

    早已布置完毕的尤墨,现在只能等。

    上抢不是不可以,只是巴西队这种层次的技术水平,失误的可能性太小。现在这个时间段更是不太可能走神送大礼。

    还好,巴西队的战术纪律还算严格,自己的队友们,也很给力!

    比赛第1分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进攻,拉开了序幕。

    其实,说成是两个家伙的个人表演更恰当一些!

    毕竟,急需缓口气的队友们并不能给他们太多的支援,队伍的整体阵形更不可能在此时冒险压上。

    皮球是李贴从禁区的人堆里捅出来的,早已等候多时的张笑瑞没有迟疑,停球转身一气呵成,只是两步调整,就把皮球的运行方向转移到了安全地带!

    身后,是高速回防的巴西队员,身前,是放弃了高位逼抢迅速后退的防守队员。

    张笑瑞没有在满场的惊呼声继续秀自己的脚下技术,稍一抬头观察,马上侧身一记长传,结束了自己的任务!

    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长传的目标很明确,尤墨的位置在最前面,线过了大概十米左右的地方。

    此时,从后场起步的李京羽刚刚冲刺到线而已!

    张笑瑞心知肚明这一点,所以这一记的长传虽然是看着尤墨传的,却不是交给他脚下或者头上,是用一记又高又飘的传球,把进攻方向放在了本方右路,角度选择也比较偏,靠近了边路。

    尤墨压根没去管大羽在哪儿,直接把速度加到最大,几个大跨步后,已经略略超出了一起回追的防守队员!

    给尤墨停球的时间和空间都不够,他索性就放弃了本来就不擅长的东西,在高速冲刺用还算擅长的右脚把皮球向前轻轻一垫,继续向前!

    这轻轻一垫就是四米的距离!

    原因到不是脚法退步了,实在是自身速度够快,皮球位置也不是刚刚好,两下加起来,球就趟大了!

    而趟大,是他最熟悉,也最擅长的事情!

    撒开丫子继续追!

    皮球仍然在右路靠近边线处活动,对方守门员出击了一下,看着状况貌似安全后,迅速退回门里。

    此时最伤心的是大羽。

    如果他有机会开口骂娘的话,他一定会不歇气的骂它半小时!

    大爷的啊,把羽哥叫来是吃灰还是闻尾气来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