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过,闹过,个别人还哭过。

    比赛,依然继续。

    只是巴西队的少年们,把心的警惕又提高了一个级别!

    他们,真的很危险!

    这种认知是场下,录像,印象绝对体验不到的。一路未经多大考验的他们,完全是以一种云端雾里的状态开始比赛的,意识到自己可能太着急之后,刚准备重整旗鼓慢慢来,就被对手那顽强之极的表现给惊了一下,还没回过神,又被他们早有准备的毒刺给蜇了一下!

    惊吓结束了,疼痛持续着。不过,骨子里的信任还是让他们冷静了下来,把阵形后撤,降低了高位逼抢的强度,拉开了空间,准备先从个人突破开始,以点破面,慢慢打开局面!

    可惜,一切都在预料之。

    “老牛,喊贴子商一盯住危险人物,前场加点人手,找机会玩坏他们。”卢伟的声音在这场比赛第二次响起,听的主教练位置上的孙老头一阵抓耳挠腮。

    如果不是朱广护一再叮嘱他不能乱来的话,按他那满脑子奔放的想法,早就和卢伟换位置了。

    “有啥区别嘛,这个老朱就是想的多!”孙老头念叨着,仔细琢磨。

    “收到,笑瑞,缓过来劲没有?”尤墨却不等他琢磨出个所以然来,高声回应。

    张笑瑞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反正就是没有想象激动,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一般,从容沉着。

    “好了,尽管吩咐!”

    “记得之前怎么玩的吗?”

    “当然!”

    “贴子,记住你盯的家伙,虽然长的丑了点。他叫‘小罗’。目前还没有发威!”

    “收到!”

    “商一,你盯的家伙叫法比亚诺,把他和小罗的联系分割开!”

    “好!”

    ————

    孙本亮琢磨了一会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放弃了。

    反正自己也成了摆设,那就笑着看结果就是!

    场上,巴西队是眼巴巴地等着对手拉开了和自己打对攻的。可等了快五分钟了,对手只在前场加了一个人。

    这种对手最讨厌了!

    少年队的比赛,尤其是南美的少年们,都喜欢大开大合创造力十足的比赛场面。最烦的,就是对手打死不出洞,尤其是在自己比分落后的情况下!

    佩雷拉在场下犹豫着,转来转去,看着场上的队员们一点一点地把阵形前移。最后,还是忍不住吼了两嗓子。把准备助攻的两个边后卫留在了线附近。

    没有让他态度更强硬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在他看来,之前造任意球的状况只是个偶然事件。后面的任意球套路虽然是精心准备的,但防起来也不难。这样数来数去,还是对手下半场换人后的攻击力更有威胁一些,现在还是要在进攻多投入一些兵力。

    让他犹豫的理由就有些难以启齿了。

    感觉!

    可这种东西自己知道就行,总不能跟队员们说:“我感觉他们要发威了,你们注意点!”

    这种蛋疼的提醒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的。

    ————

    压力。渐渐来袭。

    已经适应了对手和决赛气氛20分钟了,如果还是一点节奏都找不到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场比赛,巴西队没有一个在状态的!

    可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于是,从比赛第20分钟开始,巴西队的进攻逐渐流畅起来,传接球的感觉迅速回到了他们的身体里。个人技术的优势一点点积累起来,场面开始一边倒,机会也开始慢慢浮现。

    就连场上观众,也有些恍然了:原来,就是不小心被对手叮了一口而已。心目那支所向无敌的巴西队,又回来了!如果不是讨厌的对手早有准备,防得水泄不通的话,他们应该早就取得领先,甚至已经奠定胜局了!

    于是,兴奋的欢呼呐喊声开始此起彼伏,伴随着巴西队的每一次进攻渐入佳境,一次又一次地止于惊呼。

    前20分钟没有经受考验的李建,很快就成了场上最忙碌的人,高接低挡不断,和值得信赖的家伙们一起,暂时抵挡住了巴西队潮水般的立体攻势!

    防线能在这个时间段承受住压力,其实所有人都清楚明白着:对手,给了自己足够的适应时间。自己人,给了自己足够的信念!

    正是有了成功的战术和良好的执行能力作为支撑,比赛才出乎所有人意料地走到了现在!

    有谁能想到,决赛已经进行了快0分钟,夺冠大热门巴西队竟然0:1落后于和他们实力差距甚大的不起眼对手?!

    这种让人跌破眼镜的状况,大概让很多人做梦都要笑醒了吧?

    持这种看法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正在场上忙碌的少年们间,也有不少趁机看一眼比赛时间和即时比分后,心存庆幸的。

    不过,在某些人眼里,眼前的局面,还差的远!

    “大羽,缓过劲来没有?笑瑞,有机会就别犹豫!”尤墨的吆喝声响起,懒洋洋地回荡在球场上,像是集市上平淡无奇的叫卖声。

    ————

    大羽在前场只待了两分钟,就跑回去防守了。

    不是他态度积极,而是那个货不回防的话,自己在前场不知道多久才能碰着下皮球了。

    尤墨也没管他,爱咋的咋的,到是提醒了下张笑瑞,喊他保留体力。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行动,一是丢球后的对手必然高度防备强势反弹,硬碰硬不是上策。二来大羽和小胖子的体力还需要再缓缓,才能达到足够挥霍的程度。嘛,当然是需要对手配合了!

    现在,溜出去放风的两个家伙,是时候召唤回来开始表演了!

    “早等你这句话了,嘿!羽哥能为了防守把自己搞的跑不动吗?”大羽果然来劲。眼睛紧盯着皮球,恨不得用眼神把它抢归已有。

    “知道了,没问题!”小胖子的回答规矩,脸上的笑容却暴露了不错的心情。

    尤墨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眯眯着眼睛转过头,看了眼寂寞许久的巴西队门将。

    不料。身后暴动了!

    先是李建,原地一声暴喝(请自行想象情景),吼道:“加油,他们有办法了!”

    再是孙治,“大羽好样的,你们村为你而骄傲!”

    接着是李贴:“大伙加把劲,能抢下来的球尽量别破坏了!”

    再是寂寞的黄勇:“别忘了,还有我”

    尤墨没有把头转回来,静静地听着此起彼伏的咆哮声。任凭它们在耳边回荡,冲击着耳膜,心脏,胸腔,慢慢地扩散到全身,从脚底点燃,在头顶沸腾!

    ————

    决赛第6分钟,攻的兴起的巴西队。又一次在对手众志成城的防守面前无功而返。

    这种已经在半个多小时的比赛反复出现的场景,除了观众偶尔发出的叹息声之外。所有人都有些不以为然。巴西队的进攻队员很快冲向皮球,准备拿下来继续组织进攻。

    就在这稀松平常的时刻,一道沉默的身影,像一道白色闪电,沿着草坪,从地面划了过去!

    商一!

    这个除了张笑瑞之外。其它很少有人能和他搭上句话的家伙,再一次用行动,表达着心的信念!

    皮球在两人激烈的对脚后,一蹦一跳地弹开了。仿佛是受到了引力召唤一般,调皮地找到了和他形影不离的好伙伴。

    面前空无一人的张笑瑞!

    少年们在那一刻都惊呆了!

    难道。真的是天意所为?!

    “别扯蛋了,赶紧传!”尤墨是唯一一个不受这种情绪干扰的人,此刻蛋疼无比的喊道。

    少年们这才恍然,看了眼小胖子的位置。

    果然,离线还他么的20米远呢,这个时候开始带球过人?

    确实扯蛋!

    张笑瑞比尤墨想象更快地反应了过来,向前带了两步,交给了右路迅速插上的黄勇,然后继续往前跑。

    心,在出冷汗!

    自己,在那一刻真的打算尽全力开始个人表演了!

    幸亏,还有更冷静的家伙在!

    ————

    面对巴西队这种强大无比的对手,每一次的进攻机会都无比珍贵,这是张笑瑞如此后怕的原因。他是抱着一种虔诚的态度,把那两个家伙的话当成信仰一般,要求自己的。

    或许可笑,或许幼稚,或许将来不会了,可现在的他,就是他们的忠实信徒!

    所谓的,精神支柱!

    黄勇面临的局面,就比较简单了,张笑瑞迅速调整后传过来的皮球舒服无比,让他停球向前一气呵成,趟了一步后变向一个加速,就晃开了仓促过来逼抢的巴西队场队员。

    然后,他发现:对手,竟然有些脱节!

    此时他的位置距离线还有四五米远,过掉一名巴西队员后,就发现了如此异常的情况。

    不等他有思考的机会,脑海里似曾相识的画面就浮现了!

    “别犹豫,自己带!”

    这句话在此时并没有人喊出来,却在他的脑袋里来回晃悠,身体不受指挥一般,迅速把速度调整到最高,节奏加到最快!

    向前!

    其实这种现象一直都在,原因也是简单之极:巴西队攻防两端思想不统一而已。

    攻就不必多说了,属于南美球员的天性流露,越攻越起劲。

    防却值得说道说道:这支巴西队一直引以为傲的,就是远超之前队伍的战术纪律和防守意识。一路的表扬加上优异的战绩,让防守队员们对佩雷拉的指示言听计从,佩服无比。

    于是,主教练的犹豫不决带给了队员们!

    怕对手出妖蛾子的想法丢给了防守队员,让他们止步于场,极少向前,此时一见对手传接顺利,就立即迅速回防!

    赶紧进攻,扳平,反超,甚至拉开分差的想法丢给了进攻队员,让他们一再前压,把站位越压越扁,越来越缺乏层次,此时只能看着对手带球向前!

    这一来二去的,就攻防脱节了!

    国少队没有发现的原因就更简单了。

    没机会!

    他们都没有像样的攻过半场,哪儿有机会见识对手的攻防层次?

    现在嘛,是时候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