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正在如火如荼进行,希望书友们的热情依然一如既往!

    以这支巴西队的战术水平来看,出现攻防脱节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更让所有人想不通的是,对手竟然如此早有准备!

    黄勇在右路带球向前过了线,稍一观察就发现:左边是张笑瑞和一名跟着他往回跑的防守型场,和自己的位置差不多平齐。前面左边的不远处,是被对手紧密看守的大羽,右边,是得到同样照顾的尤墨。他们两人都在拼命地拉开空间,只是一个速度快些一个慢些。

    整个进攻,竟然是四打五!

    这种状况下,贸然上抢明显是错上加错了!

    黄勇在看清楚状况后,心情顿时豪迈起来。

    不拿豆包当干粮,给你们点颜色瞧瞧!

    谁也没想到,主教练的一个犹豫,就被对手早有打算地做到如此地步,一时间,所有人都惊住了,呆呆地睁大眼睛,看着场上。

    黄勇并不托大,继续往前带了四五米后,面对忍不住冲过来的防守队员,右脚轻轻一扣,晃开了传球角度就是一脚45度向前直塞!

    大羽又一次成功地骗过了防守队员,向前冲刺了五米不到,就急停转身,稳稳地接下了黄勇的大礼!

    此时,张笑瑞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从他身旁不远处呼啸而过,两人的横向距离只有一米多远!

    “漂亮,一停一跑,两个人的默契让人无话可说!”年维四一拍大腿,开始激动。

    大羽当然不会让他失望了,停球非常有讲究,右脚内脚背轻轻一磕。半转身的同时,把角度对准了沿肋部高速插上的张笑瑞!

    人到,球到!

    “太漂亮了!李京羽这个传球非常有水准,他和张笑瑞竟然有这么高的默契,太让人不可思议了!”高丰纹也屏住了呼吸,没去看快傻掉的孙振平。接腔点评。

    已经进了大禁区的张笑瑞有那么一点点遗憾。

    这次进攻,他的无球跑动距离太长,以至于皮球重回脚下的时候,已经无力再拿出看家本领了!

    还好,有兄弟在!

    而且,是兄弟的兄弟!

    ————

    “张笑瑞快跑不动了吧,会怎么选择,强行突破还是传球?果然,他对自己的了解非常清楚!”高丰纹长呼一口气。心,有种一直悬着的东西,悄然落地。

    张笑瑞这种类型的家伙,心理素质始终是一大软肋,是制约他成长的最大障碍。

    想完全克服性格上的缺陷,想想就让人觉得勉为其难!

    能做到的,大概就是看清自我,接受自我。不用追求超水平发挥,也不用为失误或者平淡发挥影响了心情!

    一直关注着他们。熟悉少年心理状况的高丰纹,心里最挂念的,就是这个柔弱爱哭的小胖子!

    看着他这几场比赛一场比一场踢的好,高老爷子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几乎都要忘了以前他的样子。直到上一场看到他被岛国队的冲撞逼抢弄的不会踢了,心里才“咯噔”一下。凉了下来!

    那场比赛虽然张笑瑞找回了状态,在进攻表现相当不错,可依然途被换下场的情况还是让高老爷子有些担心,怕他又因此背上心理阴影。

    这场比赛小胖子一直默默无闻,担任解说顾问的高老爷子也无缘听一听场上少年们的对话。于是,心还是悬着的。

    直到看着他一脸笑容地主罚任意球,奋力奔跑了六十多米只为完成一脚传,高老爷子的心,才算彻底落地了!

    这家伙,终于不用让人担心了!

    ————

    队友们已经为他做了那么多,尤墨当然只能笑纳大礼了!

    这次反击,最大的特点,就是快!第二特点,就是准!

    张笑瑞在抬头接球的一瞬间,就观察了一下他的跑位,然后,和大羽一样,凭着了解而产生的感觉,在左路大禁区线上,用左脚搓出了一记美妙的内旋弧线球,准确地找到了高速奔跑的尤墨!

    这种球压根不用甩头发力,只需要破开身边障碍,前额对准皮球正,往门里砸就行了!

    身边的障碍他居然认得。

    卢西奥!

    这个人猿泰山一般的家伙,头球上的造诣非同小可!

    明明知道皮球从头顶划过,自己争顶无望了,依然全力起跳干扰,在最高点的时候横起了肘关节,用一个相当隐蔽的动作,撞了他一下!

    尤墨的身体块头小些,起跳高度虽高,在空身体却无从借力调整,被他一肘子撞在前胸上,就有些控制不住的向后仰去。

    多年苦练的结果,在此时发挥了完美的效果!

    已经起跳到最高点的身体,四肢张开之后,就是一滞!

    被撞后的身体,像安了弹簧一般,只后仰了一下,就用极高的速度反弹回来,让前额在千钧一发之即,确实地砸了迅速划过的皮球!

    在落地前的一瞬间,尤墨还来的及欣赏一下,翻滚的守门员,和球网跳跃的皮球!

    然后,鼻子一酸,眼睛一黑,躺在了地上!

    决赛第分钟,场上比分2:0

    ————

    这种循序渐进的地面进攻,套路清楚的场上配合,终于让激动的孙振平不至于卡壳了,只是心情还是难以自抑,正常的解说词老是跑调不说,最后差点谱成曲,唱成歌,念出诗来。

    两位老爷子都能理解他的心情,此刻化身两大护法,你一言我一语地化解着他的尴尬。

    “看着这次进攻的慢镜头回放,真是让人感慨啊。所有的配合,都没有任何迟疑,他们好像知道队友的下一个动作一般,放心的跑,传。接,射”

    “从最开始张笑瑞的拿球算起,皮球经过了最少150米的传递,最多只用了一分钟,所有人好像都打定了主意,拿球就是向前。向前,向前,没有任何犹豫地向前!其实之前很长时间,他们已经被对手攻的快喘不过气来了,此时按正常反应来看的话,应该是拿拿球,缓一下,找找进攻节奏,顺便让队友们喘口气。可他们像是早已经打定主意一般。就是要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难道”

    “难道是早有准备?!!!”

    “依我看,怕是场下那个家伙,早已经看出来对手可能脱节的攻防表现了”

    “低估了他啊,对手!不在场上都能做到这种地步,这种家伙,实在是超出了想象!”

    “嗯,这种早有准备的反击。确实不像是仓促而为,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队医进场了,怎么回事,有人受伤了吗?”

    ————

    兴奋到蹦跳不止的李娟,在听见这句话后马上慌了神,拨开挡住视线的家伙,凑到了电视机跟前。

    屏幕上。尤墨的鼻血已经止住了,只是头向后仰,眼睛紧紧地闭着,跟着队医走向场边,嘴里。仿佛还说着什么。

    李娟放下心来,转身抱住也凑过来看的张梅,继续蹦。

    “他在说啥子?”张梅有些好奇,问。

    “鬼才晓得,那个家伙有些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神神叨叨的!”李娟不觉有异,继续兴奋。

    “哦”张梅不好多问,拉长声音应了一声,按住她的肩膀,“行啦行啦,比赛还早的很呢!”

    “是啊,你们不会觉得已经要赢下对手了吧!”周晓峰的目光转向她俩,脸上的笑容已然收起大半。

    “先高兴一哈么,想太多了脑壳痛!”李娟不买帐。

    “”周晓峰对自己的得意弟子很无语。

    “就是,周指导天到黑就让别个多想,不晓得想太多了容易掉头发么?”一旁居然有帮腔的。

    “对的,对的!”

    帮腔阵容迅速扩大,让他不得不举手投降。

    直到她们逐渐安静下来之后,才淡淡地说了一句。

    “要想比别人走的远,就不要停留在之前的功劳上。”

    ————

    尤墨是在落地后被卢西奥有意无意地一拳挥在面门上的,可能是报复,也可能是无意。因为进球,裁判放了他一马,此时正在旁边一脸无辜地解释着什么。

    尤墨心知肚明这家伙的小动作,不准备和他计较。其实找裁判投诉的话没准能找张黄牌或者找些同情回来,但那么做的话会让本就兴奋的队友更激动起来。

    不划算。

    这种状况下,冲上场地紧急处理的无疑是西医大夫,李奇。

    其实也没什么好处理的,鼻梁没断,容易出血断裂的眉骨也没问题,两块纱布止住鼻血之后,两人按惯例向场边走去。

    尤墨仰着头,闭着眼睛,没有进球后的狂喜,只是平静地说道:“何苦呢?”

    李奇一楞,迅速抬手,指指自己掩饰不住惶恐的脸:“你说我?”

    “是啊,人不知,已莫为。”尤墨忽然就没了说话的欲*望,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

    惶恐已经升级,成了惊恐。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李奇迅速把目光转走,朝裁判点头示意。

    “衣服上有血,不急吧。”尤墨笑,不再看他。

    “哦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李奇不敢抬头看他,心脏开始怦怦乱跳。

    “没”

    说完这一个字,尤墨再不说话,默默地接过衣服,穿上,朝裁判示意了一下,快步跑回场上。

    没有回头看他。

    少年的话还值得多说两句,人过年了,没有必要。

    “贴子,商一,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没有?”

    “记得!”“明白!”

    “还不够!”

    “那要怎样?”

    “能忘了这两个进球吗?”

    “很难啊”

    “有时候,我真挺喜欢大羽的”

    “滚蛋吧老尤,我不喜欢男人!”

    ————

    连续丢了两个球的巴西队,像是魂魄丢了两魂一般,慌了。不光是攻的着急,守的心慌,连一贯引以为傲的技术优势,也在完全乱了套的状态下错误百出,频频送给对手皮球和机会。

    尤墨的提醒,看起来是那么的多余。

    以至于很多少年们,都把他的话当成了进球后的玩笑。

    像以前一样,爱搞笑的家伙,又来调*戏别人或者自黑了。

    甚至有闲心的家伙们还看了眼巴西队教练席,欣赏了一下主教练佩雷拉和替补们的表情。

    结果是一半庆幸,一半失望。

    庆幸是因为巴西队替补们一脸死气沉沉,失望是因为佩雷拉一脸平静地坐在教练席上。

    场休息的哨声响起,结束了混乱的场上局面。

    少年们抬起头,看着安静的看台,看着西边那一角,那一抹从未如此鲜艳的红色。

    都笑了。

    要是能这么结束,该多好?!!!

    “老牛啊,老是想起伊斯坦布尔,感觉很不好。”

    “是啊,同感。”(。。)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