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测莫过人心,比猜测更难的,是化解。有些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是深渊,却只能看着别人滑落,想伸手拉住他,反而会被当成扫兴的存在。任由其滑落,大概是很多人的选择吧。毕竟,耐心不是人人都有,委屈也不是人人都能承受。

    扯远了哈,回来说故事。

    被孙振平寄予极大希望的隋东谅和卢伟,并没有改变局面的方法。

    气势这种东西,一旦起来,就不是个人能力能随意改变的。巴西队已经找回了全部的状态,现在正冲着超常发挥的水平高速前进。如果说国少队之前的奔放表现是普通火车的话,那他们明显就是高铁了。完美的脚下技术像是平整无比的铁轨,流畅的跑位配合像是动力十足的火车头,走位飘忽的皮球像是需要送达的旅客,随时,都可能到站!

    两个人上场之后,迅速地投入了防守。在少的可怜的进攻机会,很难联系上队友。就连自身的状态,也只是平平。

    毕竟,防守并不是他们擅长的事情,一盘散沙的进攻状态也不是一时半会能理顺的。

    沉默的少年,依稀有人想起了下半场出场前那两个家伙的对话。

    “老尤,你说的‘说了没用,不如不说’,是个什么意思?”李贴几近凝固的大脑转过了一个自己都不敢想的念头,忙趁着难得的界外球机会大声问。

    “你懂的。”尤墨听的清楚,却不愿意多作解释。

    “意思是现在的情况在你的意料之?”李贴继续追问。

    “还记的我说过什么?”尤墨仍不回答,反问。

    “能不能忘了那两个进球!”大羽开始抢答。

    “等会说!”李贴吼了一嗓子,匆匆忙忙地结束了对话。

    尤墨没有追着他们解释什么,转过头,看了眼遥远的巴西队球门。

    十月了。晚上十点钟的空气有些冷。草坪上隐隐有雾气升起,目标离的稍微远些,看着就有些模糊。

    ————

    又一次界外球机会,李贴继续之前的问题。

    “意思是,你们有办法?”

    “没。”卢伟就在他身边,张口就答。丝毫不怕灭了士气。

    李贴难以置信地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又环视一圈,看了下其它人的表情。

    有懊悔的,有不甘的,有不敢相信的,就是没有一个一脸平静的。

    当然,不包括另一个家伙。

    “有。”

    李贴在转过身去,追着皮球跑的时候。听见了这么一个字的答案。

    心,顿时涌上来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膝盖开始,经过后腰,到达脖子,最后钻入大脑。

    让他的膝盖打直了,腰挺直了,脖子硬气了。脑袋,不再一团浆糊了。

    和他一样感觉的。是一群人!

    尤墨的说出那个字的时候,声音不大,却奇异地钻入了场上所有人的耳朵里。

    或许,是因为他们都在看着他吧。

    卢伟也在看着他,这个从未在球场上和自己产生分歧的家伙,会有什么理由来说服自己。

    尤墨笑了。特意地跑了过去,附在耳边,说出了答案。

    “等待。”

    听完答案的卢伟也笑了,难得地,很灿烂的笑容。看的少年们心一片敞亮。

    一切,原来还没有结束!

    ————

    少年们有了底气,防守注意力高度集,在不错的体能和身体条件支撑下,暂时让对手的攻势处于只开花不结果的状态。

    比赛,就这样持续到了5分钟。

    国少队的进攻机会还是少的可怜,防线被压的太靠后,就只能大脚找前面的尤墨,早有防备的卢西奥和其它两个家伙,把所有给他的空联系都切断了。

    地面的呢?

    醒醒吧!

    能不丢球就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想把皮球拿下来组织进攻纯属痴心妄想。

    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不敢!

    拿球走地面,最少需要四个人配合着往前走,除了拿球向前的家伙,还需要其它人拉开角度,拉出空间,尽可能的为他降低压力,提供支持。

    后场拿球组织一下并不困难,可一旦想越过线,所遭受的阻力和所冒的风险就开始以几何级往上增长!

    军心虽然暂时稳定下来,但比赛转机并未出现,很多人的心里,依然会怀念一下2:0领先时的美好时光。

    而且,2:2的比分还不是绝境,少年们潜在的力量并未觉醒,侥幸的心理依然有一定市场。

    这种状况,是卢伟眼的“死棋”!

    ————

    “他们好像是稳住阵脚了,这段时间守的不错!”

    周晓峰家的客厅里,明明人很多,又都是些话多人辣的川妹子,却依然安静了很久。这会终于有人出声打破了沉默。

    “嗯,是啊是啊!”周围马上响起一片应和。

    “周指导怎么看?”李娟没说话,等着议论声小些了,转头问周晓峰。

    “只守不攻,难有作为。”周晓峰转头看了她一眼,点头赞许。

    “有没有办法呢?”张梅也很久没吭声了,此时开口问道。

    “看对手吧,或许,还能期待下运气。”周晓峰苦笑着说完,缓缓地摇了摇头。

    周围的姑娘们也安静了下来,不再转头议论,专心地看着场上。

    看对手脸色,或者看运气脸色,听着就让人泄气。比赛如果踢到这种程度,场上场下都是种煎熬吧。

    还不如吹停比赛,直接点球决胜负好呢!

    “那两个家伙为什么不用个人能力搅和一下对手呢?说不定能挽回一些局面!”看着比赛又进入半场攻防,某姑娘突发奇想。

    这个提议勾起了姑娘们的兴趣,一时间嗡嗡的议论声越走越高,把一边看书的王瑶都惊动了,跑过来问情况。

    李娟和张梅对望了一眼。然后一齐把目光转向周晓峰。

    “对手,防着呢。”周晓峰指了指电视屏幕。

    镜头刚好转到卢伟身上。只见他刚一拿球,立即就有一人贴身干扰,另一人在不远处协防保护,很快,就把皮球碰出了界外。

    “长传的路线被封死。短传的话两人身边一共有四个小尾巴。”周晓峰轻叹口气,一脸无奈。

    “不会吧,巴西队防守意识这么好?”张梅一脸不可思议。

    “以前的不会,这支不同了。”

    “为什么?”

    “应该是主教练的风格吧,比较强调战术纪律。我估计赛前没少研究我们的比赛录像。”

    “他们没采取行动,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吗?”

    “是的,他们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

    “还能难倒周指导?”

    “这两个家伙,我猜不透!”

    ————

    等待。是件痛苦的事情。

    特别是被动的,没有期限,可能也没有意义的等待,更是一种煎熬。

    能保持耐心,留下信心,坚持信念地一直等下去,需要一种勇气。

    比赛已经到了8分钟,目前状况下会有两种可能。

    其一。目前的半场攻防维持下去,比分一直没有改写。继续在侥幸心理期待加时赛。

    其二,巴西队成功改写比分,将国少队逼入绝境。

    第一种可能,是绝大多数关注他们的人,甚至是除那两个家伙之外所有人的想法。毕竟,能以目前这么个结果进入状况不明的加时赛甚至点球大战。是件做梦都要笑醒的事情了。

    第二种可能,是那两个家伙的想法。可能荒谬,可能大逆不道,可能无人支持,但他们心理清楚明白着:不入绝境。无法翻身!

    猛火之下,沸水之,蝼蚁尚且挣扎!

    火慢炖,温水浸泡,青蛙悠哉游哉!

    现在的国少队,心齐着,人也在努力着,信心并未失去,支柱也都还在。可就因为曾经2:0领先过,现在2:2稳住了,让他们无力进取,把希望寄托在对手身上,队友身上,运气身上。

    就是没放在自己身上!

    尤墨和卢伟心知肚明这一点,并没有愤怒,也没有怒其不争的怨怼,更没有伤心绝望。队友们还小,没有那么大的心脏把冠军装下。此时的表现只是阴差阳错罢了,并不说明什么。

    不过,这两个家伙也有侥幸心理。

    他们希望对手,无论是接下来的比赛还是加时赛,能在领先后,还能给他们多留一些时间!

    还好,关键时刻运气来帮忙了。

    这句话是那两个家伙藏在心里的,如果说出来的话,可能会被当成叛徒口诛笔伐上半辈子!

    比赛第80分钟,小罗的一脚直接任意球打在了队友身上,变成了一个传球,落地后卢西奥一脚捅射,完成了逆转!

    决赛第81分钟,场上比分2:。

    ————

    奔跑庆祝的巴西队少年身后,是一张张苦涩的脸。

    还能说什么,还敢说什么,还有脸说什么呢?

    那就低下头,躲过讨厌的摄像机镜头,把自己的脸藏起来,熬过这剩下的几分钟吧。

    还好,他们不说话,有人要打破沉默了。

    “运气不错嘛,卢总!”尤墨满脸笑意。

    “还行吧!”卢伟同样嘴角含笑。

    说罢,补充了一句:“他们那个样子,你不用说点什么?”

    尤墨笑着摇摇头,大嗓门吼起来:“大羽,能忘了比分吗?”

    大羽只楞了一秒不到,低下的脑袋瞬间抬了起来,话一出口,就惊倒了一片。

    “难道你们,一直在等这个时候?”

    趁着难得的对手庆祝时间,尤墨目光扫了一圈,确认收集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后,用尽全力的怒吼出声:“是的,没错!”

    “不到这种时候,你们找不到真正的方向!”

    “现在,带把儿的,跟老子冲!”

    晚风,忽然带着海潮味儿刮了过来。

    一直模糊的巴西队球门,在尤墨微微眯着的眼睛里,再次清晰起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