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决赛的正牌解说孙振平,在这80分钟里走过了一段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历程。他的心情,从兴奋到激动,再到亢奋的说不出话来,然后,一盆盆的凉水浇来,把炽热滚烫的心,浇冷,变凉,再冰冻起来。

    这种给了希望,给了很大很大的希望之后,再一点点浇灭的感觉,实在是太残忍了!

    活了大半辈子的他,在高兴到亢奋的时候说不出话来,却在悲伤到浑身冰冷的时候,开口了。

    “我们的少年们,尽力了。虽然结果很残忍,那只是实力差距太大造成的,他们还有将来希望观众们,不要因为,对他们的期望,落了空,而责怪他们”

    声音有些哽咽,被迫停了下来。

    两位老爷子都有些动情,看着捂嘴闭眼的孙振平,开始念悼词。

    “是的。他们的表现已经远远超乎我们想象了,没有人在赛前能预料到,他们竟然能以两个球的优势领先巴西队。虽然结果让人伤心,但他们才是最难过的一群人!我们做为局外人,可能并不了解这支队伍的内部情况,也没有办法知道他们的这些比赛,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不足为外人道来的细节。可他们能走到今天,能让对手惊出一身冷汗,能贡献如此精彩的上半场比赛,就足够让我们惊喜的了,如果还有期待的话,就放在他们的下一场比赛吧”

    “如果非要指出少年们所犯的错误的话,我想说,这种错误,虽然可惜,但很值得!而且。即使是成年队处于这种状况下,依然很有可能犯同样的错误!他们,只是一群十四五岁的孩子们,不是机器!情绪上来了,玩高兴了,有些收不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用那些刻板的,存在于想象的,理想的战术执行能力,来要求他们,确实是强人所难了!所以,请不要责怪他们,这或许,是成长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孙振平静静的听着,耳边恍忽响起那首熟悉的旋律。

    “还记的年少时的梦吗

    像躲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

    ”

    ————

    被念了悼词的家伙们在干嘛呢?

    当然是在拯救自己!

    不过在那之前。得明白怎么拯救自己。

    “不要着急,对手可能会犯错,先不要大举压上,大羽谅子准备好就可以了!”卢伟难得有耐心,一口气说了这么些话。

    整齐划一的“明白”和着哨音一起响起。

    比赛,常规时间还有9分钟不到!

    圈开球后,除了被点名的两人和卢伟尤墨外,其它人迅速回了半场。严阵以待!

    巴西队没有得意忘形,进球之后立即回收。准备用防守反击把剩下的十多分钟安稳度过。

    当然,这种表现是佩雷拉一贯的指示在发挥作用!

    按南美少年的天性来看,气势如虹的他们是绝不甘心在逆转之后马上收手的!

    此时愿意服从指挥,也只是表达他们对主教练的敬重。

    不过,很快他们就失望了!

    对手的表现实在不堪,竟然在如此绝境之下只派了四人攻上来!

    这种表现的对手竟然让自己难堪了如此之久。这种状况真的让人难以忍受!

    得好好教训他们一下了!

    ————

    巴西队的少年们,渐渐地从河对岸探头出来,没发现足够的危险后,开始把皮球往对方半场转移。

    佩雷拉,又开始犹豫了!

    骨子里的战术意识在提醒他:现在队员们的行为。有点放任!不制止的话,可能会变成风险,持续下去的话,会变成危险,运气不好的话,会收获恶果!

    可少年们渴望的眼神,对手那不堪的表现又让他开始分析:被人如此逆转的对手,大概没有足够的勇气改写比分了吧。队员们只要正常发挥水平,局面依然完全在控制之下。而且,只要再进一个,比赛将完全失去悬念!

    矛盾的他,在教练席前面走来走去,不时地抬头看一眼大屏幕上缓慢流动的时间和赏心悦目的比分。

    场上队员们仿佛也看出来他的犹豫不决了,一个个相互对望着,没个主意,最后把目光投向了队的几位大牌。

    小罗还是一贯羞涩的笑容,没有什么表示。

    法比亚诺和卢西奥是另外两个进球功臣,很明显,他们在队也有很高的发言权。此时一个闷着头往前跑,另一个怒吼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巴西队的少年们收获了足够的底气,开始迅速前压,人和球一起,向羸弱不堪的可恶对手扑去!

    佩雷拉看在眼里,张了张嘴,却停顿了一下,最后还是叫住了往上冲的边后卫,留了四人在本方半场。

    比赛大概,没问题了。

    卢伟看的清楚明白,把微笑藏在了心里。

    “老牛,ok了。喊他们准备!”

    佩雷拉这种骨子里欧化的南美教练,看着适合巴西队的风格,其实并不尽然。这种状况就像是个偏科少年在大考前所面临的状况一样,到底是差缺补漏带来的效益高,还是强化优势科目带来的效益高?

    这种没有明确答案,个体差异巨大的命题,让他一直有走平衡木的感觉。严格坚持战术纪律,扼杀队员们丰富的想象力,明显有些不近人情!过于随性,强调技术和创造力的话,自己难免又随大流!

    这种矛盾一直伴随着他,没有经受足够考验的时候,还在水面之下让人不太注意。一旦队伍面临考验的时候,就迅速地浮出了水面,折磨着他。

    就像现在的局面,他明知道现在攻出去会有风险。却依然没有办法狠下心来喝止队员们,强硬地要求他们立即停止进攻,全部回防。

    因为他怕,万一死守不出依然没有守住,那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众叛亲离。一世英明毁于一旦!

    如果放手让少年们去发挥天性的话,即使丢球也不一定输,既使输了,也算有了交待!

    是的,在巴西,每个人,都是主教练。每个人,都不会放弃评论主教练的机会。

    ————

    没有人能完全预料对手的想法。

    所以比赛,永远充满了变数。

    卢伟的两次判断。只是因为他对对手的主教练有一定的了解而已,算是取巧。

    可判断虽然重要,却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后面的执行,才是考验硬件水平的极限测试!

    还好,关键时刻有兄弟在!

    “大羽谅子,对手进入上半场那种脱节模式了,随时准备!”尤墨从懒洋洋的状态苏醒。声音里的兴奋掩饰不住。

    “o了!”“好!”

    “贴子商一,后场找机会传脚下!”

    “没问题!”“嗯!”

    仿佛从梦醒来的少年们。从来没有试着,在比赛的82分钟,在巴西队这种对手身上,测试自己的极限!

    那种兴奋,可想而知!

    “是兄弟的话,拿出带把儿的表现!”李建兴奋的直拍胸口。用尽全身力气咆哮着。

    梦幻般的舞台上,那一群追寻自我的舞者们,第一次真正地触摸到了,自由,的灵魂!

    ————

    决赛第86分钟。表演时刻,终于到来!

    皮球是从李建这儿起飞的,不是大脚,而是奋尽全力的双拳击出法比亚诺的射门!

    轨迹有些飘忽的皮球往右路边线迅速飞去,在它的正下方,还有个没有放弃的身影!

    李贴!

    本届比赛,除了那个锦上添花的进球之外,唯一能让人记住他的,就是那张红牌了。

    眼前的机会,非常渺茫,如果他已经忘了那似曾相识的一幕的话。

    还好,那个家伙干过的事情,这个跑不死的家伙永远记得!

    奔跑到极限速度之后,他的脑子里再也没有其它,根本没有时间看下队友在哪,也没有心情去关心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值不值得,心,只有一个信念!

    带把儿的兄弟,不能放弃!

    高速奔跑他的起跳并不充分,双臂的展开也不潇洒,整个身体向前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向上的速度。不过,他的两条大长腿在此时发挥了奇效!

    被狠狠抽的皮球直接从右路飞往了左路!

    那里,有他的好兄弟。

    李京羽!

    这脚倒勾使的劲儿实在太夸张,以至于大羽这么贼的家伙都一点预判都没有。

    还好,多年苦练的基本功在此时发挥了作用,大羽高高跃起,用一个极为舒展的胸部停球,把皮球卸了下来!

    此时他的位置,在左路边线上,距离线,还有十米左右。

    这种误打误撞的传球没有人会有足够的准备,停球下来的大羽只观察了一眼,就领着皮球跑路了。

    奶奶个熊的,最近的家伙都在十米开外,羽哥还是相信自己吧!

    卢伟和隋东谅一一右迅速启动跟上,唯一能过来支援他的,只有尤墨了。

    尤墨本打算喊一句“大羽,自己带!”的,到了嘴边放弃了。

    这个货,这种时候哪儿用自己提醒?!

    大羽接球的点不错,尽可能地利用了场地的宽度,迅速扑过去的巴西队场还是稍迟了一步,被他直接向前的一个加速给甩掉了!

    面前,是补防的另一名队员,不远处,是终于拍马赶到附近的尤墨。

    大羽是那种即使嘴上没空,心里也会嘟囔几句的主儿。此刻把“大爷的老尤,累死羽哥了”好容易憋在肚子里,毫不犹豫地把球传了过去!

    尤墨可没时间理他,这种过渡传球难度虽然不大,也要打起十二分的防备来对付脚下频率极快巴西队员们。

    停球之后当然不会是转身了,尤墨横向带了一步,余光扫见了熟悉的家伙,脚弓轻推,把皮球稳稳地送到了他的脚下!

    一波折的进攻,终于回归真正的指挥脚下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