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比分进入加时赛,这种状况让所有人都有些五味杂陈。

    逆转,都没做到。气势,也都还在,只是心理略有区别。

    已经两次脱节导致丢球的巴西队,矛盾迅速地暗流涌动。

    进攻队员的埋怨,自觉是在情理之的:对手只有那么几次进攻机会,射门更是一只手都能数过来,竟然让他们进了个!我们在前场进的再多,也架不住你们在后面的渣烂防守!

    防守队员的不满就更明显了:不是你们不回防导致的脱节,能让对手轻松地四打五甚至四打四吗!进球的高光时刻都被你们占了,丢球的黑锅都由我们背着,这比赛踢的还有什么意思?!

    正在暗自抱怨运气的佩雷拉,本以为丢球可以放下包袱,轻装上阵进入加时赛的,结果此时稍一观察,心就觉不妙!

    一个个怒目而视的家伙,完全无视了自己!

    可比赛哪儿等人,刚想再说点什么,裁判的哨声就吹响了。

    佩雷拉一脸无奈地喊了两嗓子,看着头也不回的队员们,摇了摇头,返身坐回教练席。

    一直看着他的卢伟,嘴角有笑意忍不住。

    “老牛,消息利好。老计划,喊他们后场待命,随时准备!”

    “好嘞,您吩咐,我照办!”尤墨拉长了声音吼了一嗓子,脸上笑容可掬。

    少年们也仿佛反应过来了,此起彼伏地吆喝起来,个别体力好些的还要原地蹦一下,显摆显摆。

    “5:5了哈,老尤,别给我机会。也别抢我碗里的!”大羽一本正经地骑在尤墨后背上,语气很严肃。

    “大爷的,你比我重吧!好意思让我背你上场?”尤墨埋怨着,却没松手。

    “有点跑不动了,又怕你没动力。”大羽还是一本正经的。

    “巴西回来,跟我去国外吧。”尤墨压低了声音。淡淡地说道。

    “舍不得王导贴子他们。”大羽的回答很快,毫不奇怪他会如此说。

    “再等等,也行。”尤墨看着一同上场的家伙都在等他们了,手一松,顺便结束了谈话。

    “嗯。”大羽双脚落地,试着跳了一下。

    夜深了,晚风越来越大。

    空气的一丝伤感,却像在心里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

    ————

    加时赛的场面。依然是之前的翻版。

    绝不甘心点球决胜负的巴西队进攻队员们,拿出了拼命的架式,用已经不多的体力顽强地冲击着对手的防线。

    可惜,对手的气势,已经在他们之上了!

    少年们的球商不至于不明白卢伟的话含义,已经对他心服口服的家伙们,信心仿佛高山流水一般,再不可挡!

    比赛到了这种时间段。技术上的优势已经越来越小。原因很简单,其一是体力下降导致动作频率下降。人球结合度也随之变得不再那么无解。其二是已经相互适应了解了这么久,再没有能惊吓对手的动作了。

    巴西队技术上的优势在下降,体力上双方只是平手,气势上国少队已经领先,这样加起来算是平手。

    于是,决胜负的东西。又成了战术!

    可双方战术表现上的天差地别,才是造成眼前局面的罪魁祸首!

    场面不出所料,十分钟不到,巴西队的攻势就开始随着体力迅速下降,攻防两端思想不统一而变得雷声大雨点小。

    防守压力渐轻的国少队。很快获得了反击的机会。不过,巴西队也不会在一个坑里栽倒次。

    特别是眼看自己即将成为英雄,却又被对手无情扑灭希望的卢西奥,每次看见前场丢球后,都用自己那公牛一般的怒吼声,提醒着队友回防。

    国少队的进攻却受阻于大羽的体力,两次止步于对方禁区。

    大羽的体力问题,很明显,也很无奈。

    六场比赛全部打满的情况下,他那一贯不错的体能在此时成了越来越大的问题。之前那个进球,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当背景布的,可现实就是这样,不是你努力,拼命,不甘,就能做到你想要做到的一切!

    既使他是李京羽!

    “大羽,交给我们吧!”李贴在又一次进攻未果后,喊了出来,声音并不急躁,有些淡淡的伤感隐约可闻。

    “没事的,放心吧!”孙治看了眼双手撑腿一脸不甘的大羽,开口安慰。

    大羽转头,没看他们,目光转向熟悉的家伙。

    “我不会安慰人,看我搞毛?”尤墨很奇怪的问。

    大羽腿一软,差点跪拜这货。

    “你大爷的啊,老尤,谁他么要人安慰?”

    “那不就得了,能跑的动就跑,觉得拖后腿了就下去充电,有什么舍不得?”尤墨随口回答。

    “懂了,换吧,卢伟。”大羽挠了挠鸡窝状的头发,一脸的恍然大悟。

    卢伟微微一笑,并不说话,转头和孙本亮目光对上后,做了个换人的手势。

    一分钟后。

    “跑快点,别耽误时间影响我进球!”尤墨看着一脸不舍,不停回头的背影,催促。

    “赢了请你吃饭!”大羽干脆转过身来,后退着往场下跑,看着他说道。

    尤墨看着那双没了精神的眼睛,一脸疲惫的神情,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大羽直直地看着他,到了快要转身交接的地方,才用力挤了个笑容出来,嘴角抽抽着,有些味道很苦的样子。

    尤墨没有转头,一直看着他,直到距离越来越远,看不清楚眉眼的时候,才伸了个长长的懒腰,顺便仰头望天。

    月朗星稀,明天大概又是个晴天吧。

    ————

    夜色已深,玩累了的小伙伴一个个回家了。张笑瑞,黄勇,李京羽,陆续走了个之后,尤墨有些寂寞。

    仿佛是看出来他的想法了,隋东谅的笑声远远传来。“怎么着,咱们仨给他们来一段?”

    “下半场吧,15分钟时间应该够了。”卢伟的声音跟着传来,声音还是淡淡的,听仔细了,有种淡淡的伤感在里面。

    “人少了点,不热闹啊。”尤墨的感慨伴随着哨声响起。

    “有什么关系,特种兵作战,要那么多人干嘛?”隋东谅满不在乎地说道。

    “骨子里还是独行侠嘛!”尤墨继续感慨。

    “有什么大不了的。独行侠挺好,我喜欢!”隋东谅抬起下巴,扬了扬眉毛。

    “我竟然反驳不了你”尤墨深感无力,走路都有些腿发软,深一脚浅一脚的。

    “哈哈,还记的那场篮球比赛吗?”

    “记的,你们赢了。”

    “你说过的。不要配合,其实也种配合!”

    “原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理解的。原话是大羽转答的,你觉得他嘴里说出来的东西。能靠谱吗?”

    “好吧,你已经说服我了”

    ————

    加时赛上下半场只有一分钟休息时间。已经用完个换人名额的两支队伍,没什么调整的余地,直接交换了场地等待开球。

    孤独的孙振平一开口,就觉得的屋子里有回音,无奈地停了一下。把耳机带好,开始进入独角戏模式的解说。

    “比赛已经踢了110分钟,双方的体力都有些透支。加时赛上半场,巴西队猛攻了十分钟未果之后,不得不把阵形后移。投入了更多的精力在防守上。国少队的表现依然很稳健,几次进攻机会表现的也很积极。双方看来都不太甘心用点球决胜负咦,高指导你怎么来了?身体怎么样?”

    高丰纹点头谢过扶他进来的工作人员,笑着说道:“没事没事,小问题,只是好久没这么激动过了,有点心律不齐比赛怎么样?”

    孙振平仔细确认了下他的脸色,未见异常后稍稍放下心来。

    “比分没变,马上下半场比赛了。还是别太勉强,高指导,这比赛太让人激动,我都有些解说不下去了”

    高丰纹还是笑,坐稳了,眼睛盯着大屏幕。

    “年指导被送去医院了,我得第一时间知道结果,好去告诉他”

    “年指导情况怎样?危险吗?”孙振平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一脸震惊地问。

    “没啥大碍,老爷子年龄大了,保险起见嘛,住院观察几天!”高丰纹注意力转到大屏幕上,随口回答。

    “那以后”孙振平欲言又止。

    “以后你就听不到老爷子在你解说的时候,啧啧有声了。”高丰纹笑,没有转头看他。

    孙振平没说话,注意力也没在大屏幕上,有些失神地向远处望去。

    入夜的京城依然不眠,灯光杂乱。

    小的时候,大概早就黑灯瞎火一片了吧。

    时间,溜去哪儿了呢?

    ————

    加时赛下半场,双方的节奏都慢下来了。

    不过,巴西队是被动,国少队是主动。

    巴西队的少年们再不甘心,也没有办法让自己疲惫不堪的双腿快速奔跑起来,此刻只能一脸无奈地缓慢推进着,希望用精准的传球把阵地战的威胁加大。

    国少队大部分人也到了抽筋的边缘,即使面对对手被迫放慢的节奏,依然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能维持住防线的稳固。

    能支撑他们到现在的,是心从未磨灭的信任!

    无论多么困难的局面,那些家伙始终不会放弃,始终能够找到办法,始终能够站直了去面对!

    现在的防守难度已经下降了如此之多,还有什么坚持不下来的?

    “卢伟,谅子,防守交给我们了,你们去对方半场!”李贴从未试过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一出口,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什么样的感觉呢?

    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正在觉醒的小狮子,在狮王的带领下已经狩猎成功过很多次了,却从未尝试过独自指挥一场。

    现在,是时候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