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流走的时间,是心无法挽回的痛。曾经美好的过去,是回忆无法靠近的怯。渐渐淡去的背影,是脑海深埋的岁月。

    只有经历过才会如此在意吧。愿各位书友惜时如金!

    李贴的话,让尤墨楞了一下。仔细打量过去,看到的是一张眼睛放光,脸色却从容的脸。不由得笑着问:“丢球等于判死刑了,你担的起责任吗?”

    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的李贴,明显地楞住了,没有马上回答。

    “怕毛啊贴子,有我们呢!”孙治的大嗓门先吼了起来。

    很快就有声援陆续到达,其李建的声音最大:“怕个毛线,有责任大家一起担着!”

    等着声音小些了,所有人各就各位继续忙碌了,尤墨才等来了想要的答案。

    “你说的对!我考虑了一下,虽然可能鲁莽了点,但我还是觉得,值得冒这个险!”

    一脸认真的李贴,说完之后就转头忙活去了。留给尤墨的,是个高大却不笨重的身影,头发略有些长,奔跑的时候在空起伏不定,像支舞动的巨大毛笔。

    能画出来什么样的人生呢?

    李贴?

    “谅子上来吧,不能不给贴哥面子!”尤墨深吸一口气,放下了心思绪。

    “来了!干嘛不信任他们?”隋东谅确认了一下皮球运行的方向,开始把位置前移。

    “勇气和鲁莽,有时候很难分清。不过嘛,考虑到了最坏结果依然敢去做,算是个合格的队长了。”远端的卢伟也放弃了坚守的位置,边跑边向他解释。

    “你们这两个家伙,为什么想的永远和别人不一样?”一向话不多的隋东谅。忍不住感慨。

    “你们都很优秀,我们更优秀。所以,要努力了。”尤墨静静地看着他,语气一如平常,懒懒的。

    “明白!”

    隋东谅的回答简洁明了,之后的动作。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没有衣服摩擦带来的声音,却能完完整整地脑补出“啪”的一声脆响。

    标准的军礼,是那么的简单,却又那么的直入心扉。

    让人难忘。

    ————

    慢节奏的比赛,完成了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成长故事。现在,是收尾的时刻了!

    决赛第115分钟,期待已久的个人表演,拉开了大幕。

    李贴的坚强后盾们没有食言,一次又一次地抵御住巴西队的进攻后。终于成功地把皮球通过地面传递,送到了前场的卢伟脚下!

    早已整装待发的隋东谅和尤墨,立即左右拉开,用他们的最大速度,尽可能地为他拉开空间!

    巴西队整体阵形并未脱节,对他们的防备,也一直没有松懈。对眼前这个拿球的家伙,更是有了骨子里的认识!

    这个家伙。是个真正的球队大脑,传球大师!

    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他们开始高度戒备他的传球路线,用重兵包裹住高速前插的两个家伙,只派了一人上前干扰拿球的家伙!

    卢伟面临的,竟然是一对一!

    这不能不说是个意外之喜!

    隋东谅的提议,竟然如此贴合了对手的心理,这种状况让卢伟都有些惊讶。可惊讶归惊讶。早已做好的打算却不会有任何改变!

    卢伟的个人技术,并不比巴西队的少年们强一丝半点,严格说来还要差上一截。但骨子里的战术意识,却不知比眼前的家伙高出多少来。

    体能!

    这东西当然属于战术的一部分,在此时成了关键的一部分!

    连续两次急停变向后。再也跟不上他的动作的家伙被完全甩开,卢伟面前十米不到,已经是大禁区了!

    巴西队的防线,又一次慌乱了!

    超出预计的东西,总是这样,尤其是在一而再,再而的犯错之后。

    迅速补防过来的家伙,明显是准备用犯规来结束这次威胁的,可惜,启动两步后,还没冲到卢伟面前,就已经被看穿了!

    被看穿的鲁莽动作,很容易就被他迅速的横向两次触球给绕过!

    此时,右路来回折腾两次的隋东谅,终于获得了足够的接球空间。

    卢伟的带球运行方向,明显是冲着右路去的,一直照看着隋东谅的两名防守队员,终于不再坚持,迅速派了一人过来支援。

    成功吸引了两名防守队员后,卢伟的一脚直塞,送给了隋东谅和对手拼速度的机会!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先冲刺到达底线前的隋东谅,还有足够的时间看一眼尤墨的位置,确认了方向和距离,才施施然起脚传!

    尤墨面临的困难要比隋东谅大一些,不过,身体的优势完全弥补了这份差距!

    传的质量很高,速度快,落点准,弧线不高旋转却明显。尤墨是助跑两步后起跳的,位置在左路的小禁区线外一米处,可以头球攻门,但角度偏小,成功的把握不大。

    和他一起起跳干扰的,仍然是卢西奥。心笃定他会头球攻门的家伙,这次用上了全部的手段,右手维持平衡,左手紧紧地拽住他的球衣,虽然起跳了,但高度远远不够,身体更多的是以向前冲状态在前进,想把他带离危险地带!

    早有准备的尤墨,在身体腾空那一下的时候,很明显地听着了“嘶啦”的一声悲鸣从球衣上传来!

    没能拽住他的卢西奥,心顿时一凉,抬了下头,看着自己头顶上的阴影越来越大,直到完全坠落下来!

    尤墨其实不想砸他的,但没办法,这家伙刚好跑到了自己身体正下方,勉强用头把皮球回点下来之后,只能选择他的身体,当做自己的垫脚石了!

    黑白相间的可爱家伙。再一次回到了进攻发起者那里,像一个圆,画上了最后一笔!

    出现在尤墨身边的卢伟,用他本届比赛的第一脚射门,为这次旅程,画上了句号。

    决赛第116分钟。场上比分4:。

    ————

    比赛在五分钟之后结束了。

    观众们迅速地开始退场,除了已经沸腾许久的西看台。

    听见终场哨音的场上少年们依然有些恍忽,完全不知身在何时何地,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一般,眼睛紧盯着皮球,或者对手。

    直到狂喜的队友们冲上来把他们扑倒,直到雄壮的《pion》开始响起,直到脑海那个反复盘旋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才回过神来。

    我们。是冠军!

    我们,真的是冠军!

    我们,真的,做到了!

    那就,笑吧,闹吧,疯吧!

    最后别忘了,抱在一起。好好的哭一场吧!

    ————

    周晓峰家。

    已经哭成一团的姑娘们,忘了是谁开的头了。

    反正在哨声响起之后。就有人肆无忌惮地,在疯癫的人群哭了起来。渐渐地,开始传染,流感一般,抹红了她们的眼睛,阻塞了她们的鼻腔。酸涩了她们的心。

    女人总是感性,特别是感同身受的时候,特别容易动情。

    哭了大约有五分钟吧,渐止。

    有小姑娘先反应过来了,提醒她们:“这么晚。回去要翻墙了!”

    哄笑一片后,周晓峰直挠头,“确实哈,没想到11点才结束!”

    一旁的王瑶过来使劲摇晃丈夫的肩膀:“大家肯定都饿了嘛,吃火锅,去不去?”

    如遇大赦的周晓峰,马上转身敬礼,“王老师高见!走起!”

    姑娘们哄笑着起身收拾,终于把心思收了回来。

    不过,也有例外的。

    “娟,晚点要给他打电话不?”张梅拿着纸巾给李娟细细地擦去泪痕。

    “太晚了吧,他那边回到房间,还不知道几点了呢。”李娟的啜泣渐止,说话的鼻音很重。

    “想打的话,吃完饭回来,我陪你。”张梅笑着看她,轻轻地刮了刮她的鼻梁。

    “梅姐谢谢你!”李娟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半道上卡住了,最后只憋出个字来。

    “谢我什么?”张梅一改往日风格,笑着问。

    “我老是傻乎乎的,得罪人都不知道。因为有你,还有周指导,才能一路顺当的走过来”李娟幽幽地开口,说了一半,却被粗声粗气的声音打断了。

    “娟妹儿,不许再说悄悄话了,走起,吃火锅喽!”

    “硬是,简直不把我们当朋友,再这个样子,不理你们了哈!”

    “周指导管一哈嘛,娟妹儿和梅姐太不合群喽!”

    “对的,改天让她们请客!”

    “要的嘛,今天吃火锅,明天吃串串!”

    “搞快些,万一关门喽,汤汤都没得喝!”

    ————

    实在是太晚了些,不放心的江领队领着江晓兰送郑睫回家。

    两个姑娘都哭过了,此时凑在一起边走边说悄悄话。

    “那个家伙和记者的事情,你爸爸知不知道?”郑睫悄悄抬头看了眼走路晃悠的江老头,问。

    “不清楚,可能知道吧。不过没说什么。”江晓兰也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没有得到答案。

    “那是个什么态度?”郑睫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我一管他喝酒,他就说想我妈了,时间久了哪儿还敢管他。他也一样,不管我。只要生活上没啥问题,其它事情都交给我做主。”江晓兰轻叹口气,缓缓说道。

    “哦江伯伯一个人,是挺难过的”郑睫的声音迅速哽咽起来,说没两句,自己捂嘴了。

    “还好吧,我都习惯了,他这些年也都过来了,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我爸他,还是有些其它爱好能消磨时间的。”江晓兰赶紧递纸巾给她,语带埋怨:“你看你,说的好好的哭个什么劲儿,过去多久的事情了!”

    “嗯,嗯,你说的对。时间久了,再难过的事情,也能慢慢淡忘了。我现在都很少想我爸我妈!”郑睫迅速收了情绪,转移话题。

    “嗯,到了呢。早点休息吧,你们明天还有训练呢!”江晓兰也不愿深聊,收了话题。

    “好,明天去你家吃饭吧!”

    “要的嘛,江伯伯的手艺,吃了一盘想二盘!”

    “爸你看一场比赛喝了多少酒?”

    “高兴嘛,嘿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