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收尾。想来想去,故事发展还是集在绿茵场上好了。那些勾心斗角,仕途沉浮不是不能写,只是多了的话未免喧宾夺主,还不如写点感情戏呢。感谢书友们的一路支持,祝各位心情愉快!

    归心似箭也难奈人在江湖。

    尤墨回来的时候,已经是10月底了。

    全运会已经开打,周晓峰领着姑娘们住进了赛事组委会统一安排的酒店,后天就是第一场比赛了。

    确认了他的归期之后,王瑶领着被特许溜号的李娟过来机场接人。

    一高一矮两位美女还是很拉风,离老远就被尤墨看见了。这货还是做了防备,一副大墨镜挡去了半张脸。其实也没多大必要,队伍几天前过来的时候已经把球迷的热情给消耗的差不多了,他的归期也没几个人知道。

    这一去就是接近两个月时间,见了面当然是抱住了哭。

    王瑶也是个感情丰富的主儿,和他相处时间不久却已经视同家人,此时抱住了不撒手,反而让他略感尴尬。

    他对这夫妻俩更多的还是敬重,短暂的相处时间里,亲人的感觉虽有,陌生感还是满满的,尤其是这种亲密的身体接触。

    还好,有直言快语破开局面的。

    “哎呀,王阿姨不要哭了嘛,妆都花了!”

    李娟其实也化了妆过来的,手笔一看就不是自己水平,淡淡的透着一股雅静,把她原本略显青涩鲁莽的傻姑娘气致掩盖了不少。打扮和平时区别也很大,上身一件松松长长的白色毛衣,下摆直接垂到了牛仔裤的膝盖位置,让她稍显粗旷的肩部线条看起来柔和多了。

    王瑶只是一时激动情绪控制不住。哪儿能不知道她的心思,此刻松了手,转身接过她递来的纸巾。

    自家姑娘当然要好好抱一抱的,不过两人还是知道分寸,长辈面前聊解相思之苦就行了,没好意思抱住了不撒手。

    王瑶心里也没闹明白这家伙和几个姑娘的感情纠葛。有心说道一下却被周晓峰提前劝止了。其实真要说的话还不太好开口,总不能直接问“你到底喜欢哪一个?”或者“这样子不行,得赶紧把关系理顺,别伤了人家!”

    真实情况又不了解,说这些难免鲁莽有余。

    眼前看着两人关系如常,心也就放下不少。

    现在都还小,以后自然会各有选择的。

    “午想吃什么?”王瑶领着两人上了车,转头问。

    正在后面偷偷摸摸搞小动作的李娟,很有些庆幸长款毛衣的遮挡效果。此刻面不改色地回答:“他在外地肯定吃不到正宗的火锅嘛”

    说罢又觉得太过强势,转头问:“对不对?”

    尤墨才懒得在这种问题上拿主意呢,伸手捉住在自己身上使坏的手,点头表示自己无异议后,目光转向车外。

    机场高速上,什么东西都是一晃而过,急匆匆的留不下痕迹。

    “干嘛不太高兴?”李娟没有坚持,把手放在他的手心。凑近了问。

    “名气越大,责任越大。让人有些矛盾呢。”尤墨伸手轻轻刮了刮她那调皮的嘴唇,没好意思亲上去。

    “我还不如你呢,没名气还没时间,晚上也没办法陪你”李娟脸上发烫,余光扫了眼前排的王瑶。

    “将来有了的话,会怎么选择?”尤墨稍稍睁开些眼睛。嘴角含笑看她。

    “没,没想过呢,你呢?”李娟稍一楞神,声音有些卡壳。

    “没想好,反正闲散的日子算是到头了。”尤墨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把她搂在自己怀里。

    “嗯,全运会的话,来看看我们比赛就好了”李娟像只猫儿一样,趴在他的腿上,声音也是懒懒的。

    “嗯,对不起。”

    ————

    卢伟果断拒绝了所谓的冠军巡游,此时已经回来五天了。

    郑妈对他和郑睫的关系来了个180度转弯,不但赞赏有加,还急的不行,特意从外地回来看看她心的未来女婿。

    结果自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了。

    原因嘛,当然是媒体对他的态度也转了个180度的弯。

    既然是冠军队,当然要**行赏深度挖掘了。结果接受专访的队员们,对他的评价一个比一个高,比赛战术所起的作用也被一路拔高。到最后,所有人才恍然,原来不喜欢抛头露面的家伙才是这支球队的真正大脑!

    各种追捧开始蜂拥而来,看的郑睫恶心的直起鸡皮疙瘩,郑妈激动的直打哆嗦。

    最终她老人家还是在郑睫的催促之下才回去的,小姑娘本来就烦那些追着尖叫的追星族们,更不想自己老妈也成大灯泡一个。

    坚持陪着她训练了两天,卢伟自己也遭不住了,除了偶尔去和樊老头手下的小子们踢场球,其它时间就躲在家里陪郑老爷子下棋看书。

    是的,虽然才住了一个多月,家的感觉就已经很清晰了。

    干爸干妈严格说来只是友情挂名,去吃了趟饭聊了聊家常,把从岛国带回来的礼物送上,就算尽了心意了。

    今天下午郑睫训练结束的比较早,刚开了院子门,就开始嚷嚷。

    “大脑袋家伙今天回来吧,过来没有?”

    “没呢,他跟我不一样,到哪儿都能惹一堆事情在身上。”卢伟正在厨房帮郑老爷子打下手,闻言对着窗户回答。

    “真无情呐,竟然不来报个道!”郑睫一串小跳闪身进了厨房。“今天做什么好吃的?”

    “打了个电话过来,明天能来报道。晚上主打酸菜鱼,盐煎肉。”卢伟转身坐在小凳子上继续忙碌,任凭小姑娘在自己后背上玩着花样的折腾。

    “嗯,你出来一下,有话跟你说!”郑睫腻歪了一会。附在他耳边说悄悄话。

    卢伟和郑老爷子打了声招呼,洗了洗手,随她进了院子。

    花台上的蛋糕盒马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于是笑着问:“那个家伙告诉你的?”

    “我说我猜的你信不?”小姑娘撅嘴。

    “没有惊喜的表情是不是让你有点失望?”卢伟笑着搂她过来。

    “嗯,有些时候挺喜欢你这样的。有些时候呢,又觉得你像个小老头。什么事情都在你的计算之,好没劲呢。”郑睫把脑袋放在他的胸口,喃喃说道。

    “想疯的话,晚上带你去喝酒?”卢伟轻拍她的小脑袋,笑着提议。

    “嗯?”郑睫猛地抬起头,一脸的不敢相信。

    “有些事情吧,没经历过就不知道适不适合自己。所以呢,只要不出格,尝试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会不会挨爷爷骂?”

    “笨啊。等他睡着了咱们溜出来!”

    “好啊,你学坏了!老实交待,这趟在外面有没有对哪个姑娘动心?”

    “有个给我写情书的,看着还不错”

    “你的呢,怎么没有回信!”

    “接到手的时候都已经快要回来了,怎么回嘛!”

    “那你有没有一点感动?”

    “当时差点就哭了”

    “还不是没哭!”

    “认出来不是你的字迹了”

    ————

    李娟下午要归队训练,再舍不得也只能先道别了。

    尤墨随着王瑶回了家,看着房间里崭新的被褥床单直楞神。

    “你俩一直没个家的。本来我打算让你们都住在我这的。结果他还是愿意住在郑睫家里,我也没强留。你应该不会”

    “嗯,我住这儿。干妈你跟我说话别那么客气”尤墨鼻子有点酸,出声打断了她的迟疑。

    “下午在家睡一觉吧,我出去买东西。”王瑶听出话的哽咽了,此刻也是心一酸,赶紧回头往外走。

    “嗯。晚饭可能没办法在家吃了”尤墨没抬头看她,随口回答。

    “哦,是市里面还是足协?”王瑶在门口站住了,声音有些失落。

    “汪副市长让我过去一趟。”

    “嗯,那可别迟到了!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家里钥匙还没给我”尤墨笑了起来,抬头看她。

    王瑶也笑了,眼角的皱纹舒展了不少,心情终于不再低落。

    “瞧我这记性!”

    尤墨笑着接过,目送她出了门,才伸了个懒腰,躺倒在床上。

    这一觉就差点睡过头。

    汪副市长了解他的性子,没有拽着他参加报告会之类的无聊场合,只是在家请他吃了顿饭,交换了不少看法。

    赶到江领队家里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过了。

    东西放好,寒喧几句后,气氛就有些沉默。

    还好,敲门声在此时响起。

    晚自习归来的江晓兰已经高二了,普普通通的学生打扮更像个青涩的邻家女孩。

    可惜,是个爱哭的邻家女孩。

    一见着他,就开始哭,哭起来就没个完。一旁的江老头果断选择退场,让他们在熟悉的时间,寻找熟悉的幸福。

    “干嘛陪着我哭?”

    尤墨腿上的江姑娘仿佛哭累了,抬起头幽幽的问。

    “看你哭的伤心,觉得对不起你呗。”尤墨把她搂紧,感受着微微颤抖的身体。

    “知道就好,以后还会不会了?”江晓兰伸手抹去他脸上的泪痕,嘴上却不饶人。

    “不会了”尤墨才不会只说不行动呢,把她略略放平了些,找着曾经熟悉的小嘴,用力的亲了上去。

    “唔”江姑娘还是要用挣扎来表示下不满的,可没一会就溶化了,整个身体开始发热,滚烫的心更是跳的越来越快。

    良久,唇分,四目相对。

    “江伯伯知道吗?”尤墨还是有些舍不得放开她,搂紧了让她伏在自己肩膀上说话。

    江姑娘浑身都是软绵绵的,听了这话才算有了点精神,不过声音还是有气无力。

    “知道吧,应该。反正没找我谈什么,要不算了,你还是别找他说什么,省得挨训,最近喝酒喝的凶,我也管不住他。”

    “看着江伯伯脸色不大好,青透白”

    “嗯,最近他饭量很小。我正琢磨着怎么劝他再去做个检查呢,你就别挂心这些了。说点高兴的吧,一会又该走了。”

    “对不起”

    “我不爱听!”

    “我爱你。”

    “嗯,放过你好了我也,爱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