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高层确实有变动,不过远没有小道消息传的那么大。

    薛明的事情在大佬们看来远远没到伤筋动骨的程度,如果不是朱广护一再坚持的话,可能领队职务都会保留。

    和他的状况完全相反,苏瑞敏这次无人敢保!

    这种牵扯到背叛,陷害,争斗意味浓厚的投机行为,一旦被人抓牢证据,政治生涯就算到了尽头。

    高层还是费了很大劲,才把此事压住,没有造成太坏的影响。急于和他撇清关系的家伙们,也是使劲浑身解数,一边向他拍胸口保证,一边把黑锅往他头上扣牢。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没出一个星期,开除公职党籍的处理决定就下来了。

    辛苦钻营到最后,一步迈错就落得如此下场,满脑子升官掌权梦的家伙当天就突发脑溢血住进了医院,结果如何也没了消息。

    李奇算是侥幸逃脱了被拉来垫背的命运,不过那条价值一万岛元的新闻线索奖一递到大佬案头,也迅速终结了他的国字号队医生涯。本想在地方球队谋个差事的他,却屡屡遭拒,原因或不得而知,或不明就理。

    高军铁了心要留在岛国,希望用实际行动来补偿这些年对凉子的亏欠。拒绝了朱广护的劝说后,目前正在等签证。

    惠娜也从岛国回魔都了,和尤墨已经失联,到是和李贴大羽还有联系,据说已经开始创作她的爱情长跑漫画了。

    冠军巡游这东西,少年们一开始还觉得幸福满满,久了也累的够呛厌倦的不行,持续了两周的全国游之后,各回各家了。

    不过累归累。收入还是实打实的。

    国家发的那点奖金连买点奢侈品回家看爹娘都不够,企业和私人赞助却在此时解了燃眉之急,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主力们大概一人约有10万左右的收入,包括那两个没参加的家伙。

    其实本来还不止这个数目的。冠军队伍分量最重的两个家伙没出现,这让巡回展览的少年们缺了不少观赏性。企业和地方政府也颇觉遗憾,老觉得效果没有达到最佳。

    可回了家的少年们也不得安生,各种想出名得利的家伙抓紧时间找上门来,用各种蓝图竭力游说着他们。

    不过还好,心性成长不少的少年们没有轻易被花言巧语打动,或直接或委婉地拒绝了那些天马行空的大计划,目标坚定地直指巴西留学。

    朱广护其实也担心着呢,抽空就一个个电话打过去了解情况,唯恐到了下个月底集合的时候出些岔子。

    新领队和体能教练以及队医人选也落实了。老朱的意见在此时成了拍板决定的依据。

    阎事铎这趟回去多了个兼职,袁伟名指派的——职业联赛监督委员会主任。他老人家可不嫌事多,一上任就风风火火的全国各地跑,着手收集各俱乐部及地方的第一手资料。

    刘楠这趟回去也升官了,成了副主编一枚,已经向主编力荐了失业状态的王丹。

    王丹比他悲惨多了,虽然潇洒转身,辞职走人。但架不住亲戚朋友的疲劳轰炸,此刻已经断绝了领尤墨进家一探父母底线的想法。

    不过。偷偷摸摸溜出去找他的次数到不少。

    其实,王九经和张楠没有她想象那般顽固,对她溜出去找谁约会也是心知肚明,没有强力制止的原因还是心疼女儿。毕竟,那种状况下选择精神崩溃的人也不在少数,能坚强的走出来。还他们一个活泼外向的女儿,已经算是万幸了。

    那小子还得去巴西待几年呢,回来大概早就物是人非了!

    尤墨也逐渐从脚不沾地的状态走出来了,几天前甚至抽空去和姚厦他们踢了场球喝了顿酒。

    经历了那么久的分别,如此多的成长。那些曾经一起奋斗的小子们也都习惯了他们不在的日子,此刻再见时也没那么伤感,老朋友一般谈天说地喝酒打屁,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位姑娘目前心理状态都比较稳定,目标也都放在了两年以后,现在颇有默契地分配起了他的时间,让他一天难得能闲下来。

    哼哼,让你知道媳妇多了的坏处!

    卢伟就幸福多了,他那一贯深居简出的风格让追星族们渐渐失去了动力,现在没事在网球场上一站,也不会马上引起围观了。其实也正常着,原因还是尤墨那句话:竞技体育,长时间没有比赛的话,所有的热情都会慢慢消散,最后归于尘土。

    唯有生活,才是永恒的主题。

    ————

    全运会刚一开打,尤墨就发现:自己想安安静静看比赛的梦想实在是太天真了。

    本来以为戴着墨镜就没事了,结果跟着女足姑娘们一下车,他就被迅速地强力围观了。姑娘们是来参加比赛的,可没时间帮他解围。周晓峰于是打了个电话给体育馆负责安保的科长,一脸无奈地领着眼红不已的家伙们进场地热身。

    等来工作人员解围的时候,他已经被围的连防暴警察都挤不进来了。

    可怜的墨镜早就已经不知去向,不知道被哪个无耻的家伙一把拽了藏私。

    天府之国此刻可是足球热潮席卷全民,他和卢伟两个家伙被人尊为“川双侠”,经常占据茶余饭后的神侃主角位置。

    说是双侠,但这家伙的人气真不是卢伟之流能比的。

    前锋嘛,出风头,抢头条那是职业技能!

    而且,这货夺冠以后就跟人间蒸发一般,没了人影。能采访到他的记者都没几个,新闻更是寥寥无几,只知道在京城待了很久,据说要走仕途。

    此刻竟然混在女足姑娘想当大头蒜,不揪你出来简直对不起爹娘!

    人太多,以至于很多真正的球迷梦想和蛋都被挤碎了。也没要到个签名合影啥的。

    尤墨就更惨了,要不是多年练武身体底子好加嗓门足够大,估计得发生踩踏事故。一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都听见里面开场哨了,身边的家伙们才渐渐散去,放他进了场。

    其实之前人不多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扬场而去了。

    可对脚下这块土地,以及上面热情的人,他的感情实在深厚,举手之劳的请求让他一直挪不动步。

    还好,比赛的结果是皆大欢喜。

    ————

    日子像解冻的春水一般,细细的往前流,本来以一个月会很久,却在不知不觉间,就到了。

    全运会已经结束。女足姑娘们半决赛输给了后来夺冠的魔都队,以第名的成绩刷新了历史。虽然有些遗憾,可也算超额完成任务了。姑娘们对她们的大牌球迷的表现还算满意,集体剥削了一顿就放过了他。

    李娟因为在比赛的优异表现,已经得到了国青队的召唤,将在假期结束后直接去春城海埂报道。

    江领队的身体最近不太好,尤墨就婉拒了江姑娘送他的想法。带着一堆沾满思念的字和小物件,上路了。

    陪他去魔都集合的。是王丹。

    她已经确定了自己的下一任工作以及目标:《体坛》记者,国内最专业的足球记者。

    两个人在一起。时间总是太快。

    即使没坐飞机改坐火车,也一样。

    还没亲热够,还没把共同话题多聊几个,一天一夜的时间,就飞快地溜走了。

    两人下了火车,看着时间还够。索性去开了个钟点房,放开了亲热一番。

    虽然没有越过底线。

    尤墨倒不是迂腐,只是答应过李娟在前。已经失信过一次了,可不能再不当一回事。

    王丹毕竟是个姑娘家,这种事情即使有心也不好太主动的。自觉意思到了就行了,没有留下更深刻的印记也没觉得多遗憾。

    又不是狗血武侠剧,非要献身什么的。

    ————

    可惜,等到集合的时候,他俩被人无情地嘲笑了。

    “哇哈哈,快来看,老尤脖子上,那是什么!!!”大羽显然已非吴下阿蒙,很快就找见了证据。

    “哪里哪里,什么什么!”小伙伴们蜂拥而来,想把这货衣领扒开了寻找证据。

    王丹真没想到这些家伙这么懂行,面红耳赤地往一边躲,却一不小心凑到了朱广护跟前。

    “这家伙到哪儿都这么受欢迎!”老朱指着被追的鸡飞狗跳的尤墨向她殷勤介绍。

    “呃朱指导好,我知道他很受欢迎啦”王丹连脖子都红了起来。

    “据说去看全运会比赛,在体育馆外面被围了一个多小时?”朱广护主动解围,转移话题。

    “嗯,你们这趟得96年才能回来?”王丹也急着转移话题,结果一出口,心就凉凉的。

    “舍不得吗?”朱广护微笑的嘴角抿住了,额头上的皱纹清晰可见。

    “有什么办法”王丹只说了几个字,就觉得鼻子酸涩,心发苦。

    “你不是记者吗?出趟国也不是难事吧,到时候给我们好好写几笔!”朱广护微微一笑,开始提醒她。

    “对啊!”王丹一拍大腿,追了上去,间还不忘转头,“谢谢你,朱指导!”

    “年轻呐,真好”老朱看着打闹成一片的家伙们,笑着感慨。

    尤墨最终还是双手难敌众拳,被人扒开了衣领仔细欣赏。

    “你们大爷的,羡慕的话就去找女朋友,看我搞毛!”

    少年们顿时对这货的脸皮厚度表示无语,纷纷松手看好戏。

    王丹得了好主意,此刻可不怕人围观,看着没人纠缠了,凑过去小声却恶狠狠的提醒:“我一年要来巴西一趟看你,准备好哈,别让我揪住狐狸精的尾巴!”

    说罢,后退几步,得意洋洋地抛了个媚眼给他,转身走人。

    少年们纷纷招,头晕目眩着围过来一问究竟。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尤墨声音低沉,面色凝重,摇头晃脑不绝。

    卢伟的声音却在外面响起。

    “得了吧老牛,家花防野花才是主题吧?”

    “你大爷的卢总,敢不敢不破坏气氛!”

    “老尤竟然不说实话,完了,我的人生,全完了,我还能再相信别人吗?”

    “去死吧大羽,你的人生早就完了!”

    (卷二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