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能等到一年之后再走?

    阎事铎的答案也很简单:久则生变,到时候怕是想走也走不成!

    9年是世界杯外围赛年,也是所谓“年目标”的关键年,上上下下的重视是可想而知的,足协虽然没有直接的制约权力,但耍些手腕,在签证这块卡你还是没问题。

    袁伟名到不会用这些下滥手段,可不保准有投领导所好的家伙这么干。更何况,薛明还在不远处虎视耽耽着呢!

    这家伙人脉广根基深,上次的事件压根没动筋骨。

    眼下职业联赛如此火爆,捞钱机会遍地都是,足协高层领导们几乎不用挪步,都有送上门的好处来。好处多寡,数额多少,收与不收,这些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可这并不妨碍长袖善舞的他各处钻营,把成堆的好处送到领导们的家,案头,夫人子女那里。

    于是,两年的联赛还没打完,他就已经是职业联赛组委会副主任了。如果没有阎事铎这个监委会主任在旁边盯着的话,早就对看不顺眼的家伙们下手了。

    阎大佬人虽彪悍,也知形势所迫,没收集到致命证据根本不敢轻举妄动。眼下他只能力保二人不受影响,但时间久了难免不出岔子。

    不过,遵守约定放他们出国闯荡是一回事情,不看好此行前景又是另一回事情。

    “语言问题就不说了,你俩连英都说不好几句,出门在外生活自理肯定困难!国外不比国内,人生地不熟的,光凭以前表现想打动别人根本不可能,你这一去万一表现不好。难免就被打入冷宫难有机会出头!而且,国外小俱乐部肯定不入你们眼睛,大俱乐部竞争有多激烈你可能不太清楚,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像你这种层次的选手,一抓一大把!国外混不走再回国内,怕是要招人笑话了!”

    尤墨还是对他的良苦用心表示了感动。可态度依然坚决。

    不过必要的解释还是有的,“您在职业联赛开始之前就表示担心了,眼前情况和您的预料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选择国外发展,不光有踢球的打算,还有许多真正有用的东西要学习。您也出国考察过,确实了解到俱乐部之间差距有多大。难道就不想国内也能出一两家在亚洲称霸,世界知名的俱乐部?”

    这话其实并不只是说给他听的,托他传话的意味也不用明说,目标也都清楚着。

    袁伟名!

    这位足协最高级别的大佬。对他们的选择虽然恼火,可对他们的器重还是溢于言表的。无论公开场合还是私下聊天,经常都会有意无意的聊到他们。

    尤墨的这番话算是给了个听着还算合理的理由给他,至于能不能听进去,能听进去多少,那就听天由命吧!

    ————

    出国踢球在国内还没有先例,可其它项目是有的。

    当然,名声很惨。

    “海外兵团”经常会和“叛国”“求荣”“无耻”之类的词语联系到一起。简直是一提起来就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这也是袁大佬不赞同他们出国踢球的最主要原因!

    普通老百姓可不管你出国踢球的目的是啥。反正只知道是帮老外俱乐部踢球。他们也不管你申没申请绿卡,将来还回不回来,只是凭着臆想,就觉得是为了挣大钱攀高枝而去的。

    尤其是这两个家伙所在的c市,不知道有多少人还在茶余饭后拿他们当话题,yy一下一年后他们归队。力助川军夺冠的美好前景。

    也就是出于这份考虑,尤墨才当机立断,决定不再随队回巴西留学,此时找机会出国闯荡!

    周晓峰是他的坚定支持者。

    不光是为了他未完成的梦想,更多的也是看清楚了眼下职业联赛过于火爆的场面下掩盖的问题。都是圈人。都是内行,各家几斤几两也都心知肚明,裁判执法更是瞒不过内行眼睛。仅仅两年,没有规范制度,严格监管的职业联赛已经是问题多多!

    原因其实也都清楚,还是那句老话:底子薄了,高处自然不稳!

    没那么多足够优秀的家伙撑起场面,自然就有些善于钻营的家伙滥竽充数。场上手段没有那么强力,那场下场外的手段自然要多做考虑,早做打算。

    如果只是一两家俱乐部是这么个情况也不难办,从严治理就是。可如果是绝大部分俱乐部都有这些情况存在,足协又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那问题就成了顽疾,一直拖着没有爆发而已!

    看的清楚明白的周晓峰,在今年年初知道他们要回国的时候,就开始动用关系,帮他们寻找出国踢球的机会。

    接近年的时间还是改变了很多东西。

    之前找过尤墨的几家国外俱乐部,打听到他们的具体状况后,也就断了挖人的念想。现在时间过去这么久,各家留的联络方式早已物是人非,即使联系上了,也都因为担心可能的政治压力,足协阻挠而顾虑重重。

    周晓峰二话没话就挂了电话,心里反倒松了口气。

    其实,他也担心着呢!

    他这两个宝贝干儿子,如果没有个好去处的话,还不如留在自己身边,等过几年时机成熟了再出去也罢!

    可惜,尤墨的坚决态度打消了他的想法。

    没有合适的俱乐部那就申请签证,先出去再找,大不了自荐!

    ————

    听说英国的签证好办,周晓峰于是把他们的资料略一整理,在今年过完年后递了上去。不过,现在过了一个多月,还没有任何消息下来。

    尤墨到也不着急,刚好江领队这边需要人照顾,他这个未来女婿责无旁贷的担起了照顾病人的重任。每天忙的不是不矣乐乎。

    江晓兰有他在身边,心思也安定不少,每天忙忙碌碌的还不忘抽空捧着课本研读。尤墨有心让她复学去继续读大一的,可商量了几次她还是不同意,结果只能作罢。

    江领队的病情虽然时好时坏,可心情却随着他的出现和悉心照料好了不少。每天清醒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经常拉着他的手边回忆边叮嘱。把一旁的江晓兰看的热泪盈眶的。

    钱的问题目前还没有难倒他。之前攒下的十万多在此时派上了大用场,保证治疗的同时,尽可能地提高着病人的生存质量。

    王丹和李娟在之前也都知道了江晓兰家的具体状况,此时也没有什么异议。过来看了几次之后,心情都挺难过的,就更没提人之间的竞争关系了。

    可不提归不提,心里都还是会惦记的。

    尤其是李娟。她可清楚明白地记着那家伙的保证呢,虽然不好意思开口问起。但也不妨碍她偶尔在电话里委婉提起。

    尤墨当然是满口答应了,可眼下状况哪儿有心情嘛,只能同样委婉地表示了遗憾之情。

    李娟当然没有猴急的意思,只是因为自己同样长期在外地训练比赛,担心那两个竞争对手乘虚而入,让自己悔之晚矣。

    王丹就更直接一些了,她可是一直担着各方的压力在等着他呢,自然不希望再节外生枝。听了尤墨的一番解释之后。心有不甘地退下了,静待机会来临。

    她现在其实也忙着呢。眼下球市如此火爆。足球记者,还是美女足球记者,本身就成了一道风景。采访别人的同时还经常应邀上镜,参加很多评论节目。

    当然,面临的骚*扰也不在少数。

    来自球员的,教练的。同行的,体育圈的,电视台的,或暗示或直接或吃豆腐或开条件,不一而足。烦不胜烦!

    更让她心生厌倦的是,那家伙的预言开始一一实现!

    各种潜规则,暗交易,私下活动层出不穷;球员,教练,裁判,足协,各个圈传言不断地跑入耳朵。体育记者收钱帮宣传的事情也越来越光明正大,她这种异类反而经常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惊诧莫名!

    原本坚定的信念随着他要出国踢球的消息变得飘摇不定,现在只等父母点头,就打算和他一起出国闯荡。

    尤墨也没想到她现在的态度这么坚决。

    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和队友们的一番努力,非旦没有让问题得到解决,反而让状况恶化的更快了!

    其实原因并不复杂,仔细想想就一目了然!

    原本就仓促上马的职业联赛,因为他们那个惊世骇俗的冠军而变得人气更旺,随之而来的当然是各种大支持,大投入,大场面!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大跃进的结局必然是大泡沫,万物皆然。

    ————

    卢伟也不着急。

    原因不名,可能与性格有关。

    暗暗高兴的自然是郑睫。

    小姑娘现在已经成了大姑娘,心思自然与从前不同。眼前的帅气小伙一旦出国踢球,那面临的诱*惑既大又不可控。就凭自己那柴禾味十足的女人味的话,怕是收他不住。

    更尴尬的是,经过这么久的分别,两人居然都有些不好意思,晚上一直没有凑到一块研究点什么!

    其实这真的是个误会。

    郑睫自觉是大姑娘一枚了,这方面可不敢表现的太主动,免得被他当成坏女人看。

    卢伟就不必细说了,他可是一直照顾着她的感受,不会太主动要求些什么。

    于是,回来快一个月了,两人白天几乎形影不离,晚上却又辗转反侧,不敢越雷霆一步。

    今天的训练状态不错,郑睫收拾东西的时候不住地朝他眼神暗示。

    卢伟信号接收不太准确,凑过来问:“晚上去喝酒?”

    其实卢伟真心没有泡酒吧的习惯,只是觉得青春期的姑娘,骨子里肯定有些叛逆情绪,也就随着她的意思,经常陪她出去玩。

    当然,也不会太晚回来。

    “喝你个头啦”郑睫说了一半,心一转,打住了,点点头。

    “哦,还是老规矩哈,不能回来太晚了!”卢伟不明就理,随口提醒。

    川妹子嘛,喝起酒来往往收不住,不事先提醒的话往往容易玩疯了拽不回来。

    “你们好久没去踢球了吧,怎么保持状态呢?”郑睫心暗喜,抬头望了一眼前面的足球场,随口问道。

    “身体练习每天都有,有球训练确实很久没有了,场地是个大问题。”

    “为什么不能和他们一起训练比赛呢?”郑睫指了指远处的樊老头。

    “没办法,拒绝了人家的邀请,再跑去和人一起训练,这种状况有点强人所难。”卢伟拉着郑睫转了个弯,向学院外面走去。

    “那就踢坝坝球嘛,你们以前不都是这么练的?”郑睫伸手挽住他,继续往前走。

    “明显是去欺负人了,有点下不去脚”卢伟苦笑,欲言又止。

    “那个家伙太忙,你一个人觉得没劲对不对?”郑睫一眼就看穿他的想法了。

    “知道了还问!”

    “你好像能离开我,却离不开他嘛!”

    “说的我心凉凉的!”

    “晚上看你表现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