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在小范围内传播的速度很快。

    几天之后,该知道的全知道了,应该知道却不知道的也获得了消息。

    事情源头是王丹母亲那张碎碎念的嘴。

    其实她和王九经对女儿和那个家伙的交往,已经不像开始那般坚决反对了。原因很多,主要还是女儿的态度足够坚决。这姑娘家年龄越大贬值速度越快,一晃眼都24了还依然是单身一个,做父母的着急上火是可想而知的。

    两年多的时间里,亲戚朋友介绍了一堆给她,结果是一个都不见。求上门来的一堆,同样的一个都不给面子。追在后面送花献殷勤的,还是一个都不给机会!

    开始的时候,夫妻俩还觉得她就是小孩子心性,磨磨就下去了,可姑娘家无比宝贵的青春都开始收尾了,还不见她有丝毫的动摇,这种状况让他们有些始料未及。

    更让他们想不通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闲言碎语冒了出来!

    其实仔细想想也没什么想不通的,吃不到的葡萄总是味道酸,那些排成溜被拒绝的家伙们,恼羞成怒的也不在少数。传些奇怪的流言蜚语虽然让人痛恨,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什么“眼高于顶,非富豪不嫁”,什么“已经是xx集团高管的秘密情*人”,什么“同时和数个男人交往,来者不拒”,云云。

    最可气的是拿王丹的身体和心理说事,什么“不能生育”什么“心理有病”什么“性取向有问题”,简直是让人抓狂无比,欲辩无辞!

    可这种事情当父母的生气归生气,不可能往死里逼自己的亲生骨肉。眼见办法使尽,招数用老。她的态度依然毫无松动的迹象,张楠也只能边数落丈夫边催促他想办法。

    想来想去,也没个正经主意出来。王九经于是小心翼翼地提出:“女儿看来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是不是因为我们一直反对,她才如此坚决的?”

    同样经历过少女时代的张楠这才一脸恍然,明白问题出在哪儿。

    有些事情。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有用,只有经历过了,才能让当事人平了心气,安心接受命运安排!

    可她又咽不下这口气,不肯向女儿服软。于是只能不表态,眼神暗示丈夫去和女儿谈谈。

    结果不谈不知道,一谈吓一大跳!

    那个家伙才回来一个多月,竟然要出国踢球了!

    更夸张的是:女儿竟然想和他一起走,签证什么的都已经备好。只等他们点头放人!

    王九经可不是一般人,不会把正常的出国闯荡和“卖国”之类的字眼联想起来。点头赞扬了一番少年勇气之后,心里开始犯愁。

    女儿长这么大可没有真正地离开过身边,这要远走欧洲,一年难得回来一两次的话,夫妻俩可要想煞人了!

    而且,女儿连家务活都不会干,去了之后工作能不能落实也还是未知数。总不能指望那个家伙照顾女儿的同时,还要挣钱养活两个人吧!

    把上述担心一一说出来之后。王九经满脸忧虑地看着她,心里五味杂陈。

    “去把我妈叫来吧,既然你们态度也有让步了,我先把我的想法和你们说一下,改天把他叫来,你们再听听他的想法!”王丹面色平静。心却有小鹿在乱撞。

    这份态度让王九经很满意,点头应允。

    不一会,傲娇的娘亲大人驾临,王丹赶紧起身接驾。

    “怎么着?你们要出国!我不同意!”张楠还没听完就出声打断,怒目圆睁着想起身往外走。

    王九经赶紧压住她的肩膀。不停念叨:“听听,再听听,她都24了,有权力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有个p的权力!还不是你惯的!”张楠一票否决了丈夫的提议,开始火力全开发泄怒火。

    心有底的王丹并不着急,一脸平静地听着,时不时地抬头打量父母两眼。

    张楠的独角戏唱了有五分钟,也开始自觉没劲了。女儿的态度到挺好,不出声地听着,还时不时地点头表示诚意。丈夫的表现就垃圾了,竟然在自己没注意的时候拿了本书在手,此时正看的津津有味!

    一把夺下之后,张楠松口:“该说的我也说了,说说你的想法吧,我看看你拿什么来说动我!”

    说罢,二郎腿跷起,悠哉游哉地看着女儿。

    “我没打算说动你们,只是有些事情一直没和你们说,现在算是个机会吧,想和你们聊聊。”王丹一脸平静地开口,声音丝毫不起波澜。

    夫妻俩对望了一眼,没说话,可都从空气察觉了一丝不一样的氛围。

    女儿好像,真的长大了!

    “两年前的事情就不说了,说说现在吧。你们也知道,有很多人追求我,估计也该清楚,他们在背后说的那些话。”王丹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观察他们的反应。

    张楠把腿放下,坐正了,张了张嘴,却没说话。王九经叹了口气,看了眼妻子,也没说什么。

    “嗯,既然都知道,那我就不重复了。我原本以为换了个工作环境会好一些,可没有想到,依然有人在背后诋毁,甚至在我面前说些暗示味儿很重的话,看我会有何反应。这些都不说了,更让人接受不了的是,现在居然有人开始人身骚扰,时不时的吓人一大跳”王丹说着说着,眼圈忍不住红了起来,抓过桌子上纸巾擦了一把,哽咽着依然继续说下去。

    “什么?谁干的!”张楠腾地站了起来,一把按住女儿肩膀,打断了她的话。

    “都过去了,没和你说而已,也就是吓人一跳,没敢怎样。”王丹握住母亲的手。拽着她坐了下来。

    “不行!不能轻易放过他们,你和领导汇报了吗?或者,能报案吗?”张楠念叨着,抬头看了一眼丈夫,从他那摇头苦笑的脸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缓缓地坐下。听她继续说。

    “事情已经过去两年多了,我实在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会如此在意,也有可能是看我连着上了好多期的电视节目眼红吧。再或者,是我不愿意收钱写报道,得罪了一些人,是他们在找我麻烦。反正现在的环境越来越恶劣,让人一天吃不下睡不踏实的”

    张楠只觉得浑身发冷,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把女儿的手握紧。仔细打量着她。

    确实瘦了,眼眶浮肿,眉眼不展,脸色也不好看,只是倔强的下巴依然不肯低下。

    张楠把女儿搂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没说话,只是叹着气。流着泪。

    良久。

    “把他叫过来吧,这么久了。还没在咱家吃过一顿饭。”

    ————

    真正心凉了半截的,是李娟。

    她现在简直矛盾的想去撞墙!

    虽然一直清楚明白,那个家伙不会留在国内踢球,可侥幸心理谁没有呢,她就一直隐隐地期盼着,希望事情会有转机。他会最终选择留下。

    现在一夜之间悲从天降,他竟然要带着江晓兰去德国,这可如何是好?

    自己离短期目标还差一步,离长期目标还差很多步,如果选择和他厮守。肯定就要放弃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努力了!

    等等,还有件重要的事情忘了考虑!

    家人还完全不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呢!

    这要没头没脑地突然提出要和他去国外,不被直接打死,也得被关起来直到灭绝了想法才能被放出来!

    家人这边短时间之内根本没办法说服他们,事业这边确实有些舍不得,难道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和别的姑娘远走高飞,再也不回头看自己一眼?

    不行!

    李娟可不是忧柔寡断的主儿,主意虽然没拿定,那就走一步看一步,此时电话拿起开始拨号。

    “我不要你保证什么,就是心慌的很,没个主意的,什么时间有空,见面谈谈吧。”

    得到对方答复之后,李娟安静下来,呆呆地望着窗外。

    合*欢花开了又落,一晃眼的功夫,整整年了呢。

    ————

    尤墨虽然看的清楚明白,知道李娟暂时不会和自己走,可为了尊重起见,还是把决定权抛给了她,让她考虑清楚再做打算。

    王丹那边只是和家人沟通了一下,最终结果会是怎样还不好说,这两个签证名额最终能不能都用掉,此时谁也不敢保证。

    挂了电话,江晓兰探询的目光看了过来。尤墨起身,拍拍她的肩膀,仔细说明了一下情况。

    “嗯,你不用太考虑我的感受。我都是插队进来的,结果现在却天天和你腻在一起。她们一直没有说什么,我心里感激着呢。可她们归她们,我不能一直因为别人谦让就得寸进迟。所以,大家还是公平竞争好了。”江晓兰说罢,轻咬嘴唇,定定地看着他。

    “知道了。我的心思你也懂,就是舍不得你们,怕你们难过,至于将来会怎样,也是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做,争取让你们都满意吧”尤墨的目光没有躲闪,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

    “不光是我们,还有她们的家人,千万别着急,争取不要闹僵了。还有,咱们几个的状况,暂时还不能让她们的家人知道,等以后有机会的吧!”江晓兰伸手出来,轻轻抚摸着他的脸,慢慢地滑到下巴上,感受着异样的毛糙感。

    “刚刮了胡子,扎手不?”尤墨笑着看她。

    “嗯。”江晓兰靠近过来,把身体送入他的怀里。

    尤墨伸手搂紧,环在她肩膀上的手轻轻捏了一下,笑着问:“好像比前段时间胖了些?”

    “当然了,这段时间吃的下睡的香的。是不是有点没良心,我爸才去世”江晓兰笑着开口,说着说着,语气幽幽起来。

    “哪儿有,江伯伯看见了肯定开心!”

    “才不信,头的时候我都没有梦见他,一觉就到了天亮,我爸他肯定生气了!”

    “嗯,有道理。肯定是在想‘这傻丫头,被人骗了都不知道,睡得这么香,也不怕被人抱跑了卖掉!’”

    “不许胡说啦!对了,晚上你要去见李娟吧,还回来么?”

    “呃你的小脑袋在想什么?”

    “能想什么嘛,我还在守孝呢!就是提醒你,她有什么想法你就尽量满足她,别让她心里不痛快。”

    “你这话说的,还真有大嫂的味道。”

    “胡说什么嘛,我年龄最小好不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