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长这么大,第一次痛恨起了自己的职业选择。

    眼看那个家伙要带着别人远走高飞的时候,自己竟然一周后就要去外地打比赛!

    还给不给人条活路了?!

    消息是下午训练结束前通知的,所有人都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除了快傻掉的自己。午刚打完电话约他晚上出来谈谈,下午就得知马上要走,这不是催命呢吗?

    于是,晚上一见面,尤墨就先挨了顿训。

    “以前没事就往我宿舍跑的家伙哪儿去了?是不是你和她们都忘了先来后到,准备把我晾在一边,你们出去逍遥快活”

    尤墨仔细打量着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还没有机会,或者说还没有心思,好好地看看她身上有哪些变化呢。

    已经年满20的姑娘个头没什么变化,五官本就属于大方外秀型的,也没有被岁月催熟的感觉。身材就更不用说了,职业运动员的体重跟着身高走,越优秀就越稳定,此时看上去变化不大。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打扮了吧。

    以前还不太会收拾自己的傻姑娘,现在懂得不少打扮的技巧了。耳垂上戴了两个大的吓人的耳环,不对,确切说是圆环才贴切,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联想到小时候爱玩的推铁环。不过,夸张归夸张,搭配起她那轮廓分明的五官效果却很好,充满了一股异域风情味儿。

    上身里面穿着件雪纺纱的吊带背心,外面罩着透明衫,傲人的身材既含蓄又勾人想象。下半身是黑色短裙搭配黑色丝袜,典型的勾死人不偿命穿法。

    两人此时正沿着学院小路往外走,尤墨忍不住伸手出去。揽在她的腰间,稍一用力,就把两人之间的距离给抹平了。

    “干嘛”李娟猝不及防,还有些不太习惯腰上又麻又痒的感觉,身体扭扭着想躲避那只作怪的手。

    “穿成这样,怎么让人放心嘛!我去找干爹说说。放你一星期的假,我们一起见你爹娘去!”尤墨迅速收手,拉住她的手,谨防自家姑娘春光外泄。

    结果不提还好,一提时间李娟就来气,使劲想挣脱握住自己的手。

    “一星期,气死我了,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一星期后我们要走,故意跑来气我!”

    尤墨真心觉得自己成了冤大头了。哪敢松手,拽紧了加快了步子往前走,好一通解释才让她安下心来。

    李娟其实心里明白着,他的计划早就考虑成熟,已经不可能更改了。而且,不是他不想带自己走,是自己的原因导致两个人又要分离。自己冲他发火已经不对了,再没完没了的话。难免有些不知好歹了。

    “怎么办嘛,我就是心慌。听不得你走!我不管,你想办法!”

    已近撒娇的语气尤墨哪会听不出来,这次没有尝试敏*感的部位,伸手环住腰部往上一些的地方,搂住的同时放缓了步子,没有其它动作。李娟也慢慢适应着两人的亲密接触。寻找着身体的记忆。

    两人之间本没有这么生疏的。

    但没办法,尤墨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外地封闭训练。等她回来的时候江领队病情已经恶化,既没心情也没时间的,哪能找回以前的感觉。

    这段时间大家都照顾着江晓兰的心情,没太好意思找他出来约会什么的。电话虽然打的勤快,身体的感觉却依然疏远。

    尤墨的举动其实也是个信号,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坐怀不乱的那种萎男子。今天一见面,就被她的穿着打扮勾起了记忆,此时哪儿能控制住自己的想法。

    姑娘家这方面自然表现的娇羞腼腆一些,李娟两只手忙乱了一会,也没找着合适的位置,尴尬的脸都红了。

    “吃饭了没?”尤墨看着好笑,开口问。

    “没呢,好久没吃钵钵鸡了”李娟注意力果然成功转移,兴致勃勃地介绍起来。

    单纯的感觉还是没变,傻丫头的味道还是浓厚,身体亲密接触着,就能回到过去吧。

    应该是04年的夏天,尤墨依稀记的几句歌词。

    “想回到过去

    试着让故事继续

    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

    分散时间的注意

    这次会抱的更紧

    这样挽留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

    ————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飞快的溜走,特别是久别重逢后,慢慢找回往日感觉的状态下。

    一顿饭就吃了一个多小时,出来闲逛了一会,就已经八点半了。趴在尤墨后背上的李娟,欲言又止好几次了,还是没能说出口。

    这种突然安静下来的状况,不用说尤墨也知道背上的家伙在想什么了。

    “晚上,别回宿舍了吧。”

    没有铺垫的提议显得很直接,李娟明明听的清楚明白,却假装没有听清,装模作样的“嗯?”了一声。

    “要是从前那个家伙的话,肯定会高兴的把我掐昏过去。”尤墨并不重复,自言自语道。

    “坏蛋,能不能有点诚意!重复一遍要死啊!”李娟果然遂人所愿,双手握住他的脖子摇晃。

    “好了好了,行不行给个答复,这次可不是擦边球了哈,考虑清楚再回答!”尤墨好容易等着疯丫头消停了一会,郑重其事地问。

    李娟只觉得脸上发烫,左右打量了一转,就发现了几道异样的目光,于是赶紧跳下来,拽住他一路小跑。

    尤墨不明就理,跟着一路小跑,直到发现目的是学院后,才有些失望地放慢了速度。

    李娟不敢看他的脸,只是伸手拽住他,拖着往前跑。

    尤墨在提议之前。心里也犹豫了很久。这趟德国之行,成功失败不说,时间最少都是一年以上。眼前姑娘也是有大目标的家伙,不太可能放弃事业跟随自己左右。跨国恋情想要维持,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更何况。自己还带着一个或者两个姑娘过去。如果她有一点点犹豫的话,那自己肯定不会强人所难,还把以前的约定拿出来说事儿。

    “好了,在这儿等着我哈,九点过领队要来查房。嗯,记住了,不许乱跑!”李娟话一说完,头也不回的往前跑。

    尤墨简直哭笑不得,有心想问一句:“打电话约时间不就得了!”。开口的时候又忍住了。

    手机还没普及的年代,自己也没弄个bp机别上,这要回江晓兰家等她电话,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而且缺了诚意。

    那就,等着吧!

    ————

    晚上九点半,贼娃子状态的李娟,溜到了百无聊赖的家伙身旁。

    本来想吓他一跳的。奈何还没靠近就被发现了,她只好悻悻然过来拉住他的手。闷着头往外走。

    尤墨本来就很难理解这家伙的脑回路,更不太清楚她心里的决心有多大,此刻步子也有点犹豫。

    李娟敏锐地察觉到了,手上加了点劲儿,恨恨地问:“是不是要我主动才行?”

    “怕你没考虑清楚嘛,而且。决心够不够大我也不了解”尤墨声音闷闷的,步子却加快了。

    “什么考虑不考虑,决心够不够的,你在担心什么?”李娟站住了,一脸认真地问。

    “万一分开太久。你碰见了心动的,想给别人的时候,却”尤墨缓缓说道。

    没说完,就被扑上来的嘴唇给掩盖住了剩下的字眼。

    熟悉的感觉瞬间回到了身体,两个人,渐渐地忘了时间,将来,分离

    只有现在,只有冲击心灵的身体接触,只有灵魂碰撞后燃烧的火花,在空气肆意盘恒,把整个身体都沸腾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概是因为抱的太紧呼吸不畅,也有可能是吻的太久上不来气,更有可能是着急的两个家伙想要转移阵地,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分开了身体,手牵着手继续往前跑。

    这种时候,体能的差距就分出高低来了。

    虽然都是运动员,但优秀和顶尖之间,男性和女性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还没跑拢地方,李娟就岔了气,停了脚步,捂住腰眼,一脸痛苦地埋怨。

    “干嘛跑那么快,还有,你不是运动员啊,不热身能直接跑吗”

    尤墨心里直想笑,脸上却得绷住,坦然承认错误:“嗯嗯,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

    “着急想干嘛?”李娟刚缓过一口气,就忍不住了,笑着问。

    尤墨转头,朝前面招牌晃人眼睛的“海天宾馆”努了努嘴,凑到她耳朵边悄悄地提醒:“害怕不?”

    答案来的既快又出乎意料,李娟一把拽过他的脖子,小声问:“疼不疼?”

    “有一点点吧,应该”这么坦承的问题让尤墨只能挠头了,不敢直视那双炽热的眼睛。

    “嗯,走吧!”李娟看出他的犹疑了,拽住他的胳膊,往目标走去。

    “还得买点东西呢!”尤墨看着快到跟前了,手腕发力拉住她,往对面走去。

    “嗯?”

    李娟正脸红发热心跳加速呢,听了这话更是胡思乱想起来。默不作声地跟着走了一会,忍不住小声说道:“不用了吧,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好吓人”

    尤墨差点被口水呛死,好一阵咳嗽之后,才哭笑不得的解释:“是买些宵夜备下,省得有些人半夜不睡觉嚷嚷肚子饿。还得买些避*孕用品,这个马虎不得。对了,你们偷偷看的什么片子嘛,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说来听听?”

    “哦这么回事啊!”李娟拉长声音回答,心踏实起来,拽着他的手在空摇摆。

    “不告诉你,女娃儿家家的秘密,你们男娃儿家家不许打听!”

    “你们在哪儿偷着看的,宿舍吗?”

    “废话,难道在外面?”

    “梅姐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

    “她现在有男朋友了!”

    “这么厉害?”

    “她都2了!”

    “好吧,祝他们幸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