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感其实并未完全去除,于是,尤墨的搓背请求被人无视了。

    没一会,戴着浴帽,裹着浴巾的李娟推开浴室的门,脸红着,若无其事地问:“刚才叫我干嘛?”

    尤墨才不会揭穿她呢,随口回答:“怕你晕在里面,喊了一嗓子。”

    “嗯,水不错,去洗吧,在看什么电视?”李娟不敢抬头看他,弯腰去够扔在床上的遥控器。

    雪白的大腿皮肤和小麦色的小腿皮肤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尤墨一转头,就有些舍不得把目光转开,往浴室走的步子有点磨蹭。

    “坏蛋,看什么地方呢!”李娟稍一抬头就发现火热的目光注视了,吓得赶紧把浴巾捂住,仿佛随时会掉下来一般。

    尤墨笑着摇了摇头,边往浴室走边高声回应:“当然是看免费的地方了,收费的地方捂那么紧,想看也不让呐!”

    “去死”李娟拿起手边的毛巾,毫不犹豫地扔了过去,“死幺儿好坏,恁个样子说自己堂客!”

    甜蜜的称谓唤起了甜蜜的往事,尤墨溜进浴室,没关门,刚把衣服脱完,就被门缝里的眼睛吸引了注意力。

    “要进来么?”尤墨毫不在意,拿起淋浴头开始忙活。

    “好吓人!”李娟语带惊恐,眼睛却没转开。“怎么和以前不一样了!”

    “生理卫生课没好好上吧!”

    “学我都没上过,哪儿有那些课程嘛!”李娟继续上下打量,“你身上块头一点儿也不显,在巴西伙食不好吗?”

    “很悲惨西红柿炒鸡蛋一做就是一周,吃的人一看见西红柿,嘴里就冒酸水!”

    “啊。不会有人克扣你们伙食费吧!”

    “应该没有,关键是买菜太不方便。厨师还是国内带去的呢,结果他老人家回国的时候都瘦了整整20斤!”

    “你没瘦吧!”

    “一会摸摸不就知道了?”

    “坏蛋家伙,这么快就洗完了?”

    “你都急的跑来看”

    李娟脸皮再厚,终究是个大姑娘家,此时恨恨地转过身去。咬牙切齿地坐在电视前,心思却没办法转移到节目去。

    这件一直隐隐期待的事情,已经在她的梦里自导自演了不知道多少回。现在,清醒状态下,真正到了要上场的时候,难免会紧张起来。刚才仔细的瞥了两眼普通状态下的家伙,再联想一下以前有过的经验,心的紧张不由地开始升级,砰砰乱跳的心脏完全不受控制一般。直接越过160,直奔200去了。

    正胡思乱想着呢,熟悉的声音和身影一同出现了。

    “不准备摸摸我,看看瘦没瘦了?”

    李娟吓一大跳,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差点撞着可恶家伙的下巴。看着他也裹了件浴巾过来,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些,声音很局促。“吓我一跳!把头发,擦干净吧。直接躺枕头上,会得头痛病的!”

    尤墨才不急色呢,随手接过她递过来的毛巾,胡乱抹了几下,笑着看她低垂的脑袋,红红的脸蛋。问:“以前我家有个傻大胆,现在跑哪儿去了?”

    李娟恨的牙根痒痒,伸手在他腰上寻了个地方,想使劲拧两下解解恨,结果努力了几下都没成功。心一酸,伸手抱住了他。

    “真的,瘦了呢”

    “哪儿有嘛,身高长了有12公分,体重长了有25斤呢!”尤墨真没想到这家伙情绪转化这么快,忙搂住了小声安慰。

    “1公分身高才2斤重,这还不瘦!”李娟自觉数学不错,此时安心拿出来秀一番。

    “我算算哈,182公分,应该是182公斤,64斤,加一斤刚好65斤!嗯,不错,以这个体重为目标好了!”尤墨一脸认真,喃喃着计算完毕。

    “坏蛋家伙!!!”

    李娟本来洋洋得意的脸顿时没地方搁,索性一把扑倒讨厌的家伙,顺便把被子用力一扯,盖住了他的身体。

    尤墨立即开始叫唤:“好热”

    刚想抬头,就被恶狠狠的目光瞪住了。

    “不许看!!!”

    尤墨吓得一哆嗦,拽住被子蒙住脑袋,随手把自己身上浴巾解开,丢在一旁。

    没一会,凉凉滑滑的身体像只泥鳅一样溜了进来,房间的灯也被她随手关了,只留下浴室的光亮,在不远处,静静地,朦胧这旖旎的夜。

    李娟还是紧张的厉害,对他那只大手略显粗糙的触感很不适应,很快就蜷成了一团,像只大猫儿一样,身体越躲越远。

    尤墨无奈,只得放弃抚触,搂住她的脖子,寻找往日熟悉的套路。

    战术果然还是熟悉的好,李娟那颤抖的身体很快随着嘴唇上温柔的触碰,变得放松下来,等到舌头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身体已经悄悄地贴了上来。

    长长的吻仿佛没有终结的时候,两人于是心有灵犀地配合起来,嘴唇并不分开,手却不再用力搂紧,很快就各寻去处,找到了心爱的玩具。

    不过,数量上有差异的情况让李娟很是不满意,两只手一起握住了,松了口,恨恨地问:“怎么回事嘛,这东西怎么会比以前大这么多!”

    尤墨听出来声音的胆怯了,握着大白兔的手不敢太用力,更不敢刺激那敏*感的小樱桃,笑着恐吓:“你越使劲就越大!”

    李娟吓的赶紧松了手,被子一掀,趁着些许光亮研究起来。没一会,声音略带着哭腔开始抱怨。

    “什么情况嘛你这是!以前没这么大的时候不让用,现在变这么大怎么用!人家那里可不像你这儿,只有那么点地方怎么办嘛”

    尤墨简直无语,可这箭在弦上的时候哪能再往后退。此时只能好言软语解释一番,介绍了一下生理常识。总算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投入到未尽的事业去。

    李娟胆子其实没那么小,稍一转移注意力,就把大小问题抛一边儿去了,握住玩具的手慢慢找回了以前的感觉,开始熟练地套弄起来。

    尤墨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记的如此清楚。刚想阻止,又放弃了,纸巾塞她手里,安心找两只大白兔的麻烦。

    这次就不会像之前那么温柔了,灵活无比的两只手开始在柔软而又极富弹性的地方揉,捏,提,按,时不时地用指尖轻轻刮过顶端的两粒樱桃。带起一阵颤抖。

    两人的声音同时粗重起来,可惜没一会,其一个就交枪低头了。

    李娟反应还算及时,避免了走火打脸的惨剧发生,悉心帮他清理完毕之后,开始犯愁。

    “怎么那么快呢?和电影里不一样嘛”

    尤墨简直要哭出声来。可这种事情解释就是掩饰,行动才见真功夫,于是懒得和她废话。两只手继续忙碌。

    这次就更加接近目的地了。

    一只手继续在大白兔上忙碌,另一只手开始顺势而下。找到了纠缠在一起的两条腿,刚把它们分开往大腿内侧一放,就被迅速夹紧了。

    “痒”喘息略显无奈的声音说明了主人矛盾的心情。

    尤墨也不勉强,手绕到后面,在两瓣成熟的肉球上逗留了一会,开始寻找间那处隐密切所在。

    李娟显然已经情动许久。身体的反应早就泛滥成灾了,此时隐密花园被人寻上门来也并不惊慌,反手拽住半软不硬的东西,又开始犯愁。

    “怎么不硬”

    尤墨只觉得自己一世英明即将毁于一旦了!此时更加无心解释,已经到达目的地的手。开始熟练的拨动起更加敏*感的肉球球来。

    没一会,犯愁的家伙连手松了都不知道,脑袋“哄”的一下就不知身在何方了,奇异的感觉从小腹潮水般涌来,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残存的理智。很快,被淹没于顶的感觉,让她放弃了抿紧的嘴巴,用力地呻*吟出声来。

    可惜比较单调。

    “嗯”

    不过效果还是不错,这种从嗓子深处发出的声音,天生就能秒杀一切还能硬起来的男性。手里不知何时又握住的东西终于坚挺起来,她于是拽住了,懵懵懂懂地寻找快*感所在的地方。

    尤墨当然不是菜鸟水平了,此时不再随她摆布,伸手拽了个枕头垫在她的pp下面,很快就完成了所有准备工作。

    很可惜,又出状况了!

    “不要啦,那种塑料的感觉会不会很难过”

    尤墨直挠头,附在耳边提醒:“那就得用事后避孕药了,一次两次还行,不能长期”

    还没说完,嘴就被她用手堵住了。

    晶莹的泪水迅速涌了出来,顺着眼眶向外滑落。

    尤墨的动作顿时停顿下来,呆呆地看着泪水弥漫的所在。

    “还是,爱罗嗦好啦,快来吧!”

    嘴里的话没有手上的行动快,尤墨没有反抗,随着她那双笨拙的手前进,几次碰撞后,终于顺利地进入到温暖湿滑的所在,顺利前进了一半不到,就明显感受到了阻力。

    “疼”本来松软无力的身体马上有些紧张,还没来的及绷紧,只轻轻地叫唤了一声,就被迅速的动作给呛住了。

    李娟刚想咳嗽一下,就被那股穿透般的疼痛给生生憋了回来。眼角的泪水又忍不住,肆意流淌起来。

    尤墨停下动作,轻轻地吻了上去。泪水在嘴里的感觉并不咸,只有苦苦涩涩的味道留了下来。

    “好了,试着动一下吧。”李娟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已经和自己合二为一的男人,嘴角咧开,给了个勉强的笑容。

    “不着急呢,完全不会痛了再开始。”尤墨一阵心痛,把头埋在了她的胸口。

    温暖柔滑的所在,才是梦里的故乡吧。

    只是不知,再见的时候,已经是何年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