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醒来

    李娟醒来的时候,天才微微发亮。今天其实是周末,本可以放心地睡一上午懒觉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睡意来的快,去的更快。双手撑床想挪动下身体,结果发现腰酸腿软的,于是放弃了,胳膊撑起脸蛋,静静地观察旁边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儿。

    回来一个多月了,晒的油黑发亮的脸依然给人一种陌生感,只是颜色开始慢慢转淡,能寻找到一些以前的痕迹了。眉眼,鼻子,嘴巴,仿佛都大了一号,或者只是错觉,仅仅是面孔长开了一些。内敛的小男生形象正在向粗旷的男人形象过渡,曾经光滑的皮肤现在粗糙了不少,下巴上也是青须一片,毛毛糙糙的样子。

    睡着的样子还是憨憨的,嘴巴微张,酣声轻响,眉眼舒展着,仿佛永远都不会纠结到一块儿。

    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呢!

    李娟在心里叹了口气,小心挪动着身体,感觉没那么浑身无力了,才轻轻下了床。一下地,就觉得房间里微微有些凉意,于是把浴巾裹好,窗帘拉开一角,瞅了眼阴沉沉的天气。

    然后,她就觉得无事可做了,开始坐着发呆。本来可以洗个澡,烧点水,泡碗面吃的,却又怕吵醒他,就没动弹。结果坐着坐着,体力消耗颇大的身体就觉得饿了。

    李娟起身,目标直指桌子上那一大包东西。零食本来是当成宵夜买来的,结果初尝滋味的两人仗着身体素质一流,翻来覆去的折腾,一直到实在困倦的不行了,才冲了个澡沉沉睡去。早都忘了宵夜这回事情。

    从零食堆挑出几样意的,李娟返身坐回椅子上,开始忙活。结果还没吃完一半,同样饥肠辘辘的家伙就被惊醒了。

    “偷吃什么好吃的呢?”

    尤墨其实同样没睡好,不是不困,也不是不习惯。只是心里被情绪装满,稍微一碰就有东西漾出来。

    “坏蛋家伙还好意思说,折腾死人了”李娟扔了个卤蛋过去,声音恨恨的。

    尤墨才懒的戳破呢,接过了却没打开,伸了个长长的懒腰,笑着看她。

    “大懒虫快点吃,我去洗个澡!”李娟起身,横了他一眼。

    明明是恶狠狠的眼神。却有丝媚态随着眼角飘了过来,让他心醉神迷。

    当然,还是要借机调*戏一下的。

    “洗澡干嘛?”

    “刚起床嘴里会有味儿,这都不懂吗!”李娟随手拽了个枕头扔过去,牙根都痒了。

    “刷个牙不就得了,洗澡是为了什么?”尤墨更奇怪了,伸手接过枕头,反问。

    “信不信我直接掐死你!”李娟败下阵来。嘴里放着狠话,脚下却没停顿。直奔浴室。

    没一会,正吃东西的尤墨就听见里面传来嚷嚷声。

    “吃完了来帮我搓背!”

    尤墨两下把嘴里东西解决,凑到门口,笑着问:“昨天干嘛不让?”

    “不来就算了!”李娟转过身体,傲人的身材不加掩饰,得意地向前挺了挺。

    尤墨哪儿受的了这种刺激。主动送货上门接受领导检查。

    “会不会太频繁了点?”李娟惊叹着不愿松手。

    “以后,当然”还没说完,尤墨自己停顿了下来。

    “好啦好啦,娟姐没你想的那么脆弱!”李娟笑着捶他胸口。

    泪水被雾气掩盖,不再出来干扰气氛。

    “嗯”

    ————

    午打电话没找见尤墨。王丹觉得自己要抓狂了。

    已经在媒体报道渐渐淡去的两个人,在今天上午以爆炸般的速度,传开了他们的消息。

    《传“川双侠”并未加入全兴俱乐部》《出国踢球是何用意,为名还是为利?》《巴西留学并未结束,他们为何途放弃?》

    这一次,是纯粹一边倒的负面评论,立场立的都找不见!

    造成这种局面,其实还是心理落差太大造成的。

    去年那火爆之极的“天府保卫战”成功地把整座城市的热血都沸腾了起来,就连足球规则都不太懂的家伙们,一提起来都能眉飞色舞的白话半天。今年球队的战绩一直不错,球员人气也是持续飙升,开始陆续出现在除了报纸以外的各种媒体上。这让夺冠后铺天盖地袭来的两人形象更加被人怀念,时不时地拿出来念叨一番。

    而且,随着很多专业性的深入分析,那两个家伙的价值被一再提起,迅速地深入人心,把本就yy不断的球迷猜想又往专业高度拔高了一截。

    这种全民期待的情况下,媒体们一直渴望能有两个人的具体报道,来填补饥渴已久的关注人群。可他们在巴西的比赛一直没有影像资料,干巴巴的数据对球迷们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吸引力。更何况他们的数据也并不夸张,完全没有夺冠时压倒全场的惊艳效果。

    干料实在太少,记者们于是把目标转向全兴高层,希望从他们那儿证实一些东西。

    全兴俱乐部高层也很为难。他们其实一直都在努力,卫大侠和樊老头的友情牌,高额的年薪合同,各种诱人之极的附加条件,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可惜,最后依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尤墨到也不会太驳人面子,只是回复说考虑,实在逼问太紧,就回应留学回来再说。

    全兴俱乐部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所以一直没有破罐子破摔把事情捅破,希望他们能看到自己的诚意,最后放弃出国踢球的打算。

    于是,双方很有默契地封锁住了消息,静待事情走向清晰之后再做打算。

    健力宝这趟回国还是做足了保密工作,各俱乐部也没有兴趣在人还不能归队的时候吊人胃口。不约而同地保持了低调,并没有引起球迷们广泛的关注。

    结果就在一切看似风平浪静的时候,传出了如此具有爆炸性的消息,瞬间就把关注的人们给砸蒙了!

    原来那两个家伙竟然一直不属于全兴!

    那自己热了这么久的脸一直都是在贴冷屁股?

    他们竟然拒绝了俱乐部的丰厚条件,放弃了为家乡球队效力的大好机会,选择出国帮老外的俱乐部踢球?

    这种选择。置家乡人的期待于何处?

    退一步讲,即使他们功成名就了,也和家乡球队毫无任何瓜葛!

    这样背信弃义的家伙,活该万人唾骂!

    ————

    这次消息一爆出,王丹就有预感了。

    肯定和自己的娘亲大人有关系!

    果然,电话找不见尤墨的王丹,果断找到了娘亲单位,证实了这个坑爹消息的传出来源。

    “啊,我就是和几个好朋友念叨了几句。顺便问了问德国的留学环境怎样,你爸不是想送你过去先上学的嘛!”张楠振振有辞。

    王丹实在是无语了,坑爹坑娘的见多了,坑自己女儿女婿的娘亲大人实在罕见,自己怎么就运气这么好,摊上了个极品的!

    眼下抱怨什么已无意义,王丹于是把手报纸往她办公桌上一扔,头也不回地走人了。

    “干嘛啊。脾气还不小!”张楠嘴依然硬着,心却有了不好的预感。

    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还没看完,她就坐不住了,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打电话向丈夫求助。

    王九经平时生活一直对她谦恭有余威严不足,可眼前事情实在是难抑怒火,在电话里狠狠地训了她一顿。

    自知亏心的张楠还是要小声辩解一下的。

    “他要选择留下在这踢球多好。女儿也不用跟着他跑那么远!”

    王九经实在懒得和她废话,问了下女儿状况之后就随手挂了电话,开始闭目沉思。

    舆论这种东西,引导关注的最大特长就是避重就轻,让最吸引眼球的标题横行。

    眼前事情其实明摆着。那两个家伙其实并不是家乡球队培养,没有任何义务偿还所谓的球迷厚爱,俱乐部期望。而且严格说起来,他们帮家乡球队拿到的那个冠军,早就连本带息地偿还了全兴少年队对他们的知遇之恩。

    出国踢球仅仅是个人选择而已,只是球迷们过高过早的期望,把正常的事情蒙上了背叛的阴影。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们在这座城市曾经拥有无可匹敌的人气,也肯定对一路追捧他们的人们,建立起了不错的感情。眼前一边倒的批判明显会让原来的支持者倒戈,对他们失望之极!

    他们会有何感想呢?

    愤怒,失望,抑或是失落,委屈,甚至是无心其它,一蹶不振?

    ————

    再次缠绵之后,尤墨和李娟的回笼觉就睡的踏实了,一直到11点过,才懒洋洋地从肢体纠缠解开。

    大姑娘一旦变成女人,心的归属感就迅速建立起来了。李娟那本就大方的性子现在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走路都恨不得和他黏在一起,唯恐别人不知道两人的关系。

    下午的时光很是悠闲。尤墨本以为她还会像以前一样,拽着自己去逛街,结果却没想到,两个人哪儿也没去,填饱肚子后在电影院里消磨了半天。

    尤墨很是小心地问了下原因,结果却横遭白眼。

    “要死啊,看不出来人家现在连路都走不了!”

    尤墨这才恍然,自己竟然忘了这茬!

    两人确实有些没节制,半天一夜的功夫最少来了五六次。李娟可没有他那么夸张的身体条件,刚经人事的身体完全是被自己又馋又痒的心所累,此时真的是一步路都懒的走。

    由于之前和王丹约好了今天晚上登门拜访,尤墨于是把李娟送回宿舍,就回了江晓兰家里。

    江姑娘现在正抓紧时间收拾东西兼猛补德语,见他此时才回来也是心知肚明,并未多问什么,只是心好奇还是按捺不住,隐约见于一双秀目之。

    “对了,王丹午打了个电话过来,说让你回来之后马上给她回电话!你们折腾到现在才回来,也不知道她等的着急不”

    李娟这边有了交待,尤墨的心里也踏实不少。见她这副神情,心里也是好笑。不过她此时还在守孝之,谈论这些实在有碍心神。于是打着哈哈应付过去,开始给王丹打电话。

    江晓兰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又不好多问,只能皱眉撅嘴地看着打电话的家伙。慢慢地,发现他的脸色变了!

    从容不见了,代替的却并不是惊慌。

    像是失落,又像是惆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