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王丹碰头之后,尤墨并未流露出异常的情绪来,还是和以前一样,说笑着陪她挑东选西,出着不太靠谱的意见。

    王丹对他重感情的性子了若指掌,此时见他情绪并无大碍,也略略放心下来,安心挑选上门礼物。

    可惜,气氛很快就被破坏了!

    尤墨自觉身材长相变化颇大,并没有刻意戴些什么掩饰真实身份,之前也一直相安无事。但在此时,熟悉他的有心人,仔细打量的目光下,暴露了。

    连续几声惊呼之后,两人被迅速围拢的人群给淹没了!

    尤墨反应还算及时,一看有人围了过来,马上把王丹推开,叮嘱她先找个安全地方待着。

    王丹还有些楞神,心里也还有些侥幸心理,嘴上虽然答应了,步子却迈的迟疑,直到越来越多的人涌过来,把两人的距离越隔越远,她才明白:场面可能要失控!

    虽然有点惊慌失措,但身为记者,这点常识还是有的,她马上跑开,先打了110,再打电话给自己的父亲。

    得到准确答复之后,她才略略放下心来,找了个高处,想看看情况发展。

    结果是不看则已,一看差点晕过去!

    国人在这种事情上,一向信奉“法不责众”的心理豁免权,更相信“千夫所指”的强大责任感,在这两种情绪的控制下,指责很快升级成唾骂,吐口水很快变成扔鞋底杂物,离的近的家伙开始动手动脚!

    尤墨毫无还手之力,或者说,根本没有还手的可能!

    这种几百人围住一人的情况下,连移动都做不到!如果没有多年练功带来的强悍体魄的话。被直接打昏了踩死都有可能!

    头顶飞舞着各种杂物和口水,时不时地落在他身上,引起远处家伙们一片欢呼。

    耳边响起各种极尽想象力的嘲笑挖苦,以及恶意伤,肆意诽谤,时不时地戳观众g点。引起一片哄笑。

    身上所受的拳脚攻击并不重,却极具侮辱性,脸上,耳朵,鼻子,嘴巴很快,鼻子和嘴角都有血液渗了出来,又引起一片片的叫好声。

    混乱的情况并未维持多久,激愤的人群也没有喊出“打死他”这种恶毒的咒语。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等警车声音响起的时候,他的衣服上已经找不到一处干净整齐的地方,脸上和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再没有原来的样子,身体和神经在坚持绷紧了十多分钟后,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王丹已经彻底傻掉了!

    直到他被搀扶着上了警车,快要被带走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冲了过去,紧握住他的手。被人询问情况后拽了上来。

    让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事情还没有完!

    警车竟然没有开去医院,拐八绕地到了派出所门口,然后,刚恢复了点力气的他,被人一脚踹了下来,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瓜娃子。给老子爬开,看到就恶心!”

    “还想去国外踢球,也不看看自己算啥子东西!”

    “忘恩负义的东西嘛,是不是?!”

    “咋个不打死他嘛,这些个娃儿简直下手太轻了!”

    王丹已经忘了哭泣。下了车扶起他,呆呆地站定了,四顾茫然。

    身旁很快又有路人围观过来,不过,浮肿的脸上没擦干净的血迹成了掩护,没有让别人认出他来,只是啧啧可惜了一下美女落在混混手上之后,散去了。

    “走吧,晚上,还得去你家呢。”

    尤墨抬起头,用已经肿成一片的眼睛和同样高高鼓起的嘴角,给了她一个难看无比的笑容。

    夕阳的余晖就要落尽,最后一点点光芒撒在他的脸上。

    还是有些刺眼呢,让人只能把眼睛眯起来。

    不对,轻轻眯一下,就闭上了。

    ————

    尤墨没有食言,即使被侮辱的遍体鳞伤,也依然坚持着让王丹打了辆车,直奔她家里。只是样子太难看了点,于是在到达之前,他们找了个小诊所,简单处理了一下。

    王九经和张楠已经要急疯了!

    他们比警车慢了一点赶到现场,从民警那里得知两人无恙后,开始在附近医院一通寻找,等赶回家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了。

    王丹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不少,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想分散些他的注意力。

    尤墨一直在闭目眼神,只是偶尔点点头,给她一个微笑,示意自己没事。

    两个人就这么一直等到夫妇两出现在门口,才起身迎接他们回来。

    “没,没,没事吧,你们”

    张楠一开口,就被已经怒火重燃的王九经打断了,“身体是没事,心里创伤有多大你知道不知道!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情”

    “没事的,不关阿姨的事情,您别太生气,肝火太旺,伤脾胃。”尤墨说话很是费劲,几字一顿,仍然坚持着说完。

    王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迅速蓄满眼眶,淌成了两条小溪。

    “晚上在这住下吧,我到要看看,这帮暴民有多大胆子!”

    说罢,王九经余怒未消,转头看着低头不语的张楠,一字一顿地说道:“出国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尽快开始准备!”

    张楠撇撇嘴,一把搂过女儿。

    王丹有心反抗一下的,想了想,忍住了,手伏在母亲肩头,继续哭。张楠听的心难过,搂紧女儿也哭了起来。

    “你们娘俩进屋哭去,我和尤墨说说话!”王九经挥挥手,忽又想起一事来,吩咐:“都没吃饭吧,张楠去准备点吃的,王丹去收拾间屋子出来。”

    说罢。又有些歉意地转头问尤墨:“实在对不住,让你受了这么大委屈!”

    尤墨有点沉默,注意力也没在他身上,听了这话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眼神飘忽。

    王九经见他这副模样,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小声问:“怎么样,心里还是难过的话就哭出来,会好一些。”

    尤墨还是不敢用力笑,嘴角一咧就算是目前状态下最大的笑容了。确认他看清楚自己的表情后,缓缓说道:“爱之深,责之切。他们只是不懂,也看不到以后,只是受了别人蛊惑。做了些错事。我不需要他们的理解支持,也不用他们指手划脚,出国踢球更不是为了逃避什么,只是觉得那是个更适合自己的挑战,仅此而已。”

    王九经拳头握紧,用力敲在面前的茶几上,“哐”地一声震起了茶杯盖。

    “说得好!有你这些话,我就放心了!”

    “成大事者能受跨下之辱。小小非议责难又算得了什么!”

    “真想不到啊,小小年纪竟然如此心胸开阔。佩服,真的佩服!”

    ————

    无利不起早。

    第二天一大早,沸沸扬扬的球迷激进事件就见诸各大早报了。本地电视台的新闻敏*感性也不遑多让,一条长达五分钟的多角度报道已经准备就绪,随时等待审查通过。

    媒体们得到消息后,其实也吃了一惊。他们可没想到。群众的反应会如此过激!差点闹出人命来的事实,更是让部分发表了激进言论的媒体有些后怕。曾经对他有过好感的媒体,心下很不是滋味。

    没有人不清楚,这种聚众人身攻击所带来的恐怖压力!因此崩溃发疯,甚至从此精神分裂的例子都有过。作为挑起事端的他们。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出于职业道德,在报道真相。但真实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造舆论,吸引眼球而已!

    当事人才16岁,即使在事业选择上不合主流想法,也不至于受到这种让人无法忍受的压力和侮辱!

    事情已经发生,后悔是最没有用的处理方式,道歉是最不可能的处理方式。各家媒体们略一讨论,就明确了接下来报道的态度:就事论事,尽量别加诸主观意见。

    不过,所有人也都清楚,无论是哪种态度,都已经无法挽回事件对当事人的负面影响了!

    换句话说,这一次,彻底断绝了他为川军效力的可能!

    当然,前提是他还能站起来继续踢!

    ————

    全兴高层在第一次曝光时还是熟练的打起了太极,把责任一鼓脑地推给了那两个家伙。

    结果第二次事件一曝光,高层会议也随之沉闷起来。

    结论明摆着,一刀两断那是最好的结果,加盟对手俱乐部反戈一击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媒体都在推卸责任了,自己当然不能当了冤大头。

    于是,接受采访的全兴俱乐部发言人先是表示了沉痛心情,再是呼吁球迷们理智对待球员自己的选择,最后则祝福他们在国外闯荡成功。

    如此官腔十足的处理方式并不出乎意外,也堪称成功的危机公关范例,记者们也丝毫不以为异。

    不过,和他们不同,有人此时有话要说!

    接受采访的是卫大侠,采访他的记者是周葱。

    作为第一个递名片给尤墨的家伙,他对曾经的城市英雄,现在遭遇万人唾骂的状况很是愤慨。联络上同样不满俱乐部做法的卫大侠之后,两人合力,在一片撇清自身的报道,独树一帜了一把。

    “他只是本地人而已。他们在全兴少年队只待了两个月时间,就送了一个冠军给这座城市。恐怕没有人会以为:没有他和另外一个家伙的表现,那支少年队依然能夺冠吧?他从最开始,就拒绝了全兴俱乐部的邀请,目标明确地准备出国闯荡,只是双方都觉得在他出国之前曝光此事影响并不好,所以才一直没有公布真相而已。他并不欠这座城市什么,如果我们继续用这种态度,对待曾经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家伙们,毫无疑问,所有人都会怀疑这座城市的心胸和气度”

    卫大侠的评论算是为此事盖棺论定了。各家媒体于是纷纷偃旗息鼓,把目光转向正在进行的甲级联赛。

    一地鸡毛之后,电视台的报道也正式播出了。不过,是在汪副市长点名批评之后,做了修改,才得以播出的。侧重点自不必说,肯定是站在当事人的角度,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阐述了一遍,顺便表达遗憾之情。

    事情算是翻页了,媒体们也不会自找打脸,还想去采访下当事人什么的。

    还是尽快忘了那个家伙吧,但愿他以后别整些妖蛾子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