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大的事情爆出,身边人的惊慌失措是可想而知的。

    尤墨本来打算当晚就打电话和关系密切的家伙们报个平安,结果嘴实在疼的厉害,说话不方便不说,时间也太晚了。万一有放心不下的要过来看自己,也不太好介绍。于是他只给江晓兰说了下晚上去处,就挂了电话回房休息。

    王丹有心好好安慰安慰他,奈何父母一直在自己房间里边叮嘱边商量,一直待到半夜才撤退。想乘夜色溜到他房间去,她又仔细考虑了一下,放弃了。

    累坏了吧,还是别骚扰他了。

    尤墨确实累,不过不是身体,而是沉甸甸的心里。

    对他刺激最大的,是民警们那些嘲讽和最后那一脚。原因很简单:他们正是选拔赛决赛前那个晚上,出面解围的那些民警!

    尤墨的状态和王九经之前猜想的差不多,就是曾经美好的感情,瞬间化为乌有,甚至变成仇恨的那种挣扎感。

    没有人会对肆意侮辱自己的人抱有好感,能选择原谅他们,都是圣人一般的存在了,更何况他这一介凡夫俗子。

    但他的心里,真的恨不起来!

    民警们就不用说了,他们曾经是那么可爱的存在。现在只是被片面之词蒙蔽了双眼,没有看清楚真相而已。

    混在围观群众里肆意侮辱自己的家伙们,肯定是有些浑水摸鱼乘乱出风头的,这种家伙确实可恨,但实在没个明确印象留下来。

    恨是恨不起来了,让他难得纠结起来的,还是深深的失落感。

    在体育馆外面被围了两个小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可转眼之间。欢呼已成唾骂,支持已成侮辱,粉丝已成仇人!

    这种落差实在太大,如果没有足够的心理素质来承担的话,真不知道要颓废到什么时候去!

    尤墨忍受着浑身的酸痛,辗转着。最终勉强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早有准备的王丹开始给认识的同行们打招呼。结果忙活了好一会,效果只是平平,对方都是爱理不理的。

    “小笨蛋,这种时候应该给真正关心我的家伙们打电话,和你那些同行们诉苦求同情有啥用?”尤墨悄悄出现在背后,轻敲她的脑袋。

    王丹心里不是滋味,嘟着嘴反驳:“你都这样了,他们难道还能歪曲事实胡编乱造?我给他们打电话只是说明事实而已。谁稀罕他们的同情!”

    “在竞技这个圈子里,只有实力,才能让人无话可说!”尤墨试着微笑了一下,结果还是感觉别扭,于是作罢。

    “意思是别人怎么写你都无所谓,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诱导不知情的家伙们,给你带来不必要的灾难?!”王丹火气渐涌,转头看了眼他那张滑稽的脸。又心疼起来,伸手轻抚。

    “疼的厉害不?”

    “疼到不疼。只是有点别扭,都是些皮肉伤。”尤墨看出来她眼愤怒的火苗了,淡淡地回应。

    “草原上的狮子,从来不会怕小动物们的议论。敢当面议论狮子的小动物们,得不怕死的才行。”

    ————

    得知消息的姑娘们果然心疼的要命,最后在他好一通安慰之后。才放弃了过来看他的打算,心情忐忑地翻看报纸。

    周晓峰则气的够呛,手抖着放了几句狠话出来,最后却成了细声安慰,声音里的叹息几欲可闻。

    郑睫也吓的够呛。不过听到卢伟和他的对话之后,变成了哭笑不得。

    “出风头是要付出代价滴,年轻人,吸取教训没有?什么,身不由已?我教你个法子好了,女足圈子没这么闹腾,你娃手起刀落正式加入她们,保证明天报道一片歌功颂德”

    尤墨没敢告诉亲人们事件真正的起因。

    王丹在一旁不愿意离开,很快就听的热泪盈眶了。她心里清楚明白着,如果走漏了风声,让她们知道事件起因是自己娘亲大人说溜了嘴导致的话,那自己和他的关系肯定要蒙上阴影了!

    如果再加上自己之前在岛国给他带来的麻烦,那真可能要兴师问罪,逼他放弃自己了!

    这个嘴巴严的家伙,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

    ————

    对这件事情高度关注的人们,迅速地看出来真相,以及媒体和官方的态度了。少数还有心情炫耀一下的家伙们,很快被人堵住了嘴,愤愤不平地把议论范围缩小,继续彰显着他们的正义感。

    大部分的球迷还是保持了沉默,甚至包括那几个民警。

    激*情过后总会有空虚降临,特别是错误的激*情点燃方式之后。

    于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了正在进行的甲级联赛,心只盼着事情早点翻页,省得心里闹腾。

    尤墨的心情则平静了许多。原因嘛,当然是卫大侠的力挺了,电视节目的立场其实也很明显,不过他可猜不到在背后发力的主儿。

    周葱他也有印象,甚至名片都有保留,不过打电话就免了。这种时候接受采访诉苦的话,明显有得了便宜还出来卖乖的痕迹。

    卫大侠的仗义执言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实在没想到,甘冒风险,为一个明显不可能是自己队友的家伙出头,目的究竟何在。

    想来想去,也只有古道热肠这一条原因可以说的过去了。

    这算个人情,以后得还。

    至于这些球迷们,只能遗憾地说声再见了。

    爱恨情仇终须落幕。

    只是以这样不光彩的局面做为结尾,作者实在是可恶之极!

    ————

    1996年月25日,分别的时刻,来临了。

    能来的都来了,虽然不少人迟疑地打量着他身旁的两个姑娘,但最后还是没问。让离愁别绪不受狗血干扰,静静地向前流淌。

    叮嘱的话儿说了一路,还是觉得不够,长辈们于是絮絮着,从头再来一遍。

    仿佛不这么做就会让眼泪飞快地滑落一般。

    郑睫其实也想那么做的。可惜说着说着,声音就哽住了。即使没有眼泪流下来,周围也会变得安静,氛围也会马上悲伤起来。

    于是就不说什么了吧。

    记忆那个倔强而又细腻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是个既独立又有些叛逆的大姑娘了。不用再说些什么的她,安静地依偎在心上人的身边,再也不管其它。

    尤墨在此时最惦记的,是李娟。

    这个身心都已经属于自己的女人,虽然不能长随自己左右,但分别之前毫不犹豫地献出姑娘家最宝贵的东西。这份情足够自己还一辈子了。

    按约定在安检之前给她打了个电话,尤墨满脸惆怅地听着话筒“嘟嘟嘟”的长鸣音,久久不愿放下来。

    却不知道,听筒的那一头,早已泪流成河。

    时间在飞快地流逝着,原本提前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尾声。空气响起的提示音,仿佛催泪瓦斯一般。让所有人同步,开始哭泣。

    尤墨。卢伟,郑睫,王丹,江晓兰,王瑶,张楠。王九经,郑老爷子。

    刚好九个人,一起开始书写最后的盛宴。

    不过很可惜,刚开始就被打断了!

    樊老头,刘明亮。姚厦,汪嵩嵩,老五,老,刘敏,王兴利,卫群,同样的九个人,不知道从哪儿,从什么时候,冒了出来。

    打断的,是离愁,消散的,是别绪,留下的,是一张张笑脸。

    那就再见吧。

    能笑着,干嘛要哭呢?

    ————

    凯泽斯劳滕。

    又名“皇帝的劳滕河”,可惜现在劳滕河早已不见。不过,作为一座德国国家森林公园的城市,悠闲的呼吸是它标志性的城市节奏。

    凯泽斯劳滕市位于德国西南部,莱茵尔-普法尔茨州部,占地面积仅仅140平方公里。这座有着辉煌历史的城市,内城很小,大约仅占了1/的面积。最间是一座建于1世纪的哥特式教堂,不远处是霍恩施陶芬广场,这里有巴巴罗萨的宫殿遗址。现代市政厅旁边是水果大厅,站在它顶部的露台上,可以眺望内城周围的郁郁森林。

    这座人口不足百万的城市,曾经有很多人一度移民到美国找工作。二战后它成为美国海外驻军最多的城市,现在仍然居住着大约4万美国移民。

    内敛但不排外,悠闲却又生机盎然,曾经的辉煌并没有掩盖现代城市的风采,这就是来了一周之后,他们对它的印象。

    俱乐部位于森林掩印的外城西南部,除了足球之外,还经营着篮球,手球,曲棍球,田径等体育项目。1900年成立之后,经过50年的漫长岁月,终于在1951年和195年迎来了历史上的第一个和第二个联赛冠军。可惜后来0年一直表现平平,直到1991年,才重回冠军王座。

    1994年:1击败杜伊斯堡的那场比赛,为凯泽斯劳滕队赢得了德甲“红魔”的称号。刚刚过去96年职业联赛,是俱乐部历史上最戏剧性的一年,他们在月份刚刚捧起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二座德国足协杯,就在5月份以第16名的成绩跌入乙级。

    降级对这座小城俱乐部而言并不陌生,德国人天生强悍的心里承受能力,也并不惧怕这种挑战。

    唯一心里不爽的,可能就是刚捧杯就降级的悲催节奏了。

    一线队人员变动虽大,却没有让俱乐部高层慌了神,原因自然不是有钱任性。德国俱乐部的青训系统一向运转良好,降级对主力球星而言可能是个灾难,对跃跃欲试只差机会的新秀们来说,却是个天赐良机。

    之所以从遥远的东方古国找了两个家伙过来,一来是对他们在9年世少赛的表现印象深刻,二来也是目标远大,此时招些新秀刺激下内部竞争,好为将来打基础。

    这个年代的华国足球市场还完全没有世界知名度,俱乐部可没有通过他们借机打开生财之路的想法。

    一切,只是卧薪尝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