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一周时间了,他们的生活逐渐安定下来。

    所有人其实都在埋头干一件事情——学德语。

    德国人办事一向严谨,各种招待安排根本不用他们操心,就连联络人,都很贴心地选择了朱广护的熟人,为他们解决各种适应问题。

    老朱的朋友叫蒋律华,男性,已婚且育有一子。

    两人年龄相仿,深入一了解,果然曾是同窗好友。

    在他们过来之前,老朱就已经数次打电话给他,叮嘱,拜托,放狠话,开玩笑,一通折腾下来也让他明白了他们在好友心的重要地位。过来之后自然一切上心,天天上午准时过来报道,了解情况的同时为他们办理各种手续。

    情况自然让他有些意外。

    四个人竟然是一单身一p,这让海外生活多年的他都有些呛住。不过看着他们年龄都还小,也就没太当回事情。了解到他们的具体状况和想法之后,就给他们在附近小区公寓楼寻了个地方,15层,90平左右,租金一个月500马克,约合rb2000元,加上水电暖气垃圾处理等一些费用,一个月大概2500元左右。

    物价真心不高。江晓兰去附近超市买过几回生活用品之后,简直有些惊讶。她稍微计算了一下,四个人,如果每天都在家吃饭的话,一个月伙食费也就1500元左右,加上其它费用的话四人开销总共也就5000元一个月。虽然比起国内1000元每月的开销多了四倍,但比起他们之前预计的物价水平,低了能有一半!

    两人的青年合同也都敲定了,深知德国人在这方面靠谱的他们,并未在薪水上计较。安心接受了万马克,约合12万rb的队伍等偏下水平的年薪。心里不踏实的江晓兰略一计算,放下心来了。王丹家境优遇,所有开销暂时不用他们去挣,她和尤墨两人一个月能有1万rb的收入,至少生活上不用发愁了。

    至于挣大钱出大名。那些真心没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心情不错的她,甚至主动打电话给郑睫,汇报完毕之后很是一番怂恿。

    郑睫才不是轻易改主意的主儿呢,听了这话只是微笑着不以为然,顺便让她打听一下网球运动员的日常开销。

    结果江晓兰一问就傻眼了,请个等档次的教练员,在一般水平的训练心练习,一个月光这些花销最少都是000马克,更别说生活费用了!

    最后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江晓兰垂头丧气地向郑睫汇报完毕之后,都没敢和卢伟说这件事。

    四个人只有个房间,分配结果自然是两男各占一间,两女**一室。

    江晓兰其实真不想和王丹住一间,但又没办法,如果两男住一间的话,和他说些悄悄话儿,找机会亲热一下都会很尴尬。她到是想和尤墨住一间。考虑了一下,放弃了让她心动不已的提议。

    还是别让他太为难了吧。自己都欠他那么多了。

    王丹自然知道自己在江晓兰心的不待见,不过这种小事情难不倒知性姐姐。出国这么大的事情都能搞定家人,对付个19岁的小姑娘自然不成问题。

    此时刚刚八月初,距离十月份才开学的冬季学期还早,王丹于是主动找江晓兰谈话,商量着两人是不是先去报个德语补习班。抓紧时间打打基础。

    江晓兰对她不待见,还是因为岛国之行带来的阴影。此时时间过去已久不说,四人亲如家人的生活状态,也让她实在难以硬着心肠拒绝她的好意。

    交流这种东西,开了个好头就成功了一多半。本就缺乏亲情的江晓兰。很快就和她相处自如起来。补习班还没去,两人已经是每晚密谈的好友了。

    不过,有件事情一直搁在两人心头,都没好意思提。

    江晓兰年纪小,父亲又去世没多久,自然不好意思把这件事情摆上日程。但这不妨碍她关心一下竞争对手的进度情况。李娟和他在外面过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她忍住了没问。

    可是以她对李娟的了解来看,多半还是发生了让她脸红心跳的事情。

    不过,除了脸红心跳,她心里并无不满,甚至还有些惆怅。

    同样是姑娘家,同样深爱着他,她自然能理解那种远隔万里的痛苦,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这个傻大姐略显冒失的性子开始有点喜欢了,也更能站在理解的角度去体谅他们的行为。

    可对另一个竞争对手,就没有这种心思了!

    关系改善归改善,竞争意识可不能因为对手的主动示好而松懈!

    王丹虽然嘴上不提,心下却猴急的很。奈何初来乍到四人经常集体行动,想偷偷摸摸找他研究些高深理论,也实在难觅机会。尤其是眼前的小姑娘,一到晚上就和自己形影不离的,简直就是个甩不脱的小尾巴。

    那个坏蛋家伙,答应自己回来就办的事情,一晃都拖了个月了,还没动静!

    ————

    这件事情吧,还真不能怪尤墨。

    他可不是未经人事的小菜鸟,自己答应过的事情更是惦记着呢。可惜一回来就忙着照顾江领队,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后,又忙着安抚痛失亲人的江晓兰。好容易看着一切都好起来了,出国踢球又开始倒计时。抓紧时间兑现了自己答应李娟的诺言,结果又被突如其来的球迷围攻给弄的完全没心情了。

    现在他到是既有时间又有心情了,而且对王丹时不时的眼神暗示,也信号接受准确,再加上之前和李娟胡天胡帝的身体记忆还犹新着,现在心里也如猫抓般痒的不行。

    可惜,江姑娘那不善的眼神实在太明显,卢伟都忍不住要调侃了。

    “实在不行。就轮流呗。”

    其它人闻言齐声咳嗽起来,王丹的声音果断最大,咳着咳着一不小心还呛住了,让尤墨好一阵拍打才消停下来。

    四人此时正一起在客厅里看电视,内容顿时变得无关紧要起来。

    尤墨有心想说“好主意!”的,幸亏这货机灵。提前看出来江姑娘迅速切换狂暴姿态的可能了,忍住没说。

    王丹其实真的认真考虑过这个可能,所以才会在卢伟提出来的时候被吓的五体投地。

    虽然年龄不小了,但她也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家,哪儿能主动提这种羞死人不偿命的建议嘛。表示同意都得在私下,人前的话当真要把小学老师的脸都丢光。

    为什么会表示同意,原因也简单着:别人同意在先,自己才有机会和他在一起的。

    她心里很清楚,如果那两个家伙死也不同意自己插队的话。那眼前这家伙真的有可能会放弃。他对自己之前其实就很有好感,就是因为她俩的存在,才会拒绝自己的表白。最后虽然因为自己厚着脸皮倒追得手,但感情基础明显不如他和其它两个姑娘深厚。

    这种状况下,轮流貌似也挺公平嘛!

    “你跟我进来一下!”江晓兰瞧出来空气奇怪的氛围了,起身拍了拍尤墨,朝自己房间走去。

    尤墨略不放心的眼神看了眼王丹,瞧见她一脸无所谓的神情之后。放心下来,随着江姑娘进了房间。随手把门关上。

    “你心里是不是也这么想的?”江晓兰一脸严肃,语气也是直接了当。

    尤墨在才不会在这种问题上言不由衷,于是,轻轻点了点头,没说话。

    这份坦承的态度让江晓兰心情平静下来,紧绷的脸也没那么冷了。

    “个原因。第一。是个先来后到事情,你和李娟,已经那个了吧?”

    “嗯。”

    “她是第一个我没意见,可让王丹跑到我前面,心里还是会不舒服。第二。我听很多人都说过,这种事情年龄太小了不好,太频繁了更不好。你现在比我们年龄小不少呢,娟姐那是情况特殊,才让你破一回例,可不能把这种事情当成日常了”

    “日常?听的很耳熟”尤墨忍不住打断。

    “有没有在认真听嘛!轮流还不算日常,你懂不懂我们几个的心思!”江晓兰急的脸都红了,声音大了起来。

    “嗯嗯,知道,你们都有心思,怕被对手超过”尤墨老老实实回答。

    “知道就好!第,你自己是什么性子自己能不知道?真要轮流的话,你肯定想一碗水端平,那一天也不用训练比赛了,天天陪我们得了!”江晓兰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语气严厉的很。

    尤墨怯怯地问:“你不会守孝年吧?”

    江晓兰恨不得一头撞死他,“那件事情就那么重要吗?”

    “丹姐大我那么多,心里着急也是正常的。”尤墨收了嬉皮笑脸,一脸认真地解释。

    “当然不会让她等年啦!”江姑娘依然愤愤不平。

    “能给个时间吗,我让她稍安勿躁。”

    “她就急成那样了!!!”

    “也不是啦,我当初答应过她的”

    “嗯?为什么答应她,还答应过什么,还有,你和她到底进展到哪儿了,老老实实给我交待,不然就让你也等年!”江晓兰话一出口,就开始暗暗佩服自己。

    了不起,竟然有骂街泼妇的潜质!

    尤墨顿时目瞪口呆,看着从未让人如此陌生的家伙。

    好一会,才从洋洋得意急不可耐的眼神下缓过劲来,嘴巴纠结着问:“真要回答?那你不许生气哈!”

    江晓兰初战告捷心情大好,微一点头算是表态。

    尤墨直挠头,用简略到恨不得几字完本的语言,交待了下具体情况。

    江姑娘开头还听的认真,结果越听越脸红,直到最后低头认错:“好啦好啦,你们厉害!我知道啦,个月,满意不?”

    尤墨还是挠头,问:“你,还是,她?”

    江晓兰耳朵根都烫起来了,恶狠狠地赶人:“快滚蛋,本姐姐还没想好,去和那个性急的家伙汇报吧!”

    “哦”尤墨拉长声音应了一声。

    眼前娇羞的人儿,像那山谷静静开放的兰花一样,要用心去闻,才能品出香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