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溜走的很快。

    德乙联赛其实已经在月旬就开始了。现在已经8月底了,两人还没捞着上场机会。

    这到不是不重视他们,只是两人毕竟年龄都还不到1岁,找来更多是为了将来打算,并没有着急着马上看到效果。

    德国人在循序渐进这种事情上,已经保守到了顽固的地步。卢伟和尤墨跟队训练快一个月了,连随队客场看比赛的希望都没有。

    两人在训练的表现其实相当抢眼。

    巴西留学带来的提高很明显,放在卢伟身上,那是典型的实用派拉丁技术流,动作永远不夸张不花哨,效果却永远不多余不好防。

    放在观众眼里,就是感觉防守队员像傻子一样,很难判断准确,跟上动作,即使偶尔跟住了,也是步子踉跄,动作狼狈。

    无论是传,停,加速,变向,或者是稍微复杂一些的转身,交叉步,假动作之类,特点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简洁。

    当然,如果非要再加一个的话,那就是再加一个字好了——快!

    10的身高在德国长人间简直是小矮人一般的存在,低重心高脚频带来的好处很直接:一对一很少有人能完全防住他!

    不过,身体对抗上的劣势还是明显。成年队的训练,对抗要求是很高的,裁判的尺度也比较宽松,更鼓励那些敢于拼命的家伙。一对一防不住他,那就二对一,还不行的话就层层设防,重重保护,惹恼了就用犯规来解决战斗。

    卢伟其实也无心炫耀脚下技术,只是新来乍到还不太了解队友。很多时候单打独斗的效果更好而已。

    主教练弗里德尔对他也是颇为赞赏,评价很高。当然,评价归评价,落实到行动就有些无力。

    还是小了点,而且,太瘦弱的话难免容易受伤。慢慢等机会吧!

    尤墨的表现不如卢伟抢眼。

    巴西留学两年带给他最大的成长,就是更加合理的利用自己的身体优势。

    初一看有些不太科学:咱去巴西不是学技术的吗?为毛更会使用身体了?

    其实略一分析,就一目了然了。

    脚下技术这种东西,想在两年之内大幅度提高是不太可能的。对他来说,真正能从桑巴足球收获的东西,是通过身体来释放创造力,用那些常人难以达到,或者根本就想不到的方式,来完成动作。

    换句话说。他去巴西两年半,就是玩儿去了!

    他以前的比赛,透露出来的信息很明确——无论合不合理,他的选择都比较个人化。

    这种随性的踢球方式,在熟悉的,有默契的队友们帮助下,会发挥出难以想象的作用。但在陌生的环境下,套路明确的战术。他的作用就被弱化了!

    朱广护很懂因材施教的道理,这两个得意弟子更是倾注了他极大的心血。打磨的方式也是下了很大苦功。尤墨这种训练方式,其实更多时候依然游离在比赛之外,并没有强制要求他按照战术的套路进行。

    获得极大的自我选择空间后,他的创造力也频频让队友们傻眼,很多时候都是用自觉效果平平,别人镜片碎一地的动作来完成挑战。

    当然。即然是挑战,那失败的次数也不在少数。

    一个月左右的训练,他和卢伟在训练的优异表现确实有差距。一方面是成功的动作虽然惊艳,但失败的动作也很容易被人记住,留下出风头的不良印象。另一方面自然是来自队友的支持不够。

    这种情况没什么好办法。语言完全不通的情况下,卢伟那种战术大师都经常和队友们不搭调,他这种孤魂野鬼般的踢法当然被人视为异类了。

    不过主教练对他的期望值还是蛮高的。毕竟那届比赛他的表现太过抢眼,这又去巴西学了两年多,水平见涨是肯定的。

    还有一点原因弗里德尔没太想到——这家伙个子不高但力量着实不错,天生适合对抗激烈的德国足球。

    语言过关了,应该就能获得机会了吧!

    ————

    尤墨和卢伟当然不清楚主教练大人的想法,他们也没兴趣四处打听求证。每天就是按步就班的训练,学德语,看比赛,偶尔还会下下厨房,帮着做做家务活。完全没有打不上比赛的焦虑感。

    两个姑娘学习进度比他们快多了。江晓兰就不用说了,简直是如鱼得水。王丹虽然语言天赋比她差了一截,但出国经历其实不少,语言学习上更懂就地取材。

    一个月下来,口语水平上王丹完胜众人,字水平上江晓兰傲视群雄。

    两个学医出身的家伙就惨了,无论是口语还是字,“渣”字都不足以形容,还得加上一个“烂”字才贴切。

    更可气的是,两人居然丝毫不以为耻,还经常拿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听懂的德语来交流,完全不顾里面搀杂的汉语有多么的让人蛋疼。

    被两位姑娘教训次数多了,尤墨干脆地耍起了无赖。

    “有你们呢嘛,我慢慢学就是了!”

    “卢伟那个货教我的,说加上学的更快!”

    “放心啦,打不上比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这人就是耐性好!”

    江晓兰忍不住又念叨:“蒋叔叔上次都说了,主教练挺看重你的,等你过了语言关,能和队友们在场上交流了,就会有机会上场!”

    尤墨当然知道她们在担心什么,笑着劝慰:“没事的,我才不会和国内媒体较劲,非要证明什么。”

    说这些话自然事出有因。

    他们出国踢球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国内了,议论声也是大片大片的。和川媒体的态度差不多,国内媒体也早就打算好了:一切都要看事实说话!

    这眼看已经过了一个月,他们连德乙联赛的出场机会都没捞着,这算哪门子出国闯荡嘛,简直是去丢人!

    媒体这种奇特的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没耐性。一个月简直超出他们的忍受范围,没看到有利好消息出来,就直接把大帽子扣上,冷嘲热讽不断。

    远在德国的他们,其实本来并不知道国内媒体会如何评价他们,也没有兴趣打听这些无聊的评论。

    不过。他们不在乎,有人在乎!

    王丹以前可是圈人,即使到了德国,还是和一些人保留了联络方式。这些能让她视为朋友的家伙,还算比较靠谱,忠实地纪录下报道的细节,一一转述给她。

    知性姐姐会如此在意,原因还是之前的围攻事件。她在潜意识里,把那次让他受尽屈辱的经历。一直归咎于自己和家人。

    但事情已经发生,挽回已经不可能,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帮助他们顺利适应环境,尽快获得上场机会。用行动和成绩,让那些人统统自己打自己脸去!

    可身为多年的媒体人,她的职业病也一样——没耐性!

    她以前可没和他们一起生活过,所以很多地方还是不太了解。开头几天新鲜感一过。洁癖加身的知性姐姐就怒了!

    懒成这样的家伙,到底是怎么被自己看的!

    而且。何止是看哟,自己居然还着急着献身呢!

    个人卫生就不说了,标准不一样但差距不大,将就点也就罢了。家务活也只是小事情,自己和江晓兰多忙活忙活就是。

    可语言学习的不用功就是大事情了!不努力学习的结果,会直接导致他们在主教练心目的印象不好。进而影响他们的职业前景,甚至让此行蒙上阴影都有可能!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之后,王丹停止了念叨,找到江晓兰,让她好好和他谈谈。顺便也要来了郑睫的电话,准备让卢伟也接受下再教育!

    知性姐姐还是知道自家脾气爆的,也不想在异国它乡和他吵架,于是一再叮嘱她们:此事非同小可,必须让他们重视起来!

    “我知道你们不在乎国内的那些评论,但你想想,你还有干爹干妈,丹姐还有父母,卢伟还有郑睫和她家人,对了,还有娟姐也在国内。他们如果看到这么多对你们不利的评论,心担心难过会有多重?”江晓兰忧心忡忡地继续劝说。

    “好啦,肯定是丹姐派你过来的。放心,我们不是不好好学,只是那种方式不适合我们,强迫自己适应的结果,就是更不适应。”尤墨难得认真起来,语气诚恳。

    “不是偷懒吗?”江晓兰一脸怀疑。

    “当然不是。不过,不能上场比赛也不见得是坏事情。”尤墨微笑着看她。

    “嗯?”

    “说了你也不懂你别掐我就和你说”

    “说吧!丹姐说你懒还真是说对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成熟的职业俱乐部,成年队的更衣室水很深。主教练的态度只是个重要因素而已,远远不是全部。在没有足够的了解和支持的情况下,很难让自己的高光表现一直维持下去。搞不好还会引起竞争对手的强烈反应,徒增困难。强龙不压地头蛇,并不是因为地头蛇压不住,而是压住了地头蛇,弊远大于利。”

    “球队必须做为一个整体,才能爆发出足够的战斗力。可要想真正融入进去,一来需要时间,二来需要机会。一上来就竭尽全力的表现自己,只会让别人反感。你想想,哪有小弟一上来就威胁老大位置的?别人能不防着你?”

    “德国人其实挺实称的,但这毕竟是成年队,里面还有不少德甲打拼多年的老家伙。没弄懂他们的规矩,就想直接获得他们认可,难度太大。”

    “我们并不打算认个老大,拜个山头什么的。那样效果虽然快,但不合我们的性子。现在我们只是凭着感觉,找机会结交一些真正的朋友,慢慢进入圈子内部,才能真正的显山露水。”

    江晓兰越听越楞神,听完了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他。

    “好啦,忙活你的事情去吧。我和卢伟没你们想象的那么懒,看,我这一晚上做了800个俯卧撑,够不够格把个月的时间缩短一点?”

    江晓兰一脑门的黑线,伸手在他的大脑袋上敲了两下,转身就走。

    “本来准备说服你的,结果还得去说服她。说客这个职业,我是当不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