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职业运动员在健康的状态下不渴望比赛。

    能不能克制住欲*望,冷静地分析状况,是优秀和顶尖区别。

    卢伟和尤墨,并没有心机深沉到在训练故意留力的程度。可踢过球的人都知道,职业表现和拼命表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职业圈的内行们其实都很清楚:竞争激烈的队伍,训练水平和对抗程度往往能超过正式比赛!

    在这种训练氛围下,按步就班地适应环境,循规蹈矩地按照教练的要求来,甚至加练什么的都不主动。这种表现给人的感觉,除了有点不思进取,就是觉得他们很安全。

    德国人其实并不十分排外,但骨子里血统的骄傲感无处不在。日尔曼人优秀的教育系统造就了普遍较高的国民素质,随之而来的,是心的评价门槛较高,想获得他们的认可,必须经历严峻的挑战,很长周期的考验。他们性格或者沉稳,或者火爆,或者外向,或者内秀,唯一的共同点就是直爽。这种性格特点,让他们一旦心里对你真正认同了,绝对是死心塌地的支持!

    深知这一点的两个人,无论是在场上还是场下,从来都没有强烈的表现欲*望,一直用一种人畜无害的表现,度过了他们在凯泽斯劳滕的第一个月。

    蒋律华心略略有些失望,没事的时候很少过去看他们训练了。

    他虽然已经绿卡在手,已是国际友人一枚,但骨子里还是期待华人能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上,能在从未踏足的领域,取得让人眼前一亮的成绩。可这两个小家伙实在太老实了一些,既不拼命表现。也不主动跑上跑下寻找机会。这种和期望有差距的表现让他心凉了半截,考虑再,还是给朱广护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

    结果却完全出乎意料!

    老朱居然笑呵呵地让他不要担心!

    蒋律华对他可不客气,立即反驳:“我觉得他们缺乏进取心!德国职业足球竞争有多激烈,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这种环境下你不拼命表现自己。很容易就被其它人抢了风头!眼下球队在乙级联赛表现并不好,出场阵容也是换来换去的。现在正是年青人抓住机会的时候!”

    老朱还是笑,随意地聊了聊其它情况,就挂了电话。

    蒋律华自觉已经尽了义务,也就撇了撇嘴,暂时断了念想。

    ————

    德国乙级联赛已经进行了快两个月,结果场比赛凯泽斯劳滕胜2平2负。这种游表现对于一只志在返回顶级联赛,重现昔日辉煌的球队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弗里德尔心知肚明这一点。脸上虽然沉着冷静,心的焦躁却越燃越旺,脾气也敏*感了很多,发火次数在直线上升。

    俱乐部高层也不满意,主席昆茨过来看训练的次数在逐渐渐增加。他的表情到是没什么变化,和主教练交谈时也并无激烈言辞,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再不用场上表现来挽回的话。时间就不多了!

    德国人炒教练不算频繁,乙级队也不会有太充裕的资金供其挥霍。弗里德尔并未因为主席频繁到访而慌了心神,不过他也清楚明白着——年底大概就是极限了!

    现在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算一算的话刚好10场比赛。

    不能赢下6场的话,自己的位置就要保不住了!

    主席施压,教练发火,这种状况带给球员们的刺激也非同小可。

    对眼前战绩他们也不满意。个别心高气傲的家伙脾气也大的很,让他们不顺眼的小弟级别家伙就遭殃了,场上场下都遭呵斥。

    虽然更衣室氛围不好,但德国人向来以意志坚定著称,球队表现并未乱了阵脚。只是其的大佬们,心失望是可想而知的。

    队长莱因克就是其一位。

    作为球队91年夺取顶级联赛冠军的主力门将,他可是拒绝了很多球会的邀请,坚持留了下来,目标当然不会是在乙级联赛鬼混。他今年只有29岁,这个年龄对门将来说,最少还有五年的黄金职业生涯,这眼下球队表现如此不堪,重返顶级联赛都困难,更别说重现昔日辉煌了!

    球队的问题出在哪?

    看起来其实一目了然!

    进攻太无力!

    德甲是五大联赛0:0出现比例最少的联赛,崇尚进攻的日尔曼民族本身就侵略性十足,把足球比赛当成战争来打是常态认知!

    德乙联赛就更夸张了。好胜心强的德国佬没有几个甘心在次一级联赛混日子,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血性,宁愿冒险也不保守,宁愿站着死也不想跪着生,宁愿比进攻能力也不想通过防守来获取难看的胜利!

    凯泽斯劳滕为何在91年还能夺取顶级联赛冠军,今年还能力压沙尔克04勇夺足协杯,最后却落个降级的命运,原因当然很多,最大的一条就是资金链不稳定!

    以1954年世界杯冠军,西德队灵魂人物,队长弗里茨*瓦尔特的名字命名的体育馆,在前年大幅翻新后,球队的资金就开始出问题了。开不出高额薪水留下主力球员的话,身价高昴的进攻球员们就成了主要交易对象,失血慢慢加重之后,球队开始积重难返,最终一败涂地!

    莱因克看的清楚明白,此时怨气虽重,心也深感无奈。

    在这土生土长的他,对这支球队感情深厚。可无米下锅的窘境,实在不是一个门将能左右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干好老本行,顺便在年轻人间找找,看能不能挖掘出几块好料子!

    ————

    可惜,想法虽好,现实却很残酷。

    德国人性格高度自律,放到比赛就是战术纪律永远第一!

    在这种严谨的战术体系影响下,年轻人短时间内想融入其都很费劲。好不容易打上比赛也是战战兢兢唯恐犯错。被这种心态左右,他们的发挥自然不尽如人意。

    于是,和莱因克想法一样的弗里德尔,把首发阵容换来换去地折腾,虽然偶有亮点让他惊喜一下,最终结果却让人失望。

    年轻人发挥不稳定也是常态。融入球队战术体系也需要时间,可自己哪儿等的了!

    病急乱投医的他,把目光转向了那两个家伙。

    他们其实是队伍年龄最小的两个家伙,过来时间也是最短的,一直没有上场机会算是球队传统,并无其它原因作祟。

    国人对他们的诽谤纯属不了解情况,较真的话,就输了。

    尤墨被主教练叫过去谈话的时候,身旁的蒋律华比他还要高兴!

    结束交谈从办公室出来。尤墨都忍不住,问:“蒋叔叔心情不错嘛,有啥喜事?”

    “你小子还跟我打马虎眼,好好准备,听见没?”

    蒋律华在俱乐部的身份是新闻发言人,目前还兼职当他们的翻译。现在和他们混的熟络,对这家伙的好脾气更是投缘,听他这么问自己。忍不住伸手在他后背上使劲拍了几下。

    尤墨对这个热心肠家伙也挺感激的,坦然受之。笑着问:“表现不好咋办?”

    “不能这么想知道不?年轻人要有闯劲,不能老是瞻前顾后的!”蒋律华语气虽严厉,心里却清楚这小子在和自己开玩笑,说完也笑了起来。

    “卢伟看来没希望和我一起上了,感觉缺点支援呐。”尤墨知道他也算内行,于是实言相告。

    “嗯。那你自己多跑动,少等球。德国人脾气虽火爆,心眼儿普遍不坏,你努力了他们会看在眼里,不会一直不给你传球的。”蒋律华点点头。略一沉吟后回答。

    “嗯,那谢谢蒋叔叔了,我回了。”

    看着已经出了俱乐部大门,尤墨挥手作别。

    蒋律华看着他迅速远去的背影,有心再叮嘱几句的,想了想,放弃了喊他留步的想法,转身回去。

    居然带了两个女朋友过来,这种私生活状况太混乱,得找个机会和他谈谈!

    ————

    上场机会这种东西当然没必要保密了,晚饭的时候尤墨很随意地和姑娘们说了一下。

    结果这种态度让江晓兰兴奋之余开始担心,王丹高兴之余继续愤怒。

    “什么嘛,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紧张一下,兴奋一盘!”听完江姑娘的念叨,知性姐姐忍不住抱怨。

    “这么爱生气,又容易紧张,小心老的快哦?”卢伟都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

    王丹恶狠狠地横他一眼,转头继续教训不争气的家伙。

    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卢伟和她们也混熟了,相互间经常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江晓兰是个和事佬,此时皱了皱眉,朝卢伟使了个眼色。

    卢伟跟她关系就更熟了,明白她有话要和自己说,于是一吃完饭,就主动留下来,边收拾边听她训话。

    年龄最小的姑娘却是管家婆一般的存在,这种状况让人有些始料未及,仔细想想却也在情理之。

    她或许,是最渴望家庭亲情的人吧。

    “你别着急,机会慢慢就会有的,他们大老远的找你们过来,不会只让你们在训练忙活。”说罢,抬头看他。

    卢伟微微一笑,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郑睫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这件事情还是别和她说了吧。对了,丹姐挺在意自己年龄的,你跟我这么开玩笑没事,和她就说不准了!”江晓兰说完,满心忧虑地往厨房门外看了一眼。

    已经化身望夫成龙女的王丹,还在一脸不忿地数落着不靠谱的家伙。

    尤墨依然笑容满面,静静看着她,不时地点头。

    “嗯,知道了。”卢伟表情依然平静,只是看着她的时候,眼神有些淡淡的伤感。

    心思细腻的江姑娘很快察觉了这种情绪,心一酸,泪水就浸满了眼眶。

    “知道就好,你去忙吧,我来收拾就行。”江晓兰转过身去,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脸上已经滑落的泪水。

    卢伟没有勉强,答应之后转身离去。只是在拉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

    瘦削的肩膀,小小的个子。

    以前的郑睫,也是这个样子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