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比赛已经结束很久了,两位姑娘还是兴奋的停不下来。

    刚好此时电视正在播放比赛后的各种采访评论,她们忍不住又激动起来,一人抱住沙发上懒洋洋的家伙啃了一口。

    卢伟在旁边的小沙发上简直很生气,手指着自己的脸:“这儿也需要!”

    江晓兰果断红了脸,王丹先是“切”了一声,后来又觉得对不住,跑过去手搭在他肩膀上摇晃。

    “你也努力啦,别灰心哦!”

    卢伟被摇的脑壳晕,赶紧一把握住她的手腕,“行啦,行啦,求不安慰。”

    王丹不依不挠,使劲甩了两下却没挣脱。回头看了眼尤墨,发现那货一脸无所谓的神情,顿时嗔怒,“卢伟欺负我,你都不帮我出头!”

    “嗯嗯,兰管家去打个电话给郑睫!”尤墨高声吩咐。

    “去你的!”一旁的江晓兰脸色恢复如常,心的兴奋又冒了出来,握住他的手指着电视,“看,他们对你评价多高!”

    “看不懂。”尤墨实话实说。

    “是听不懂吧!”王丹放过卢伟,过来凑热闹。

    “就是,你们两个德语学的怎样?和队友交流起来困难不?”江晓兰一脸认真。

    两人不约而同,果断摇头。

    两女对望一眼,笑着叹气。

    她俩也快结束德语补习班的课程了,目前只等一周后凯泽斯劳滕市的普法尔茨大学开始冬季学期。按王丹的意思,是打算白天上课,晚上再报个德语班继续猛补。江晓兰犹豫了一下,委婉地表示家务活不少,自己晚上还是不去了。

    王丹听她这么一说。也不好意思起来,连连摆手表示歉意。

    四个人一起生活,洗衣服做饭打扫房间事情一堆堆。按两位姑娘的卫生标准和生活要求,家务活变得既多又杂。

    王丹好胜心强,事业心重,本身也是家务白痴型选手。卢伟在这方面比她还不如。尤墨到是勤快,可江晓兰哪里舍得嘛。这一来二去,兰管家的名头就响亮了,每天从早到晚,只要在家里,眼睛里到处都是活。

    家务活就是这样,看着不重,其实忙起来就没个尽头,没有使唤别人习惯的江姑娘。只得默默背起管家名头,一天累够呛。

    尤墨到是心疼她,没事就帮着搭把手。江晓兰一来舍不得,二来挂心他的语言学习进程,很多时候都拒绝了。

    尤墨本打算找王丹谈谈的,想了想没开口。她可是家千金,从小到大指挥别人的主儿,这刚一出来就让她忙于家务。容易产生矛盾不说,也不好和她父母交待。

    可不说的话。又觉得有点对不住没了父母的江姑娘!

    实在有些为难的尤墨,被江晓看出端倪来了。

    “没事的,丹姐心好着呢,办理那些手续要和很多人打交道,她在这方面比我强太多了,家务活我多干点就是了。”

    尤墨听了这话。感激的同时心头才算明白:自己,还真需要个管家婆。

    而且,真正在一起生活了,他才发现,很多事情自己出头效果并不好。很多话还是交给管家婆去说更合适一些。

    只是年龄最小的姑娘,却当起了家最大的管家,不由得不让人感慨。

    世事真是难料呢!

    ————

    两女同样觉得世事难料。

    按她们之前的想法,他既然是初次登场,又是替补上来,那表现尚可就算过关了,等以后机会慢慢多起来,再拿出更好的表现来证明自己。

    结果却让她们跌碎一地镜片!

    比赛进程就不用赘述了,第二天铺天盖地的报道才夸张,各种媒体简直是一片飘红,处处追捧。

    其实严格说起来,除了那个进球,尤墨在其它时间的表现实在不算惊艳。但没办法,前锋的使命就是进球,只要进球,只要杀死对手,只要拿到胜利,全场其它时间表现再不堪,赛后都能被一俊遮百丑!

    凯泽斯劳滕市的媒体其实也不算太过势利,报道并没有泯灭其它人的闪亮表现。这一波评论如此声势浩大,除了这分非常关键以外,主要原因还是这家伙背后有故事!

    背后的故事是他在世少赛的表现,一遍遍重温之后,严谨的德国人发现:他的进球虽然不夸张,只有5个,但助攻一样有5个!

    前锋会有如此高光的助攻表现,那应该是个非常优秀的团队选手才对,可联系起那些比赛的整场表现来看,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这种极其矛盾的表现,引起了爱钻牛角尖的日耳曼人兴趣。结果某个灵机一动的家伙竟然翻出了他以前的资料,这才把谜底揭晓——这家伙,竟然是踢野球出身,直到1岁才进行专业训练!

    踢野球出身的家伙,自然很少能和专业出身的家伙想到一块,但只要能配合成功,那这种野性十足的碰撞所引发的创造力火花就耀眼了。而创造力,正是目前这支球队最缺乏的东西!

    如果再加上他那些匪夷所思的高难度进球的话,这家伙能给球队带来的帮助简直不可限量!

    深陷低谷的球队,能在这种状况下迎来如此年轻的一位神奇小子,媒体们的集体yy也是情有可原了。

    王丹和江晓兰越看越高兴,差点连饭都忘了做。

    结果午的时候蒋律华带着夫人孩子过来了,让两位姑娘好一阵忙碌,才把客人招待好。

    尤墨和卢伟没回来。他们在俱乐也有自己休息的地方,很小的两人间,类似于大学宿舍那种,不过里面既能洗澡,其它设施也全着。午的时候往回赶时间不充裕,两人很多时候就在里面睡个午觉来消磨时间。

    蒋律华夫人是美国人,叫米亚拉。金发碧眼,打扮时尚,身材出众,看的两位姑娘直羡慕。他们的儿子瑞里今年14岁了,一脸的叛逆小子相。

    一家口还拎着小礼物过来的,做客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庆祝。

    本地华人不多。也没有成规模的唐人街之类的地方,但久居国外的华人,骨子里还是希望看到曾经的同胞们扬眉吐气的表现。

    尤其是在职业运动员社会地位相当高的德国。

    蒋律华领着夫人儿子过来其实还有另一层目的,两位姑娘稍一观察,也就一目了然。

    找学习榜样来了!

    14岁的少年正是独立意识强劲的时候,家庭观念浓厚的蒋律华又没有本地夫妇那么潇洒,操心也是可想而知的。

    可惜瑞里不太买帐,操着一口魔都味儿十足的普通话抱怨:“房间真小,你们四人一起住这儿不嫌挤吗?”

    “都已经被报纸吹上天了。还在这么小的地方窝着,不准备找俱乐部谈谈薪水吗?”

    “他只进了一个球吧,能有持续稳定的表现吗?还有,你们是他们的恋人吗?”

    两个姑娘简直招架不住,好容易在蒋律华一脸无奈的劝说糊弄过去。

    晚上回来的时候,王丹忍不住汇报了下蒋家大儿的表现,希望获得一同批判的权力。

    结果却失望了。

    “被报纸吹上天了。这话讲的很有道理嘛!”尤墨转头找卢伟确认状况。

    “能有持续稳定的表现吗?这话问的有水平。”卢伟点头表示同感。

    “你们开什么玩笑!”“是在开玩笑吗?”两女同问。

    “当然不是。”两男一起回答。

    说罢,对望一眼。笑了。

    ————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太快,一晃眼就是周末了。

    这周依然是凯泽斯劳滕的主场。对手是16年老招牌——幕尼黑1860队。

    江晓兰和王丹早早就来到了体育馆,结果发现两人仍然来迟了。

    球票竟然已经售罄,有没有天理了!

    还好王丹灵机一动想起了关键人物,忙找了个电话亭给蒋律华打电话。最后一直等到比赛快开始的时候才成功进场。

    球迷热情可见一斑!

    幕尼黑1860也算是冲级对手,目前以1分优势领先他们一个身位。赛前媒体把这场比赛的重要性一路拔高,以至于开场前球迷的闲聊都有些郑重其事。

    “赢了他们就能排在第四位了!”

    “如果还有上一场那种表现。肯定没问题!”

    “不怕,我们有神奇小子呢!”

    两个姑娘还是很享受这种议论的。被人期待的感觉是如此美妙,成为英雄的可能肯定会让那个家伙持续爆发,一路吓坏他们的!

    只可惜,那个家伙这场还是替补。

    真不知道主教练是怎么想的!

    被她们念叨的弗里德尔。此刻心里也不踏实。需要赢下六场比赛才能保住帅位,这才完成了一场,高兴劲儿在比赛前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他在这一行干了有十多年,虽然名头不响,战绩一般,但岂码的常识不会忘。

    1岁还不到的小子打主力?

    还是省省吧,当奇兵可以吓人一跳,当常规武器就太夸张了!

    而且,对手的攻击力非同小可,这场比赛会有怎样的局面,自己心里真是没底,把希望押在他身上确实压力太过了一些。

    球队更衣室目前氛围还不错,主力们对这个以前从不显山露水,现在突然横空出世的家伙都很满意,个别热情的还要拍拍肩膀勉励一番。

    虽然语言沟通依然是大问题,但这不妨碍外向家伙们丰富的肢体语言。特别是巴西人拉钦霍,热情的恨不得扯着嗓子告诉队友们:这小子是我兄弟,你们关照点儿!

    小家伙在这方面的表现也是出乎意料的好,没有因为进球成为所谓的英雄而沾沾自喜,各种场合表现都是平静自如,既不刻意低调,也不卖弄风*骚,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般。

    看来不是个需要自己操心的坏小子!

    和他一起过来的另一个小子,是不是在接下来的比赛也给些机会呢?

    看情况吧,眼前这关过了再说!

    等等唉!倒霉啊,比赛才开始8分钟,就丢了个运气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