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说真的,没有哪个球迷或者教练队友,会对仅仅进了一个球,仅仅踢过0分钟比赛的16岁少年,仅仅做为替补的第二次出场,会有超出正常期望值的非分之想。

    他们对他的期待,更多地放在了以后。毕竟,他太年轻;毕竟,这是职业联赛;毕竟,这支球队有着辉煌的过去,远大的理想,长远的计划。

    于是,比赛第55分钟,尤墨站在场边等待的时候,耳边迅速响起的欢呼声并不夸张。等他跑上场,向和自己打招呼的队友们点头微笑的时候,并未从他们的眼神看到多大的期待。

    当然,拉钦霍可能算是个例外。

    这个大块头特意冲过来,和他击掌怒吼了一下,希望能找回上一场那种感觉。

    尤墨并不以为意,笑着完成了两人的互动。

    很多职业运动员都有些略显迷信的仪式或者动作,其又以南美和非洲的家伙占据绝大多数。欧洲的家伙们往往是划个十字祈祷一番,并不太在意其它神秘力量。

    拉钦霍如此大幅度地拉近两人的关系,无疑就是觉得有冥冥的力量在起作用。

    0:1的比分,还有5分钟的时间,会有神秘的东方力量降临吗?

    尤墨看了眼脸色庄重,口不停念叨的大块头,没有继续朝他微笑,很快就转过头去,看着对方正在开大脚的门将。

    尤墨的场上位置很奇特,明明是可以肆意挥霍机会的锋,却没有顶在最前面担任桥头堡。甚至连他的活动范围都没有被主教练明确要求,场上作用也没有具体细化。反正大家也都明白,这小子上来就是把握机会来了,其它的作用不用强求。

    弗里德尔的如意算盘是这么打的:利用正印锋。0岁的老将谢里来吸引对方防守,为他创造机会的同时帮他拉开空间,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释放创造力,把那些实在不怎么样的机会变成进球。

    换句话说,就是让谢里负责脏活重活,这小子上去出风头。

    这种要求在平时训练就体现无疑。效果看着也还不错。他自觉也不用太罗嗦,只是和队长交换了个眼神,吼了几嗓子,就算完成了布置任务。

    游离于体系之外,自由选择跑位,肆意挥霍机会。这种感觉听着是挺美,但压力也明摆着。

    创造力这种玄妙的东西,不是你想有的时候就会有,这东西和状态。运气,队友的帮助有很大关系。至于把握机会能力,对人的要求就更进一步了。想想看,要把那些平平的机会用创造力放大,再用些不可思议的动作给把握住,最后还要祈祷成功率有保证。

    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

    而且,万一失败次数多了,球迷嘘声响起。队友眼神表示不满,还得承担自己的心理压力。

    这么一分析。是不是觉得全队宠儿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更何况,他只有5分钟时间而已。

    于是,和上一场一模一样,所有的大牌主力们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毫无怨言。甚至包括被换下场的库卡,都只是在抱怨自己的运气太差,没有把怒火撒到他的替补头上。

    ————

    自己的创造力和大心脏。队友的无私帮助,主场的雄壮气势,还算足够的5分钟时间,以及拉钦霍强烈期待的神秘力量。

    一不小心,就凑齐了。

    像是龙珠一般。满足了除对手之外,所有人的一个愿望。

    和上一场差不多,尤墨还是上来就浪费了两个机会,一个稍好,一个略逊。

    幕尼黑1860队在赛前肯定是做了充足准备的,德国人的细致严谨在这种事情上向来体现无疑。尤墨浪费的那两个机会,其实都和对手对他的重视有关。

    毕竟他的身体太单薄,特点也比较单一,多注意一下也不难防死。

    而且,他们觉得上一场他进的那个球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于是,在他们的防守策略,只把他划分到了正常水平,既不是危险,更不是极度危险!

    于是,代价在比赛第2分钟到来。

    依然是个传球。

    为什么又是传球,难道他们是在向正版红魔的81脚传致敬吗?

    当然不是!

    缺乏创造力的球队,进攻手段必然单一。在长人林立的德国联赛,头球能力出色的家伙不在少数,前锋们更是视为拿手好戏。

    因此,凯泽斯劳滕各种传找锋,就是常态进攻方式了。

    传质量当然有好有坏,好的为什么也不好把握,其实并不只是前锋能力问题。

    原因嘛,当然是进攻方式太单一,对手的防守就比较好布置。

    头球好,喜欢传?

    那就在禁区多布置几个长人,把第一点统统包下,第二点密切注意就是了。反正既不用防渗透,也不用防路突破。

    他们对尤墨的防守,也是这么做的。

    只要一进入禁区,那就身体冲撞不断,两人包夹不停,小动作也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

    缺乏成年队比赛经验的他,之前的两个机会就是被小动作给破坏了。

    拉,拽,捏,肘击,手撑,搂抱,亲热到简直让人受宠若惊。

    当然,被人主动亲热的时候,注意力容易分散,身体控制力也随之下降。

    于是,第次机会的时候,他早早放弃了待在禁区等机会的方式。从一开始就没有目的明确的准备抢第一落点,只是在禁区外高速游荡,目的地连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看他没有往禁区冲,防守队员放下心来,继续紧盯来球,准备破坏!

    这是个左路传球,点很高。速度非常快,而且带有内旋弧线,落点在大禁区左边,距离球门14码左右。

    专门负责脏活的谢里在之前观察了一下他的位置,然后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因为他是从小禁区冲过去的,于是这个球只能选择后蹭。目的地当然是之前观察的对象。

    虽然主要是为他创造机会,但自己可以尝试一下的,他也不会拱手相让。这个球如果不是内旋向门外,而是外旋往门里飞的话,他才不会选择为竞争对手做嫁衣裳。

    球速很快,前点被蹭了一下之后,所有人之前的判断就已经失效,后卫们开始密切注意第二落点。

    可惜,他们只是集注意力在寻找和判断。对手却是凭着嗅觉和感觉在选择!

    尤墨绕了很大一个弯,现在速度已经加到最大,去追那个飘向右路后点的皮球。

    没有在禁区里待着,身边就没什么人照顾,速度弹跳优势可以充分发挥,但过长的距离也让他最后一下动作的难度超乎想象!

    速度发挥到极限之后,就是弹跳能力惊艳众生的时刻了!

    球的速度依然很快,落点却已经降低不少。尤墨全力冲刺之后的起跳,更像是一辆高速飘移状态的赛车!

    平移。滞空,极短的时间内甩头,攻门!

    用完美的身体控制力,远超常人认知的动作,完成了一次力量感十足的杂耍表演!

    ————

    “噢!!!我的天呐,我的天呐。他干了些什么!!!这真的是人类能够做到的吗?注意看呐!冲刺,起跳,平移,滞空,这些难度已经是常人的极限了。他竟然在最后一下还能甩头!!!如此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动作,让守住近角的门将希尔维和我们一样,完全的准备不足!甩头那一下的爆发力,让皮球猛然加速,擦着他的手指,钻入了近角!这个才16岁18天的天才少年,太神奇了!我简直要控制不住了,两场替补两个关键入球,天生就是关键先生吗?请和我一起怒吼吧!!oooooooooo”

    “看呐,这一下甩头攻门之后,整个人飞出去多远!!!天呐,超人一般的弹跳力,超人一般的想象力,超人一般的创造力”

    科尔曼足足咆哮了分钟,才总算精疲力尽的放松了身体,软软地歪在椅子上,不停地大喘气。

    一旁的工作人员都有些惊讶了,投了个不解的眼神过来。科尔曼微微一笑,算是回应。

    心却惊讶的很!

    已经丢失多少年的激*情,竟然能如此澎湃地回归身体,这个东方小子,难道真如拉钦霍所言,拥有神秘的东方力量吗?

    ————

    看台上已经疯狂很久了,依然没有停歇的迹象。

    江晓兰和王丹在过来之前,就听说过德国人对足球的狂热喜爱。但在没有真正体会之前,她们实在难以想象他们会狂热到什么程度!

    一个个双拳紧握,整个人都在空颤抖,嘴巴已经不能张的更大,脖子上青筋直冒,纯粹是在扯着嗓子喊!

    已经持续到头晕眼花了,依然不肯停止,喘口气,接着吼!

    两位姑娘陪着尖叫了一会,实在是后继乏力,被迫停了下来,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弗里德尔本是个温而雅的家伙,在那匪夷所思的一刻也控制不住了,怒吼着跳了起来,冲刺到场边双手捶腿,连声咆哮。

    场上队员就更不用说了。

    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在内行们看来,简直就是上帝派来拯救比赛的天使,才能拥有的力量!

    第一次,可以说成运气大过实力,说成对手不重视。可这已经是第二次,对手也明显对他有所防范了,他依然能用个人能力改写比赛!

    先不管以后会怎样,就是当前,就是现在,把他捧成英雄又如何!

    只要能获得胜利,他就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于是,这一次的庆祝规模就不是上一次能比的了,几乎所有的进攻球员都冲了过去,用疯狂的拥抱,亲吻,摇晃,扑倒,来释放他们心的热情。

    本来都准备好庆祝花样的拉钦霍,根本没来及施展,就失去了目标,最后只能咆哮着冲了上去,用最朴素的方式,压在了人堆上。

    感谢运气之神的眷顾!(。。)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