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还没有取得胜利,如果故事在此时戛然而止的话,所有人难免还有些心生遗憾。

    不过,在这种时候,所有期待胜利的人们,已经无法要求他做的更多了。

    笑过,闹过,疯过,所有人渐渐平静下来。就像他刚刚上场的那个时候一样,收起了心思,认真的看比赛,认真的踢比赛,认真的指挥比赛,认真的解说比赛。

    简单点说,是该干嘛干嘛,让比赛回归比赛,而不是个人表演。

    不过,虽然不再对他抱有别样的期待,但此时的心情完全不同了。

    毕竟,面对强敌,落后了扳平,再努力反超,这种主场大戏,是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

    于是,放下包袱轻装上阵的凯泽斯劳滕队,忽然开了窍一般,进攻立体化起来!

    反观他们的对手,取得美好开局的幕尼黑1860队,此时心的沮丧是溢于言表的。客场,主要竞争对手,领先到2分钟被扳平,丢球的原因还是对方如此年轻的家伙,如此不可思议的神来之笔,以上种种因素,交织在每个人的心头,饶是再坚强的神经,也难免心灰意冷起来。

    一边进攻手段开始多样化,一边士气低落战力下降,两下变化经过时间一发酵,化学反应就产生了!

    任何经常看比赛的家伙其实都清楚,所有人都站好位置了再传,除非能把落点精确到厘米,才能有效地威胁到对方球门。这支凯泽斯劳滕队没有能传出贝氏弧线的边路好手,所以传虽多,头球虽好,效果却一直平平。但若不选择边路突破后。下底或者45度传的话,脚下技术又不太过关,相互间地面配合也不够默契,强行走脚下的话往往连射门机会都没有。

    可是在今天,比赛的最后时间段,一切都不一样了!

    球队一反常态地走起地面。巴西人拉钦霍无疑是其最如鱼得水的一个。身为南美球员,异类的身材也不能掩盖那颗拉丁舞者的心。这支球队其实没有场节拍器那种类型的家伙存在,他这个大块头就在此时干起了小个子球员的活,虽然略显笨拙,但效果着实不错。

    谁能想到,一帮高大笨重的家伙,突然在一个大块头的带领下,兴致勃勃地走起地面了呢?

    于是,比赛第84分钟。真正意义上的团队配合终于水到渠成。

    前场右路,连续两次二过一之后,拉钦霍在大禁区线上一脚路直塞,找到了小禁区线上的桥头堡——谢里,背身拿球的他,利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扛住了后卫,稍一抬头,就用余光看见了呼啸而来的队友!

    一脚让人舒服之极的轻推。给了冲刺的家伙完美的起脚机会,皮球犹如炮弹一般。划过15米左右的距离,在对方球门里炸开!

    ————

    等到所有人发现进球者是谁的时候,看台上真的有人昏了过去。

    ooooooooooooooo

    除了当事人和终于坐上替补席的卢伟,没有人不惊讶的掉下巴!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还是他!怎么可能两续两场比赛绝杀对手!怎么可能

    科尔曼已经张口结舌了。

    “天呐,天,天。天呐,怎么,怎么可能又是他!他是怎么看出来,看出来队友的意图的!看这个跑位,太直接了。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是一个斜线冲刺,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完全甩开防守,在皮球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刚好完成摆腿动作!看看这个进球吧,标标准准的爆射,角度如此的正,却让幕尼黑的倒霉蛋希尔维毫无办法!手都只抬了一半,皮球就钻入了网窝!哇哈哈,他不会因为这两个丢球失去主力位置吧!我们的天才少年,太坏了”

    弗里德尔已经完全失去了儒雅之风,双手拽住自己的头发,使劲拉扯,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确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

    福将!这个小子,真的是自己的福将!

    上一个进球还能让两位姑娘又笑又跳,这一个就不行了。

    只能选择哭泣。

    一场替补,一个进球,所有人都会觉得有些运气,只是偶然。可两场替补,个进球,两个绝杀,还会有人觉得那只是运气?

    这趟背负着屈辱的出国闯荡,让她们还没出发,心里就蒙上了阴影。可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能这么快就全数奉还,如此疯狂地直接打脸,迅速无比地在球队站稳脚跟?!!!

    太神奇了,自己从哪儿找见的坏小子?

    ————

    凯泽斯劳滕的场上家伙们,再一次集体疯狂了!

    这一次,除了进攻队员,所有的防守队员,包括队长莱因克,都参与了进来,用各种能想到的方式,尽情地庆祝。

    觉得自己早有预感的拉钦霍,无疑是其最夸张的一个。先是自顾自地扭了一段桑巴,后来觉得不过瘾,拽着队友,非要让他们跟着自己的动作一起来。

    德国佬扭桑巴,听听就别扭,可拉钦霍说的也挺在理,“让他们瞧瞧吧,咱们踢的可是桑巴足球!”于是,一个个像模像样地学起了动作,扭了起来。

    正吼的高*潮迭起,已经快出人命的球迷们,当时就楞住了。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们的含义所在。

    顿时,怒吼咆哮变成了掌声,经久不息。

    和激*情庆祝不同,掌声的含义表示的是认可。

    球队单调的进攻方式让所有人都心焦不已,群策群力地忙碌了很久,依然没有起色,战绩也是日渐滑坡,就快一蹶不振。

    就在这种让人绝望的时刻,一个神奇的小子横空出世。让球队产生了奇妙的变化,瞬间就找回了全部自信!

    这种变化究竟是怎么造成的,下来再慢慢研究。现在这种时刻,尽情地鼓励他们吧!

    ————

    为什么尤墨能看出来队友的意图,提前判断清楚,出现在最关键的位置。卢伟心里再清楚不过。

    运动!

    之前那种站定了传的方式,严格说起来属于静止型的进攻方式,一传一争,所有人都不需要过多的跑动。虽然简单,但效率低下。

    之后的地面组织,处处走在对手前面,无论是横传还是直塞回做,都要求防守队员迅速的判断,良好的意识。紧密地合作才能破坏。虽然复杂,可一旦成功,机会就变得唾手可得,而且简单之极!

    所谓的运动战,精髓就在于皮球的快速转移,处处出乎对手意料的话,防线的漏洞就会越扯越大,直至完成致命一击!

    凯泽斯劳滕这种偶然兴起发动的地面进攻。虽然并不入流,也难以长久坚持。但在此时,贵在突然,让对手措手不及。

    简单点说,就是自己主动改变方式,对手被动应变不及。

    尤墨在巴西这两年半,整支队伍追求的就是这种风格。踢的就是这种足球!

    为什么是他?

    真没什么好奇怪的。

    ————

    故事如果就这么结束,上天对待他们也就太过慷慨了一点。

    找碴的老天爷忙碌了半天没找见机会,于是起了报复心理。在比赛第91分钟,耍了他们一把!

    一支球队,总有些心理素质不过关的家伙。即使赛场打拼十几年了,还是会偶尔短路。今天的这位就是这样,和队友一起疯狂庆祝了两次之后,他那一贯不稳的心理状态,在比赛眼看就要结束的时刻,出来作怪了。

    本地人科赫,球队91年夺冠的主力卫之一,0岁的老家伙,失误了!

    一个解围难度不大的传球,却因为鬼使神差般的脚下打滑,变成了完美助攻,送给对手在最后时刻带走1分的机会。

    让球队眼看就要到手的分,变成了1分。

    所有人顿时安静下来,整座弗里茨*瓦尔特体育馆的48000名球迷,在惊呆了足足有一分钟之后,才响起了巨大的叹息声。

    弗里德尔简直要出离愤怒了!

    本来就在发抖的手,这下不用努力控制了,从地上捡起个矿泉水瓶,再用力的砸往地面,“砰”的一声,水花四溅。阳光下,水流带起的泡沫迅速破裂,像那胜利的泡影一般。

    灾星,真他么的灾星!

    ————

    希望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的话,最后的失望也不会那么大。

    弗里德尔带着尤墨参加了赛后新闻发布会,面对记者们的长枪短炮,心情起伏不定。

    采访的重点当然是连续两场最佳的小家伙,已经破了若干队史纪录的家伙,现在是媒体们的宠儿,各种问题饱含赞赏,各种花边极具狗仔精神,各种套近乎溢于言表。

    不过,当事人除了微笑之外,话实在少,很多时候仅仅用点头和微笑,来表现善意,表示认可,表达委婉拒绝。

    记者们并不太在意这些。

    新人嘛,面对如此火爆的场面自然会有些拘谨。

    个别脑袋灵活的家伙一拍大腿,起好了标题:《来自东方古国的天才少年,用神秘微笑来解释自己的神奇发挥》

    听听,多么吸引眼球!

    随着新闻发布会的进行,弗里德尔一张脸已经纠结成一团乱麻了。

    如何回答关于那个致命失误的问题,他一直在犹豫。

    如果说不会因为失误归咎队员的话,心恶气实在难出,后续的惩罚也难免落人口实。如果明确表示失望的话,更衣室必然动荡,长远影响不好。

    可自己在这支球队,还有长远吗?

    眼下球队进攻能力只是稍有起色,接下来会怎样还很难说。这种时候任何一次失误导致丢分,都极有可能让前面的所有努力尽付流水!

    错了没有受到处罚,那以后再犯错怎么办?

    自己还能有几次犯错机会?

    “嗯,我很失望,不过,那只是个偶然事件,希望我的队员们引以为诫。因为我们,已经没有犯错的资格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