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法尔茨大学在凯泽斯劳滕南部,普法尔茨森林边缘,距离俱乐部大约半小时车程。大学占地800多亩,建于190年,各种建筑现代气息浓厚。

    两位姑娘是以球员家属身份被破格录取的,由于语言水平还不过关,现在需要在大学的语言心学习一段时间,通过考试之后才能选择专业。

    王丹对每次出行还要等车的生活不满已久,她在国内已经考过驾照,到这儿之后找着江晓兰去看了趟车展,稍一了解就直咋舌。

    真便宜!

    奔驰宝马奥迪这些国内拿来显摆的东西,在这居然只需不到万马克!

    不过,便宜归便宜,万马克对现阶段的他们来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精打细算的江晓兰还是否决了她的提议,稍一打听,两人直奔2手车市场。

    这儿就更夸张了,很多8成新2万公里以内的家用车型只需不到8千马克,如果不是江姑娘提出要咨询一下蒋律华的话,王丹当时就准备刷卡弄回去一辆。

    现在两人都报了驾校,只等本本下来就去买一辆回来。

    尤墨在这方面充分发挥了懒人精神,提出在球队冬歇期再忙活那些事情。顺利地躲过让人蛋疼的驾校生活,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学着德语。其实按这货的性子,是打算做个德国盲的。在两女的强烈反对下,才捧着书本硬着头皮啃。

    语言障碍确实不是小问题,,球队目前状况也不是小问题。

    一大早就买回一堆报纸的两位姑娘,笑得嘴合不拢之余,有些皱眉头。

    尤其是王丹。职业敏*感让她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心情也随之打了折扣。

    新闻这种东西,越有对比就越有说服力。体育编辑最爱干的事情,就是找一堆历史,一堆类似情况,一堆绿叶。来衬托他们的观点。

    观众对这种证据确凿的东西也挺买帐,尤其是事事讲究逻辑的德国人。

    媒体们的报道,在重点突出天才少年天才发挥的同时,也不会忽略让人惋惜的结果,猪一样的队友,以及明显不够大度自信的主教练。

    如果只是这些到不会让王丹的心揪揪起来,毕竟嘛,有人出名自然有人失意,有人红肯定有人眼红。搞竞技体育的家伙。如果怕出名的话,那只适合从事那些冷到没人看的项目。

    真正让她心里涌上一丝不良感觉的,是报纸上有意无意地把他和主教练的话放在了一起,虽然没有直言不讳地指出弗里德尔不够职业的应对,但放在一起的目的没有人会看不出来。

    还是那句老话:人比人,气死人!

    天才级别发挥之后,表现的谦逊低调不说,对导致自己努力效果大打折扣的队友。居然只字不提失望之情!

    反观大他0岁的职业经理人,十二年执教经验的球队主教练。只是一再强调不能再犯错,目前战绩下球队承受能力有限,言辞之间失望之情显而易见!

    先不说失误导致丢分的家伙会怎么想,就是上面对比明显的两个家伙,都很有可能会有矛盾出现。

    “你们接受采访之前,俱乐部难道不事先和你们打招呼吗?”王丹沉思已久。看着此时车程刚刚过半,忍不住问道。

    “会啊,特别是那些敏*感问题。”尤墨才没心思翻看那些评论,随口回答。

    “对昨天那个致命失误的态度,事先有和你说过吗?”王丹皱眉。

    “好像有说过。不过和我想法差不多,就没当回事情。我是队员,哪有责怪队友的权力,表示不满都是大忌。”尤墨更是不假思索。

    “嗯,看来问题并不在你这儿。”王丹点点头,收了心思。

    听他们这么一说,江晓兰也找到问题关键了,心下又挂念起来。

    “那主教练会不会对你不满?”

    “哦他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了些什么?”尤墨隐隐意识到问题在哪儿了,

    “比较失望吧,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不过猪都能看出来!”王丹语气恨恨的,用词也一反淑女形象。

    “哦。”尤墨点点头,表情没变化。

    “你怎么看?”江晓兰满脸担心。

    “元芳不在啊,老夫看不清楚。”尤墨念叨。

    两女果然傻掉,好一会,王丹才反应过来,问:“卢伟也不知道这件事吗?”

    “他比我还懒,对报纸评论这种东西基本免疫。”

    “元芳?是他的小名还是外号?老夫?你很老吗?”

    ————

    十月不到,落叶还没有堆积满地,踩上去也没有声响传来。清晨的空气格外的好,深呼吸的话会有满满的新鲜从鼻腔进入肺里。

    大学生活对尤墨来说,有点遥远的陌生感。走近了,又有些熟悉的青春记忆,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冒了出来。

    年轻,朝气,热情,鲜嫩的打扮,两两微笑着谈论的身影,风一样跑过的少年,笑容夸张的德国姑娘

    人一起行动还是兰管家有经验,一下车就熟练地挽起王丹的胳膊,让她只能恋恋不舍地看着后面的墨镜男。

    个子到是够高了,可惜块头不够大,不然还真像个保镖!

    两女还是挺好奇的,东瞅瞅西看看,不时地议论着什么。

    凯泽斯劳滕不多的外来人口,美国人占据了绝大部分,东方面孔在这里还是很有回头率的,何况是两个面容姣好的姑娘。

    不过,她俩的身高实在有些拿不出手。王丹早已定型的162和江晓兰刚刚定型的160身高,在女性平均高度12的德国人间,简直是娇小玲珑的代表。

    当然,娇小玲珑在这儿还是比较有市场的,回头的男性,眼前一亮的占据了绝大多数。

    王丹早已习惯这种注目礼。得意地回头眨眨眼睛,把胸脯朝前挺了挺,下巴向上抬了些,让比例匀称的酥胸和一段洁白如玉的脖颈变得更加自信。

    江晓兰就不自在多了,那些热情的目光像过于耀眼的阳光一样,不去看的时候感觉尚可。想回应个微笑的时候,缺了些抬头的勇气。

    “丹姐是来参加校花评选了!”尤墨出声点评。

    “怎么着,不服气?”知性姐姐得意洋洋,媚眼如丝地横他一眼。

    “德语情书能看懂么?”尤墨提醒。

    “要你管!”王丹转过头,指点身旁脸红低头的家伙:“不要紧啦,女人嘛,自信一点才好看。不要觉得他们眼带色,那是自然反应啦!”

    “谁是女人”江晓兰小声反驳。

    “哦原来你想一直当姑娘,嘿嘿嘿嘿!”王丹一脸坏笑。转头朝他做了个鬼脸。

    尤墨双手一摊,表示无奈。

    兰管家看的严,两个有心没胆的家伙过来一个多月了,还没机会好好亲热亲热,更别说兑现诺言了。

    昨晚乘着酒劲一通骚扰,让王丹此时心有底,抛个媚眼给他,回头继续传授决窍。

    “你越不好意思。那些家伙看你的眼神就越变味儿。大大方方的迎上去,胆子小的就吓跑了。胆子大的也得掂量掂量。”

    “哦”江姑娘稍一抬头,刚好和面前一个德国少年的目光对上了。略显拘谨地笑了笑,却换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少年显然有些会错意,上来主动自我介绍了一番,连说带比划的终于把状况搞清楚了。不过还好,没有什么让双方尴尬要求提出来。继续热情地介绍了一下学校状况,就几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马奎尔,18岁,本地人,区域与环境计划专业。恭喜你结交了第一个朋友!”

    “什么嘛,那么主动的,不像好人”

    “普通朋友嘛,你难道想和他发展一下?”

    “丹姐”

    “嘿嘿嘿嘿”

    来语言学习心的外国人就多了,仔细打量的话,还有其它亚洲人的面孔在里面晃悠。

    今天过来只是报个道,领些书本资料回去,顺便熟悉一下环境。

    校方考虑的很周到,世界常用语言在这里都能找到交流的对象,汉语这种使用人数最多的语种当然不能缺席了。

    人此时正在听一位华裔老师的演讲。

    简森特,男,8岁,目测是愤青一枚。

    “牺牲环境为代价,靠地底资源和廉价劳动力换取总gdp的增长,而不考虑平均gdp的微不足道。这种状况再持续发展下去是非常危险的,我推荐你们选择本校的区域与环境计划专业”

    两位姑娘在专业选择上确实在犹豫,这所学校最有名的专业除了上面那个,就是电子信息人工智能这些理科专业了。此时听他这么一番介绍,就动了些心思,拿了一堆资料,准备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简森特对自己的口才效果很满意,笑容满面地送走了人。

    只是在转头的时候,恋恋不舍地盯住其一个背影,多看了几眼。

    ————

    上午只花一半时间就办妥了事情,剩下的大半天时间当然要好好计划一下了。

    只是这组合略显尴尬,两女都渴望二人世界,但又怕争抢起来坏了气氛,于是干脆谦让起来。

    “兰管家辛苦了,今天让给你!”

    “丹姐别客气,改天归我!”

    尤墨有些楞神,反应过来又只能傻笑着接受安排。

    最终结果是兰管家胜出,今天他归王丹。

    “你都遵守约定答应个月以后了,我当然也要做出让步嘛!”江晓兰附在她耳边小声解释。

    没成想,答案是这样的:“两个半月吧,刚好过了今年元旦!”

    江姑娘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就你性急!”

    “他也着急呢!”王丹拉上垫背的。

    “就你俩着急!”江晓兰放地图炮。

    “你不着急吗?”王丹一脸坏笑。

    “没办法跟你商量事儿了,一点都不正经!”

    “我挽着他,你挽着我,不就正经了嘛!”

    “大坏蛋,你们俩都是!晚上不许骚扰我,觉都睡不踏实了!”

    “梦见什么了?”

    “才不告诉你!”

    “猜都猜的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