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的训练是非主力队员们的加练,会是个什么气氛,尤墨不用问心里也清楚。

    当然,他不问有人要问。

    “训练气氛怎样?”“主教练脾气大不大?”

    两女先后脚进屋,一看见沙发上躺着看书的卢伟,就忍不住问。

    “不咋样,没希望的话也就罢了。有希望在前面晃悠,跳起来又够不到,不着急才怪!”卢伟头埋在书里,眼睛都不离开一下。

    两女对望一眼,有些皱眉。

    “那教练说些什么没有?比如接受采访时候要怎样怎样。”王丹问。

    “听不懂他说什么。”卢伟实话实说。

    “蒋叔叔没和你说什么?”王丹不死心。

    “没见人。”

    “行啦,你俩别操心了,队上的事情既没那么简单,也不比国内更复杂。”尤墨听的一阵蛋疼,忍不住打断。

    “丹姐是关心你嘛!”江晓兰忍不住打抱不平。

    “影响生活质量呐,你俩一天操心个没完的!”尤墨直叹气,仰头研究天花板。

    江晓兰嘟嘴,刚想说什么,就见卢伟扔了书本坐起来。

    “老牛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错话了?”

    “责任可不在他!”王丹恨不得跳起来护夫。

    “嗯,你们的主教练,弗里德尔,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和他唱了反调,说自己对队员犯错很失望!”江晓兰也忙不迭的解释情况。

    “羡慕!”卢伟的回答简洁有力。

    “什么?”两女一头雾水。

    “多了也辛苦!”尤墨继续长叹。

    “什么?”两女继续寻找线索。

    “幸福的烦恼嘛,这么和谐。”卢伟把书捡回,继续研究。

    “你要死啊!”“坏蛋家伙!”

    两女终于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却又憋不住笑容。

    夕阳的光在窗子里渐渐淡去,只撒下了一片余晖在屋里。遥远的国度里能让人忘了陌生的不适,大概就是这份温暖从容的感觉罢。

    ————

    事情造成的震荡确实不小。不过状况却和两女想象的不一样。

    弗里德尔失了面子不假,但眼下状况面子真不值钱。德国佬普遍讲究实事求是,面子观一向不重,他的着急不满,主要还是针对队伍的现状。

    两个主场结束之后,是连着的两个客场。对手实力都不算强,可就是这种比赛才难打!

    别人的主场,依靠自己并不强大进攻能力,不太可能反客为主,采取稳守反击战术,以保平争胜为目标才是正道。

    可队伍哪还能一直平下去?两场比赛最少要胜一场,才能把希望继续保持下去!

    这种状况下,队员们的心态非常重要,全神贯注于比赛和训练之。才能在不犯错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拿下其一个对手。

    上一场赛后媒体报道却管不了那么多,含沙射影都算是含蓄的,直接的批评也不在少数。更为重要的是,当事人可能不在乎,但其它队员们很可能会在乎!

    按他们的常理推断,这种接受采访时态度区别很大的行为,无疑说明两人缺乏沟通。可能存在矛盾。既然有矛盾,那自己也要有立场才行。不然同样接受采访的时候岂不闹笑话?

    如果按正常思维来判断,所有人的第一选择肯定是主教练。但弗里德尔自己都清楚:球员心目,自己的地位,真没有多高!

    接手一只冠军队,最后却带成了降级队,虽然最大的问题在俱乐部经营上。可执教能力也没少受质疑。俱乐部到是力挺自己这个替罪羊,球员和球迷们可不太买帐!

    更不利的是,上赛季足协杯夺冠本应该是自己功劳薄上最重要的一笔。结果球队一降级,反而被人拿来说明队伍实力并未下降太多,联赛的不堪表现并不仅仅是运气或者实力问题!

    执教能力受质疑是一直以来的问题了。暂时可以放在一边不理。此时需要考虑的,还是队员们的立场问题。

    如果不站在自己这一边,他们肯定也不可能站在16岁小子那边。当然,拉钦霍那个迷信的家伙可能是个例外。

    没有人会傻到宁愿得罪自己,去力挺一个刚入队两个月不到的家伙,即使他是天才!

    那会站在哪边?

    不用说也知道,是犯错误的老家伙科赫!

    人谁不犯错,即使犯错导致球队最终冲击前失利,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可能一根钉子把人钉死在耻辱柱上。主教练表现的不大气,球员们自然也会有小心思。按他们一贯的性子来看,矛盾既然已经起来,那就没办法置之一边不理。

    亲信们不会因为这几句话抛弃自己,立的家伙们可能会摇摆不定,一向以功臣自居的家伙们,肯定会加深对自己的不满了!

    可无论哪一种立场的家伙们,注意力受影响都是毫无疑问的!

    ————

    尤墨实在没想到,自己随口说出的那些话,会成为球队老问题的导火索。

    不过,他到真没有把自己和主教练可能的矛盾放在心上,以至于蒋律华委婉提起的时候,他反而微笑着表示自己要加强语言学习,省得这种当面打脸的误会再度上演。

    他没放在心上,可有人放在心上了。

    拉钦霍今天一见着他,就一脸焦灼地要了他的电话,顺便催促他去买个手机好方便联系。

    尤墨开始还没搞懂这家伙的用意何在,以为只是联络感情而已。直到这家伙寻得两人独处机会之后,才连说带比划地表达清楚。

    表示谢意之后,尤墨到是觉得他的提议不错,打算回去和姑娘们商量一下,一人买个回来好方便联系。

    手机这东西96年在国内还是老板们的身份像征,价格都在1万以上。块头大的可以当板砖用。两女自然没心思买那玩意,只是王丹配了个bp机方便联系。

    现在两人都要开始上学了,彼此经常会错开时间,便捷的联络工具就很有必要了。

    嗯,这儿买西门子到是方便。

    ————

    训练氛围果然有些异常,但并不夸张。

    德国人的职业态度一向没话说。不管情绪如何,训练认真卖力那是雷打不动的。只是今天一个个或者嗓门比平常大的多,或者干脆沉默不语。

    训练内容是清一色的实战对抗。

    成年队的训练内容里,个人技术就成了最边缘的东西,只有在热身或者结束后玩耍的时候,会有些花哨的东西供大家娱乐。

    战术纪律,这种细分到每个人头上的东西,在训练的要求被无限拔高,特别是在德国人那种精密到每一个螺丝的严谨个性影响下。

    年轻队员刚开始在这种要求下训练。往往觉得不自在。训练经常断不说,有些时候自己勤奋的跑动反而成了批评的源头。

    卢伟和尤墨适应的还算不错,比拉钦霍这种正统南美球员刚开始的时候快多了。

    不过两人的适应方式区别很大。

    卢伟对战术上的所有东西都有足够的钻研精神,他的适应方法是从思路上理解。战术纪律这种东西,看上去条条框框很多,内容限定很死。但层次不同的家伙,从得到的领悟是不一样的。

    举个简单例子:同样的边路拉开利用场地宽度完成接应,可如果边线上站着防守队员呢。你还巴巴的凑过去准备接球?

    目标只是完成接应,利用场地宽度只是手段而已。更何况,利用场地宽度也没有说让你一定要拉开足够距离,聪明的家伙完全可以一个冲刺跑到边线,吸引了防守再回撤或内切准备接球。

    教练员在这种战术纪律的训练上,也是以目的是否达到,来判断战术的执行程度。之所以会有方法上的讲述。也只是为了让领悟能力偏低的家伙们,有样学样而已。

    所谓的,有脑子用脑子踢球,没懂子用身体和耳朵踢球。

    尤墨的战术领悟能力没有卢伟那么强。跑位,接应。传递,掩护,等等战术选择都只是一般,他的特长是跟着感觉走。

    足球从起源到现在,本质上依然是游戏。既然是游戏的话,玩的高兴是必须的,想要玩的高兴,那就要尽可能地用各种手段戏耍对手。无论是二过一,交叉换位,背身拿球掩护,严格说起来都是利用自己的主动变化,让对手的防守变的被动无序而已。

    跟着感觉走,其实就是把教练的要求用自己的方式去理解,反正只要效果好就行。实在不合程序的话,重来就是了。反正自家心态好又有耐心,不会被训几次就不会踢了。

    主管战术训练的助理教练是个资深的老头儿,名叫伯尔尼,今年已经64岁了,是91年那支冠军队的功勋教练团成员。他拒绝了德甲老牌强队勒沃库森队的邀请,本打算安心退休养老的,结果家乡球队的悲惨处境让他坐立不安,本赛季开始前就应邀复出了。

    在这支球队待过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谢顶严重的胖老头儿,一张笑眯眯的脸下面掩藏着一双极为毒辣的眼睛,一点点想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都逃不过去。

    “笑面虎”这个外号居然是蒋律华亲口告诉他们的,可见这老头有多么的名声在外。

    尤墨和卢伟开头也没少挨训,可仅仅过去两周时间,老头看他们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这两个和自己孙子年龄相仿的小家伙,一个既聪明又有悟性,一点就通,很快就能举一反;另一个更难得,很多想法富于创造力不说,心理素质还好的很,怎么训怎么夸都不带变脸闹情绪的!

    这种队员带起来其实最有意思。

    既不需要费神费力的说太多,也不用时刻盯着是不是像其它外援一般爱走神,更夸张的是,还会时不时地有惊喜传来!

    如果把战术训练看做一场电影的话,战术安排无疑就是剧情,个人的战术执行能力,明显就是演技了。

    身为导演,最喜欢的,莫过于演员飙演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