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和书友们说些什么了,不知道算不算偷懒。成年队的比赛,不会像以前般慢节奏,成年人的心理,也不会像少年般容易打动,成年人的生活,更不会像从前般单纯。

    还是老样子,祝大家看的愉快。当然,看的惆怅也不错。

    暗流涌动下发生了多少曲折,尤墨并不知道,也不想去了解。该来的终须面对,总不会因为美好的愿望而迟迟不出现。

    随队去客场打联赛,这种经历尤墨还真没有过。尤其是一堆人坐火车旅行一般,去同在普法尔茨洲的科布伦茨市。

    欧洲人对生活质量的追求还是蛮执着的,即使是严肃认真的德国人,也不会忽略旅行的意义。于是,啤酒,美食,音乐,一路随行,偶尔还会响起开心的笑声。

    少年单纯都知人心险恶,成年之后难免需要利益平衡,来维护彼此间的关系。于是,在成年队的更衣室里,秩序是必须存在的东西,严谨,复杂,充满变化或者混乱不堪。

    这支球队的老大毫无疑问是队长莱因克,资历,年龄,实力,人气,无一不是队伍顶尖的存在。此时身旁聚拢的人群,也是数量最大的一群。

    性格这种东西,自然是相近的家伙容易臭味相投,防守位置最稳健的门将,更投缘的明显是些稳重老成的家伙。他们的主力队员,算是更衣室第一档。

    老头子在一块聊往事,年轻人在正常状态下肯定不爱往跟前凑。于是第二群人,就以奔放外向的拉钦霍为心,聚集了一些生代家伙们。他们基本上都是球队的当打主力,集合在一起的能量也不容小视,算是更衣室第二档。

    更衣室的地位。并不和是否主力,是否大腿成完全正比,很多打不上主力的老家伙或有人缘或有威望,场上场下影响力都不比一般的主力小。

    与之对应的,是刚能有机会上场的希望之星们,他们虽是球队的未来。但未来的不确定和功劳薄的浅白一片,决定了他们在更衣室单薄的话语权。

    上面两类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保证主力位置,所以只能排在第档。老国脚布雷默和主力位置不稳固的库卡,以及他的替补尤墨,算是其代表。

    最不入流的,是卢伟这种,传说最靠近饮水机的选手,卖萌装乖,腿脚勤快是他们的生存之道。装冷扮酷。不守秩序的结果,自然是挨削。

    以上状况其实每支球队都有,并无凯泽劳滕特色。

    基本秩序确立之后,氛围开始随着人和事情走。

    弗里德尔担心的状况不出意外地发生了。

    犯错的科赫受到了一致的同情,不少人用刻意的亲近和问候来表示对主教练的不满。

    当事人自然有些受宠若惊,谦逊低调的感谢是必须的。这种反应反而加强了队友们对他的好感。

    弗里德尔看的清楚明白,心五味杂陈。

    后悔吧,有一点儿。委屈吧。成分也不少。愤怒吧,也有那么一点点。以上情绪其实都是佐料。真正的主料,还是担心!

    这种局面下,球队的战斗力肯定会受影响,变得起伏不定。如果运气不错,拿下了对手,自然是皆大欢喜。自己可以尽快把事情翻页。万一运气不好,没拿下或者更倒霉,输球又输人,那自己的好日子肯定要到头了!

    这种更衣室威胁主教练地位的状况,真是让人不爽!

    ————

    周末。有些德比味儿的比赛自然少不了球迷和家属前来观战。刚开始适应大学生活的两位姑娘,忙碌的简直要忘了国内那些期待的人们了。

    不过,忙碌归忙碌,生活的重心在哪儿,却没有变化。

    这场比赛尤墨依然还是替补。这种状况经过两个懒人寥寥几句解释之后,她们也算弄懂原因所在了。

    既然是奇兵,当然不能给对手早有防备的机会!

    犯错的科赫也并未被夺去主力位置,这算是主教练向队员们表示妥协的信号。

    卢伟也难得地继续入选18人大名单,随队来到了客场,能不能出场要看比赛具体情况。弗里德尔找他谈话时,流露的语气很不确定,于是他就懒得知会两位观众了。

    科布伦茨队混迹德乙多年,成绩一直在游晃悠,年前成功了一把,第二年又迅速跌了回来。今年的状况依然是升级无望,保级无忧。

    按理说,这种缺乏心气的对手应该是最好对付的,可实际情况却不是那么简单。

    小城里的科布伦茨队,能在德乙稳稳占住脚跟,靠的就是相当不错的进攻能力!

    对他们来说,既然没有冲击顶级联赛的本钱和压力,那追求风格,提升比赛观赏性,报答球迷支持的决心就放在了首要位置。

    眼下主场对阵守强攻弱的凯泽斯劳滕,自然要拿出一番进攻实力,来好好表现一番!

    ————

    比赛场面不出所料,哨声刚刚响起,科布伦茨队就迅速的压过半场,娴熟地玩起了地面阵地进攻。

    凯泽斯劳滕队现在的状况,属于典型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进攻实力不行是由于失血过多造成的,防守体系和对应人选变化不大。此时面临对手气势汹汹的攻势,并未慌乱,在队长莱因克的大声呼喊下,层层布防下去,把防守做的滴水不漏。

    这种状况完全在预料之,教练席上的弗里德尔面容不变,动作冷静,难得站起来表达些什么。

    节奏很快的上半场一晃就过,0:0的比分没有改写。

    双方表现都算合格,唯一勉强算出彩的,是尤墨的竞争对手库卡。

    这家伙正处当打之年,和谢里的双前锋组合上赛季一共打入18球,数据虽不显眼。但那是德甲,放在德乙赛场上自然身价要看涨的多。

    他可能也是被竞争对手那夸张的表现刺激到了,这场比赛跑动范围极大,进攻防守样样积极不说,上半场结束前一脚远射还差点改写比分。

    和他的积极主动一对比,老牌正印前锋谢里就显得表现平平了。球队进攻机会本来就不多。传统的站桩式锋自然缺乏表现机会。

    场休息的更衣室略显冷清,弗里德尔干巴巴的讲话并未获得球员们的热烈反响。自觉无趣的主教练并未多作停留,很快就出了更衣室。

    一出门,弗里德尔的眉头就纠结起来了。

    有点犯愁!

    想获胜,换人是必须的。按以前思路换库卡,明显会对他的积极性造成很大打击。不换他换谢里,那就要冒得罪老家伙的风险了。上一场已经得罪了科赫,这场如果再得罪另一个,会有怎样的连锁反应很难说。

    而且。上一场比赛小家伙的第二个进球是谢里助攻的,之前的配合思路也很明确,他们俩一起出场的话,对球队进攻的提升会很明显。

    换谁?

    ————

    “诈伤吧。”卢伟向旁边一起准备冲刺的尤墨提建议。

    “”尤墨无语问苍天。

    “需要我解释一下原因吗?”跑完一趟后,卢伟继续殷勤建议。

    “弗里德尔开始揪头发了,尿遁行不?”尤墨一阵蛋疼,不敢伸手去揉。

    “你随意”卢伟干咳两声,再不理他。

    看台上。两女兴奋的很。

    “不错啊这些家伙,对方攻的那么起劲他们都能守下来!”江晓兰语带惊喜。面露喜色。

    “哼哼,我家小墨墨一上,还不轻松拿下他们!”王丹笑容比她夸张的多。

    “是啊,不过,都60分钟了怎么还不换?”江晓兰仔细瞧了眼换人区,略有些失望。

    “估计在犹豫吧。库卡表现还行,谢里表现很一般,换谁不明摆着嘛!用的到考虑那么久?”王丹话一说完,就得意的朝她直眨眼睛,简直觉得主教练自己也能当。

    “是啊。他们都在跑道上来回冲刺几十趟了,该不会到时候跑不动了吧!”江晓兰也难得开起玩笑来,语带惊讶,笑容却灿烂。

    “我喊他们注意点!”

    王丹才不管旁边异样的眼神呢,双手放在嘴边开始喊。

    “你们两个留点力气!别等没上场,就跑不动了!”

    场边虽吵闹,熟悉的女声却不会被忽略,尤墨笑着朝她们挥了挥手。

    结果却没想到,除了两女更兴奋的笑容外,竟然还带起了一片嘘声!

    ————

    嘘声从何而来?

    原因其实很简单。

    两场比赛就迅速窜红的天才少年,明显不会再被对手无视!

    即使没兴趣看对手比赛的普通球迷,也不会对铺天盖地的报道完全无视。只要随意的看上几眼,这个来自东方的神秘小子就会留下些印象在心里。

    年轻,神奇,绝杀,创造力

    媒体才不管这种报道会对当事人造成什么不良影响呢,只要能吸引眼球,往死里夸都值得!

    所谓的捧杀,有意而为或者无意导致,结果都是一样。

    年轻人被一再捧高,就很容易忘记自己姓甚名谁,几斤几两了,只要能有表现的机会,那就放开了表现,管它最终结果,战术要求呢!

    而且,不良影响还远远不止上述所言!

    人一出名事情就多,曝光率就高,精力明显容易被场外事情分散。人一出名肯定会被对手重视,仔细研究之下,所有弱点缺陷都会暴露,即使很小,也会被挖满的坑所害。人一出名难免遭人眼红嫉妒,被队友下绊,被对手铲断,被对方球迷嘘声伺候

    会不会觉得世界满是恶意?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

    新秀墙,而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