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伟并不清楚这个大个子要干什么。

    他所能做的,就是合理利用队友的大块头和不错的脚下技术,迅速地跑出空档来。至于传不传给自己,何时传,选择什么脚法,那根本不是自己需要操心的事情。

    扎钦霍果然不用他操心!

    娴熟地把皮球控住,倚住后面的防守队员,半转身之后,瞅见了空档的卢伟,一脚精准的直塞,找到了沿左路边线疾进的他!

    “漂亮!”

    尤墨在跑过来接应的途,用葡萄牙语吼了一嗓子。

    扎钦霍很得意,不过此时可没时间聊天,一抬头,发现他们竟然已经在左路大禁区外形成联系了。

    心顿时有些吃惊!

    这两个家伙,真够快的!

    卢伟在左路边线推进的途并未受到太大阻力。对手也算看清楚了,这两个家伙在一起的话,并不只是打算秀下配合,他们竟然想用一已之力冲击整条防线!

    这种状况下,能提前破坏当然最好,不能的话路防守必须保持高度戒备。眼下扎钦霍一脚漂亮的直塞打乱了边路防守布置,那回收路,紧盯另一个家伙就成了防守的重点所在。

    尤墨过来接应完全是看着卢伟的跑位去的,启动的时候皮球还没有传过去。防守队员稍一犹豫,眼前紧盯的家伙就不见了人影!

    速度很快加到极限的他,成功地甩开了防守,在补防队员靠近之前,出现在卢伟前方两米处!

    两人面临的防守压力都不大,配合开始展现其华丽的一面!

    “哦,天呐!他们在干什么!连续的一脚传球!太漂亮了!这是在戏耍对手吗?两个人太灵活了。配合太默契了,防守队员跟不上他们的思路!皮球往路转移了,又是二过一!o在禁区内背身拿住球了,回传给了e,直接射门吗?没有,还是变向!被铲倒了!被铲倒了!这是个明显的犯规!应该是进了禁区吧。会有点球吗?等等,他竟然这么快地爬了起来!脚尖捅射!球进了!!!哦,天呐!我的天呐!!!我看到了什么!他竟然没有躺在地上等点球!用比对手快的多的速度和反应,在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的时候,爬了起来,在裁判都在犹豫不决的时候,进球了!!!”

    “还能说什么呢?我已经快疯了!又是首秀进球!同样的年龄,完全不同的特点,疯狂到难以想象的脚下技术和他们的配合!这两个小家伙。代表了红魔的未来!弗里德尔和我们一样激动,重现昨日辉煌,要看他们的了!”

    “不用担心,裁判不会傻到判定进球不算的,这是典型的有利进攻!果然,福伊斯过来补了一张黄牌给了5号塞斯比赛看来只能以1:1收场了。结果虽然有些遗憾,不过我相信,看到了这样一段表演。所有随队去看比赛的球迷们也算值得了!”

    “2号e,这个值得记住的名字。大家一起和我尽情地怒吼吧!eeeeeeeee”

    ————

    虽然有些夸张,但看台上的两女确确实实地落泪了。

    这个家伙不像另一个坏蛋那么平易近人,生活也是懒散的让人发指,可真正让她们佩服的,是他的心态。

    与心爱的人远隔万里,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受媒体指责不断。非议不休;过来两个月了,没有出场过一分钟,这些让普通人忍受不了的东西,竟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反应!

    依然是平静的语气,淡淡的笑容。偶尔的玩笑

    相处越久,她们越发现:对他的担心,好像真的没有必要!

    这个家伙永远把想法深埋心底,自信装满胸,除了另一个家伙,真的没人能完全了解他!

    “好像,能打电话给郑睫,让她也一高兴一下了。”

    “嗯,我猜这家伙肯定不如她兴奋!”

    “是啊,和那个坏蛋一样,懒洋洋满不在乎的神态,看的人直想扁他们!”

    “丹姐最气火气十足嘛!”

    “还不是被你们气的!”

    “什么嘛,太受欢迎的缘故吧”

    “哼哼,知道就好等等,你是不是打算让我放弃?”

    “嘿嘿”

    “美的你!”

    ————

    扎钦霍遗憾的要命。

    本来精心编排的庆祝动作,眼看到了大展才华的时候,却被贪心不足的队友给破坏了。

    里约桑巴啊,自己在家里足足练了一个星期!还没扭两下,就被莱因克那个老古板给破坏了!

    真没劲!

    更没劲的是,boss给两个小家伙一起表演的时间太短了!

    弗里德尔也是个老顽固,那小子平时训练表现多好的,就是不给机会。

    球队进攻都差成这样了,还不动脑筋想办法,光靠这帮老家伙能有啥作为?不趁着还有希望的时候提拔新人改变局面,那就等着被炒鱿鱼吧!

    反正他在队上也不受欢迎。

    “明天晚上我请全队吃饭,晚上6点,准时带上你们的女伴!”

    更衣室的家伙们都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有声音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去你家吗?还是去吃你说的华国菜?”

    “当然是华国菜了!莱因克你不来可不行!”

    “我当然要来,准备好你的钱包吧!”

    卢伟和尤墨的德语水平依然很烂,没搞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不过,很快聚集到身上的目光,还是让他们察觉了一些异样的情绪。

    “明天晚上6点,我请大家吃饭。具体位置会通知你们的。记得带上你们的女伴!”扎钦霍和队友们招呼完,不忘用葡萄牙语和他们交待了一下。

    两人顿时恍然。

    那些目光看来饱含羡慕妒嫉了。

    有没有恨呢?

    ————

    和扎钦霍的想法差不多,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凯泽斯劳滕本地媒体上掀起了讨论热潮。

    德国报纸可没有英格兰小报那般八卦,体育新闻往往关注的是竞技本身,这份严谨的态度让他们的专业水平颇高。

    对于球队进攻不利的问题。支持大胆改革的和反对冒进的家伙明显分成了两派,开始争论。

    赞同方和扎钦霍的意见一致,都觉得球队目前战绩不佳,应该放手大胆地使用新人,继续依靠以前那一班人马,那一套打法的话,希望渺茫。

    反对方先是肯定了两个小家伙的天才级别发挥,接着又感慨了一下他们的天才级别发挥是不是太频繁了一些,最后话锋一转。拿起尤墨被换上场之后,那十五分钟的平淡表现来说事儿。

    他们的观点很明确,这连续场的神奇发挥,都是建立在对手的不了解基础上。想要改变球队进攻不利的局面,不是一朝一夕,换一两个人就能办到的。两个小家伙确实有着极高的潜力,但现在过度使用的话,风险也不小。

    尤其是这一场的进球功臣e。身材更是瘦弱的可怕,据说体能也一直不合格。替补上场丰富球队打法还行,真要当成主力来使用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弗里德尔疯了!

    “什么嘛,说的言之灼灼的,他们俩才一起踢了十分钟就进了个球,这要一场给个四五十分钟。还不得马上让球队翻身!”

    午吃饭的时候,两女一人一盘坐在学校餐厅里,边吃边埋怨。

    “是啊,他俩动作多快的,后卫想踢人都踢不到。当主力用有什么好奇怪的!”

    “卢伟的体力真有他们说的那么差劲?”

    “问郑睫不就知道了!”

    “嗯?”

    “笨!”

    “丹姐”

    ————

    没有姑娘,也没有训练,上午的时候,两个家伙难得地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再转头各懒各的。

    尤墨捧了本德语书,看没几个字,突然一拍大腿,叫唤:“走起,买手机!”

    卢伟一楞,很快回过神来:“帮我带一个。”

    “你大爷的卢总,敢不敢再懒一点?!”尤墨脚下一个踉跄,差点绊死在客厅里。

    “以后的吧。”卢伟头也不抬,继续看书。

    “”尤墨只能用无语来表示佩服。

    “不给她们买吗?”看着孤单的家伙即将出门,卢伟提醒了一嗓子。

    “当然要买,不合意的话自己去换就是了!”尤墨实在对懒人深恶痛绝,此刻头也不愿意回一下。

    “德国佬的制造业比较靠谱,不用买太贵的,不放心的话找你蒋叔叔。”卢伟深知这货脾气,又叮嘱了一句。

    “给郑睫申请签证了没有?”尤墨推开门,人却没往外走,转头问。

    “没啊,急什么。”卢伟没抬头。

    “差不多了,钱已经不是问题,这边训练水平都比国内实战水平高。”

    “钱一直不是问题,她父母那边不太放心,可能也舍不得吧。”

    “哦那准备拖到什么时候?”

    “谁知道呢。”卢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嘴角有些苦笑。“别为我操心了,你放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大学里,心里能踏实不?”

    “外面总是充满诱*惑,一直待在象牙塔里面,心思也未必纯洁。郑睫自己是个什么态度?”尤墨伸了个长长懒腰,轻轻一跃,手抓门框做起了引起向上。

    “打算等自己20岁的时候再离开他们。”

    “哇!!!”

    突出其来的尖叫吓了两人一跳,尤墨手一松,人从上面坠落下来。

    眼前不远处,一张吓得苍白的脸上,金色流海下面是碧蓝色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秀气的鼻子,嘴唇很薄,在张开的嘴巴上显得有些纤弱。

    “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弄明白是自己的行为吓着人家姑娘之后,尤墨直挠头。

    “清晨僵尸跳!老牛,切了煮煮,给人压惊吧。”

    “不好意思,我叫凯瑟琳,是你们新来的邻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