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过,家里。

    两女一回来就埋怨。

    “什么嘛,时间赶那么紧,还给不给人梳洗打扮的时间了!”

    眼线,睫毛,粉底王丹的动作飞一般的快,完全没有做家务时的笨拙感。

    “怎么办嘛,别人问起来咱们怎么回答?”江晓兰一点观察学习的心思都没有,声音焦虑的很。

    “问什么?”

    “和他的关系啦!不然我愁什么!”江晓兰越想越心慌,眉头很是不甘地皱起,“要不,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还没等王丹表示意见,尤墨的声音响起了。

    “都去!来看看,喜欢哪种颜色!”

    “怎么解释嘛!”江晓兰满脸薄怨,头转过去。

    “哇!!!”

    声音吓了王丹一跳,正在涂唇膏的手一抖,差点在脸上划一道出来。

    “很贵吧!一个得多少钱?”江晓兰挑了个蓝色的nokia20,在那爱不释手,迅速忘了之前的问题。

    “800马克才,和国内动辄上万的大砖头没法比。”尤墨笑着看她,把手剩下个摆在王大小姐的梳妆台前。

    王丹顿时眼前一亮,拿起个红色的随手往兜里一扔,继续忙活脸上事业。嘴里不忘含混不清地说道,“谢谢喽!”

    “交了房租,学费,还买这些干嘛,你们薪水都只领了一个月

    的”江晓兰稍一计算,眉头又皱了起来,忍不住念叨。

    “行啦,够用着呢!”尤墨顿时觉得王大小姐多了项优点。

    “不是啦,郑睫还在国内呢,花钱不仔细点儿。怎么攒下钱让他俩尽快在一起嘛!”江晓兰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凑近了小声耳语。

    “哦早上有问过卢伟。他说钱够着呢,就是郑睫爸妈不舍得,好像要20岁以后才肯放人。”尤墨只觉耳边痒痒的,说完之后搂过来,在还想说些什么的小嘴上亲了一口。

    “两个坏蛋干什么呢!”王丹在镜子里看的仔细。当时就不干了,手活计停下,恨恨地拽他过来,把他按在旁边凳子上。“帮我看看哪儿不好!”

    江晓兰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走过来想揉乱她的头发,还没行动,手就停住了,“哇,丹姐晚妆化的好漂亮!”

    “嘿嘿。”王丹得意地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带起一片闪光。

    不光是江晓兰,尤墨都有些看呆了。

    晚妆的精髓,是把容颜在灯光的效果下充分展示,无论是偏浓还是偏淡或者烟熏,光影效果是最重要的。王丹的五官本就秀气大方,眼影唇彩粉底配合的又恰到好处,房间内柔和的灯光一撒上,迷人的东方气质就随着流光开始溢彩!

    “丹姐”江晓兰看了眼要流口水的尤墨。声音满是无奈,“我不去了”

    色迷心窍的家伙伸手一把拽他入怀。“学学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哼!你眼睛都看直了,以为我不知道?”江晓兰嘟起了嘴,心里却甜丝丝的。

    “所以喊你学嘛,丹姐是天生的狐狸精,你学一半就行了!”

    尤墨小声叮嘱。却不料被旁边的家伙听的清楚明白。

    “两个坏蛋家伙,居然坐人旁边说人坏话,王老师不生气看来是不行了!”

    “王老师抓紧时间上课吧,5点5了”

    “没好处不干!”

    “兜里东西还我!”

    “想的美!再允一个!”

    “嗯下个月吧,钱包好空”

    “没钱的话。卖身也行!”

    “丹姐”

    ————

    晚宴虽然是拉钦霍牵的头买的单,但所有人都知道,莱因克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更衣室当之无愧的头儿,他的一举一动都不是随意而为,同样,影响也是非同小可!

    队伍里迅速窜红的两个小家伙,既没有本地户口,也没有过硬的关系,这种状况下不招人嫉恨是不可能的。无论是主力位置受到严重威胁的库卡,还是一同和他们竞争场上位置的家伙们,或多或少都能从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找到些仇恨的力量。

    拉钦霍是年轻主力们的代言人不假,可他毕竟是个外国人,根基再牢固,也没有本地户口更让人有认同感。

    莱因克则完全不同!

    拒绝了大球会的邀请,安心留在已经降级的俱乐部,这种行为已经为他赢得了所有人的赞誉,更别说场上大度自信,场下低调内敛为他积攒的人气了。

    这种明显是接纳新人的宴会,他的出席本身就是一种认可。

    像是拜山头一般,元老领进门之后,老大点头赐座。

    当然,宴会本身可没有一点点黑*社会味儿,反而像家庭之间的大聚会一般,女人孩子扎堆谈笑玩闹,男人在一起吹牛聊天。

    不过,猜的到开头却没能猜到结尾,拉钦霍的美好愿望,在宴会结束之后,稍微有些落空。

    谁能想的到,那个最红的小子竟然从国内带了两个女朋友过来!

    如果不是家庭聚会就罢了,大家玩笑一番也就算是揭过。可这家伙带来的两个姑娘无一不是吸引眼球的主儿,其一个更是让人看的目不转睛啧啧一片。这种情况,男人是饱了眼福,女人肯定要在旁边吹耳边风了!

    不只是对俱乐部忠诚,莱因克在生活也是个家庭观念极重的家伙,一打听之后脸色就有些难看。虽然职业球员不会把对别人的私生活看法带入场上,但彼此的印象肯定要大打折扣了!

    宴会不算是不欢而散,可结果离预期也差的很远。

    这个坏小子,也不知道收敛一下!

    ————

    两女的德语水平经过两个多月的学习已经大有长进,不过距离和人自由交谈的水平还差的远。整个晚宴基本是以花瓶为已任,度过了漫长的两个小时。

    还好,餐馆老板居然是老乡!

    这种异国它乡遇老乡的感觉是最亲切的,乡音一起,就觉得彼此距离不再。

    老板叫王启武,过来打拼十多年了。现在算是小有成就,绿卡在手,接了老婆孩子出来,开了这家“凤华楼”。只是餐饮这一行最是熬人,刚过40的年龄看着都像50好几了。

    两女把必要的应酬对付过去,就安心地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起了天,听他说些异国闯荡的故事来消磨时间。

    王启武到是一直想和为自己家乡长脸的两个家伙亲近亲近,奈何只敬了两杯酒,还没说上几句话。目标就被人拉着忙碌去了。两位漂亮姑娘到是引人暇想,可于情于理他都不敢动些其它心思。

    直到宴会快散场的时候,他才随口问了一句:“也不知道你们都分别是谁的女朋友,方便告诉一下吗?”

    “都是他的!”王丹早就豁出去了,指了指远处那个家伙,满不在乎地随口回答。

    王启武下巴差点掉落地上,左看看这个艳光四射却毫无脂粉俗味儿,右看看另一个略显青涩却又清新可人。再看看远处那个青春期没过完的半大小子,半天没说句完整的话出来。

    两女也算见惯不惊。对视一笑,继续两人的闲谈。

    还好是在异国他乡,这要在国内岂不走到哪儿都能听见镜片碎裂的声音。

    “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宴会结束的时候,王启武送她们出来,欲言又止。

    “王老板直说!”王丹张口就来,江湖味儿十足。

    “他们的队长。那个叫莱因克的家伙,是个出了名的怕老婆”

    ————

    夜色已深,尤墨的房间。

    东西不多,摆放也算整齐,空出来很大的一角全是健身器材。哑铃,吊环,杠铃,等等,摆了一堆。

    两女端坐床上,絮絮地说了下事情经过。

    “干嘛?今天准备都睡这儿?”尤墨端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笑着看他们。

    德国人没有国内敬酒的习惯,量力而行已经到拿量杯喝的程度了。此时他脸色微红,酒意不重,心却有些醉。

    两朵花儿绽放在自己的房间,正常男人都会醉的吧。

    “切”“你一点都不担心?”

    两女闻言,一个坐着变成躺着,一个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丹姐”江晓兰迅速发现敌情,伸手去拽她。

    “干嘛”王丹伸手抱住枕头,想赖下床。

    尤墨不说话,静静地看二人转。

    “说正事呢,不许打岔!”江晓兰不放弃,拽着她的胳膊往后拉。

    “躺着说嘛,怪累的!”王丹闭着眼睛由她使劲。

    “过来帮忙,回我们房间说话!”兰管家见势不妙,果断吩咐下去。

    “我来例假呢,你担心什么嘛!”王丹把手甩脱,继续赖在他床上。

    “呃”其余两人果断卡住,好一会,江晓兰才试着开口:“丹姐,含蓄一点,行么?”

    “对着你们俩,含蓄不来。”王丹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累死人了有没有按摩服务?”

    “不行!!!”江晓兰迅速出手,一把拽住尤墨,仿佛慢一点就会发生惨无人道的事情一般。

    “男人嘛,该用的时候不用,留着留着就被别人用了!”王丹抬头看了眼两人,慢幽幽地说道。

    “王老师高见!”尤墨果断竖大拇指。

    “一点都不知道心疼人!”兰管家不买帐。

    “没有生活情*趣,会让男人敬而远之哦!”王老师果然得意,笑着朝尤墨眨眨眼睛。

    “经验那么丰富,说吧,丹姐你谈过几次恋爱?”江晓兰迅速反应过来,犀利还击。

    “就一次,和你差不多大的时候。”王丹丝毫不以为意,居然趁兰管家不注意朝他勾食指。

    “哦,说来听听嘛!”江晓兰心不忿,继续深挖线索。

    “初恋嘛,你没有?”王丹勾兑成功,眉稍眼角边笑边跳。

    尤墨忍住口水,溜过来为她服务。

    “暗恋不算吧!”江晓兰仰头望天,作回忆状,没有发现两人小动作。

    “当然不算了,暗恋哪儿能算!”王老师开始走神。

    “你们两个坏蛋!”江晓兰迅速发现事情真相,扑上来却没舍得拽开他的手,拖鞋一甩躺在旁边。

    “哼哼,看没人心疼你哭不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