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赐坐会有什么效果?

    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

    当然,表面一致的客气,并不代表心里一致的认可。

    其实按惯例来说,这两个小子从入队到真正入队,已经是火箭般的飚升速度了!

    德国人的球队,站住脚跟并不难。可要想获得真正的认可,打入他们的生活圈子,难度远超常人想象!他们并不仅仅通过场上表现来判断你的价值,场下,场外,为人,处事,方方面面都达到他们的要求了,才会真正地把你当做自己人!

    不过,一旦认可,那绝对是死心踏地,维护到底!

    尤墨和卢伟现在仅仅是过了入门关而已,路还长着。不光是他们,捷克国脚卡德勒奇已经入队两年了,依然走在被认可的道路上,离终点的还有多少步,仍是个未知数。

    拉两人入伙的拉钦霍,对尤墨带两个女伴参加宴会这种事情都很上心,可见他自己曾经走过的历程多么的不堪回首!

    两位姑娘的担心不无道理。

    莱因克骨子里的家庭观念极重,对夫人简直是言听计从。本来对他们相当不错的场上场下印象,都因为这件有违常理的事情打了不小折扣。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莱因克到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反悔自己的决定,只是无形把自己和他们的距离给拉远了,有意无意地在他们面前端端架子而已。

    这种状况在尤墨的预料之,并未放在心上。

    就像面对本来陌生的很,现在一脸甜蜜笑容和自己打招呼的家伙们一样。

    球员这种层次的聚会不会瞒着主教练进行,当然,也不会邀请他加入。圈子毕竟是圈子,请个明显不是一路人的家伙进来。自然会把气氛搞僵,目的搞砸。

    这种聚会其实每个主教练即使不被邀请,也是乐于看到的。

    带着家人呢,比出去鬼混强多了!

    更衣室看起来一团和气,弗里德尔却高兴不起来。原因也简单着,报纸上评论的热点。就是他头痛发作的地方。

    他到不会被那些评论左右,可心的摇摆也是显而易见的。

    眼下战绩远远低于赛季前的预定目标,再不发力追赶就悔之晚矣了。可身为职业经理人,不可能把宝押在两个16岁的少年身上,尤其是另一个家伙无论力量还是体能都不合格的情况下。

    想要改善进攻状况,还是得想办法改变球员们的一贯思路,为那个神奇小子创造出更好的机会才行。

    嗯,把拉钦霍找来谈谈!

    ————

    谈话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晚上的时候,尤墨的手机终于接到了除**群众外的第一个电话。

    夹杂着葡萄牙语。德语,以及手机看不到的手脚比划,尤墨终于搞懂了拉钦霍的意思。

    自己,要打主力了!

    表示感谢后,尤墨放下电话,摇了摇脑袋,脸上既不惊讶,也不兴奋。一旁凑近了旁听的家伙们。对手机的好奇超过了谈话内容,也没多问。

    “巴西猛*男打来的?”卢伟明显是从尤墨的多国语言找到了线索。此刻抬头询问,以示关心。

    “要打主力了,有临终赠言吗?”尤墨把手机丢给她们,坐回另一边沙发。

    “祝您死的愉快!”卢伟失了兴趣,转头看电视。

    “什么情况?!”两女仿佛反应过来了,嘴巴张的一个比一个大。

    还没等两个家伙猜拳分出胜负。王老师就抓狂了!

    “你们两个家伙,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兰管家,咱们不要他们帮着分析,自己讨论一下!”

    “咱俩能行吗?”兰管家怯怯地问完,把身上的围裙伸手摘下。坐在尤墨旁边,手托腮作沉思状。

    王老师对战友临阵投降的行为简直瞧不起,腰肢轻扭,60转身之后坐在尤墨的另一边,手搂他的肩膀,恨恨地说道:“不用你们,我自己想!”

    “五分钟后交卷,王老师,有信心吗?”尤墨转头看着兰管家,胳膊却在另外一位胁下碰了碰。

    “十分钟吧,王老师毕竟是老师嘛,哪能和学生一般待遇?”卢伟在一旁头也不抬地力挺王丹。

    “就五分钟!”王老师很享受和学生的互动,身体贴的更紧一些,眼睛却瞅着另一边的兰管家。

    江晓兰没她心眼儿多,依然埋头苦思。

    五分钟后。

    “嗯?怎么这么快!”王老师惊呼。

    “啊,没想出来吗?”兰管家声音里的窃喜藏不住。

    “你先说说看!”王老师对曾经的战友很是头痛,胳膊压在尤墨肩膀上,手托住腮继续望着墙角出神。

    “我可不太懂,想来想去还是老原因。替补上场的时候对方体力下降的厉害,算是奇兵吧!”江晓兰双手一摊,想法不出众人所料。

    “切真没劲!”王老师先是拉长声音表示不屑,才施施然开口:“每次都是那个时间段替补上场,也不算奇兵了。弗里德尔让你打主力,却又不敢把卢伟一起派上场,算是个折的想法。不过呢,我觉得他可能是两头不讨好!”

    “嗯?”人一起坐正了,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王老师很是享受这种注目礼,得意地眨眨眼睛,继续说道:“让你打主力,明显是为了让你和队友多磨合,让他们更了解你,好给你创造更多更好的机会出来。但这种想法明显太急功近利,你的风格和他们那种刻板的打法简直格格不入,怎么可能几场比赛踢完,就能马上找到默契?”

    “另外,替补出场还能先看清楚对手弱点再做布置。主力上场的话,一旦比赛走势出乎意料,那就只能指望卢伟上场来力挽狂澜了。与其到那种时候让你们寻求配合。还不如一起替补上去效果更好一些。”

    “为什么?”兰管家依然没弄明白。

    “笨把卢伟防死,光指望他一个,和那些配合不到一块的队友,还能有啥作为!”

    “两人一起上,就得把两人同时防死才行,你算算难度吧!”

    ————

    第十一轮比赛需要劳师远征。目的地是德国正北方的汉堡市。不过对手却不是大名鼎鼎的汉堡队。

    圣保利队,这支被同城兄弟完全掩盖住光芒的队伍,一直挣扎在甲乙之间,从未消停过。上赛季走了两名绝对主力之后,球队元气大伤,直到现在还没缓过劲儿来,目前比第五名的凯泽斯劳滕还要低两位。

    球队特点也是守强攻弱,不过主场作战自然不会太保守,毕竟。他们也还有冲击顶级联赛的希望。

    基于这种状况分析,弗里德尔对这场比赛的期望值还要更高一些,虽然他们的排名和历史战绩都比上一轮对手高。

    把尤墨排成首发,目的很明显,科尔曼都分析的清清楚楚。

    “哦,o首发出场吗?弗里德尔大概是想让他和队友们多磨合一下,通过延长上场时间来增加机会数量,效果会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好,比赛已经开始!”

    周六下午点的比赛。两女本来打算去现场看球的,结果被王丹一分析,另外两个家伙一肯定,江晓兰也有些意兴阑珊,没有强烈要求随队远征。

    尤墨才不希望她们一路随行呢。两女刚到新环境没多久,人生地不熟。语言也有障碍,频繁在外面跑,难免出些意外状况。

    比赛已经开始了,她们俩一个在打扫卫生,一个在收拾房间。

    “丹姐不去看比赛?”江晓兰竖着耳朵在练习听力。

    “没啥盼头啊。我都能分析清楚,对方主教练难道是吃干饭的?”王丹同样在听,只是声音偏懒。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江晓兰随口问道。

    “嗯?”王丹停了手活计,开始楞神。

    “你都分析清楚了,不能想想办法吗?”

    “呃我又不是主教练,能想出啥办法!”

    “昨天你不是觉得自己比主教练还厉害?”

    “兰管家,干家务太不用心了!”

    ————

    战术设计被对手提前看穿的后果,所有人很快就感受到了。

    别扭!

    弗里德尔找来拉钦霍,是打算让这个大块头继续干串联的活,通过流畅的传递和跑位,来改变进攻方式过于单一的状况。

    他的理论依据看着挺充分:既然球队之前做到过,那就没有理由再也做不到了,只要朝那个方向多努力多尝试,自然会有效果出来。

    结果科尔曼很快就看到了他拭目以待以效果。

    “拉钦霍这场比赛发挥不太正常,失误太多了!呀!危险!又被抢断了,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早一点选择传球!10号里斯梅塞一脚低射!莱因克建功了!一个漂亮的侧扑!好险,皮球擦着门柱划过!”

    “后腰拿球向前推进的时候,被人抢断是非常危险的!我不明白拉钦霍在犹豫什么!球队今天的防守表现不错,进攻状况让人堪忧呐!”

    “o得到的支援还是太少,上半场已经过半,仍然一脚射门都没有。弗里德尔好像有点太着急了,球队的打法和以往变化太大,球员们不太适应。嗯,拉钦霍今天失误这么多,可能也是和主教练的战术要求有关系!”

    “弗里德尔选择o首发出场,却没有给他足够的支援。拉钦霍能帮到他的地方并不多,勉强为之的话只会增加自己的失误,这太得不偿失了!战术必须要调整才行!”

    “比赛才进行了0分钟不到,换人调整不太可能。看来只能先回到以前那种进攻方式和对手周旋,等待下半场换上另外一个家伙,看看两个天才少年能不能继续擦出火花来!”

    “又是一个失误,天呐!拉钦霍今天的表现太糟糕了!一而再,再而的送给对手机会,惩罚果然降临了!0:1的比分并不是灾难,杂乱无章的进攻表现,接连不断的失误才是!好了,上半场比赛结束,让我们期待球队的下半场比赛吧,看看会有什么调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