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在干什么

 热门推荐:
    卢伟的战术特点,总结起来就一个词:将计就计。

    这场比赛算是他的经典之作,值得拿来研究一番。

    在赛前布置完全被对手看穿,自身特点被人完全了解,队友无论状态还是气势都低迷的状况下,他做到了所有人不敢想象的事情!

    如果只是个超级英雄,靠个人能力改写比分的家伙,大家只会惊叹于他的能力和状态,津津乐道于身价又暴涨几倍,猜测一下会有哪个大球会对他感兴趣。

    可惜,他不是。

    科尔曼在惊讶之后,默默地在心和自己说了一句话。

    “这是个无价之宝!”

    足球比赛,团队永远在个人之上。能提高整个团队,绝大部分人竞争力的家伙,就是所谓的无价之宝!

    从比赛第60分钟上场开始,他利用对手偏斜的注意力和主动回收的策略,把自己和队友的联系初步建立,强化,直到吸引了对手的全部注意力之后,又找回了正在被对手忽略的家伙!

    每一步,都走在了对手的前面!

    时间,恰到好处,尺度,刚刚在队友能接受的范围,难度,只要是合格的职业球员,都不难做到。

    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

    做到了这些,比赛就已经在掌控之下了,即使输,即使平,也不会让人失了心气,丢了希望!

    信心,这就是无价之宝带给整支球队的东西!

    值钱吗?

    ————

    老天爷不会把运气都给对手,于是,比赛第85分钟,属于凯泽斯劳滕的时刻终于到来!

    整场比赛都很清楚自己状况的尤墨,在瞎忙活了85分钟之后。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

    其实在5分钟的时候,他已经可以选择和卢伟用二人转来挑战对手了。可他没有表示,当然,卢伟就更没有表示了。

    原因嘛,简单之极。

    人懒。

    战术的意义在于利用一切可利用资源,把难度尽可能的降低。能直接传到门里都不用摆腿射门。这才是战术的极致!

    至于灵感,创造力,天才发挥那些东西怎么可能拿来当饭吃!就像写小说一样,灵感只在关键时刻出现就行了,通篇都是的话,对所有人都是种煎熬!

    常规武器开道,核武器威慑,这种怪物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这个进球毫无亮点,交待一下更多是为了体现整支队伍的进攻状态。

    拉钦霍后场拿球。大步向前过了场,交给过来接应的卢伟,此时两人在右路活动。

    卢伟身后贴了个尾巴,试图用身体和犯规来阻挡他的转身和前进。于是,他没有费劲和对手周旋,右脚轻推给右路助攻上来的施容博格。皮球交出后,立即转身向前冲刺,没超过五米。又迅速转身,甩开防守的同时接回皮球。

    接下来。是180转身向前,看清楚右路密集的人员情况后,极快的小碎步横向调整,皮球开始向左路发展。连续几脚传递之后,他的位置和皮球都已经在左路边线上了。匆忙调整防线布置的圣保利队,开始往自己的右路集结。还没等破坏成功,卢伟一脚精准的长传,找到了右路的拉钦霍。

    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的巴西人,一脚轻推,交给了套边下底的施容博格。于是圣保利队的家伙们又开始迅速地往左路倾斜,这一次他们的速度就有点跟不上对手了。

    施容博格下底却没有传,一脚倒角传球回给了拉钦霍。此时他的面前,一片平坦,位置在大禁区前四米处。这种状况起高球的话纯属浪费,于是他向前带了一步,一脚直塞给了禁区里背身的谢里。

    谢里没有尝试高难度动作,那些实在不是他擅长的东西,身体扛住对手一脚回传,交给了大禁区线上的卢伟。

    总是及时出现在队友身边的卢伟,身前身后都有防守队员跟随。这一次,他用全速冲上,摆腿,却依然没有射门,右脚轻扣之后,左脚轻推,找到了呼啸着超过对手的尤墨!

    一直在打酱油的尤墨,终于结束了他漫长的跑位,人球合一的瞬间,用不太擅长的左脚,把运动的皮球,推入了远角!

    ————

    科尔曼觉得心跳不受控制了!

    “天呐!这还是那支球队吗?这真的是凯泽斯劳滕?谁能告诉我,眼前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四场比赛四个进球!他是为了破纪录而生的吗?这个神奇的东方少年!不过,这场比赛的最佳球员要旁落他人了!瞧瞧这脚助攻吧,精确到了毫米!”

    “比赛的最终结果是1:1,一个都不太满意的比分。当然,收获了进攻核心的凯泽斯劳滕队,应该更能接受这个结果。”

    “连续两场比赛留给他的时间都太短了,弗里德尔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两个人同时首发?”

    两位姑娘又笑又叫又闹,在客厅里疯成一团,一直折腾到比赛结束,才累的呼哧带喘地躺在沙发上,听科尔曼的长篇大论。

    “这老头水平不错嘛,分析的有道理!”王丹趴在沙发上,手支下巴,抬头看着电视里侃侃而谈的家伙。

    “以前也是踢球的吧,比咱俩强多了!”江晓兰实话实说。

    “和我想的也差不多!就是表达能力强些。”王老师不服。

    “丹姐都听懂了?”兰管家睁大眼睛看过来。

    “啊?!”王老师一个字拉出了高低几个音阶。

    “那很厉害啊,我都只能断断续续的听懂些词儿。看来简森特下了不少功夫在你身上!”江晓兰听出来她那不太足的底气了,笑着感慨。

    “什么嘛,那个开口闭口国家大事的小老头简直罗嗦!”王丹皱眉。

    “听说还没结婚哦”

    “死丫头,不用点手段我看是不行了!”

    “丹姐饶命”

    ————

    赛后更衣室里,气氛略有些怪异。

    场休息时莱因克说的那些话。明显只是劝队友不要意气用事,采取明哲保身的态度而已。没有人会以为,他是心甘情愿在执行弗里德尔的命令。甚至很多人还在隐隐期盼:最好是输球又输人,踢的一点起色都没有的话,刚好把责任都推在主教练头上。

    不过,替罪羊拉钦霍可不敢这么想。如果状况真如他们所想。那自己也依然跑不脱糟糕表现带来的批评。队友虽然不会责怪自己,可球迷对自己的期待只能落空了,那种感觉可不太好。

    “干得漂亮,我的兄弟!”拉钦霍两下收拾完东西,过来搂住尤墨肩膀。

    “你也不错!”尤墨竖了个大拇指给他。

    “你的兄弟,厉害!”拉钦霍竖了两个回敬,脖子伸长,朝不远处的卢伟微笑。

    卢伟也注意到了,微一点头算是回应。

    “四场四个球。我看来该退休了!”旁边一直沉默的谢里发话了,听的拉钦霍一楞。

    谢里指指自己,再指指尤墨,“翻译给他听听。”

    拉钦霍得意地抬了抬眉毛,当了盘翻译。

    “没你在前面挡子弹,我这小身板要被打成筛子了!”尤墨笑着回答。

    拉钦霍刚翻译完,就听见周围响起了一片笑声,自己也禁不住笑了。“你这个头还不错,就是体重太轻了。华国伙食不好吗?”

    “在你们巴西待了两年半,我们厨师都瘦了10公斤!”

    笑声又起,队友们纷纷来了兴致,聚拢过来瞧这两位。

    拉钦霍在这种状态下就是活宝一个,兴奋的眉飞色舞,“巴西美食天下闻名。是你们吃不惯吧!下次咱们不带家属,晚上出去潇洒潇洒!”

    说罢,又得意地朝卢伟眨眨眼睛,换成葡萄牙语:“你还没有女朋友吧,可不要浪费宝贵的单身生活哦!”

    卢伟脸上的笑容有些敷衍。“谢谢了,我在国内有女朋友。”

    “又不在身边,出来玩怕什么!你兄弟情况特殊,我可不敢叫他!”拉钦霍笑得嘴都合不拢,得意地朝尤墨眨眼睛。

    “我兄弟怕应酬,叫我的话得带上家属,你选吧!”尤墨笑着解释。

    拉钦霍稍微楞了一下,看着他们的眼神有些不可思议。不过很快回转过来,拍拍两人肩膀:“那算喽,这种事情勉强的话就没劲了。”

    “还有,忘了说了。谢谢你们!”

    “不客气!”

    ————

    郑睫家。

    个小时的时差,让比赛的结束时间变成了晚上12点。

    郑妈已经一觉睡醒了,发现女儿依然守在电话旁边,一脸的若有所思。

    “睡吧,都几点了!”

    “你睡你的嘛,我再等一会!”郑睫没回头,困意涌了上来,忍不住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郑妈心里一酸,埋怨:“那小子没良心,留在国内又不是没球踢,非要跑那么远干嘛!”

    “妈你不又懂,哪关他的事嘛!”郑睫懒懒地回应,显然已经回答过无数次同样的问题了。

    “怎么不关他的事嘛!他心里真要有你的话,就不应该跑那么远”郑妈起身坐起,困意全无地开始念叨。

    “他想带我走,你们又不让!”郑睫硬着脖子打断她。

    “带你走?好意思说,你还是不是个姑娘家!”郑妈咬牙切齿。

    “当然是了!”郑睫瞌睡醒了一半,吐了吐舌头暗自庆幸。

    差点点呢!

    “嗯?难道你跟他已经?”郑妈虽然粗旷,也听出女儿声音的异常了,声音徒然提高八度。

    “妈你胡说什么嘛!我的话你都不信?”郑睫一脸紧张,身体都觉得僵硬了。

    “哦没有就好。”郑妈略略放下心来。

    “什么嘛,有了又怎样!”郑睫忽感心不爽,嘟嘴皱眉。

    “你傻啊!那个臭小子长的那么勾人,万一在外面有人了,你不得亏死!”郑妈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恨恨地教训傻女儿。

    “才不像你想的那样!”郑睫下巴抬起,脑袋一歪,目光转向寂寞许久的电话。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郑妈念叨了一半的声音被急促的铃声打断。

    “哼!”郑睫得意地白了娘亲大人一眼,再不理她。

    “唉”郑妈没看她,推门出去。

    开灯,倒水,想了想,煤气灶打开。

    挂面,鸡蛋,青菜

    20岁。

    自己在干什么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