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金球奖花落别家才是新闻,尤墨拿到一点也不稀奇。

    早在率领球队拿下欧冠之后,有关于亚洲球员将拿到这座大奖的传闻就已喧嚣尘上了。现在终于水落石出,也算了了一桩悬案,可以让很多人松了口气。

    果然是他!

    虽然是第一次,虽然代表着俱乐部至高荣誉,虽然在94年之前非欧洲球员没有资格入选.......

    这座由《法国足球》举办,以欧洲各国记者投票为评选依据,历史已有45年的奖项,在所有球员心目中的地位丝毫不压于世界足球先生。甚至对于那些国家队实力孱弱,无法在世界杯舞台上有所斩获的球员们来说,这座金光灿灿的奖杯是职业生涯的至高峰,代表着无上荣耀。

    一步迈入,即是殿堂!

    迪斯蒂法诺,尤西比奥,盖德穆勒,克鲁伊夫,贝肯鲍尔,范巴斯滕.......把自己的名字与这些让人心生景仰的大人物并列,是一种怎样的待遇?

    除此之外,尤墨还超越了97年以21岁获此殊荣的大罗,以20岁过半的年龄,成为最年轻的金球奖得主!

    在巴西人因为伤病导致俱乐部战绩平平,98年双料奖得主齐达内所在的尤文图斯最后时刻错失联赛冠军,99年获得者里瓦尔多所在的巴塞罗那再次折戟欧冠八强的时候,他成了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人!

    这份荣誉太过耀眼,以至于他的亚洲人身份被很多人忽略,更在意如此殊荣到手之后,他的职业生涯会不会高开低走,最终再难触摸到这座象征着天花板的个人荣誉。

    从这一点来说,他的名字早已深入欧洲大陆,成了国际足坛的风云人物,如同当年的乔治*维阿一样,不再因为肤色被人议论纷纷。

    和他一样,阿森纳俱乐部的豪门之名同样以得奠定,甚至从个人荣誉角度来说,已经超越了老对手曼联队,笑傲整个英超了!

    现役金球奖.......啧啧!

    由于正式公布要到1月初,此时还有一周多的时间,于是王*丹拦下了内幕消息,生怕明天一开盘俱乐部股票会呈火箭式蹿升。

    其实尤墨打算提前透露消息给马丁*泰勒,既有巩固彼此关系的意思,也有逐步预热的打算,省的获奖消息像重磅炸弹一样,在对阵曼联队的比赛前骤然爆开,让整支球队处于亢奋状态。

    至于王*丹的小九九.......他还是一贯的态度。

    无论输赢,要玩就玩大的,小打小闹没意思!

    他很清楚,球队的目前状况一点也不乐观,虽然俱乐部影响力在连续的高光表现后正以惊人的速度扩散,但从本赛季的战略目标来看,他们还有无数困难需要克服,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不是头顶王冠游行的时候。

    想在这种局面下稳住心态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没有充足的人生阅历,没有足够大的心脏,或许在得知获奖消息之后就已经把困难扔在一边,大肆庆祝去了。

    由于旅途劳顿,这货享受了一把众星捧月的待遇之后早早睡下了。一家人反倒个个兴奋无比,就连一贯谨小慎微的江晓兰都激动的睡不着,和其它两女笑闹了半宿,也没少被调*戏。

    身为管家,虽然没有掌握财政大权,但家中大大小小开支都在帐上,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名气越大,责任越大”的分量有多重。

    没办法,世界排名一直在五十开外的国内足坛出了这么个大人物,除了脸上有光之外,实惠也要落到头上才算满意。否则会众口铄金,给人留下忘本的深刻印象。

    这种情况下花钱是难以避免的,而且花小钱还不如不花。能让自己花的钱落在实处,就已经是莫大的成就了。

    于是尤墨这厢欠着1亿5千万RMB,那厢还得出资5000万举办大学生联赛,每年还得花个大几百万在川中足球上!

    除此之外,一大家人的花费也非常可观,以至于税前4万英镑周薪都让人觉得杯水车薪,压根不足以填窟窿!

    俱乐部上市算是一剂良药,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经济问题。奈何尤墨手中持有的股份两年内不能变现,而王*丹又是新手上阵完全没经验,拿的还是别人的钱在投资,实在让人难以放心。

    直到金球奖花落后院,江晓兰才算是彻底放心下来,即使不清楚这座奖项能带来怎样的重磅效应,也明白经济危机已然过去,家中财政赤字会得到极大缓解。

    人的名,树的影,此奖到手,再也不用担心树大招风了!

    “咦,这么早就起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正在厨房忙碌的江晓兰余光瞥见了熟悉的身影,一时颇为惊讶。

    其实尤墨对于厨艺的爱好有很多年历史了,两人刚认识那会就没少在她面前展现吃货风采。考虑到这货昨晚早早睡下,这会爬起来找吃的也算人之常情,反倒是她的大惊小怪有点无厘头。

    由于兴奋,她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却丝毫没有困意,脑袋也颇为灵光,说完又笑道:“呀,忘了,稍等,马上就好!”

    “我记得干爸干妈没来时,林嫂不做的挺好吗,怎么不用了呢?”尤墨走近了些,随手拿起搁在案板上的刀,开始切火腿。

    这家人在吃上的讲究远比其它排场用心,家中常备着各种从国内空运过来的地道原材料,一日三餐也非常准时,很少因为来了客人而出去潇洒。

    放在别人眼里这种行为有些不可思议。

    哪有富豪家中没有佣人,来了客人还得自己动手准备大餐的?

    “一个月得1000英镑呢.......”江晓兰说了一半打住了,眼睛一转,笑道:“干妈说的,说她们都过过苦日子,看不惯这种事情。而且家中就你一个经济来源,如果连家务都不用伸手,她们心里不踏实!”

    “家务可不比以往,还有两个孩子,你们身体能吃的消吗?”尤墨没抬头,依然在仔细工作。

    可惜这种机会少的可怜,他的刀功惨不忍睹,切出来的火腿薄一块厚一块,东倒西歪。

    “我来吧。”江晓兰刚好忙完了白案,走过来接班,“放心啦,干妈和张阿姨都说,忙忙碌碌对身体好,太闲了容易生病。”

    “好吧,被你们打败了。”尤墨一脸无奈地败下阵来,后退一步,仔细研究江大厨的的刀功。

    结果被埋怨了。

    “真是的,我们一个个兴奋的睡不着,你倒好,一大早关心起家务了!”江晓兰手下不停,嘴里念叨着,“昨天在俱乐部忙什么了,那么晚才回来?是因为获奖消息吗?”

    “开了个会,俱乐部还不知道消息,盖德*穆勒给我打了个电话。”尤墨随口说罢,目光转过,一脸怀念。

    江晓兰在听到熟悉的名字之后也有些楞神,手中停了下来,

    相比于优越感十足的大英子民,直爽热情的德国人给她的印象要好的多,同样,越是功成名就的时候,越容易对刚上路的那些回忆产生依恋,仿佛初生的婴儿一样,满心的依恋。

    何况那段记忆里还有卢伟,还有郑睫,还有数不清的第一次.......

    这让她有些矛盾,很难判断现在的日子更好,还是以前的日子更值得怀念。

    “在想什么呢?”尤墨是老司机了,很快就回过神来提醒,“水要开了哦,麦片已经等不及了!”

    “呀,呀!”江晓兰吓一小跳,手忙脚乱了一阵,才感慨道:“德国人就是实在,一有消息就马上告诉你!”

    “谁说不是呢。”尤墨也不无感慨,“盖德*穆勒告诉我,普拉蒂尼更希望齐达内拿奖,由于贝肯鲍尔的强烈反对才作罢。”

    “啊?”江晓兰顿时瞪大了眼睛,拳头握紧,“意思是说,要不是在德国时认识的那些人帮你,今年还拿不到这个奖?”

    “是啊,要不是尤文图斯上赛季最后时刻丢了联赛冠军,估计贝肯鲍尔的意见也会被人无视。”尤墨点了点头,又补充道:“法国人连拿世界杯和欧洲杯,齐达内已经是民族英雄了,这个奖项又是《法国足球》创办的,照顾自家人很正常。”

    “哦.......”江晓兰一脸恍然,又有些不甘,恨恨道:“真是的,你们明明在欧冠八强就淘汰了尤文图斯,最终又拿了冠军,居然还比不上他们?”

    “我们也没拿联赛冠军嘛,落人口实。”尤墨笑了笑,安慰道:“哪能指望素未谋面的家伙帮你说话,最终结果赢了就行。”

    “嗯,欧洲足坛名宿这么多,有看不惯你的很正常!”江晓兰笑了起来,眼睛眨了眨,“你太调皮,只有欣赏你的人才会真正支持你,那些老顽固多半憋的够呛!”

    说罢,又感慨道:“我还记得当年和你第一次见到贝肯鲍尔先生时的样子,那股气场简直让人心慌!”

    一听这话,尤墨来了兴趣,开口问道:“那你说说看,这个奖他拿过没有?”

    没想到江晓兰张口就来,“拿过两次,分别是1972年和1976年!”

    “嗯,不错。”尤墨竖了个大拇指,又问:“有没有拿三次的?”

    “克鲁伊夫,普拉蒂尼,范巴斯滕!”

    “他们分别几次入围前5?”

    “......”

    “7次,8次,3次。如果按照第一名5分,第二名4分.......第五名1分的方式计算,谁的总得分最高?”

    “......”

    “贝肯鲍尔,30分,10次入选。”

    “.......意思是说?”

    “高光一两个赛季不算什么,年年入选才是王道。”

    ......

    有了周四这一天的大涨,周五的行情稍有回落调整,心情激动的王大记者抓紧时间买入,一天之内建仓到了95%,总均价在3.40英镑/股左右。

    没有内幕消息的约翰*斐迪南则继续稳扎稳打,一天下来只把仓位提高了5%,目前还有175万英镑闲置,总均价比她少了约莫10%。

    其实以两人的合作关系,共享一下内幕消息也无防,奈何王大记者好胜心强,自己好不容易打探到的消息岂能随意和别人共享?

    于是当周六的《天空体育》再爆猛料,声称尤墨已经成了金球奖得主之后,约翰*斐迪南除了电话表示祝贺之外,不无提醒。

    眼下球队状况并不乐观,这种骤然而至的重磅消息可能会刺激球队上行,也可能会转移球员们的注意力。

    人生得意中的王*丹岂能听的进去,她在家里窝了一整天,专门负责接电话。

    国内的,德国的,英格兰的.......甚至一不小心,还接到了总理秘书的电话,双方聊的很是热络。

    尤墨也没能偷懒,上午的训练结束后,下午的休息时间被耐克的商业活动征用了。

    商人的嗅觉那是相当灵敏,这一天早就排在日程里了,消息一出炉立即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宣传活动。这货虽然身兼数职,但真金白银拿了之后可不能偷懒,于是一下午转战好几处地方,忙的是连轴转,还顺便体验了一下直升飞机。

    与此同时,俱乐部高层也不敢像以前那样无视他的存在,除了周四一回来就邀请他参加高层例会之外,下一阶段的经营发展规划也打算请他过目之后再定夺。

    温格看在眼里,听在耳中,急在心里,思虑再三之后,周末主场对阵雷丁队的比赛中让他坐在了替补席上。

    除他之外,替补席上还有驱车一千多公里之后回到英格兰不足48小时的博格坎普。两人在上一场比赛中策划了球队的大逆转,这一场双双坐板凳,让阿森纳球迷颇为遗憾。

    考虑到赛前公布的消息中,罗西基将会因伤缺阵四到六周,这种遗憾加重了。

    对手实力虽然不强,但球队的状态会不会.......

    结果证实了这种担心。

    1:1!

    阿森纳在上半场占据主动的情况下创造出的机会少之又少,反倒是对手的反击打的有声有色。下半场他们加快了节奏,并通过大量的无球跑动制造出威胁,由皮雷打入一球。可惜在领先之后他们踢的过于放松,终场结束前被对手的一脚远射敲开了大门!

    联赛两连平!切尔西的领先优势再度扩大为四分!

    考虑到一周之后阿森纳即将奔赴客场挑战曼联队,周一开盘之后股价不升反降,让王大记者看傻了眼。

    怎么能这样?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