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泽斯劳滕的所有报纸,在这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都有节日般的感觉。

    《莱因体育晨报》的足球版记者克莉斯娜,天还没亮就睁大眼睛,毫无睡意地盯着天花板。

    稿子早已写好传了过去,里面料多的自己都惊讶。这个月报纸的销量一路看涨,月底奖金肯定不少。球队表现起伏不定,后续报道肯定关注多多。

    自己,应该是最幸福人群的一个吧。

    可为什么,有种淡淡的惆怅呢?

    难道,是因为昨天电视转播,那个大男孩儿忧郁的眼神?

    开什么玩笑,自己都能当他阿姨了!

    那又是为什么呢?

    异国他乡的孤独吗?

    好吧,自己也太感性了一点,当体育记者真不太合适!

    克莉斯娜苦笑着,披上睡衣,打开电脑,开始在球迷的留言寻找。

    “天使降临莱因河畔!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这两个家伙绝对是上帝派来的!”

    “他们简直不需要适应时间,这种能力太夸张了!对了,我想问问,他们和俱乐部签的是几年合同,薪水是多少,有没有知道的!”

    “你们省省吧,看看球队的战绩!再平下去这赛季要报销了!”

    “弗里德尔的错,看看上半场比赛!他应该让两个天才一起首发!”

    “夸张了吧,两个16岁少年一起首发出场?铁卫们会从他们的身体上碾过去的!”

    “看看比赛最后20分钟,对手拿他毫无办法!足球可不是橄榄球!”

    克莉斯娜脸上的苦笑转成微笑,继续寻找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你们注意到比赛结束后那个镜头,他的脸上,那种忧郁到骨子里的眼神了吗?太迷人了!有没有罗伯托*巴乔的味道?”

    “为什么!难道他对自己的表现仍然不满意?”

    “不可能,他肯定是在国内有恋人。自己在这儿很孤独吧!”

    “哇哈哈,有没有人给个电话,我要找他约会!”

    “找我吧,我也很孤独”

    “滚”

    克莉斯娜脸上的微笑变得灿烂起来,抬起头,看着微亮的窗外。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像是个晴天呢。

    约会去!

    ————

    再优异的个人表现,也不能掩盖球队连平的事实。弗里德尔深知这一点,心下却有些庆幸。

    球队前60分钟的表现,简直让他有赛后递辞呈的想法了。如果不是换上那个家伙的话,无论场面还是结果,都将无法挽回。

    这个神来之笔的换人,功劳当然要归到自己身上。这种状况下,即使对成绩不满意,上上下下也不会对自己口诛笔伐。

    下面的机会可不能错过。这一阶段每一场比赛都得当成最后的战役来打!

    “莱因克吗?对,是我,弗里德尔。明天上午的训练改成会议,全体都要参加,务必都通知到。”

    “什么?妻子病了?严重吗?哦,请假吗?嗯,周末的比赛尽量不要耽误,好的。”

    挂了电话的弗里德尔有些皱眉。想了一会,继续打电话。

    “伯尔尼吗?大清早打扰您真不好意思。拜托您一件事情,那两个家伙的状况您是知道的,能不能单独给他们拟出来一份训练计划?嗯,好,那麻烦您了!”

    “主席先生吗?明天上午有个球员集体会议,您能过来和他们讲几句话吗?嗯好的。上午九点,谢谢!”

    打完两个电话,弗里德尔松了口气,刚把手机放下伸了个懒腰,铃声就响了起来。

    这个电话对他来说就没什么情绪影响了。随意交待几句就算完事。

    电话是蒋律华打来的,事情是球员专访。

    不过,刚挂了电话,弗里德尔又想起了些什么,抓起手机拨了过去。

    “嗯,还是要注意言辞,上次的事情影响可不太好,不能再有类似的错误了。他们的语言水平还不过关,尽量避免因为这个造成误会!”

    ————

    记者专访对象竟然不是自己,尤墨很是伤心。

    “蛋疼啊老牛,你化化妆,帮我糊弄一下!”卢伟大清早就接到蒋律华的电话,弄的吃早饭都没心情了。

    “美的你!”王丹横他一眼,脚下迅速找见目标,开始发力。

    尤墨龇牙咧嘴的发表意见,“这个记者不简单,找你不找我,明显是个花*痴!”

    “胡说些什么!”江晓兰端了个盆过来,介绍自己手艺:“玉米粥,加了些大米,也不知道味道怎样。”

    “几点起来的,熬的这么炼乎!”尤墨瞅了眼兰管家脸色,顿时有些心疼。

    黑眼圈明显不说,眼眶都有些浮肿。

    “最近一直睡眠不好?”卢伟也看见了,问。

    “呃你问她吧!”江晓兰恨恨地转头,瞪了王丹一眼。

    “嘿嘿嘿嘿”王丹泰然自若,进食速度和情绪丝毫不受影响。

    没有收获答案,两男只得把目光转回。

    “换屋睡!你们两个睡一间,我和她分开!”江晓兰犹豫了一下,没敢说出真相。

    “两个妖精打架?”卢伟淡淡地问。

    王丹先hold不住,正嚼着东西的嘴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赶紧拽纸巾捂住。江晓正在盛饭,手一抖洒了半碗出去,吓的尤墨赶紧伸手帮忙。

    还好没烫着。

    忙活了好一会,局面才归于平静。

    “我发现吧,卢伟要不就不开口,一开口说话你就得注意了,他说的话肯定不只一层含义!”王丹看着众人情绪稳定,忍不住感慨。

    “贫嘴嘛。两个家伙都一样!”江晓兰一张羞红的脸渐渐转白,瞪了另一个家伙一眼,“你再不管管她,我每天上课都要打瞌睡了!”

    “怎么管嘛,你是管家都管不住,我有什么办法?”尤墨双手一摊。对桌子底下骚扰自己的腿很是无奈。

    “猫儿不闻腥,也就罢了。这天天在眼前晃,难呐!”卢伟头也不抬,继续点评。

    两女又是一楞,反应过来后都红了脸。

    王老师脸皮厚的多,居然还能继续吃饭。江晓兰就不行了,低着头楞楞的,不知道想什么一般,盯着桌布。

    “还有多久元旦?”

    尤墨果断岔开话题。没想到却起了反效果,两女默默起身,饭都没吃完就集体往屋里走。

    还没进屋,就听见卢伟在那回答。

    “一个半月吧,怎么着,要举行个成*人仪式?”

    “去死吧!”“让那个女记者把他领走!”

    两女忍无可忍,咆哮着杀了回来。

    ————

    尤墨在这场比赛之前就有专访的申请,未能成行的原因。是蒋律华在主教练的指示下给一一推掉了。

    弗里德尔在某些方面和拉钦霍有点像。从这小子的第一场比赛开始,他就认定:这家伙是自己的福将。得好好栽培一番!

    身为职业经理人,他自然知道媒体有意无意捧杀年轻人的一贯作法了。尤其是这种神秘色彩十足,窜红速度一流的家伙,基本没几个有好下场。

    他可不太清楚这家伙面对这些突如其来的追捧,会有何反应,只是按着一贯的思路在保护年轻人而已。再加上那次新闻发布会上闹出的那场误会。就更坚定了他遮风挡雨的想法。

    至于另一个家伙,就不用他这么小心了。

    场上位置,体能状况,都限制了那家伙出风头的可能,他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和媒体们搞好关系。

    于是,上午九点过,俱乐部会客室内,蛋疼的卢伟坐在一脸蒙娜丽莎微笑的克莉斯娜旁边,怀念自己没来及看完的那本《曾国藩家书》。

    蒋律华在对面正襟危坐,耳朵高高竖起。

    “成为一支球队的核心,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您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吗?”克莉斯娜敏锐地发现对方不高的情绪了,声音放缓,表情柔和。

    “还好吧,体能状况决定了我的上场时间。不用经常挑战极限的话,心脏也不需要太大。”卢伟对她印象不错,嘴角含笑地回答。

    “呃听您说话不像是个16岁的少年,您国家里的男孩子都很早熟吗?”克莉斯娜暗暗心惊,脸上表情差点控制不住。

    “还好吧,早熟的话对出名更有心理准备一些,不至于在面对您这样的对手的时候,忘了自己从事的运动项目。”卢伟还是认真打量了她一番的,确实有些欣赏她的穿着打扮。

    职业却不清冷,平和却不落俗套,气质明明偏艺,举手投足间,却要压抑那种无处不在的优雅。只是骨子里有种淡淡的忧伤,在看着自己的眉眼,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您的谈吐让我很吃惊,幽默透着淡淡的平静。这种性格好像和职业运动员普遍具备的争强好胜有点违背,能告诉我你的真实感受吗?”克莉斯娜心跳开始加快,身上却有些发冷,忍不住把目光移开,看了眼窗外。

    深秋的十月,代表着热情的红色枫叶,却不愿停留,在秋风离开了羁绊它的枝头。

    “有一种热爱,是流淌在骨子里的,有一种对手,叫做‘自己’。”卢伟语气转淡,笑容也是,目光随着她一起,看着窗外的秋色。

    “您给我的感觉,就像眼前的秋天一般,成熟,却不沉重。”克莉斯娜渐渐平静下来,目光转回。

    “同样吧,您的生活大概也在秋冬两季晃悠。”

    “你的冬天,何时会来?”

    “我们好像聊的过于私人化了一些”卢伟转头,看着一脸苦笑的蒋律华。

    克莉斯娜仿佛从梦惊醒一般,手足有些无措,连声道歉。

    “您好像只问了一个有关足球的问题,我可以确认下您的专业身份吗?”卢伟笑着问她。

    “不用怀疑的”蒋律华却抢答起来,坏了克莉斯娜的美好计划。

    于是,回归正常专访程序的两人没有再出妖蛾子,简洁迅速地完成了一系列的问答。

    直到起身握手的时候,克莉斯娜才鼓足勇气问道:“好吧,您是个特别有挑战的目标。我需要留下您的具体联系方式,介意吗?”

    说罢,自己都觉得奇怪。

    十年前的那份感觉,怎么会重新回到自己身上?

    羞涩,惊喜,期待,淡淡的忧伤

    当然,还有甜蜜的想象。

    只可惜,答案不太完美。

    “我的德语水平还差的远,等你找到合适的助手,再找我聊天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