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莉斯娜只待了十分钟就起身道谢走人了。

    一来因为之前的跟踪,有点尴尬。二来语言始终是大障碍,交流起来还要经过两个姑娘的话,还不如就此别过。

    不过时间虽短,还是可以确定一些事情。

    那个球迷的宠儿,真的有两个和平共处的女朋友!

    这种事情如果换成别的记者,估计会乐的颠颠儿的添油加醋报道出去。不过,她可没那份兴致!

    谁没有年少轻狂过嘛,在球队处境不妙的时候,拿关键先生的私生活为自己涨业绩,这种事情她干不出来。

    只是四人**一室,一人有俩,一人单身,这种状况想想就觉得好笑吧!

    估计会有不少有趣的事情发生!

    这两个家伙,都有很多故事呢!

    那自己,要不要学点点?

    这主意听起来不错!

    克莉斯娜是个想到就不会拖延的主儿,主意打定,出门就直奔普法尔茨大学语言学习心。

    此时,家客厅。

    “那个记者会不会乱写?”江晓兰紧张的脸都发白了。

    “无所谓喽,有人问就告诉他们实话。反正队上也都知道,不可能一直瞒下去。”尤墨满不在乎。

    “这个时候报道出去,影响不好吧!”王丹皱眉,继续分析:“现在球队战绩可不怎么样,虽然不会让你背黑锅,但这种时候这样的报道,难免让人对你看法不好。”

    江晓兰心里更没底了,手拽尤墨胳膊摇晃,“看嘛,上次我不想去。非要我跟着去,这怎么收场嘛!”

    很平常的埋怨,尤墨却听的心一震,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绷紧了,难得地正经严肃。声音也加重了不少。听起来就有些严厉。

    “江伯伯把你托付给我,不是让你躲躲藏藏地受委屈来了。以后,无论是什么场合,只要家属能够同行,你就不许再说这种话,不许想着怎么往后躲!”

    从未被他用这种口气说过话的江晓兰,顿时蒙了。泪水很快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刚想说些什么,一扭头发现旁边的卢伟了。于是把话咽到肚子里,起身就往屋内走。

    卢伟抬头,和尤墨对望了一眼,同时苦笑。

    王丹楞了足足有一分钟,才回过神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仿佛不敢认了一般。

    “我去,还是你去?”

    “你先,不行喊我。”

    “觉得你今天好奇怪!”王丹起身。忍不住回头撂了一句下来。

    “嗯,话重了点。”尤墨点头。

    “她也是为你好。担心嘛!”王丹推门进屋,把门关上,话留了下来。

    “性子是软了点,在你这么个家庭状况下,难免吃亏。”卢伟直摇头,出声点评。

    “是啊。一次两次忍让了,以后过日子摩擦哪能避免。”尤墨继续苦笑。

    “你去劝劝会不会效果好些?”

    “话其实不只说给她听的。”

    “懂了。”

    ————

    能让卢伟都没能一下分析清楚的状况,其关系确实够复杂。

    生活不是聚会,夫妻不只是朋友。一夫一妻尚且摩擦不断,何况两妻或者妻。以后可能还会有她们的家人,孩子。

    按尤墨以前的想法,是打算就这么维持下去。如果她们自己忍受不了,选择离开的话,他肯定会竭尽全力去挽留,但如果去意已决,那也只能放手。

    就在江晓兰说出那句“我不想去,非要我跟着去”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不能给她们提供一夫一妻的温馨生活,就已经是对不起她们很多了。这要放任家矛盾升级,只是一味心软求全,态度摇摆不定的话,她们的个人性格就成了决胜负的东西。

    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美好生活,把心爱的东西与人分享。这种表面温馨和谐的情况,只是短时间的无奈之举。她们的心底,还是渴望能有正常的爱情和生活。

    他既然满足不了,那就得定下规矩,省得强势性格的家伙得寸进尺,胃口越来越大;弱势的家伙时时忍让,处处低人一等。

    不定规矩只靠自觉的话,等于是他主动在逼性格软弱的家伙自己退出!

    何来公平可言?!

    “我不行,你来吧。”王丹从房间推门出来,过来摇晃他的肩膀。“干嘛语气那么重?”

    “为她好嘛!”尤墨起身,拍拍她的脑袋。

    “好奇怪哦,这个家伙今天怎么了?”王丹看他进了房间,转头问卢伟。

    “你太厉害,他偏心眼儿。”卢伟指点迷津。

    “胡说什么嘛!”王丹抓狂,欲暴起伤人。

    “不信拉倒!”卢伟转头,继续看书。

    王丹楞了一会,竖着耳朵听了一会,笑了。

    可笑容还没有爬满眼角,又凝固了,抬起头,定定地看着窗外寂寞的蓝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周日的主场比赛如期降临。

    弗里德尔心的烦闷也随之而来。

    莱因克这个家伙!

    明明答应自己不会缺席周末比赛的,一听说老婆要做手术就慌了神!胆囊切除这么小个手术,居然好意思请一周的假!

    虽然只耽误一场比赛,对手攻击力也不强,又是主场,但这种东西一旦开了个头,后面就不好立规矩了!

    既然是队长,那就得处处做表率。一点敬业精神都没有,还当什么职业球员!

    “主席吗?罚款5000,不,000马克吧”

    弗里德尔打完电话,松了口气,把目光投向办公桌上。

    一张密密麻麻的表格,里面的数字或红或蓝。区别明显。

    “伯尔尼吗?进度还需要再快一些。那两个小子抗压能力强的很,不必担心”

    “蒋律华吗?给他们准备些蛋白粉,牛肉干。问问他们喜欢吃什么,尽量满足要求。把体重尽快加上来!”

    一通电话打完,弗里德尔彻底放松下来。起身冲了杯咖啡回来,继续思考。

    赛季一共4轮比赛。现在已经战罢11轮。队伍目前仅仅4胜5平2负积1分排在第六位,距离第名波鸿队还有6分的差距。

    这种状况下,如果竞争对手正常发挥,那到冬休之前第名应该是5分左右。

    如此看来,即使球队接下来6场比赛全胜,也就是刚刚能赶上第名的水平。

    这么大的坑,自己是怎么掉进来的呢?

    ————

    凯泽斯劳滕这一轮的对手算是老熟人了。

    曾经在德甲驰骋的曼海姆队,现在已经沦落到为乙级联赛资格苦苦挣扎的窘境。客场面对急需抢分的对手,他们的目标不会定的太高。保平应该就能笑着回去了。

    凯泽斯劳滕最近的变化如此之大,同行们关注的目光可不在少数。两个本来处于正常水平的16岁少年,现在被他们普遍地定在了危险人物水平。个别竞争对手甚至直接把两人定格为极度危险人物!

    如此盛况空前的话题,让凯泽斯劳滕本地媒体简直如狂欢般热闹。

    前两场横空出世的o,只是吸引了眼球而已,并没有让媒体们为之疯狂。原因也很明显——他不是带球连过五六人,随意单挑对手整条防线的家伙。

    需要队友援助才能继续天才发挥,需要机会多多才能狂刷数据。这种特点的家伙放在其它队伍可能非常危险,放在凯泽斯劳滕的话。危险程度要打不小折扣!

    这种普遍的看法在第次上场的时候被证实,第四次首发出场的时候被再一次证实。

    可就在本地媒体心焦不已,外地同行幸灾乐祸地讨论起这家伙未来的时候,另一个家伙闪耀登场了!

    第场的十分钟表演已经足够惊艳全场,第四场串联全队的能力更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原本还不太重视的对手纷纷重视起来,原本就重视的对手纷纷紧张起来。原本还不太敢高调的本地媒体,顿时气势十足地展开了全民讨论。

    大部分媒体和球迷还是比较理智,觉得他们毕竟太年轻,谨慎使用是最好不过的。尤其是身材瘦弱的e,打主力的风险实在太大。万一受伤更是得不偿失。

    少部分人观点也不是昏了头的产物,相反,他们的看法既明确又犀利,甚至得到很多专业人士的肯定。

    以这支球队的现状来看,如果只能在两人选择一人首发的话,那e明显比o更合适!

    这种观点其实凯泽斯劳滕队上上下下都想到了。

    只是在做决定的时候,弗里德尔有些犹豫不决。一方面,他想尽可能地把不太强的对手拿来练手,强化卢伟在整支球队的核心作用。另一方面,又担心对手踢不过的情况下,直接下黑脚伤人。

    这万一秘密武器在关键场次前受伤,那找谁说理去?!

    挠断了无数根头发,弗里德尔想出了个折的办法。

    替补,但至少有个40分钟时间留给他!

    下半场因为体力下降的缘故,节奏普遍没有上半场快,他在这种状况下登场,既获得了相对充足的上场时间,又能尽可能地避免受伤。

    至于另一个家伙,继续和全队磨合吧,就当是以赛加练了。

    反正他的体能好的惊人!

    被人念叨的尤墨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伯尔尼一反常态地严厉起来,无论训练还是战术学习,甚至包括语言和表达能力学习,都被老头儿制定了严格的计划。

    据说一周还要考核一次!

    而且,不光是他,比他更懒的卢伟也一样,只是战术学习内容和身体训练方式稍有区别。

    这一看就知道,是主教练想发力搞突击,尽快让他们达到心目的标准。

    效果怎样还很难说,只是这份心态,让人堪忧。

    这家伙,难成大事!(想知道《两球成名》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搜索“en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